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受被攻吸出奶水,乖巧爬到主人胯下清理干净 - 信宜金融网 小受被攻吸出奶水,乖巧爬到主人胯下清理干净 - 信宜金融网

小受被攻吸出奶水,乖巧爬到主人胯下清理干净

【摘要】那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手中拿着厚厚一沓个人简历,冒着酷暑,坐着公交车,奔波于各大招聘会之间,却屡屡碰壁。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毕业就失业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或许,大部分的毕业生都要经历这样的尴...

那一年我刚刚大学毕业,手中拿着厚厚一沓个人简历,冒着酷暑,坐着公交车,奔波于各大招聘会之间,却屡屡碰壁。深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毕业就失业的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或许,大部分的毕业生都要经历这样的尴尬的境地,没办法,我便是这芸芸众生中的一位,家里没有关系,父母都是普通的工厂职工,一辈子劳劳碌碌,过着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我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所以一毕业,便想着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然后尽自己的所能,把这份工作做好,起码要解决自己的温饱,才能让自己在这座钢铁森林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一天,我又像以往一样参加了一个招聘会,一口气投出了十几份简历,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走出了招聘会的现场。外面的日头很毒,将柏油路都晒的有些松软,感觉踩上去都能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一出了招聘会的现场,我就体会到了烈日焚身的感觉,身上顿时蒸腾出了一身的热汗。 文学正打算找个路边摊填饱肚子的时候,突然间,我裤兜里的蓝屏诺基亚响了,心中顿时一喜,赶忙将手机掏了出来,一看之下,发现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还以为是哪家单位通知我去面试,手机只响了两声,我便迫不及待的摁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了耳边,我便略有些激动的说道:“您好,我是白展,您是?”电话那边先是一阵儿沉默,我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候,一个苍老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起来:“小展啊,我是你爷爷。”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原本有些小激动的心情顿时平复了下来,紧接着就萌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爷爷会给我打电话,在我的印象之中,爷爷是个很古板很神秘的老人,甚至看起来还有些阴森,据我所知,爷爷好像都不会用电话。说实话,我和爷爷的关系并不是特别亲密,甚至可以说有些生疏,由于我一直在外地上学,也很少回家,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与他老人家见上一面,即使见了面,也很少说话,因为爷爷的话很少,也总是板着一张脸,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他对我笑过一次,天生的,我对爷爷就亲近不起来,每次面对他的时候,总会觉得他身上能够散发出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甚至靠近他的时候,都能感觉周围的温度都会下降很多,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也会感觉到阴冷。这或许是跟他的工作有关,爷爷自己一个人,在我所在的那座城市里开了一间铺子,这铺子很偏僻,而且还是一个很深的小巷子里,周围甚至都没有几户人家。他开的那间铺子是一间花圈扎纸铺,我曾经去过几次,每次到那里,都会有一种抵触心理,根本不想走进他那间铺子里,也说不上为什么,我就是特别害怕他屋子里那些纸扎的物件,那花花绿绿的颜色,那活灵活现的样子,有种夸张的真实感,一走进他的那间小铺子,我就感觉有无数双眼睛在窥视着我,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呆上一会儿,手心里就能紧张的出汗。或许是害怕这些纸扎的物件,连带着我也对爷爷产生了几分畏惧之感,所以,我不想去他那间铺子,也不怎么想见到爷爷,自然就不怎么亲近。这会儿听到了爷爷的声音,心中莫名的就有些惶恐,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忘了答话。双方都沉默了好一会儿,那边爷爷嘶哑的嗓音再次响起:“小展啊,你回家一趟吧,爷爷还有三天的时间,有些事情要跟你交代一下。”我心中一惊,不知道爷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口中的所说的三天时间是怎样一种概念,他到底要给我交代些什么?愣了一会儿,我便说道:“爷爷,您很着急吗?我现在大学刚毕业,正在找工作,要不晚几天再回去吧?”“不行!”爷爷用一种不容否定的口气,冷冰冰的说道:“三天之内你必须到爷爷这里一趟,最好是现在就动身,因为爷爷就只能再活三天,而且是从今天算起,你再晚一天,就见不到爷爷了。”听到爷爷这句话,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什么叫只能活三天?哪有人会这么准确的判断自己的死期?今年春节的时候,我还见过他老人家一次,身体很结实,一点儿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怎么就只剩下三天了呢?而且,我现在听爷爷说话的口气,中气十足,好像是一点事儿都没有。我怀着满心的疑惑和震惊正打算再问一下爷爷的时候,电话那边紧接着就传来了一阵儿盲音,爷爷竟然将电话给挂了。放下电话之后,我满脑子就只剩下爷爷说的那句话,“只能再活三天”一时间,我有些犹豫,不知道爷爷是不是在骗我,可是仔细一想,爷爷好像又没有什么骗我的理由,从小到大,爷爷在我的印象之中,一直都是那种比较严肃,而且是不苟言笑之人,像他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拿这种事情骗我。思量再三,我最终还是决定回去一趟,找工作的事情也不用太着急,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万一爷爷说的这话是真的呢?可是一想到爷爷的那句话,我的心里就沉甸甸的,我与爷爷的关系虽然一直很淡漠,但是我并不希望爷爷死,那一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注定会让我多出一份对他的牵挂。我倒是真希望爷爷是在骗我,可是直觉告诉我,这个事情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回去看一看的。