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贞洁锁被调教|玉女销魂 - 信宜金融网 戴上贞洁锁被调教|玉女销魂 - 信宜金融网

戴上贞洁锁被调教|玉女销魂

【摘要】谢玉环在小河村那是一个一顶一的大美人儿,而且家里男人还是村委会主任,单单是这两样加起来那就可以让人羡慕的不的了了。可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别人都以为他谢玉环生活过的很好,可是她心里头的这个苦却...

谢玉环在小河村那是一个一顶一的大美人儿,而且家里男人还是村委会主任,单单是这两样加起来那就可以让人羡慕的不的了了。

可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别人都以为他谢玉环生活过的很好,可是她心里头的这个苦却不是一般女人可以体会到的。

 文学

她家男人大小是个官,也就是因为他是个官,这才让谢玉环更加的痛苦,因为她老公李玉河当上官之后就经常会借着自己的身份去勾搭小河村的那些女人。

小河村很大,分成好几个生产大队,李东所在的是小河大队,在偌大的小河村也算是一个比较大的生产队了。

再加上现在农村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断的提高,虽然不再是以往那般只能靠着那一亩三分地过活的时代了,但是村官的地位依旧很高,而且很多事情上面也有着很大的权利。

也正是占着这一点便利,谢玉环她老公李玉河便在村里和村委书记两人狼狈为奸,村里的那些小媳妇,小嫂子也不知道被他们糟蹋了多少个了。

可这人毕竟不是铁打的,经过长时间没有节制的生活,李玉河那身子骨哪里还能给伺候的好谢玉环这等年纪的女子?每次回家交公粮的时候也只是草草了事,谢玉环每次都被整的不上不下的!

这么长时间以来,谢玉环心里头早就抱怨不堪了。

谢玉环也曾经想着找一找别个男人,可是这偌大的小河村大部分都是一些泥腿子,要不就是一些软汉子,哪里有入得了她法眼的大老爷们啊?

可是今个她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李东这个小混蛋。

李东是小河村有名的坏小子,以前还上初中的时候就经常偷看村里那些婆娘洗澡,偷那些婆娘的内衣内-裤啥的,这些扒灰的事儿他都没有少干。

本来谢玉环对于李东也没有啥太大的好感,因为谢玉环总是觉得李东的嫂子李慧茹是个骚婆娘,你说你一个妇道人家在村里做妇女主任,这怎么可能不会和村里的那些干部或者是上头的那些干部们有点那啥事儿呢?

不过对于李慧茹可以成为妇女主任的事情,谢玉环心中还是有着很大的嫉妒的,她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比李慧茹差,可是却偏偏人家李慧茹可以是村里女人的代表。

这女人的嫉妒心可比男人强多了。

“东子,你真的想要跟嫂子好?”谢玉环眼波流转,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李慧茹,你这个不检点的女人勾搭老娘的老公,今个老娘就把你这个弟弟给偷吃咯,说不准你这弟弟还是个雏呢。

当然,谢玉环这么想其实也不过就是想要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羞愧感罢了,她知道自己家男人也不一定能够上的了人家李慧茹。

李东可不知道谢玉环这骚婆娘心里头想的是啥,他此刻一双眼珠子直直地盯着谢玉环胸前那白花花的一片,心里头更是火急火燎的燃烧着。

咽了咽口水,李东嗓子眼有些干涸地说道:“玉环嫂子,想,当然想啦,弟弟我可早就想要搞你咯。”边说,李东还一边朝着谢玉环搂了过去。

谢玉环没有想到李东这个坏小子居然敢这大胆的搂住自己,她本想要推开李东,可是一感受到那个小男人怀抱的温暖以及那浓郁的阳刚之气,谢玉环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儿,整个人居然都瘫软了下来,没有了一丝力气。

“东子,别,别急。”谢玉环已经感觉到李东这个小子开始手忙脚乱的在自己的身上胡乱的瞎摸索了。瞧见这个臭小子慌乱且没有什么经验的笨拙动作,谢玉环不由的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果然,这小坏蛋应该还是第一次。

