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她胸前的柔软揉捏/被送到黑人性奴俱乐部 - 信宜金融网 解开她胸前的柔软揉捏/被送到黑人性奴俱乐部 - 信宜金融网

解开她胸前的柔软揉捏/被送到黑人性奴俱乐部

【摘要】 我叫张凡,是个弃婴,所幸被村里的木匠王瘸子收养才没饿死。王瘸子家虽然穷,但他对我却很好,做木工赚的钱基本上全花在了我身上。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十六岁那年,王瘸子去邻村做工,回来的...

 我叫张凡,是个弃婴,所幸被村里的木匠王瘸子收养才没饿死。王瘸子家虽然穷,但他对我却很好,做木工赚的钱基本上全花在了我身上。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十六岁那年,王瘸子去邻村做工,回来的路上被车撞死了。虽然我获得了一笔不小的补偿费,但是却失去了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后来村里很多人都想收养我,但都被我拒绝了,我知道他们是惦记我的钱。因为没人管我,我学也不上了,每天就在村里瞎混。正值青春期的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偷看村里的俏寡妇洗澡。 文学寡妇名叫刘月婷,结婚被多久家里的男人就得病死了,被村里的老人说不吉利,就一直没能再嫁出去。但刘月婷可是附近几个村出了名的大美人,皮肤白皙,前凸后翘。我知道村里的很多男人都对她有想法,但是这么多年她却一直守身如玉,没见和哪个汉子传过绯闻。想到这我的小腹就感觉一阵火热,中午在家随便啃了两个馒头,就朝刘月婷家赶去。这时候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吃饭,是我偷窥的绝佳机会,我悄悄的趴在刘月婷家的土堆上,透过墙缝朝里面看去。可没想到接下来的场面却让我大吃一惊。一个身材窈窕的美女,被按在了院里的桌子上,在她身后不足三十公分的地方,一个猥琐的男人,一边脱着裤子,一边压了下来。我看到了那个人的脸,这男的,正是我们村的村长马富贵,而那个女的,当然就是刘月婷!马富贵颤动着他臃肿的身体,一只手朝着刘月婷的领口就伸了过去,刚开始刘月婷还有些拒绝,但很快就开始轻声的哼叫起来。我真傻眼了,从来都没想过,平常一本正经的刘月婷,竟然会跟村长做这种事情。村长这个老色鬼绝对是老手,不断挑逗之下,刘月婷很快缴械投降,两人开始战斗在一起。本来以为这刘月婷多清纯呢,没想到她竟然也会和野男人做这种事!这场景也太劲爆了,看着这诱人的风光,听着里面俩人的喘息声,我感觉自己都要涨爆了。妈的,村长就是好,想玩谁就玩谁。我本想回家自己动手泄泄火,刚转身,就听见里面村长一声爽快的大叫。我凑上去一看,好家伙,这才一分钟不到,您老就缴枪了,白瞎了这么个美人。村长好像还觉得自己很威武,拍了拍刘月婷的屁股说。“月婷妹子,你放心,哥说话算话,修路那钱我就给你免了。”我明白了,村里那泥巴路终于要修了,本来说好的是村里每家每户平摊,刘月婷家里本来就拮据,哪拿得出那么多钱,只好给村长肉偿了。说完村长提起裤子,哼着小曲就往外走来,我急忙缩进墙后,等他走远了,才钻了出来。听说这种事,女人要是没有满足,会很不舒服,我正想着自己是不是有机会捡个漏,刚准备出去看看,就被拐角冲出来的人影撞了个满怀。我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眼前一白,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而撞我的人倒是舒服,拿我当上了人肉坐垫,死死地压在我身上。我忍着疼想推开身上的人,双手无意间抓住了两个软软的东西,让我觉得很舒服不想放开。等我回过神来,才看清楚怀里的人,精致的五官,雪白的皮肤和黑漆漆的长发,不是我们村的村花沈燕还是谁。说起沈燕,我们村的人对她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恨是因为她实在泼辣,而且她家有钱,送她读过大学,平时特别瞧不起我们这些混子。所以在这个十八岁不结婚就会被人嚼舌根的小山村里,已经二十五岁的沈燕至今没人敢娶。