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边吃边做h|白色浊液缓缓流下 - 信宜金融网 餐桌上边吃边做h|白色浊液缓缓流下 - 信宜金融网

餐桌上边吃边做h|白色浊液缓缓流下

【摘要】姜森垣去世第五年的忌日,前两天还艳阳高照的天突然就阴沉了下来,乌云密布,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顾诺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心里压抑到极致。 文学男人火热的身躯压在她身上,身下动作一次比一次重...

姜森垣去世第五年的忌日,前两天还艳阳高照的天突然就阴沉了下来,乌云密布,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顾诺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心里压抑到极致。 文学男人火热的身躯压在她身上,身下动作一次比一次重。顾诺死死咬着牙,拼命的想要压住就要宣泄出来的呻吟声。身上的人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心不在焉,重重的一计深顶,在她体内释放了出来,她一下子没忍住,低声叫了出来。“啊——”“在想什么,这么不专心,嗯?”男人低沉阴郁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悦。顾诺脸上闪过一抹狼狈,勾了勾唇角,眼中带着讥笑,“顾祁言,我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去死!”顾祁言深邃的眼眸瞬间沉了下来,眼中似带着狂风暴雨一般,伸手死死的捏住了她的下巴。“怎么,你的小情人死了五年了,你还在想着他?!”“对啊,我想他,你还想知道我多想他吗?”顾诺压抑到极致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她死死的瞪向了他,泪水布满了眼眶,漆黑的眼眸中似乎带着滔天的恨意。“呵,”顾祁言冷笑一声,“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有没有心思想他,”说完,毫无预警,又进入了她的身体。顾诺疼的闷哼一声,想到五年前在自己面前血肉模糊的姜森垣,她浑身颤抖了起来。都怪她啊——当年天真年少无知,总以为什么困难都拆不散相爱的两个人,可是最后的代价是,姜森垣的生命……“顾祁言,我恨你!”而她更恨自己!姜森垣死了。顾祁言囚禁着她。那又怎样,她一样不会让他好过,“要做就快点,今天是森垣哥的忌日,天又这么冷,我要赶着去陪他。”“闭嘴!”顾祁言眼中布满了滔天怒火,身下更加用力,还特意把过程放长了,他低头,想要看穿面前的人,顾诺是十五年前,母亲从孤儿院带回来的,从她出现自己面前的那一刻,他就清楚,她是属于他的,是他永远的宠物。可是宠物长大了,翅膀硬了,也有想飞的时候,那他就只好将宠物的翅膀给折断。她永远都只能属于他,任何觊觎她的人,都得死!顾祁言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刀削般的脸庞一片冷漠,“顾诺,看来这段时间我对你太好了,好的让你都忘记了你是什么身份了!”五年了,那个叫做姜森垣了男人已经已经死了五年了,可是即使他已经死了,却还是深深的刻在了顾诺的心中。“是啊,哥哥!请你告诉我,”她将哥哥那两个字咬得极重,“我是什么身份呢,你的女佣?你的情人?还是你的宠物?”九岁那年,她被肖晴晴带到了顾家,肖晴晴给她改名叫顾诺,她的任务,就是陪伴顾祁言,她叫他哥哥。在孤儿院里受尽冷眼的她,自然知道她最重要的是讨好顾祁言,于是她经常跟着他,一直在他身边默默的陪伴着他,帮他遮风挡雨,为他挡去所有的意外的伤害……他也习惯了她的陪伴,衣食住行都是和她在一起。18岁那年,她外出时遇到了从小在孤儿院里一直保护着她的姜森垣,情犊初开的她,偶尔会从顾家跑出去和姜森垣约会。她和姜森垣的事情,很快就被顾祁言知道了。