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师强行开嫩苞小说*逗弄她腿间的花珠 - 信宜金融网 给老师强行开嫩苞小说*逗弄她腿间的花珠 - 信宜金融网

给老师强行开嫩苞小说*逗弄她腿间的花珠

【摘要】哼哧哼哧哼哼哧哧…… 文学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这样熟悉的声音,亲眼看见苞米地里出现白花花的肉身耸动,王志刚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在自己挑着大粪准备去菜园的路上,居然会见到这样香艳的场景。如果我不是...

哼哧哼哧哼哼哧哧…… 文学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这样熟悉的声音,亲眼看见苞米地里出现白花花的肉身耸动,王志刚是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在自己挑着大粪准备去菜园的路上,居然会见到这样香艳的场景。如果我不是看到这样的场景后下意识地大喝一声“谁”,而是和一般人一样捂着嘴偷着乐,躲在一边欣赏这真人版的毛片的话,那么里面的人就不会跑出来了。让他大跌眼镜的是,里面跑出来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自己的山妻老婆刘翠花。说起王志刚和刘翠花,轮相貌这两人也是天生一对。王志刚帅气有男人味,刘翠花十里八乡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比王志刚小俩岁。美中不足的是,王志刚的家室背景不好:母亲王美凤是村口开发廊的,至于父亲是谁,王志刚不知道。关于父亲的信息,母亲王美凤告诉他是个有钱的大老板。也就是说,王志刚从小到大都是野大的,而刘翠花当初之所以愿意跟他,也是因为觉得他孤苦无依挺可怜的。二十三岁结婚跟了王志刚,至今也有两年了,夫妻感情一直很好。然而现在,王志刚懵了:苞米地里跑出来的女人是自己的老婆,也就是说刚才白花花的肉身是自己的老婆的,那个悉悉索索的声音也是自己老婆发出来的,那么自己的老婆刚才……“那个人是谁?”已经没有再继续想下去了,因为光想到这就已经让王志刚火冒三丈:娘希匹的,这娘们平时看起来毕恭毕敬的,居然背着老子在外面乱搞!也不等刘翠花回答,王志刚立马火急火燎地丢掉大粪担子,冲苞米地跑去,想要抓个现形。身后,刘翠花一脸愕然,过了好一会功夫她才回过神来叫上一声:“哎,大刚你这是干什么呢?”一边说着,也一边跑过去。话说王志刚冲到苞米地里一顿乱找,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他什么都没有找到。要知道苞米地的那边是山,既然苞米地周边没有,那个敢给自己戴绿帽的汉子没准就撒丫子跑山上去了。嗨,早知道自己刚才就该直接冲山上找去,这会子那家伙估计都已经跑没影了吧。“哎哎哎,大刚你在找啥呢?你个大白天的发神经了你啊。”刘翠花比王志刚要矮小,王志刚步伐快,她在后面追着也不容易,这会子追上正解开外面的葱花大褂,露出里面肉色的内衬。不得不说刘翠花跟着王志刚后,穿着简朴了很多,但配衣服的眼光还是挺不错的。和别的女人相比,她总能把便宜的衣服穿出高档有品位的感觉。王志刚本来正在找野男人呢,眼见老婆这么一问,他马上想起来:这婆娘和那个野男人干出来的龌龊事,野男人找不到了,可以找这个贱女人算账。想着,他马上虎视眈眈地看着刘翠花,冷不防地一把揪住她的衣领,脖子上的青筋暴起:“你个女人,老实给我交代,刚才那个野男人到底是谁?敢背着我偷汉,你信不信我剁了你!”刘翠花本来正惊讶自己男人这是怎么了,见他突然冲自己发飙,她吓的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大刚啊,你这是怎么了,结婚这么多年你都没冲我吼过一句。”“少特么和我废话连篇,痛快说声那个男的到底是谁?”王大刚气急败坏:尼玛,老子都已经看见影了,你这个女人还在和我装糊涂,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而刘翠花还是一脸懵逼,一边哭着:“你说什么啊,我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你还和我瞎几把乱扯。”