谢玉环也是个过来人了,这男人的动作是否娴熟她稍微感觉一下就能够感觉的出来。

“玉环嫂子,咋能不急呢,你这衣服的扣子咋解开啊,我咋解不开呢?”李东开始有些讨厌那些华丽丽的服装了,他摸索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拉链在哪里,所以手也只能够隔着谢玉环的衣服摸索。

虽然说这也非常的带劲儿了,可是能够吃到肉,为啥还要喝汤不是?

“傻小子,你着急个啥啊?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别人恐怕也快要来这边淘米洗菜了,万一咱们在这里好了被人家发现了那可就完蛋了。”谢玉环虽然早就已经被李东这笨拙的手法摸的火急火燎的了,但是她却还并没有失去理智。

忽然听到谢玉环这么一说,李东也是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冷静了下来。

吞了吞唾沫,他有些不舍的将谢玉环给松开了,苦着脸说道:“玉环嫂子,你说你这是干啥呢?你这不是玩我呢嘛?我这都有些憋不住了。”

听到李东的抱怨,谢玉环不由得掩嘴娇笑了起来,媚眼如丝地嗔了李东一眼,啐道:“傻小子,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姐姐好不容易找到了你这么一个好宝贝,怎么可以就在这里草草了事呢?”

本来李东还担心会就此错过谢玉环,忽然听到谢玉环这么说顿时眼珠子一闪,他知道,恐怕事情不会就这么算了。

他嘿嘿一笑,凑到谢玉环的身边,手又开始不老实的在谢玉环身上轻轻地摸了起来,坏坏地笑道:“那玉环嫂子,你说咋整呢?”

被李东这小子的手摸着自己的身子,谢玉环嗔怪地白了她一眼,不过却并没有阻止李东的行为,大有一种放任的意思。

“你这小坏蛋,这都不知道啊?这样,晚上你不是要在这边看鱼塘吗?姐晚上过来找你,你看怎么样?”谢玉环说着自己也不由得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起来,毕竟李东可是比她笑了好几岁呢。

而且偷-汉子这种事情若是被人知道了的话,她在村里恐怕也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的。

瞧见李东悻悻地模样,谢玉环用玉葱般的手指在李东的额头轻轻地戳了一下,说道:“好啦,已经有人要来了,就这么说啦,今晚我悄悄地过来你这边儿,等我哦!”

本来谢玉环还想要和李东多说过点什么的,可是却发现不远处已经有小孩子往西河这边赶过来了,她也不好继续呆在这里,给李东使了个眼色便离开了。

瞧见谢玉环离开了,李东搓了搓手,嘿嘿一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他娘的,真没有想到小爷我没有在城里破了身子,居然会在村里给破了身子,以前我咋就没有感觉到村里好呢?算了,还是先回去吧,嫂子说不准也回家做饭了,还是先赶紧回家吃饭,然后在鱼滩这里等着谢玉环那婆娘吧。”

面对这人生中的第一次,李东很是期待!

第三章


李东家住在村子口的地方,是一栋三寸墙的老式瓦房,在如今的小河村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差的房子了。

随着国家政策的改变,农村的变化也是日新月异,村子里的很多男人也都是外出打工,或者去县城做一些活计,虽然工资比不上大城市的多,但是却也让日子越来越好了。

很多人家的房子都已经修建成了小-平房或者二楼的小洋房,但是李东家却依旧是老式的三寸墙的黑瓦房子。

原因没有别的,就因为李东家里只有他和自己的嫂子李慧茹!

