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催乳药完整版|bl调教受一直带道具 - 信宜金融网 校花催乳药完整版|bl调教受一直带道具 - 信宜金融网

校花催乳药完整版|bl调教受一直带道具

【摘要】婚礼进行曲响起时,我正拎着婚纱长张着双腿,在闺蜜未婚夫顾司霆身下氵良叫。不是因为我氵㸒荡,而是因为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因为半个小时前,我老公林丘山失踪了,婆婆骂我才结婚都看不住自己男人,要我赶...

婚礼进行曲响起时,我正拎着婚纱长张着双腿,在闺蜜未婚夫顾司霆身下氵良叫。

不是因为我氵㸒荡,而是因为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因为半个小时前,我老公林丘山失踪了,婆婆骂我才结婚都看不住自己男人,要我赶快去把林丘山找回来。

这一找,我竟然看到我的新婚大床房里,闺蜜姚娜娜坐在了我老公身上,在他的卖力动作下不停摇晃着性感的身姿。

“亲爱的,我还要!”姚娜娜娇呼着,全身上下已经布满了吻痕。

“宝贝,已经第二次了。我晚上怎么给叶一宁交差呀?”

 文学


姚娜娜趴在了他身上,舒服地闷哼着“你要是不把我喂饱,我就不让你和叶一宁上床。”

“骚货,老公只喂给你一个人。”林丘山翻过身,把姚娜娜压在了身下,使劲儿亲吻起来,老公就疼你,要不是顾司霆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两个了,我怎么会和叶一宁那种女人结婚!”

我的心头猛震了一下,原来他们两个只是想利用我!

姚娜娜媚笑着,“老公,你就忍忍嘛,只要我嫁给了顾司霆……啊……咱们有了儿子,顾家的钱就都是……唔……都是咱们俩的了。谁叫顾司霆那方面不行!”

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给顾司霆戴绿帽子就算了,居然连顾家的钱,也敢打主意!

顾正霆是什么人物,横霸地产,金融的资本大鳄,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各大富豪榜名列前茅。姚娜娜一个小康家庭,哪儿配得上他啊,听说他们订婚,也只是因为顾家创立公司之初,姚娜娜的爸爸帮了大忙,所以两家大人才指腹为婚。

看来是顾司霆真的不行,不然姚娜娜怎么会看得上半点本事都没有的林丘山!但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未婚妻居然和另一个男人激烈交缠的话……

我心中瞬间升腾起一阵报复的念头,拿起手机对准他们两个猛拍了几张,迅速跑去了宴客厅,找到了顾司霆。

“顾先生,娜娜叫你过去一趟。”

我着急地想要拉住他的手,直接将他拽走,可顾司霆却收着手,不让我碰他。

“她在哪儿?”顾司霆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紧张地指了指酒店楼上,“她肚子疼,所以我让她去我婚房休息了。”

顾司霆和我一道上了楼,我没有把门关严,刚走到门口,里面暧昧的声音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顾司霆停了下来,满不在乎一般打算离开。

他怎么可以这样就走了!

我赶紧翻照片,举到了顾司霆面前。

“姚娜娜在给你戴绿帽子,她只是为了你们顾家的钱而已。我们都是受害者,所以……”

他轻蔑地看着我,“你以为我会帮你捉奸吗?”

我被这句话梗地一时语塞。顾司霆如果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他根本不在意姚娜娜。

但是我不行!凭什么她姚娜娜又睡我男人,又能当阔太太!而我却要嫁给她用烂了的男人!

我索性将心一横,抓住了顾司霆的手,把他拽进了一旁的清洁间。两条腿缠到了他腰上。

“顾司霆,要我!”


002 请你自重

 “请你自重!”

顾司霆一把把我掀翻在地,我摔得浑身都痛,可又好不甘心,连忙抱住他的腰,用身体不停蹭他。

“顾先生,您要了我吧,我真的想不出别的办法了,我咽不下这口气!”

“滚开!”顾司霆的语气冷淡到近乎绝情。

我颤颤巍巍地看着他,死也不肯撒手,“他们就是仗着你那方面有隐疾,才敢这样乱来的。要是你装作和我可以的话,他们肯定……”

我还没把话说完,整个人就被顾司霆拎了起来。

他阴鸷的目光盯得我心口发紧,冷声问,“谁给你说我有隐疾的?”

我吓地一愣,他肯定是生气了,没有一个男人愿意自己得这种病的事情被揭发出来。

“我听他们说的……”

刚说完,门外就传来了林丘山的声音。

“叶一宁,你在做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姚娜娜的手还挽着他的胳膊。顾司霆回过头,他们两才赶紧松开。

“司霆,我……”

顾司霆没等她解释,迅速地将门反锁上。门外瞬间响起了林丘山急躁的敲门声。

“叶一宁,你给老子出来!”

顾司霆站在我我面前,如同一个冷漠威严的王向我发号施令,“脱!”

我颤抖着身子,突然害怕起来。顾司霆并不是我一个普通人能招惹得起的角色。

我哆哆嗦嗦地拉下了婚纱的拉链,还没脱下来,就被他从后面搂住,压在了堆放杂物的柜子上。

“裙子拎起来,腿张开。”

他扯下了我特地准备的系带小内,没有任何事前,就那样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撕裂般的剧痛瞬间向我袭来,我紧紧抓着柜子上堆放的毛巾,又是羞耻,又是爽快!

顾司霆和我居然可以,姚娜娜肯定鼻子都要被气歪!

我正得意时,顾司霆的手突然攥住了我的下巴。

“叫出来,叫大声点!”

他看我不听话,动作也越来越猛,我实在疼地受不了,也顾不上什么羞耻心,大声叫喊了出来。

“还不够浪!你家亲戚朋友可都在外面偷听着呢!”

他这样一说,我才听到门外还有不少嘈杂的议论声,一个劲儿地骂我结婚当天还偷人。我妈不停扑打着门,喊着,“一宁,你这是怎么了?一宁,你快出来啊!”

我羞地埋下了身体,顾司霆却硬是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脑袋掰过来,同他激烈地口舌交缠着。我整个人都好似快被他填满一样。

不知道过了过久,他才放开我,扔下外套叫我披上。

我虚弱地两只腿都在发抖,扶着柜子想要休息一下,却看到他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开门。

“不要!”我惊慌地大吼了一声,忽然清醒过来。

我妈妈还在外面,她是个保守的女人,从小教育我要把我第一次留到新婚夜……

“顾司霆,你可不可以帮我给我妈妈撒个谎……”

“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一天之内帮你两次?”他的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给你五秒钟的时间,不要让自己太难堪。”

“五,四,三,二,一……”

他转动了门把手,门外一双双看好戏的眼睛,仿佛想把我生吞活剥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