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双腿用手指调教,她下面传来的噗噗水声 - 信宜金融网 打开双腿用手指调教,她下面传来的噗噗水声 - 信宜金融网

打开双腿用手指调教,她下面传来的噗噗水声

【摘要】 头顶上繁杂的水晶吊灯晃动着,男人裹着酒后沉稳粗嘎的喘息声像是凌迟,温如意按着自己的铅笔裤,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刚出狱就急着来卖,这么缺男人?” ...

头顶上繁杂的水晶吊灯晃动着,男人裹着酒后沉稳粗嘎的喘息声像是凌迟,温如意按着自己的铅笔裤,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刚出狱就急着来卖,这么缺男人?”


 

说完,手下忽然一扯,连润滑都没有直接将自己的硬挺挤了进去!


“啊!疼!”


温如意抱着男人的肩膀死命的咬着唇,身体一阵痉挛的颤抖,指甲陷进了赤/裸精壮的后背上。


“慢、慢一点啊——啊——”


黎慎眼中闪过厌恶,抱着她光洁的背脊快速的律动起来,汗水顺着饱满的额头滑落,一把抓住了温如意的黑发强迫她仰头。


“这么浪?叫得这么欢,你还真是天生的贱种!”


黎慎面部表情绷的紧紧地,看着她孱弱的身体随着自己粗暴的动作浮浮沉沉。呵呵!四年前,他把她捧在手上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己忍的难受都不舍得碰她一丝一毫!


可是她呢?她居然找人强奸了自己的妹妹,还害的妈妈一辈子瘫痪无法下床!


“温如意,你这是自投罗网!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厚颜无耻的找我!”黎慎将滚烫洒在她的体内,看着她像是濒/死的鱼一样趴在自己身上剧烈的喘息着。意乱情/迷。


真是贱啊。


“这张膜多少钱补的?做的很紧。”


黎慎抽出身体,再也不愿看床上的人一眼,起身要走。他的话让她难堪,可却只能咬着牙默默承受,温如意腿间一股浓热流出,她硬着头皮抓住了黎慎的袖口。


“钱……你答应给我的。”


沙哑的嗓子随着刚刚的喊叫火烧火燎。这么不知羞耻的自己,温如意都恨不得咬舌自尽,可是她不能,弟弟还在医院等着她的钱救命!


“呵,你刚才没爽到么?前任随便约一下,还要伸手钱?温大小姐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黎慎毫不留情的撕毁了她的面具,温如意脸上血色褪尽,身上还残留着欢爱过的气息。


“黎慎,如果你不给钱,我就告你强奸!”


“呵呵,也不看看你的那副样子,我强奸你,有人会相信?”


地上凌乱的散着她的衣服,地毯上几十块买的,她狼狈/不堪,可黎慎却高贵的随时都能出席上流社会的宴会。


似乎是见不了她这幅恶心样。黎慎转身拿过床头柜上鳄鱼皮的钱包,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讽刺深深刺痛了她的眼,“你的、嫖资。”


他随手一扬。


漫天的人民币洋洋洒洒落在床上,落在她赤/裸的身体上。锋利的边缘划破了她的脸,随着黎慎一声轻笑,门砰的关上。


“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所有的伪装系数崩塌。


黎慎的冷漠和嫌恶与四年前的热烈爱慕形成了鲜明对比,温如意抱着膝盖缩在床脚,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砸。


她幻想过无数次和黎慎的第一次,在新婚夜,在他生日的时候把自己包裹成礼物送给他,在他跟自己求婚的晚上水到渠成。


可命运没有告诉她,她的第一次,在黎慎眼中是个婊子……



第二章 别让我看见你


默默地跪在地上将钞票一张一张的叠好。她知道,自己已经没了资格奢求爱。


睁着眼,一夜到天亮。


弟弟温峰此刻正躺在医院里,需要自己的钱救命。温如意擦干眼泪,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浓重,头发干枯,像极了营养不良。


这样的她,黎慎怎么下得去手?


到了医院,温如意先是缴了费,刚准备上楼去看弟弟,眼前却忽然出现一抹身影。


姐姐温诗诗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我当是我看错了。原来真是你出狱了?温如意,你真贱,刚出狱就勾引自己的姐夫!”


温如意刚想辩解,滚烫的水迎面洒了过来。


“啊!”


烫的她尖叫一声,周围人顿时望了过来,温诗诗却捏紧了手中的一次性杯子:“帮你去去监狱里的污秽,不客气!”


手臂和脸都被烫红了。温如意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隐忍的唇颤抖:“为什么?三年前我不过是你一起吃了顿饭,回来就被人抓进了监狱!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这个婊子,别碰我!”温诗诗厌恶的看着她:“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关我屁事!”


“温诗诗!是你做的对不对?你为什么一夕之间成了黎慎的妻子!”


温如意上前,她忍了四年,监狱里食不果腹,被人殴打,四年来,支撑着她的一直都是活着出来,找到真相。


“是你,温家破产,爸死了,弟弟肾衰竭,我进了监狱,只有你没事!”温如意抬手就要打在温诗诗脸上,可手腕却猛地被人攥住,紧接着她被狠狠一推。


孱弱的身体不堪一击,脚踝崴了一下。顿时摔在地上。


“温如意,我说了别让我在看见你!”黎慎将温诗诗护在怀里,黑眸中含着一团黑雾,狭长的眼睛眯了起来:“滚!”


他低头温柔的询问温诗诗的情况,温如意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心如刀割。


他就这么厌恶自己。


她艰难的爬起来:“黎慎,你们——”


“诗诗,你去外面等我。”黎慎将手中的检查报告给她,轻柔的安抚道,温诗诗身体不好,他们每周都要来看妇产科医生。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温如意。


温诗诗走后,黎慎沉着脸走到她身边,压低了嗓音:“温如意,昨晚拿了我的钱,今天就来治病,看来你过的真是凄惨啊。”


留下这句,黎慎大步流星的离开。像是多和她呆一秒都是错误。


望着妇产科的牌子,温如意脸上血色褪尽。他是在暗指她私生活混乱吗?


“看见了吗?那个是黎总裁和他的夫人,他每周都要陪着妻子来医院,真是恩爱啊!”


耳边传来医生和护士的交谈声,温如意眼眶湿热胀痛,指甲狠狠地陷进了手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