为什么说孕妇最好日|太子的通房侍婢 - 信宜金融网 为什么说孕妇最好日|太子的通房侍婢 - 信宜金融网

为什么说孕妇最好日|太子的通房侍婢

【摘要】 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   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

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


 文学

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


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


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


二赖子本名李金贵,跟李春杏是亲兄妹。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底气就更足了,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二赖子,你来的正好,管管你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赖子来了,刘宝对他说道。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顿时就翻了翻白眼,说道:“二赖子也是你叫的,说说怎么回事吧。”


“嘿,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


在心里骂了一句,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


“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


还不等二赖子说话,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顿时把眼睛一瞪。


“你说的算呐,你以为你是村长呀?我跟你说刘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


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顿时就没了声音。


“真特么的能耍无赖。”


眼睛瞪着李春杏,刘宝在心里咒骂到。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别在这喊了,赶紧回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二赖子发话了,毕竟他刚当上队长,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坏名声的还是他。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便走了。


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


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


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才能不受他的欺负。


周围的人散了,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


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宝子,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


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刘宝只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个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吧,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


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学啥?学放羊啊?”


撇了撇嘴,刘宝嘟囔了一句。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个屁的手艺,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


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老霍头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


“小子,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呵呵,我等着你。”


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第三章:不好使了

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要是没啥意外的话,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


回到家里,饭菜都已经做得了,刘宝上桌子就吃。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并没有说什么。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顿时就叹了口气。


“爹,娘,你们别叹气,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早晚能当上干部,还是吃饭吧。”


点了点头,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


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也就是铲铲草,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也不用他爹妈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


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


刘宝一看到钱莲花,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说道:“婶子赶集回来了啊?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听到刘宝的夸奖钱莲花脸上都笑开了花,说道:“哎呀宝子就是会说话,婶子听着高兴,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


“恩,婶子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钱莲花笑吟吟的对他点了点头。


整个下午刘宝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饭的时间才回到家里。吃过饭后刘宝想着还得去村长家一趟,那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咋的也得要回来。


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刘宝就往村长家走,到村长家一看居然又关着门,刘宝不由得在心里大骂。


往门缝一瞅,竟瞧见村长婆娘在洗澡,刘宝走到墙边,轻轻一跳两只手就扒在了墙上,随即伸头一看,正是村长的婆娘钱莲花。


虽然现在天都黑了,不过月亮十分明亮,刘宝倒是看的清清楚楚。此时钱莲花一边哼着小歌一边往身上打香皂。


看了一会儿,刘宝扒着墙头的胳膊就没劲儿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个跟头,屁股坐在了一块尖石头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声。


他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听不见,刘宝知道坏事儿了,起身就想跑。不过刚才那石头把他的大腿根都给咯麻了,没跑几步他就听到钱莲花家的大门“吱嘎”一声被打开,钱莲花几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个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烦了是不?”


将刘宝的身子转过来,钱莲花一看是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刘宝则是嘿嘿一笑,说道:“婶子,我是路过,路过。”


“你路过都路过到我家墙头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这么大一点年纪就偷看,那以后还不得反了天?”


虽然钱莲花说的话很严肃,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严肃。而且她刚才出来的急,衣服扣子也没系好,刘宝一看,眼珠子顿时就直了。


“哟呵,还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胆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钱莲花微微一笑,说道:“宝子,想多看看不?”


“想……”。


虽然不明白钱莲花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刘宝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钱莲花听到刘宝说想看就更乐了,说道:“你想看就去婶子家,婶子好好让你看看。”


说着钱莲花就把刘宝给拉进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门栓上,笑吟吟的看着他。刘宝见钱莲花居然把他拉进了她家院子,顿时一惊,说道:


“婶子,你这是干啥?要是让村长看着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我说刘宝,你是不是软蛋呀,我都给你了,你都不敢?”


“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正准备向前莲花发难,他却感觉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咋回事儿?刘宝顿时脸都绿了。


嘴角抽了抽,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往门外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成这样了呢?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


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不能预测未来,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朝小河塘走去,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个地方洗洗。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刘宝不禁颓废异常,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


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刘宝也不说,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


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爹妈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


囫囵的吃了口饭,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刚出家门,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这娘们是要放猪去。


“哟,这不是宝子吗?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


昨天跟她闹的挺僵,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几步赶上刘宝,说道:


“哎呀,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还咋娶老婆呀?”


“李春杏,你说谁是软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刘宝当时就急了。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