“啊,流氓!!!”村花的尖叫让我回过神来,我急忙把手拿开了。她慌乱从我身上起来,我也迅速起身,刚想着道歉,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毕竟我摸了别人,可她竟招呼都不打,抬手就是一巴掌。巴掌声响亮清脆,我彻底懵逼,这力大得我左半边脸整个都麻了,这个时候我才想起前因后果,分明是她先撞得我,凭什么我成了人肉垫还要挨揍。我刚准备找她理论,才发现本来暴跳如雷的沈燕忽然冷静下来,满脸阴沉的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说。“你小子这个时候不在家吃饭,跑我月婷嫂子这里来干嘛?”我一下子虚了,有些慌乱的说,我就是刚好路过。说完我也不想计较刚刚挨的那一巴掌了,抬腿就想走,沈燕和刘月婷关系好是全村都知道的事,指不定她就会去告状。没想到我一转身就被沈燕拉住了,她满脸鄙夷的说。“你没干亏心事你慌什么?你自己看看你裤裆,要是没干什么怎么鼓鼓的?”我往下一看,心里暗暗叫苦,本来之前才看了那么刺激的画面,又和沈燕这么亲密接触了一下,小兄弟到现在都还没低下头。我知道瞒不过去了,村子里名声是最重要的,沈燕肯定不会把这事说出去,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一个女人,也拦不住我。这么一想,我拔腿就跑,听着背后传来的沈燕还不依不挠的叫骂声,我不禁感到一阵惋惜。哎,可能以后再也没机会去偷看了。第二章 堵住了她的嘴  回家用冷水浇了把身子,一觉醒来外面天已经黑了。我随便吃了两个馒头,躺在炕上,脑子里一直想起下午刘月婷被村长压在桌子上的样子,念从心头起,便想伸手给自己降降火。这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因为村里路灯少,天黑之后大家一般都各回各家准备休息了。这个时候谁会来找我呢,我疑惑的走了出去,喊了句谁啊?只听门外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张兄弟,我是你月婷嫂子,你先开门让我进去。”我打开门一看,还真是刘月婷,这大晚上的她来我家干嘛?难不成是下午村长没满足她,她忍不住了要来找我泄泄火?我心里越想越美,一边把刘月婷迎了进来,一边问。“月婷嫂子,你来找我有啥事吗?”她一听我这话,忽然停下了脚步,有些扭捏的站在原地。好半天,刘月婷才缓缓地说出了来我家的目的,原来是想借钱。月光照在她红红的脸蛋上,特别的诱人,看得我本来就没压制住的小兄弟又抬起了头。本来我挺尴尬的,但是我发现刘月婷的目光时不时的就往我那地方瞟。不是我吹牛虽然我还没成年,但接近一米八的身高绝对秒杀了村里大部分男人,那里的资本更不是村长那种小牙签能比的。而乡下女人不爱穿内衣,我可以清晰的透过汗衫看见那白花花的一片。回想起白天时候沈燕那里的触感,我的心里更激动了。我没问刘月婷为什么要借钱,只是说不是不能借,但是有个条件。她问我什么条件。我闻着身边女人身上传来的阵阵体香,再也忍不住了,伸出双手一把抱住了她说,条件就是你。我感觉怀里的女人软的好似一滩水,她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有气无力的说。“张兄弟,别在这,万一被人看见……”虽然嘴里说的是拒绝的话,但语气却没有半点拒绝的意思,反而带着一丝鼓励。听到这话,我感觉自己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喘着粗气说。“黑灯瞎火的,哪有人。”说完我一把关上门,就想去脱刘月婷的衣服。我还是个处,没啥经验,弄了半天连个外衣都没弄掉,都快急哭了。刘月婷没好气的拍了我一下,自己主动解开了腰带……就在这时,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吓得我俩身体一抖,动作瞬间僵住了。“张二狗,睡了没?”原来是村长马富贵,这老东西平时一年都来不了我这屋几次,偏偏在这关键的时候。我一边示意刘月婷穿衣服,一边问马富贵有啥事。他说也没啥事,这不是村里要修路吗,要交份子钱,就差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