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放荡富婆_小妖精我做的你下不来床 - 信宜金融网 正在播放放荡富婆_小妖精我做的你下不来床 - 信宜金融网

正在播放放荡富婆_小妖精我做的你下不来床

【摘要】这么大的罩杯,可比倩组的要大上一圈,更要命的是透过薄薄的米黄色上衣,我隐约看到那一对雪白的木瓜和点缀在木瓜上的两点殷虹,这让我不由得想上去啃两口,真是诱人啊! 文学脱掉后,刘月娥侧了侧身,冲我...

这么大的罩杯,可比倩组的要大上一圈,更要命的是透过薄薄的米黄色上衣,我隐约看到那一对雪白的木瓜和点缀在木瓜上的两点殷虹,这让我不由得想上去啃两口,真是诱人啊! 文学脱掉后,刘月娥侧了侧身,冲我勾了勾手指,说现在快到中午了不会有人过来小卖部这边,让我放心,再加上现在她胸很痛,让我现在就从她布衣下面伸手进去仔细检查检查,快点把她的病根给找出来。这、这也太心急了吧!既然刘月娥这样要求,我也只得咽了口口水,一步一步向她走了过去,心头莫名紧张。这也是没有办法啊,谁叫我第一次行医,就是给女人看病,还是给刘月娥这样丰满的女人看胸病!走到刘月娥跟前,我深吸了口气:“是左边痛,还是右边痛?”刘月娥俏脸一红,伸手打了我一下,小声的回了一句:“两边都痛!”这个,我原本还只是想她哪边痛就仔细的检查哪边,毕竟我是过来看病的,又不是来耍流氓的;可没想到的是她两边都痛,看来我不得不两边一起仔细的检查检查。我再次深吸了口气,伸出双手,转到刘月娥背后。原本在检查病人患处时,医生是应该用眼睛看着的,好发现检查时患处的变化,更快的找出病因,可现在检查的是刘月娥那白花花的大胸,我不敢多看,怕看上两眼,我就没有心思给她瞧病了。再说了,刘月娥的胸部,我隔着薄薄的布衣看过了,并没有发现外面有什么不妥,应该是里面出了问题,是里面的问题,看不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转到刘月娥身后,掀起她的布衣,我的双手满怀激动的一点一点向她的胸部伸去。在我的右手刚一碰到刘月娥的右胸时,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一颤,这让我也像触电一般的定在那里,不敢向前。刘月娥的反应居然比我还大,让我愣了一下。她在我们村的风评可不太好,那些婶子在背后说,她不知道跟村里多少男人勾搭过,之所以不改嫁,就是想换着男人睡,难道她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而刚才刘月娥那么大的反应,让我整个身体一炸,气血上涌,就想把她压在身下。我可是个初哥,跟女人这样的亲密接触,只有昨天和倩姐在黑暗中有过一次,现在可是大白天,眼前还有着白花花的香背,能不让人想犯罪吗?我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再一咬牙,双手同时一伸,一把握住了刘月娥饱满的双峰。我这一握,刘月娥马上“嗯”的一声叫了出来。由于我现在离刘月娥非常近,她“嗯”的那一声似娇如喘,我刚刚压下去的血气马上沸腾了起来,身体马上有了反应。我现在离刘月娥非常非常近,如果我有了反应的话,顶到她可不好。我连忙向后移了移屁股,拉开了我帐篷跟她后背的距离。这病没法看啊,我这个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初哥,给刘月娥这个丰盈的俏寡妇看胸病哪里能专心?我一咬牙,强行让自己专注下来,一揉刘月娥的胸部......这个刘月娥啊,不知道是多久没和男人睡了,我刚才只是揉了一下,她又“嗯”的叫了一声。这一声比之前那声还要娇媚,我这个初哥一下就沦陷了,腰部一挺,就要把她给睡了。既然她旱了这么久,那我索性就把她先给睡了再给她看病,这样她就不会再乱叫打扰我。“啊,这么大!”刘月娥感觉到我贴在她后背上的帐篷后,尖叫一声,十分销魂,并且翘臀一动,主动的迎合了过来。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一把将刘月娥扑倒在地,准备跟她在这里大战一场。她居然没有任何挣扎,还十分配合的拉起我的裤头来。这也太主动了吧!刘月娥的主动让我愣了一下,她这哪里是有病,明明是想我睡了她。我突然想到那些婶子说的,刘月娥之所以不嫁人,就是想换着男人睡,看来她不是胸痛,是借着胸痛勾引我,想让我把她给办了啊。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我这个初哥哪里能抵抗得了她的挑逗,刚恢复一点的理智在她抓了一下我的卧龙后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双手一伸,开始大力、粗暴的揉捏起刘月娥的一对雄峰。