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粉嫩吞吐紫黑粗大 - 信宜金融网 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粉嫩吞吐紫黑粗大 - 信宜金融网

吃她两腿中间的小豆豆*粉嫩吞吐紫黑粗大

【摘要】老胡年近五旬,依旧打着光棍。 年轻时在中药店做过学徒,而后进了保安公司,现在年纪大了,托侄子的关系来到大学门口当门卫。 看着精瘦的大叔,平头,确实有真功夫,身手不凡,身高虽然一米七...

老胡年近五旬,依旧打着光棍。 年轻时在中药店做过学徒,而后进了保安公司,现在年纪大了,托侄子的关系来到大学门口当门卫。 看着精瘦的大叔,平头,确实有真功夫,身手不凡,身高虽然一米七出头,但打起架却极为彪悍,不然学校也不会放心让他做门卫。 年轻时老胡结过一次婚,可身娇体弱的老婆根本经不住精力旺盛的老胡折腾,没两年就离婚了。 老胡也曾想过再找个媳妇,但无奈家境太穷,离异过,再加上他很挑剔,找老婆非要找胸大屁股翘的。 眼高手低,导致他一直单身。 刚到大学当门卫那段时间,老胡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着身材苗条、白皙娇嫩的女大学生跟女教师在学校门口路过,过过眼瘾也不错。 就这样,做了一段时间门卫,日子过得也算逍遥,看到不少小情侣在学校门口的小树林搂搂抱抱,下晚自习进学校外各种小旅馆,他羡慕的不得了! 老胡心底幻想着:要是哪天能让他泡上一个女大学生、美女老师,那该多爽哟。 这天学校里新进了一个年轻、刚从大学毕业的美女老师,可把老胡的魂儿给吸走了。 美女老师叫苏菲,172模特身材,一身职业装,黑丝袜,大长腿,前凸后翘,长得一张明星脸,走起路来,妖媚的跟狐狸一样,每次盯着她看,老胡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老胡每天都想,要是能搞到这样的极品,就算是死也值了。 与其他女孩孤高冷傲不同,苏菲刚大学毕业,社会经验不足,很清纯,人缘特别好,见谁都打招呼,每次跟老胡打招呼的时候,一双秋水大桃花眼透露着浓浓春意,让老胡心生荡漾。 这天老胡值夜班,在校园里巡逻的时候,不巧在教师宿舍后面,发现苏菲宿舍窗帘没拉严实,她刚洗完澡,正在里面换衣服,前凸后翘的身材,远远望去,惹的老胡直流口水。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心底一股欲念油然而生,老胡回到学校门口值班室,心绪不宁,一股邪火始终压着心头。 凌晨一点,听见外面小声敲门的声音,老胡起身,打开一看,只见苏菲穿着宽松的睡衣,扎着小马尾,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外。 “大爷,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我宿舍里电跳闸了,你能帮忙修下吗?我晚上还有点急事要加班处理。”苏菲说道。 老胡一听,心头一喜,盯着苏菲胸前诱人的景色,这大半夜,可是天赐的机会,赶紧应允。 接着老胡就跟同苏菲去了她宿舍,苏菲走在前面,老胡的眼睛就一直盯着她翘臀看,虽没大洋马那么硕大,但尺寸刚刚好,正符合老胡的喜好,随着她走路,颤颤巍巍的抖动,又肥又翘,绷得小热裤紧紧地。 越看,老胡就越有点受不了了,恨不得扑上去在她翘臀上抓两把。第2章 到了苏菲宿舍,打开门,一阵曼妙的香气迎面而来,让老胡陡然有一股心旷神怡的感觉。 “进来吧,大爷,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苏菲倒是很客气。 因为没电,屋子里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老胡提着手电筒走了进来。 “跟大爷还客气啥,瞧你说的。” 说完,老胡探头探脑的将电筒朝着宿舍内照了一遍,屋子里收拾的很整洁,粉色的床单,床上还放着几个卡哇伊的玩具,看不出苏菲内心还是一个小女生呢。 不禁让老胡又多了几丝念想。 电闸在卫生间,老胡检修了一遍,发现是保险丝烧坏了,于是从工具箱里面给她换上。 刚换好,灯一亮,老胡站在凳子上,往下一瞄。 苏菲正好站在老胡的身边,他一眼就瞄到了苏菲睡衣里的春景,她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 这一幕,看的老胡鼻血都要流了下来。 苏菲好似注意到了这一幕,脸刷的涨红,赶紧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气氛有点尴尬。 老胡匆忙从凳子上下来,可一不小心,一只脚着地,可凳子没站稳,他整个人往前一倾。 苏菲本能的想去扶,可老胡冲击力太大,没扶住,整个人倒在了她的怀里。 软绵绵的胸跟老胡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两个人面对面倒在了地上,还好老胡用力撑着地面,才避免受伤。 