“嫂子,我回来了。”李东推开家里的院门,开口喊了起来。

“东子,先去洗个手,马上就能吃饭了。”随着这娇甜的声音出现的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女子,她身上穿着一个朴素的围裙,可是尽管如此,还是没有办法将她婀娜的身材给遮掩住。

一头乌黑的长发挽成一个妇人髻,东方女子标准的瓜子脸更是让她看上去清丽动人,特别是那双妩媚的眸子,仿佛是会说话一般,脸上未施粉黛却有着别样的风采。

此刻她的手上端了一盘西红柿炒蛋,和李东打了声招呼就径直往堂屋里走去。

看着这个美艳动人且又大方得体的女人,李东的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这就是他嫂子,其实压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却对他照顾如亲人一般的女人,对于这个女人,李东心中充满着感激,同时也有着一份深深地爱意隐藏在其中,他之所以会如此的努力学习,为的便是有朝一日带着这个美丽的女人离开这里,过上好日子。

走到院子里的水缸里舀了一瓢水洗了洗手,直接走到了堂屋里头。

此刻李慧茹已经将身上的围裙给摘下来,坐在了小方桌边上,见到李东进来了,笑道:“东子,怎么样?看鱼塘辛苦吧?”

“辛苦啥啊,倒是嫂子你在村委会忙活了一天,还要回来给我做饭,你肯定很辛苦了。”李东边说边朝着桌子边走去,找了个小凳子坐了下去,说道:“嫂子,等下吃晚饭碗筷就交给我来洗吧。”

他目前能帮的上忙的似乎也只有这个了。

李慧茹笑呵呵地看着李东,她知道这个小男人心里头想的是什么,别人都说李东是个坏小子,可是李慧茹却知道,这个小男人的心很是善良,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今天的碗筷就交给你啦,这几天上面来人检查,我一个人在村里忙前忙后的,确实累的慌。”

说着,李慧茹用手按了按自己的脑脖子,给自己解解乏。

可是李东见到李慧茹这幅模样,顿时脸色一变,眉头紧皱,张了张嘴,说道:“嫂子,要是,要是很辛苦的话,你就别干这个妇女主任了,免得还要遭到村里那些长舌妇的埋汰。”

李慧茹身为村里的妇女主任,没有少遭到村里那些婆娘们的埋汰,毕竟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整个村委会里也只有李慧茹和另外一个下放过来的小村官周艳了。

听到李东这么紧张的话,李慧茹没好气地白了李东一眼,笑道:“傻-瓜,我不干了,谁养我啊?”

“我,我养你!”李东几乎是脱口而出。

李慧茹听到李东这么紧张的话,微微一愣,她从李东激动的表情中看的出来,这个小男人是认真的,不过认真的有些让李慧茹有些害怕,她收回眼神,似乎有些不敢面对李东这炙热的眼神。

我养你!

除非是自己的男人,否则这句话又怎么可以从一个男人的口中说出来呢?

“尽说瞎话,你现在还小,等你大学毕业有工作了,你要这么说,那么嫂子二话不说就从了你了……”这话一出,李慧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过来,不愧是在官场上打滚好些年的女人,这适应和变脸的能力确实没的说。

哎,李慧茹,你瞎说什么呢?可别让东子误会了才是。

李慧茹心中越是不希望李东误会,李东却偏偏更加误会了起来。他仿佛遇上了什么无比兴奋的事情一般,嘿嘿一乐,说道:“那成,嫂子,你就等着我李东辉煌腾达的那一天吧!”

嫂子,你为了付出了这么多,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等到我成功的那一天,我一定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

看着李东斗志昂扬的模样,李慧茹抿嘴一笑,说道:“好啊,嫂子我以后可就指望着你了啊,好啦,先吃饭吧,吃完了你还要去鱼滩那边吧?”