“啊,痛、痛、痛!”  可我揉捏了没两三下,刘月娥尖叫的音调一变,连连叫痛,并且抓住了我的双手。痛苦和享受的声音我还是分得出来的,陷入疯狂的我连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这一停,我的手立刻感觉到她右胸的左侧根部有着一个不太明显的肿块,要不是我刚才十分粗暴还得花一些时间才能感觉出来。刘月娥的胸还真的痛啊!“小风,你的手轻点!”刘月娥给了我一个好看的白眼,鼓励我继续下去。“咳、咳!”可在知道刘月娥的胸真的痛后,恢复理智的我看了看她,一下失去了兴致,假装咳嗽了两声,从她身上爬了起来,把脱到一半的裤子连忙穿上。“月娥嫂子,我来给你仔细检查、检查吧,你胸里的病可不能拖。”地上的刘月娥看到我突然起身穿衣服,还想把我拉进她怀里,在那里搔首弄姿。我一看,连忙转过身去,怕再多看两眼又会失去理智。“哼!”地上的刘月娥鼻子一歪,冲我道,“原来你跟他们一样!”跟他们一样?这是什么意思。我搞不太懂了,不过现在我也不想管这么多,只要帮刘月娥把胸痛的毛病瞧好就行了。听到刘月娥坐回椅子上的声音后,我转身向她走了过去。由于前面我已经知道刘月娥的胸部哪里有着肿块,再加上她重新坐回椅子上后,并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勾引我,这次检查她的胸部就比之前顺利得多,虽然整个过程我还是小脸滚烫,心里无时不刻的想把她给扑倒。仔细检查完刘月娥的胸部,我发现她右胸左侧根部和左胸顶部一边有着一个蚕豆般大小的肿块。在刚才检查的同时,我已经问了刘月娥一些问题,知道她是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引起的乳房肿块,而她内分泌失调的原因让我非常吃惊。刘月娥居然已经三年没有过房事了!三年啊,也就是说她男人死了后,她就没有再勾搭过其他人,这让我有点不敢相信。刘月娥似乎看出了我心里的疑惑,白了我一眼,骂我装什么装,刚才我突然不睡她,不就是怕被她克死吗!克死?听刘月娥这么一说,我突然想到她另外一个闻名附近几个村的名头——克夫。刘月娥先后嫁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都跟她相处不到一年就死了,这在我们这些小山村里这种事可是大忌,她立刻被老人们戴上了克夫的名头,一传十、十传百。这种事我自然不信,便开始安慰她,话未说完,刘月娥就打断了我,问我真的不信克夫这种事吗?我郑重的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说不信,刚才是因为看病重要,所以我才......刘月娥又打断我,小声的说,她其实现在只是想找一个知冷知热的男人,没有名份也行;说完这话,她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这是......刘月娥话都说到这份上,我再不明白就是个傻子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右手一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并且一点一点往上爬。我这个初哥哪里能禁得起她这样的挑逗,下面刚消了肿的帐篷马上又支了起来,双手一张,就准备把她扑到地上就地正法。可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有人来买东西的声音。“老板?在吗?”这让我不得不收回了张开的双手,连忙走出了柜台,并且把柜台上的黑色布条递给刘月娥,她接过后一脸淡定的快速穿上,随便从柜台上面拿了点东西给我,然后对我抛了个媚眼,就打发我走了。一路上,我想着该怎么治疗刘月娥的胸痛,现在她乳房里已经有了肿块,必须得配合药物调理调理,当然治根的办法是找个男人进行和谐友好的房事。我脑海里已经有了药方,现在没有时间写给刘月娥,那么我就好人做到底,这两天帮她去后山把药采齐,再晚上去她家告诉她怎样用药,顺便还可以帮她把胸痛的病根给治一治。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准备先回家,到了家门口,刚准备推门,居然从里面听到了男人的声音。我放下手,从门缝往里看去,看到的场景让我大吃一惊。一个相貌娇美,身材窈窕的女人,背靠在小院里的木桌上,在她身前有个男人,正在解着衣服扣子,谁看这情形,都知道她们后面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