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友爽到不行的床技*火车上偷偷的跟陌生人做 - 信宜金融网 让男友爽到不行的床技*火车上偷偷的跟陌生人做 - 信宜金融网

让男友爽到不行的床技*火车上偷偷的跟陌生人做

【摘要】屈大鹏也是这么想的,本想就这么回去算了,可一想到那信件还没有签收,他就一阵纠结,但一想到没有签收的结果,心里就是一阵害怕,想了想,最终还是又重新转回了任薇宁家。 文学而任薇宁本以为屈大鹏在经过...

屈大鹏也是这么想的,本想就这么回去算了,可一想到那信件还没有签收,他就一阵纠结,但一想到没有签收的结果,心里就是一阵害怕,想了想,最终还是又重新转回了任薇宁家。 文学而任薇宁本以为屈大鹏在经过自己刚才的那番警告之后,已经不会再有多余的想法,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屈大鹏竟然又重新绕了回来。而此刻的她,却正因为刚才被屈大鹏所打断的事情烦恼着,好不容易等到个男人,可事情进行到了一半,却偏偏跑出个屈大鹏来,你说倒霉不倒霉,这弄的人不上不下的,多难过?好在多年来早已习惯独自一人的寂寞,且也早已找到了自我调节的办法,叹了口气,任薇宁便开始动手解起自己的腰带来。而正当她把裤子脱掉的时候,屈大鹏恰好推门走了进来……“那个任薇宁啊,我想了想,还是……”后面的话没等他说出口呢,就看到任薇宁正一脸愤怒的看着他!目光向下一扫,恰好看到了依旧被任薇宁提在腰间的裤子,屈大鹏顿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偏过头,大喊着,“对不起啊,我什么都没看到!”一连退到门口,屈大鹏的脑海里还是浮现出刚才的那一幕,尤其是那尚未褪去的裤子……任薇宁猛然间被屈大鹏闯进来,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他再次出去之后,这才猛地大喊了一声,急忙提着裤子,就走了出去。等到了门口,就看到屈大鹏正一连若有所思的盯着天空发呆,任薇宁真的是又羞又怒,真没想到今天的好事儿,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这男人给破坏!其实屈大鹏并没有看着天空发呆,你别看他这样,其实他刚才一直是在观察房间里的动静,当听到任薇宁要出来的时候,急忙来了个九十度仰望天空!“那个……你这签字……”屈大鹏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来个先下手为强,反正我是来办正事儿的,谁要你自己不关门的?“我说你这人是有完没完啊,不就是个破签字吗,我今天还骗就不给你签,我看你咋办!”任薇宁也是个倔脾气,自己都还没找你事儿呢,反倒是你先跟我挑起了刺儿!“这……”果然,任薇宁这么一说,屈大鹏顿时愣在了原地,这他奶奶的可咋办,难不成上班第一天,就背个处分不成?可他也明白,这实习期一旦背了处分,那想要转正,基本上就难了!所以说,关键时刻,该低头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屈大鹏对于这块,拿捏的还是比较清楚的,只见他挠了挠头,朝任薇宁笑到,“那啥,我刚才的两次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着让你签个字,没想着……”后面的话他没敢说,生怕等下又惹得任薇宁不高兴!“哼!”任薇宁闻言冷哼了一声,你还知道是两次,第一次也就罢了,看在你给我送信的份上,我就没想着追究你,可没想到你居然还不知好歹的又来一次,看来我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是不行了!屈大鹏一听,顿时紧张起来:“那……那啥,不管你想要我怎么补偿都可以,但这个字,您是必须要签的!”没办法,说了这么多,目的不就是为了能够让任薇宁签收嘛!“哦?”谁知任薇宁在听到屈大鹏的话之后,当时就愣了一下!其实是她听到了屈大鹏的那句补偿,她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刚才来的那人,毕竟也上了岁数,自己正发愁呢,就给送来了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就在此刻,任薇宁的心里,竟突发奇想的产生了一个新的计划……“补偿?你拿什么补偿?”任薇宁皱着眉头,指着屈大鹏的鼻子骂道:“第一次就算了,可这次,你居然连门都不敲,直接闯进来了,而且……而且你还看到了我的身子……”说着,任薇宁竟然直接就哭了起来,这顿时让屈大鹏越发的不知所措起来,突然间他有点后悔了,你说自己干脆就代签得了,何必搞这么一出呢!现在倒好,弄得自己例外不是人,是真的可怜啊!“那……那你说要怎么补偿吧!”屈大鹏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宰的准备了,这穷乡僻壤的,无非就是想要些钱嘛!“补偿?既然你愿意的话,那就先进来再说吧!”说着,任薇宁便朝屈大鹏挥了挥手,转过身,自顾自的便走进了屋子里。皱了皱眉头,屈大鹏还是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任薇宁竟然告诉他,“既然你坏了我的好事儿,那我没办完的事儿,就交给你来吧……”第3章 被听到了刚进屋子,还没等屈大鹏反应过来呢,那任薇宁就将门给直接关上了。“你……你关门干啥……”任薇宁的动作,让屈大鹏顿时紧张起来,“我,我要走了,这工作还没做完呢!”说完这话,屈大鹏就想转身离开,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任薇宁竟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不是说好要补偿我吗?怎么,什么都不做就想走,哪有这么好的事儿?”“补……补偿……”屈大鹏只来得及说这一句,就被任薇宁一把给抵在了墙边,“对啊,连着坏了我两次好事儿,你不得补偿我点什么吗?”说着,任薇宁竟直接伸手就开始在屈大鹏的身上摸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个头倒是挺大的,就是不知道身子骨怎么样了!”