站在招聘大厅门口站了一会儿,被这么大的太阳炙烤着,却突然感觉不热了,一种从内心深处的寒意席卷而来,让我的身体也变的冰冷。旋即,我直接在路边打了一辆车,直奔最近的火车站,买了一张最近的发车回老家的火车票,就上了火车。2第二章 纸人纸马我上学的这座城市,在南方,而我的老家则在北方,路途遥远,相隔差不多有一千公里,所以我买了一张卧铺票,来的时候匆忙,也没有带什么行礼,就只带了一个小包,将那小包往卧铺上一丢,我就躺了下来。就这样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火车顶,脑子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心里就是一直在莫名的发慌,还有一种迫切想要回到老家的冲动。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我就一直保持这个状态,傻愣愣躺在那里一言不发,就连同一车厢的几个人喊我打牌,我都没有心情去搭理他们,只是对着他们有些不耐烦的摇了摇头。一直到了深夜,那些人打牌打的累了,各自去睡觉的时候,整个车厢里突然就变的异常安静起来。我躺在那里还是睡不着,因为爷爷说的那句话总是在我的耳边萦绕,这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爷爷这个人,怎么说呢,应该算是一个奇怪而孤僻的人,他的朋友很少,或者说是没有什么朋友,跟谁的关系都很冷漠,就我老爸,跟爷爷的关系也很僵持,小的时候,我还见过爸爸跟爷爷吵过架,爸爸的样子很凶,不停的红着眼睛跟爷爷嘶吼,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而爷爷则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也不反驳,等爸爸吼完了之后,他转身就走,一个字都不说。随着我一点点的长大,也曾有好几次见过他们之间的争吵,每次他们吵架,总会将我支到一边,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争吵,每次都是爸爸很凶,而老爷子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总之,我父亲与爷爷的关系非常的不好,甚至于我爸爸都不让我去刻意的接近爷爷,也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爸爸才会带着我去看望他一回,每次都是将礼品放下,然后转头就走,爷爷也不会多说些什么,偶尔有几次将我叫到他身边,用他那双像是树枝一样干枯的手,在我身上抓上几下,他的手劲儿很大,每次都抓的我很疼,像是在捏我的骨头,抓完之后,他就拍拍的我的屁股,让我一边玩儿去,也只有那时候,爷爷的脸上才稍稍有了些表情,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希冀着什么,至今我也搞不懂他那种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躺在那里一直胡思乱想,想的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不知不觉间,困意袭来,我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发现这节车厢里的人都不见了踪影,辈子叠的整整齐齐,车厢里的灯光十分黯淡,然后,一个声音忽远忽近的飘荡了过来:“小展你过来到爷爷这边来”“爷爷”我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鬼使神差的顺着那个声音的来源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了车厢的尽头,推开了那扇车厢的门,当我打开门之后,突然就看到了满满一车厢的纸人站在车厢的两侧,它们的脑袋全都转向了我这边,一双双黑漆漆的眼睛全都看向了我。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极为惧怕这些纸人纸马,感觉它们就像是活的一样,而且无论你从什么角度看他们,它们的眼神都好像在看着你,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让人毛骨悚然。如今一看到这么多的纸人站在车厢里,我就愣在了那里,有种想要逃离开这里的冲动,刚要转身,却发现身后不知怎的,刚刚进来的那扇门突然就消失不见了。正当我不知所措之时,脚脖子突然一紧,低头看时,却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袄的纸人,抓住了我的脚脖子,它抬起了头,用它那张白惨惨的大脸看着我,腮边还有两抹圆形的腮红,它竟然开口说话了:“白展,既然来了,你还想出去吗?嘻嘻”我挣扎着,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挣脱住那纸人的手,可是我发现无论我如何努力,那纸人的手都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脚脖子,怎么都挣脱不开了“不要啊不要啊放开我”我胡乱的挥舞着双手,这时候突然感觉脸上突然一凉,我打了一个激灵,蓦然间就睁开了眼睛,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老头儿,手里正拿着一个茶杯,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小伙子,你这是犯癔症了吧?”摸了一把脸上湿漉漉的水渍,又看了一眼那老头手中的茶杯,此时的我还没有完全从那噩梦当中恢复过来,心脏一直在狂跳不止,我想我此刻的表情应该满是惊恐。“小伙子,做的什么噩梦,把你吓成这样?”那老爷子再次嘿嘿笑道,露出了一口大黄牙。我愣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有些茫然的说了一句没什么,那老爷子便端着茶杯走了。这就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梦境太过真实恐怖了,我坐在那里,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此刻抬头看时,就看到车厢里的那些人都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似的在看着我。转头又看了一看车厢外面,才发现此时已经天光大亮,估摸着我也该到老家了,我便准备了一下,爬了起来,满腹心事的看向了车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心中竟升腾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次回老家,肯定要发生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如此又过了不久,火车上的大喇叭响起,火车马上就要停了,我直接背起了随身的一个小包,就跟随着人群,涌出了火车站。虽然是清晨,日头一样很毒,被热浪包裹的我,站在车水马龙的火车站出口处,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在考虑一件事情,究竟是先回家一趟呢,还是直接去爷爷那里。思考了良久,我最终下定了决心,还是先去爷爷那里的好,我老爸一直跟爷爷不合,我要是跟他说了这件事情,老爸说不定就不让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