文学 “没事吧,大爷?” 苏菲有点担心老胡受伤,老胡摇了摇头,说没事,表现的从容不迫。 电闸修好后,老胡跟苏菲从卫生间出来,苏菲还客气的给老胡泡了一杯热茶,两人坐着聊了会儿天。 聊天的时候,老胡的眼神就四处乱瞟,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阳台上挂着几件苏菲的黑丝内内,两根黑色带子,中间就一块很小的布片。 当时他心底就料定,苏菲虽然心思单纯,但骨子里应该蛮开放的…… “大爷,今天可真是谢谢你了。这么晚了,还麻烦你来替我修电闸。”苏菲坐在老胡对面,客气道。 “跟大爷还这么见外,有对象没?”老胡套话。 苏菲摇头,“还没,刚从大学毕业,才应聘到这边当老师,哪有时间处对象啊。” 说完,俏脸微微泛红。 聊了几句,老胡得知苏菲来自农村,家境并不太好,父母身体还不怎么好,经常住院,暂时也没心思去谈恋爱。 老胡一直也没主动要走,苏菲更不好意思送客,穿着睡裙的她一直夹着腿,后面聊天的时候有点酸,就松开了。 这么一松,老胡的火眼金睛立马就瞄上了,直勾勾的盯着里面窥探。 只见她雪白的大美腿微微并拢在一起,但微小的缝隙,还是能隐约瞄到一抹黑色风景。 咕咚! 老胡猛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而这一幕,恰巧被苏菲看在眼里。 羞的她赶紧捂着自己的嘴巴,脖子到耳根子都红了。 老胡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回到值班室,老胡满脑子都是苏菲曼妙劲爆的身材…… 自从午夜修电闸事件发生后,苏菲就鲜少找他了,甚至出校门的时候,也很少跟老胡打招呼。 老胡唉声叹气,寻思着苏菲都不会再理自己了。第3章 这天深夜,老胡正在值班室打盹,苏菲面色苍白,神色恍惚的敲门。 老胡一见是苏菲,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打开门,“小菲,你这是怎么了?有事儿吗?” 苏菲没吭声,低着头,吞吞吐吐,想开口又一直没开口。 老胡一看苏菲的神态,一把将苏菲给拉到了屋子里面,然后把门关上。 “小菲,你有什么话尽管跟大爷说,你相信我,我肯定能帮到你,肯定!” 说这话的时候,他很温柔的拿起苏菲的小手。 苏菲听了老胡的话后,挣扎了好长时间,才开口:“大爷,其实我是想找你借点钱,有点急。我下个月发工资还你。” 老胡一听,想着她人生地不熟,刚大学毕业,来学校任课当老师,能有什么急事呢,便问:“小菲啊,借钱可以,不过你得跟大爷说到底有什么急事,这样大爷也好帮你,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怕你上当哟。” 苏菲想了半天,鼓起勇气说:“其实我借钱是给自己看病,这些天我身体不舒服,今天去市里医院查了一下,医生说我得了一种病,叫乳腺刺疼,需要做手术,大概要一千五百块钱,他说要是治疗不及时的话,有可能会恶化成乳腺癌,我很害怕,也不敢跟父母开口,我爸妈都是农村人,本身有病在身,家里已经没钱了,我才上班没多久,工资还没下来,所以我想找您借,等下个月工资下来,我就还给您好吗?” 老胡一听苏菲的话,脑子一转,自己不是一直都垂诞她娇艳的身子吗?何不趁着这么好的机会把她给骗上手? 想到这,因为他在中医药馆里待过,了解一些药理知识,心底突然有了一番美妙的计划。 他假装很殷切,捏着她粉嫩白皙的小手,“小菲啊,你能告诉我具体是什么病情吗?“ 苏菲一听,支支吾吾的说:“就是这里有肿块……”说完,用手指了下上围。 这话一开口,她脸红的跟苹果一样。 “现在外面医生都黑心得很,没病都能给你诊出病来,你现在有化验单吗?我帮你看看。” 苏菲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从市立医院化验的单子给老胡看,老胡一本正经的端详,其实他压根啥都看不懂,但认真的样子,堪比医学院的教授。 “大爷,你看的懂吗?”苏菲显得有点焦急。 老胡像模像样的说:“你说呢,大爷其实以前还是一个老中医呢。” 说完,他打开抽屉,将一个伪造的中医医师的证明拿了出来,递给苏菲看。 没想到当年行走江湖弄得个假医师证明,今天还能派上用场。 苏菲一看,本来还有点怀疑,但此后也打消了。 “医生诊断有问题吗?”苏菲怯怯的问道。 老胡长叹一口气,“现在医生真是没有良心呐,你以前没处过对象,没有过那种生活吧?” 苏菲俏脸泛红的摇了摇头。 老胡心底一喜,没想到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他继续说:“如果这样,那这种病更不可能得了,一般女孩子胸部有肿块,也是很自然的现象,等结婚到了哺乳期就好了,哪里用得着做手术这么大费周章哟。” 苏菲问:“那意思就是我不用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