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强行与岳的性关系_惩罚鞭打玉茎铃口 - 信宜金融网 我强行与岳的性关系_惩罚鞭打玉茎铃口 - 信宜金融网

我强行与岳的性关系_惩罚鞭打玉茎铃口

【摘要】林峰刚把车子停在本色酒吧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母亲打过来的。“妈……”“小峰,你第一天开出租车,不要回来太晚了,明天还要去见你未婚妻,早点回家睡觉。” 文学“嗯,我知道了...

林峰刚把车子停在本色酒吧门口,手机便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母亲打过来的。“妈……”“小峰,你第一天开出租车,不要回来太晚了,明天还要去见你未婚妻,早点回家睡觉。” 文学“嗯,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林峰不由得郁闷起来,都什么年代了,二十年前的娃娃亲还那么当回事,都不知道女方长什么样呢,万一长得像凤姐一样,那可就惨了。可父母的话他又不能不听,所以他决定明天去看看那个未婚妻是何方神圣,是个美女就试着交往一下看合不合得来,如果是个恐龙,就直接拉黑名单算了。“咚咚咚。”突然响起的一道敲打车窗的声音,打断了林峰的思绪。侧头一看,只见一个喝得醉醺醺脸色泛红的美女站在了车子旁,她大概二十来岁,有一张精致的脸庞,一头黑亮的秀发,身材极好。“去哪啊?”等美女钻坐进了车子后,林峰从后视镜中打量着美女问道,这女人太美了,林峰看了一眼之后就忍不住看了第二眼,第三眼。“雅苑别墅区。”美女一开口,车内顿时满是一股浓烈的酒气,似乎喝多了,呼吸也是有些急促。深更半夜,醉酒的美女?林峰心跳徒然加快,脑子里不禁浮现出一幅邪恶的画面,现在是凌晨一点半,这么一个大美女独自搭车,若是遇上一个坏人,把她拉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对她做一些坏坏的事情,那……林峰体内的血液不禁加快了流动,体温也是逐渐升高。不过很快,林峰就打消了脑子里那些不健康的想法,他喜欢美女没错,可他不是禽兽,伤天害理的事情他还做不出来,不过在脑子里YY一下是不会犯罪的。“王八蛋,想坑姐,幸好姐机灵……”车子刚启动,车内的美女便含糊不清的嘀咕道,听语气似乎很愤怒,不过具体说什么,林峰却是没听清。“美女,你没事吧?”林峰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倒在了座位上的美女,他才第一天开出租车,还真怕美女控制不住在他车上吐了,那绝对很恶心。这么一看,林峰感觉体内的温度又升高了不少。“靠!这不是诱惑我犯罪么?”一边开车,林峰一边时不时的回头观赏美景。这可要命了,他今年都二十五岁了,可是却还从来没碰过女人,又怕自己控制不住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尽力忍住不去看,可心又管不住自己的眼睛,直接导致他进入了水深火热之中,难以自拔。“淡定,要淡定……”“嗯……”“我靠!这,这,这……”这美女不会想在我的车上自摸吧?林峰是一个正常男人,虽然他还没碰过女人,但他看到岛国的那些神片,所以当他听到美女的呼吸声不太正常,又看到她现在异常的举动后知道,就知道这个美女此刻想要男人了!“把车子停在路边。”突然,美女沉重的声音响起,林峰不由得转头一看,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擦!女劫匪劫财?我一个开出租车的,能有多少钱,要劫,你也应该去劫土豪才对呀啊!“美女,小心枪走火,我停车,你可小心啊。”对于枪这东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林峰单是闻一闻气味,就确定这是货真价实的家伙。车子刚刚停下,美女就命令道:“把衣服脱了。”“啊,不是劫财,是劫色?”林峰傻了眼。“快脱!”就在林峰犹豫间,美女催促道。此时此刻,林峰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一声还是哭一下。以前他曾多次幻想,自己被一个绝色美女给劫色了,原本以为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可是现在却真的遇到了,所以他还没心理准备。其次被一个女人劫色,好像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如果让小伙伴们知道,他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兵王让一个女人给劫了色,非被笑死不可。他娘的,到底是乖乖配合她劫色还是要反抗呢?他娘的,劳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还让你一个娘们给劫色了,不行,坚决不行,要劫色,也是老子劫你的色,而不是劫劳资!林峰冷哼一声,出手如电,只见黑影一闪,林峰就抓住了手枪,随后一个巧妙的动作,将手枪拿到了自己手中。“嘿,还……”“啊!!!”林峰还来不及得瑟一下,就突然惊叫起来,因为在他抢走美女的手枪之后,美女已经朝他扑来,将他紧紧的抱住,不是对他攻击,而是用嘴堵住了他的嘴。林峰懵了。这是他的初吻。这一夜,出租车不停的在震动。第二天清晨醒来时,林峰感觉很累,比当初在战场上干掉了一大群敌人还要累。想起昨晚的一夜疯狂,林峰感觉有些悲剧。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没了!美女此时也是醒来,瞥了一眼林峰,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也不说话,默默的开始穿衣服。林峰也是不知道说什么,等他穿好衣服后,美女已经穿戴整齐下了车,转头过来冷冷的说道:“昨晚的事情,就当做发生过。”