王大刚皱着眉头看着老婆,生气之余一手叉着腰冷笑,“那好吧,那你告诉我你刚才在苞米地干什么了?你他么的老子平时在外打工,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帮你浇菜园子,合着我给你浇菜园,你倒腾出功夫大白天的在苞米地和野男人干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丢不丢人啊你。”“什么野男人,我没有,刚就我一个人在。”刘翠花惊的一时间也忘记哭了,挂着泪花的脸上充满诧异,“我刚才不过是在苞米地解手,你以为我在这偷汉子呢。”“什么什么什么,你告诉我你在解手?你特么的哪一回你解手还发出‘哦’,‘哦’的哼哧声,你个婆娘连个撒谎都不会,还和我乱扯。解手,你倒再解一次给我瞅瞅。”“哎呀,真个是的我不骗你。”刘翠花着急了,“刚才我就肚子疼就跑苞米地来,那个什么,我就算再怎么不要脸要背着你偷汉,也不会大白天的跑出来偷,更不可能月信到的时候做啊。再说了,你今天白天在家呢,我就算再没脑子也不可能大白天的在你还在家的时候跑出来干那档子见不得人的事吧。”王志刚本来火冒三丈,嘿,被刘翠花这么一解释,他想啊:也是,这女人再怎么不要脸也不至于这样吧。不过刚才的白花花的影子,还有那个哼哧声……是了,就算那个白花花的肉是老婆的臀部的话,那个哼哧声也说不过去啊。想着,王志刚立马一脸狐疑地看着老婆:“刚才你在哼哧个什么?”“我……”刘翠花的脸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那个什么,我肚子有些疼,所以……”“你肚子疼你就在哼哧哼哧,你骗鬼呢你。”王志刚本来刚压下去的脾气,又马上上来了。“哎呀,非要我把话说的明白了你才不怀疑么,你这个人有毛病呢。”刘翠花娇嗔一声,一边捶着王志刚的肩头,“咱俩好了这么多年了,女人经期有人肚子会痛,你不知道么,笨啊你!”一边说着,刘翠花又“哎”一声,一边捂着肚子,声音虽和刚王志刚听到苞米地里传来的声音不大一样,但是也大差不离了。“真个是这样么?那么你平时在床上办事的时候,又是怎么叫的,你给我叫来听听!”王志刚问着老婆,半信半疑的,然而心里却依旧存着个疑影。至于什么,他一时半会却也说不上来,但他想印证自己平时听翠花在床上叫的声音是不是和自己刚听到的一样。第2章 大老鸭翠花见状,一边嗔笑着拍着他的肩膀:“死不正经的,赶紧浇菜园去吧你,神神叨叨的什么呢……”王志刚一脸疑惑,心里老大不愉快起来:这婆娘到底是真的痛经,还是真的背夫偷汉?不是啊,痛经怎么可能发出那种床上才会有的声音?这里面一定有古怪,不行,有机会还得好好审问审问她!带着疑惑浇完菜园,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往村子里头赶,在王志刚刚走到村头的小池塘的时候,突然听见村里传来一阵争吵声。他立马精神一震:这大下晚的谁在吵架?好奇之余,王志刚马上急匆匆地冲声音源头跑去。很快,他便发现村里王志强家门口,王志强媳妇追着个全身赤条条的家伙又是打又是骂的。见到这情况,王志刚立马就好奇了:这谁难不成想去非礼王志强的媳妇,被打出来了不成?他就这么定睛一看啊,然后就很惊讶地发现那个人居然不是别人,就是王志强。这一下,他好笑至于顿时好奇了:这小子今天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啊。“大老鸭今天光着身子回家,被他老婆认为他在外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吵吵了好半天呢。”问人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却是这个。他本来还好笑,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马上就觉得全身不自在了。“大老鸭”是王志强的外号,意思是他老二很大——这是他上小学的时候,别人嘲笑起的外号:同龄人中,他的老二最大,小的时候他因为这遭到很多小伙伴的嘲笑,因此一直引以为耻。