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侠女的沉沦:裤袜股绳拘束挣扎呜呜呜 - 信宜金融网 贞洁侠女的沉沦:裤袜股绳拘束挣扎呜呜呜 - 信宜金融网

贞洁侠女的沉沦:裤袜股绳拘束挣扎呜呜呜

【摘要】“哈哈!” 南坪村到处响起了大笑声。 刘旭光着屁股,顾不得村民们异样的目光和哄笑,像一阵风似的跑向村卫生所。 “月儿姐,救命啊!疼……疼死我了。” 顾不上额头的大汗,他...

“哈哈!” 南坪村到处响起了大笑声。 刘旭光着屁股,顾不得村民们异样的目光和哄笑,像一阵风似的跑向村卫生所。 “月儿姐,救命啊!疼……疼死我了。” 顾不上额头的大汗,他急巴巴地大喊,直接冲进了卫生所。 “啊!” 一声尖叫在耳边响起。 接着,刘旭感觉自己天旋地转地,撞在了一片柔软上,唔,好软和啊! 啪! 来不及感叹,就感觉脸上一片火辣辣,抬眼一看,才发现自己倒在了卫生所所长林月的怀里。 从他的角度往上看,那里真的又白又大。 林月涨红着脸,一脸气愤地瞅着他。 “死流氓,还不给我起开?” “啊?对……对不起,月儿姐,我……我那里疼死了。” 刘旭立刻起身,恰好把下面给露了出来。 “你……你干什么?还不快穿上裤子。” 看到刘旭那里,林月的俏脸更红了。 “我也想啊!”刘旭差点要哭出声来,“可,可我这被龙虾的钳子夹住了,哎哟哟,疼啊!” 林月这才看清楚,刘旭裤裆那里吊了一只大龙虾,已经红了一大片,不禁又气又好笑,啐道:“活该,谁让你耍流氓的?” 不过,她的目光又瞅了瞅那里,心里竟然有些想入非非,这么大,要是……那该有多充实啊! “月儿姐,你……你行行好,快帮我把它弄下来吧。” 刘旭哭丧着脸,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快进去躺着,我去拿铁钳子。” 看到刘旭一脸狼狈的样儿,林月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刘旭点了点头,立刻跑到病床上躺好。 没过一会儿,林月走了进来,弯下腰给刘旭解决大龙虾的苦恼。 闻着淡淡的香水味,刘旭不由一愣,这还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林月。 长得真俊! 林月肤白貌美,细腰翘臀,低头往下扫了一眼,今天她穿的是低胸衫,那一片起伏看得是真真切切。 想起刚才撞在那玩意上头,刘旭就忍不住心里一荡。 这林月是村长的外甥女,不过二十五六岁的年纪,又是卫校毕业的,平日哪里有人敢勾她。 对刘旭来说,林月简直就是天上的仙女。 “呼……” 一声脆响,总算是解决了大龙虾的威胁,刘旭不禁暗松了口气,他可还要靠这个宝贝玩意传宗接代的,可千万别弄坏了。 咦? 刘旭不由地奇怪,只见林月握住他的那里,怔怔地发着呆。难道对他有啥想法了? 想到这,刘旭坏笑了一声,故意用力地顶了一下。 “啊!” 林月正想这这么大尺寸究竟是啥滋味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一个趔趄,竟然倒在了刘旭的怀里。 唔! 刘旭顺势抱住了林月,双手下滑,竟摸到了林月那一片柔软之地。 真香,真大,真爽啊! 林月脸颊羞红的嘤咛一声,下身传来的异样触感,这种感觉让她一时半会没办法拒绝刘旭。 室内的暧昧气氛瞬间升温。 刘旭哪看不出来林月是想男人了,嘿嘿笑了一声,竟然一口亲了上去。 “唔!” 林月俏脸唰的通红,觉得小腹一阵火热酥痒…… 她本能地想要推开刘旭,可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都是刘旭下面的资本。第二章 “亲够了吗?还不起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月羞恼地瞪了刘旭一眼。 “月儿姐这么美,我……我想抱一辈子。” “你想得美。” 林月啐了一口,她算的上南坪村的高材生,平时眼高于顶,所以这个年纪一直单身着,哪看得上刘旭? 可是……长夜漫漫,她也厌倦了大黄瓜的冰冷,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刘旭侵犯了她,但她心里竟然充满了期待。 尤其是感受着那种规模,她简直有种肆意放纵一番的冲动。 “你真的想抱?” 林月问道。 “嗯,想抱。” 文学 “那你来吧。” 林月将白大褂给脱了,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刘旭小腹那团邪火顿时直窜脑门,颤着手往上摸去。 淡粉色紧身短袖,一抹黑色若隐若现,雪白的脖颈上挂着一条项链,刚好落在大峡谷中间,看得刘旭恨不得直接扑上去。 刘旭的表情林月看得分明,对自己身材一向骄傲的她,不由自主的抬头挺胸,双手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那种充实的感觉,让她很快就有反应了,俏丽的面容灿若红霞。 “唔!” 林月轻哼了一声,她已经太久没有尝过那种滋味了,但被刘旭粗糙的双手抚过,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就在两人沉迷其中的时候,陈兰兰路过卫生所,听到里面的动静,正觉得奇怪,凑到窗户上看了一眼,差点叫出了声。 “嘶!” 她及时捂住嘴巴的她,贴着墙根站直身体,瞪大了眼睛往里看,没想到这个小蹄子也发浪了,平时在村里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儿,还不是想要男人? 想到这,又看到刘旭那里,不禁有些口干舌燥,眼里竟露出了强烈地渴望。 先不管,看看再说。 