说完就走,走出去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拿出钱包打开,把里面全部的现金往林峰扔来。第二章 追尾“这是你昨晚的报酬,就当老娘玩了你一晚,以后别来纠缠我,不然后果很严重。”美女恶狠狠的说道,才走出去不远,手机响了。“姗姗,昨晚怎么没回家睡啊?”电话里一个曼妙的声音传来。“啊,表姐,我昨晚办一个大案子,一夜没睡。”卢姗姗脸刷的红了,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林峰,非常心虚。“那你回去睡会儿吧,中午吃饭你一定要来啊,我一个人有点怕。”电话里的声音说道。“表姐,不就是相个亲嘛,有什么好怕的?行啦,我一定会去的,不会耽误你事,放心吧。对了,你那个未婚夫是什么人啊?”“听说他三天前才回中楚市,现在开出租车,以前好像在当兵,具体就不清楚了。”“嗯,开出租车?”卢姗姗听到这几个字后心里升起了一中诡异的感觉,又回头看了一眼林峰。随后想起了昨晚的事情,卢姗姗就非常愤怒:“哼,被我查出是哪个王八蛋在我的酒里放东西,我一定扒了他的皮!”要不是因为昨晚喝了不该喝的东西她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可能会主动把一个大男人给强上了,要是让人知道,那还不丢死人了啊?而不远处的林峰看着那飞向自己的钞票,脸直接就黑了。靠!靠!这娘们把自己当鸭了,睡了自己竟然还给钱,太侮辱人了!“罢了,罢了,这种事情占便宜的是男人,劳资不亏!”林峰郁闷了一会儿之后去捡地上的钱,随后发现,一共才一百二十块。昨晚的车费是四十块,这多于的八十块,竟然是自己做完卖力四次的报仇,敢情自己的一次,就值二十块?尼玛,这是劳资的第一次啊,就这么一点,太廉价了吧?就在林峰欲哭无泪的时候,母亲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小峰,昨晚怎么没回家?”“妈,昨晚出了点事情。”“啊?!那你有没有事?”听到林峰说出了事情,苗若云顿时担心起来。“没事,已经解决了。”林峰撇撇嘴道。“没事就好,吓死我了,记住今天中午要去见未婚妻,赶紧去买一身体面点的衣服,别给我敷衍了事。”苗若兰交代道,对于这门亲事,她是很上心的,这可关系着儿子未来的幸福。“嗯,知道了。”随后林峰去了商场,选了一套衣服,花了一千多块,等到了中午的时候,直奔一家酒店。这门亲事是两家的老爷子定下来的,当年老为老人是结拜兄弟,关系比亲兄弟还亲,但随着两位老人去世之后,林峰父亲这一代就逐渐缺少了来往,到了林峰这一代,就基本没有联系了。原本林峰就没指望过这门亲事能成,可是却没想到对方竟然那么重视这门亲事,这些年一直在打听林峰的下落,不过林峰十六岁就出了门,这一走就是九年,三天前才回家,对方就立即找上了门。约定的时间是十二点半,不过林峰提前开着车子往星海大酒店行去,眼看便到了酒店时,突然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跑到了马路上捡玩具,此时那小女孩距离林峰车子不到六米。“咯吱!”林峰慌忙踩住了刹车,车子往前开了五米多车子才停下,在这一瞬间林峰浑身都冒了一身的冷汗,不等他看一眼前面的小女孩有没有被撞倒,车子突然发出一道巨响,随后是一阵剧烈的震动。追尾?林峰脸色瞬间变了,不过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心思追究是谁撞了他的车屁股了,打开门迅速钻了出来,看到小女孩并没有被撞到之后松了一口气。小女孩被吓坏了,脸色苍白,哇哇大哭着,林峰见小女孩这副模样,原本已经到了嘴边要责怪的话吞进了肚子里。“小妹妹,别哭。”林峰抱起小女孩放倒了路边安全地带,安慰着,而这时候小女孩的母亲也走了过来,看到小女孩没事,对着林峰道了个歉,害怕林峰说她什么,拉着小女孩便走了。林峰这才跑到车子后面,一看车尾被后面一辆豪华保时捷跑车撞的惨不忍睹,不禁皱起了眉头,而后看了一眼保时捷的车头,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气。他把他开的车子卖了,估计也赔不起人家保时捷的修车费!“哆哆哆……”这时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往林峰走来,林峰脸色瞬间就白了,此时此刻,不用想也知道是保时捷的车主找自己麻烦了。林峰艰难的侧头看了一眼,随后就呆住了。这是一个女人,穿着一件华丽的白色长裙,宛如走红地毯的女明星,惊艳、高贵,性感。一米七五的身高,腰肢盈盈一握,玉腿修长,肤色如同牛奶般白嫩。修长的脖子之上是一张美的让人窒息的脸,五官精致360度无死角,头发盘起,端庄而高贵。美女走到林峰跟前,看了一眼自己的车子,随后看着林峰,声音很平淡的说道:“你的车需要多少钱修车费?”额,他怎么问我的修车费是多少?林峰很晕么,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他不知道这个美女是什么意思,所以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多少?”见林峰不吭声,美女声音变重了一些,再次问道。林峰缩了缩脖子,鼓起勇气道:“五千。”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美女点点头,拿出自己的LV包,从里面拿出了厚厚的一叠钞票出来,数也没数就递给林峰:“这里有六千,拿去。”林峰没敢接。因为这美女的举动太诡异了。自己突然停车害得她追尾,追求其责任,还算是自己的,可是她却主动赔钱,这里面,莫非有阴谋?不会是她看上我想用这种方法引起我的注意吧?卧槽!我他么的够不要脸的,这种想法也能出现在我脑子里,小伙伴们都说我贱,看来我骨子里还真有捡的特质啊……就在林峰胡思乱想之际,美女再次说道:“拿去。”妈的,死就死吧!林峰一咬牙,伸手接过了这些钱,不过没等他说出话,美女抢先说了:“你车子的事情解决了,现在来谈谈我的车子吧。”“啊……”林峰失声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