他发了很大的火,将家里所有能砸掉的东西都砸了,她吓得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顾祁言开始不允许她出门。后来,她想尽一切办法逃脱,准备和姜森垣一起连夜离开——那是一个痛苦的夜晚。她失去了准备给自己爱人的童贞,更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她是在讥讽他,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呢?“顾诺,不要再让我听到‘哥哥’这两个字!”“哥——”顾诺还没说出口,嘴便被他咬住了。他停止后,深邃幽深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骛,“别再让我看到你忤逆我,否则——”他眼神微眯,带着危险的气息,伸手作势要掏出手机来,“医院里你妹妹何小雅的氧气罩,随时都有可能停掉。”“你——”眼看顾祁言在跟她做的闲暇,居然还可以旁若无人的去打电话,顾诺心上一惊,挥手打掉他的手机,咬着牙道,“顾祁言,你可真卑鄙!”这一场性事,顾诺没再闹了。就像一条死鱼一样,任由他折腾着。直到……昏过去。第二章 :未婚妻顾诺半夜里就发了高烧,顾祁言神色慌张的让人喊了家庭医生。折腾到大半夜,她体温才渐渐的降了下去。……第二天,顾诺醒来的时候,佣人郑姨正在拿着热毛巾帮她擦拭这额头上的汗水。郑嫂见她醒来,压低声音说道:“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好好的待在这里,听少爷的话,不是挺好的吗?”她在心底冷笑一声。好好待在这里?听顾祁言的话?她是顾祁言养的宠物吗?似想到什么一般,她猛然扭头看向了郑嫂,“小雅她……”“小雅小姐在医院里,现在很好,小姐你不用担心。”下午,顾诺挣扎起了身,要去医院里看何小雅,没看到她,她心里总有些担心。出别墅门的时候,正好遇到了盛装打扮的安倾雅,江城的名媛,安家大小姐,也是顾祁言的未婚妻。她微微顿了一下,朝着她颔首,“安小姐。”安倾雅挑了挑眉,眼中满是嘲讽,“哟,这不是顾家收养的小姐吗?”顾诺没有说话。安倾雅继续说道,“作为顾家的养女,顾小姐也这么大了,住在自己哥哥的别墅里,怕是不合适吧?”顾诺扯出一抹难堪的笑,“你以为我想吗?”五年了,没有人知道,她每天是怎样的煎熬,她多么想顾祁言厌弃了她,她多么的想离开这里。她本以为总有一天可以看到希望,可是到最后,越来越多的是绝望。从别墅里朝着外面走来的顾祁言正好听到了她这句话。本来平淡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冷意。“倾雅,”他低声喊着,然后走了过去,伸手揽住了她的腰,一副十分亲密的样子,目光略过顾诺的时候,漆黑深邃的眼眸黑的发沉,“不好好待着,去哪里?”顾诺看着顾祁言揽着安倾雅腰的手,莫名的,心里只觉得刺刺的痛。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淡淡的说道,“我去医院看小雅,哥哥,你就在家好好招待安小姐吧。”顾祁言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不咸不淡的样子,眼底暗藏汹涌,拦着安倾雅的腰的手渐渐收紧。感受到顾祁言手上的力道,看着顾诺的背影,安倾雅抿着嘴,眼中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安家和顾家是世交,安倾雅从小和顾祁言一起长大,12岁那年她跟着父母去了美国,一年前才回过,顾祁言的母亲肖晴晴很喜欢她,便给她和顾祁言定下了婚事。在安雅眼里,只有顾祁言这样英俊,优秀的男人才配得上她,但是她隐隐约约能感觉得到顾祁言对顾诺的不一般。顾诺,不能留——直到顾诺走远,顾祁言松开了揽着安倾雅腰的手,伸手有些烦躁的扯着领带,大步走进了别墅里。安倾雅微微一怔,跟了上去,“祁言,妈让我过来问问你,什么时候有空,要咱们一起去试试定制好的礼服。”他们马上就要举行订婚仪式了。顾祁言想到顾诺昨天晚上发了高烧,今天病还没好透,就又一个人去了医院,有些担心。心不在焉的说道,“到时候在说吧。”安倾雅神色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