这时,屋里刺啦一声,刘旭已经把黑色短裤扯下,那里的芳香和美好让他血脉贲张,果断地压了上去。 两人丝毫没有注意屋外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陈兰兰选了一个角度,看着刘旭那里,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嗯哼哼!” 林月心痒难耐,一把握住了刘旭下面就是一顿抓摇。 只是几下,刘旭就挺不住了,身体一阵颤动。 外面的陈兰兰咬紧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月儿姐,你身上真香。” 趴在林月的身上,刘旭的手一点儿也没老实。 “坏小子,裤子都被你弄脏了!” 林月推开刘旭,脱下粉色的内裤甩给他,哼道:“拿回去洗干净,不然饶不了你!” “月儿姐要怎么惩罚我呢?” 刘旭随手丢在一旁,直勾勾盯着雪白的屁股,人又贴到了她身上。 感受着他的变化,林月心头满是震惊,这小子的资本有这么强? 干脆来一回真的! 林月下意识的抓了过去。第三章 门外的陈兰兰也觉得浑身发热,忍不住把手送了进去。 有过经验的刘旭越发熟练,林月呼吸急促,抓着刘旭的下面就要引导的时候,却猛的一顿,推了刘旭一把。 刘旭正在兴头上,全然不顾,气得林月直接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听没听到?” “听到了,月儿姐这是要我加把劲干啊!” 林月没好气的又拍了一巴掌,说道:“外面有人!” 陈兰兰躲在诊所的墙角满脸通红,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会对着刘旭有了感觉,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月儿姐,怎么办?” 刘旭心情复杂,万一这件事传出去,村长那个老王八肯定会赶他出村。 “小色胚,之前的胆子哪里去了?” 林月迅速穿上被刘旭扯下的裤子,白大褂一套,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 刘旭看得直发愣,这女人太特么熟练了吧! “愣着干嘛,躺下!” 刘旭被她一把推在床上,扯了一条毛巾盖在了他那地方,还顺手把自己内裤揣在了兜里,就这样走出了诊所。 “陈姨,你怎么在这?” 墙角的陈兰兰很快被发现,林月回味着听到的声音,笑容微妙。 “这不饭点了,我在塘边没看到旭子,就寻思来这边瞅瞅。” 陈兰兰的手背在身后迅速擦了擦,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林月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弯起笑容。 眼前这女人不仅是刘旭的小姑,还是个寡妇,村里的闲话早就满天飞,她先前还不信。现在见识了刘旭的资本,加上眼前这一幕,真的是想不相信都难。 “旭子洗澡被龙虾咬了命根子,我给他处理了一下。” 林月解释着,带陈兰兰走进了诊所里。 “小姑!” 看到陈兰兰走进来,刘旭傻眼了,立刻就要起身解释。 还没开口,毛巾先掉了! 刘旭的全貌让陈兰兰大吃一惊,这也太大了!哪个女人能受得了? 林月也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要不是陈兰兰,她今天就把刘旭吃了! 眼珠子一转,她凑到了陈兰兰的面前。 “陈姨别担心,我已经帮他排过毒了,晚上再来一次就没事了。” 陈兰兰想到“排毒”的过程,心脏狂跳几下,荡漾起异样的波澜。 为了避免林月看出破绽,陈兰兰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带着刘旭离开了诊所。 她脑袋里糟糟的,走在前边也不说话。刘旭只当做她在生气,也没多问,眼睛完全被她挺翘的屁股吸引住了。 紧身的长裤更突显出圆挺,随着陈兰兰的步伐左摇右晃。 这要是能抱着来一回,得是什么美妙的滋味? 反正陈兰兰也不是他亲姑,只是他老爹认的干妹妹,丈夫都死了好些年,而且两人年龄相差不多,小时候还经常一起玩,甚至一起洗过澡。 刘旭想得入神,没留意陈兰兰在门口停了下来,径直撞了上去。 两人同时愣住,刘旭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紧致柔软的触感,实在太舒服了,他忍不住向前又挪了一点。 陈兰兰颤抖着叫了一声,身体异常敏感。 她本应该呵斥刘旭放开,但不断传来的刺激感觉,让她舍不得远离。 刘旭心中一喜,更加卖力的顶了上去。 陈兰兰的呼吸逐渐粗重,手抓着门框,才能勉强站稳。 没多久,她情不自禁的抖动起来,满脸红晕。 刘旭也渐渐忘乎所以,手也伸了过去扶住了她的腰肢,顺着向上。 “旭子,别这样!” 陈兰兰突然惊呼一声,都不敢去看刘旭一眼,猛的挣脱了他的手,推开门就冲进厨房,靠在紧闭的门板上剧烈喘息起来。 “小姑,我……” 刘旭也吓了一跳,跟进去想要解释,却慢了一步,被挡在门外。 “饿了吧,我下面给你吃!” 陈兰兰努力平静语气,身体却依旧在微微颤抖。 门口的刘旭撇撇嘴,如果真的是吃下面多好! 过了好一会儿,陈兰兰强压着心头翻滚的浪尖,做了两碗面,准备喊刘旭吃饭。 一出门,视线被哗啦啦的水声吸引过去,紧跟着怎么都移不开眼睛了。 刘旭正好背对着她冲澡,敦实的腱子肉看得一清二楚。 陈兰兰看得口干舌燥,不由得想到刘旭宏伟的资本,涌到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心头痒痒的。 “旭子,小姑帮你擦擦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