“嗯!”李东想到晚上谢玉环那婆娘还要去鱼滩那边找自己,心中有些期待了起来,不过却觉得有些对不起李慧茹,赶紧低下头使劲儿的扒拉着碗里的饭。

几分钟之后,李东便吃好了,他抹了抹嘴,说道:“嫂子,那个你晚上一个人在家里害怕么?要是害怕的话我就不去鱼滩了,反正虾苗还没有成长起来,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偷。”

“不能这样,村里答应让你在小河里面养殖小龙虾就是因为答应了帮村里看一下鱼塘,你也知道村里很多人都盯着我,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话,他们肯定会找岔子的!”李慧茹严肃地蹙起了柳眉,认真地说道。

李东微微一愣,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李慧茹说的没错。

哼,你们这些臭婆娘,没事儿尽想着找我嫂子麻烦,看小爷我怎么收拾你们!

想到这里,李东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嫂子,我先去洗碗了,然后就去鱼塘那边。你晚上一个人在家里要小心点儿。”

瞧见李东这么关心自己,李慧茹抿嘴一笑,站起来收拾起碗筷,说道:“我还没有那么矫情,倒是你晚上一个人在鱼滩那边要注意安全,万一有什么人去那边偷鱼,你自己注意一下,知道么?”

李东点点头,帮着收拾起来。

一番收拾之后,李慧茹皱眉捏了捏肩膀,白天的工作让她有些疲累了,当然,累的不仅仅是她的身体,她的心也很累很累。

她今年也已经二十八岁了,正是最为需要男人呵护的年纪,可是这么多年来她都是一个人,甚至李东都不知道自己嫂子的丈夫是谁,甚至于整个小河村都没有人清楚李慧茹到底是不是结婚了,不过她当年来到小河村的时候就拖着还在襁褓中的李东。

李慧茹在工作上很是认真,能力也很强,可是她就算再强大,她也不过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她也有着正常的身体需求,那无形的玩意儿仿佛梦靥一般折磨着她,让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平时不是没有男人想要和李慧茹示好,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都被李慧茹给拒绝了!

这几天上面下来人检查,她就更加的辛苦了,不仅要忙前忙后,还得要应酬着上面的那些领导,毕竟周艳那妮子年纪还小,没有什么社会经验,哪里是那些男人的对手啊。

李东看着李慧茹这幅辛苦的模样,紧了紧拳头,一个念头在心中埋的更深起来,他看着李慧茹,柔声说道:“嫂子,你去坐着,我帮你按按吧?”

李慧茹听到李东的话,微微一愣,扭头看向李东那双乌黑清澈的眸子,稍微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好,不过你会不会按呀?可别把嫂子我给按疼咯。”

“不能!”李东见李慧茹并没有拒绝自己,精神一震,他很开心,自己总算是可以为嫂子做点事情了,他拉着李慧茹的手便朝堂屋走去,说道:“嫂子,你好好的坐着,我今个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李氏按摩大-法!”

说着,李东便兴冲冲地站到李慧茹的身后,双手按在了李慧茹的双肩之上,力道适中的轻轻地按了起来。

“唔……”一声轻吟,李慧茹忍不住舒服的发出了一声娇-呼,她笑呵呵地说道:“东子,真没有想到你还真的有几下子,不知道的我还以为你在学校里头学的是按摩呢。”

李慧茹闭着眼睛享受着,可是她却不知道,站在她身后的李东却早就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因为两人的位置比较近,李慧茹身上女人特有的芬芳沁入他的鼻腔之中,同时,他俯视之下,正好可以若隐若现的见到李慧茹黑色圆领里让人想入非非的风光……

他娘的,李东,你到底再想什么呢?居然想要亵渎慧茹嫂子,真是该死!

可是心中那股强大的罪恶感却让李东更加的兴奋了起来,他的呼吸也早就已经变得紧张了起来,同时,他帮李慧茹按摩的手也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李慧茹多么聪慧的女子,很快她便发现了李东的手有些颤抖,甚至还听到李东的呼吸变得异常奇怪了起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心中已经想到了一件事情,可是她却并没有立刻戳穿李东,而是呵呵笑着说道:“东子,时间不早了,你该去鱼塘了,鱼塘夜里寒气重,记得盖好被子!”

说着,她很是巧妙的推开了李东按在自己双肩的手,同时,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在她心中涌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