当然如果放在现在的话,他应该是引以为豪的吧。事实上他老鸭大不大不是王志刚关注的焦点,他所关心的是这家伙今天是光着身子回来的!话说那王志强今年二十三岁,和王志刚相比,他自然就是当今社会上说的小鲜肉一枚,人又长的帅气,又有大老鸭,他么的今天这个点还光着身子往回跑,这不是苞米地里的那个人又是谁?想到这,王志刚瞪了一下眼睛,顿时恍然大悟起来:就说呢,他那时候就觉得苞米地里有一团白花花的肉体,一时没追着,感情是这小子和自己那贼婆娘勾搭上了。看来当时自己追的太紧,这小子没时间穿衣服,所以就这么赤条条地跑回来了。擦!王志刚越想越火:你小子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天非将你命根子给废掉不可。一边想着,他一边挤过人群,马上冲王志强那边走近了些。“啊,你这个不要脸的,在外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就跑回来了,还有脸回来拿衣服,你怎么不找那个贱人要衣服啊?”此时,王志强老婆在家破口大骂着。论相貌的话,王志强的老婆虽说很年轻,但并不是什么绝色美女。说白了,她只能说是和普通村妇一样,体格健壮,不胖也不瘦。不过话又说回来,王志强老婆的那模样也算是对得起观众了。再看看王志强,这小白脸平时在机关单位上班,每天坐办公室里看看报纸喝喝茶,每个月都能给家里带来很多钱,逢人过节的也会有人送礼到家。或许是常年呆在办公室里不用照太阳的关系,这小子养的那可真是皮光柔滑,不肥也不瘦,看那身材绝对是女人杀手。要不是他今天光着身子在众人面前楼洋相的话,王志刚还真不敢相信这小子看上去一脸书生气,身上居然还有几辆肉,怪不得翠花那贱人会和这家伙在苞米地里干那种坏事呢!“你这哪和哪啊,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女人,我都说多少遍了这是!”在王志刚正想着的时候,王志强捂着下身被他老婆追打的到处乱跑,众人见这样子,都站一旁好笑,几个女人看了都不好意思地背过头,不好再看。“哥,这是怎么一回事?”眼看这情状,王志刚随即问着身边同村的刘二哥,想最后再确认下,这小白脸光着身子,和自己的老婆到底有没有关系。“那个啊,是这么一回事。”刘二哥看了王志刚一眼,然后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下。原来今天傍晚王志强老婆在家把晚饭做好后,便在门口和婆婆唠嗑,等着王志强回家吃饭。原本婆媳俩还为王志强老婆怀孕五个月的事情聊的高高兴兴,谁知这时候王志强做贼一样从阴沟里钻出来,让赶紧给他弄衣服过来,那神情一副怕人看见的样子。王志强老婆看到老公这副怪模样回来,马上就问他这是怎么了。按照王志强的解释,他今天是半路上莫名其妙的被人蒙住了头,然后把衣服给扒光了。但是对于老婆的一再逼问,他除了说这条信息之外,便再没有其他的可以说的了。这么一来,她就立马就觉得不对劲,也不知为什么就怀疑这小子是不是趁着自己怀孕跑出去鬼混了,今天倒霉被人把衣服给弄没了,所以才弄出这么一副鬼模样,然后两人就因此吵起来了。“你是说,是今天傍晚的事情?”王志刚心里咯噔了一下,马上又向刘二哥确认了下。“是啊,就今天傍晚你浇菜园的那会子。”刘二哥说的话虽是无意,但简直就是神补刀啊——尼玛,这刘二哥啥时间点不说,偏偏说是浇菜园的时候,那和翠花干了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的人,岂不就是这小子了?当下,王志刚勃然大怒,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将这小子给废了:尼玛,敢动劳资的女人!“大哥,你人最好,帮忙说下吧,不然我真没脸做人了。”就在王志刚正发火的时候,嘿,大老鸭这小子居然匆忙间抓住了王志刚的衣服,还想让他给帮忙求情呢。大老鸭平时并不排斥王志刚,毕竟男人们嘛,对于王志刚老娘的那种经营场所都是很向往的。所以对大老鸭来说,他非但不排斥王志刚,还很羡慕这家伙居然能生在烟花之地。正因如此,平时他和王志刚的关系也走的比较近。此时被老婆追的没办法了,他见到王志刚自然是抓着这个救星不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