说实话,一个女人在面前对你搔首弄姿的,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动心,可屈大鹏却牢记着老邮差走时对他的忠告,所以他最终还是强忍着冲动,趁任薇宁不注意,一把推开她,从屋子里逃了出来。一个多小时之后,屈大鹏回到了新嘉镇邮政局。整个邮政局里人还挺多,可除了他屈大鹏之外,就只认识一个和他岁数差不多的本地小伙子。名叫李浩,他家离上班的地方很近,所以吃住都是在自己家里。再有就是叫做许素香的美女局长了。这会儿正好到了饭点儿,可因为心里一直惦记着签单的事情,所以他一点胃口都没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局长见他回来,竟然主动喊他一起吃饭,没办法,领导召唤,不得不去!坐上餐桌,许素香就笑着朝屈大鹏问了起来:“咋样,第一条上班,感觉如何?”屈大鹏急忙点头,表示挺不错的,顺便表达了一下对领导关心的谢意。可心里却在诽谤,要不是自己蹬的快,这会儿还指不定在哪呢!许素香闻言,再次娇笑了一声,便开始专注的消灭起眼前的饭菜来,这使得屈大鹏舒了口气。要说这许素香,老邮差走之前,倒是跟屈大鹏说过,别看她是个女大学生,可人家有路子,来这穷乡僻壤,也只是为了镀个金,撑死呆上个一年半载,了不起了!想到这,屈大鹏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表面上自己也是个城里人,可就连这份工作,都是父母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才给自己求来的!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匆匆的吃了饭,屈大鹏便回到住的地方,从怀里掏出那份签收单,用自己的笔迹,签上了任薇宁的名字,然后在下午的时候,在系统上把这笔单子给过掉了。接下来的几天,由于都没有阳通村的信件,所以屈大鹏全都在局里坐班,这可把他给闲坏了。所以当他看到局里突然来了辆小轿车的时候,顿时跑了出去,这年头,能开得起小轿车的人,那可都是有钱人!可还没来得看呢,就给美女局长喊住了:“屈大鹏,你收拾一下,跟我去吃个饭,咱们阳通村的村长听说新来了个邮递员,非要请你吃饭!”“好的!”没办法,领导说的话,不敢不从,不过既然有免费的午餐,不吃白不吃!也没啥好收拾的,屈大鹏照了照镜子,整理了一下自认为很帅气的发型,便跟在美女局长的身后朝着小轿车走去。快走到的时候,从小轿车里走出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看上去可能有个五十岁的样子,瞅了眼美女局长身后的屈大鹏,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这位是阳通村的田村长!”美女局长跟屈大鹏介绍了一下,便率先低头钻进了小轿车,点头示意之后,屈大鹏便紧跟在后面,也钻了进去。和美女局长一起坐在小轿车的后座上,可把屈大鹏给高兴坏了。要知道今天美女局长穿的可不是工作服,估计是要出去吃饭的缘故,上半身穿了个短袖衬衣,下半身竟然是一条裙子,而腿上则是穿了一条肉色的长腿丝袜。悄悄的瞥了一眼美女局长那笔直而又修长的大腿,屈大鹏顿时感觉心里一阵躁动。老实说,这还真是第一次跟美女局长挨得这么近,呼吸着那女人所特有的味道,屈大鹏顿时赶到一阵的神清气爽。为了避免尴尬,屈大鹏主动跟美女局长聊了起来:“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感觉不是很热。”屈大鹏说着,便把胳膊伸出了窗外,感受着热风吹拂在胳膊上的触感。没等局长接话,坐在副驾驶上的阳通村村长倒是率先开了口:“哎,这天或许对于你们来说不热,可对于我们下地的人来说,已经很热了!这话说的让屈大鹏十分不爽,说的好像是他堂堂一个大村长也下地了一样!但这话屈大鹏却又没办法反驳,人家说的的确是事情,最后只能是自己坐那生着闷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小轿车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好在没过多久,小轿车便在一间名为川香食府的餐馆前停了下来。因为几人来的时候,并不是饭点,所以上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多时,一桌丰盛的午餐,便摆满了整个餐桌。这让屈大鹏看的暗暗咂舌,这一桌下来,起码得两三千,这都快要顶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了!显然美女局长许素香也有点不适应,一脸诧异的笑道:“就咱们三个人,搞这么多,吃不完怪可惜的!”“哎,好不容易请次客,也不能太寒酸不是吗?”看着那田村长丑陋的嘴脸,屈大鹏就是一阵恶心,但再恶心,也不能跟这桌子食物过不去,所以在宣布开动的时候,他便专心致志的对付起桌上的美食来。当屈大鹏捧着肚子打饱嗝的时候,才发现两人竟然都在盯着自己看,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好在田村长主动替他解了围,“那个许局长,咱们也好久没见了,今天可一定要喝尽兴啊!”说着,还刻意的伸手把自己的椅子朝着许素香那里拉了拉,那双眼睛,也借着酒劲,死死的盯在了许素香那高耸的酥胸上。许素香见状,皱了皱眉头,但依旧是举起了酒杯,跟田村长碰了一下,便笑着说道:“田村长可真是海量啊,正巧小屈也不差,不如两位借此机会一较高下如何?”许素香说完,便朝着屈大鹏眨了眨眼睛。屈大鹏一看,这情况不对啊,难怪局长要带自己来,感情是关键时刻解围用的啊!一想到这样一位妩媚风情,美艳绝伦的女领导要被如此猥琐的一个男人给欺负,屈大鹏咬了咬牙,便端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二话不说,朝着田村长敬了一杯。这田村长倒也爽快,见许素香不愿意跟他喝,也不勉强,对于屈大鹏敬过来的酒,完全是一副来者不拒的架势。几杯酒下肚,屈大鹏也有了些醉意,便壮着胆子,朝田村长问了起来:“那个田村长,有个事我可得好好向您了解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