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高铁乘务员睡了*用力挺进她的花苞 - 信宜金融网 把高铁乘务员睡了*用力挺进她的花苞 - 信宜金融网

把高铁乘务员睡了*用力挺进她的花苞

【摘要】我叫谢文,是附近三中的老师,妻子叫苏蓝,是医院里的小护士。 这天是我跟妻子的结婚周年庆。 下了班,我早早的回家,买了礼物和玫瑰,又精心炒了一桌子菜。到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妻子还没...

我叫谢文,是附近三中的老师,妻子叫苏蓝,是医院里的小护士。 这天是我跟妻子的结婚周年庆。 下了班,我早早的回家,买了礼物和玫瑰,又精心炒了一桌子菜。到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妻子还没回来,我开始不淡定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妻子习惯了早出晚归。尤其是这一段时间,每晚我想跟她亲热的时候都会说腰酸背痛,用各种理由推脱,总显得很累的样子。 这些我也知道。平时我理解她,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她真有这么忙吗? 妻子才二十多岁,正是似水年华,长得又高挑貌美,浑身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魅力。我跟她都结婚四年了,依旧被她迷得死去活来的,有那么一瞬间我在想,妻子莫非在外面有人了? 我抓起手机给她打电话,打了三通她才接。 电话一接通,那边传来她气喘吁吁的声音,我心头一凉,问道:“你在干嘛?” 她吞了口口水,说道:“老公……我,我现在在健身房,不方便跟你聊天,等会。” “等等!” 我听她这口气是要挂电话,赶紧问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健身房干嘛!” “老公,在健身房还能干嘛,当然是健身……啊!”她突然惊叫一声,而后慌慌张张挂了电话。 怎么回事? 这不正常!大晚上的去健身房,健身房这个点还会营业?而且她刚刚最后那一声惊叫,带着一股骚气,像极了我每次跟她行房事的时候她的叫声,难不成她身边有男人? 我越想心越乱,又给她打了几个电话,结果关机了! 就这样,我一直在焦虑不安中度过。眼看都凌晨了,妻子杳无音信,我只能孤独的坐下来,吃着一桌子冷菜…… 两点多,妻子终于回来了。 我听到她高跟鞋的声音,赶紧下床开门。妻子很吃惊,问我:“你怎么还没睡?”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她显然看到了那一桌子剩菜和玫瑰礼物,面不改色说道:“老公,瞧你,咱都老夫老妻了,还管这么多干嘛?” 我说:“老婆,你到底干嘛去了,为什么每天这么晚才回来?” 她一愣,说道:“那个……同事非要缠着我去健身房。” “这个点去健身房,健身到现在?” 她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当时就没好气说道:“谢文,你什么意思,你怀疑我在撒谎对吧!” “没有。”我说:“你最后叫了一声就关机,你那个时候怎么了吗?” “我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崴脚了?” 崴脚了? 我观察了一下她的脚,她说道:“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好了。” 怎么她说的话总感觉哪儿不对劲儿? 不过我琢磨着她好歹是我老婆,也不好跟她撕破脸皮,就问道:“你电话一直关机,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她这才抱着我的脸,给了我一个亲吻说道:“老公,我不会有事的,你别想多了,我真的就去了一趟健身房。” 好吧。 我相信了她,而后一把将她环腰抱起,朝着床上走去。 苏蓝大惊,问道:“老公,你要干嘛?” 我嘿嘿笑道:“怎么两个好久没亲热过了,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玩点儿激情的怎么样?” 苏蓝赶紧挣脱我的手,说道:“哎呀,我还没洗澡呢,身上脏兮兮的。” 洗澡? 我说:“那正好啊,咱们洗个鸳鸯浴呗?” “不要。”苏蓝拒绝了我,说道:“等我洗白白了再出来,老公你等我一会儿哦。” “好啊。”看她一脸媚色,我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揉捏。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震撼的发现,妻子居然没穿胸罩! 怎么回事,我记得她早上出门的时候穿了的,怎么回来的时候却变成真空了,难不成被别的男人脱了? 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还没等我发火,苏蓝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的脸先是一白,而后平静道:“老公你别想多了,我今天健身的时候一抬手,动作太大,不小心把胸罩扯断了,戴也没法戴,我就把它放包里了。” 她把随身包包打开,胸罩果然在里面。我还是觉得纳闷儿,妻子的胸虽然大,但是也没折腾到胸罩说断就断了的地步吧? 但妻子不承认,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因为她从小接受家庭的教育,传统思想在她的心里根深蒂固,而且和我相恋多年到结婚,一直恪守本分,我不应该怀疑她才对。 想到这一层,我心里好多了。 妻子很快去洗澡了,我帮她整理一下包包,顺便帮她把断了的胸罩扔了。我把它拿到手上,似乎还能感觉到妻子的温度,上面有股诱人的体香,沁人心脾。 我在上面捏了捏,反正是我老婆,我又好色不到哪儿去。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我赫然发现了一个问题,原来妻子的胸罩上面赫然多了一层乳白色、跟鼻涕一样的东西。想必男人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不就是男性的精液分泌物吗,为什么妻子的胸罩上面会有这种东西!第2章 毕竟只是一小块污渍,我也只是本能的认为那是男性的体液,要是误会了她就不好了。到时候她说我疑神疑鬼,还嫌弃我不信任她的话,后果可就严重了。 但我在想,要是这东西真是男人的那玩意儿的话,岂不是说明妻子居然给男人口了? 要知道她跟我结婚多年,我每次要她给我口,她都嫌脏而言辞拒绝。要是她真的和别的男人有那层关系的话,我是无论如何没办法容忍的。 很快,妻子从浴室洗澡出来。 她的胸口一片红肿,还用手在揉捏,好像很疼痛的样子。我就问她:“怎么回事?” 妻子摇摇头,说道:“没事,今天晚上喝粥的时候不小心烫到胸口了,现在还火辣辣的疼。” 文学 喝粥? 大晚上的喝粥确实让人奇怪,但我联想起她胸罩上的白点,心里平衡起来。原来这些是白粥,我还以为是什么呢? 想到这一层,我便没了心理负担。 妻子现在就穿着一身浴袍,里面什么也没有,那一双白嫩的大腿和雪白的肌肤露出来,让人心旷神怡。我邪笑着凑上去,直接将妻子的浴袍扯开,把她光溜溜的抱到床上。 这个时候,妻子也很配合,问道:“老公,我美吗?” “美,太美了。” 妻子像是八爪鱼一样盘在我身上,一双手在我的身上来回游移,妩媚的说道:“老公,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让我好好弥补你好不好?” 我自然同意,两个人很快翻滚到一起,一番云雨。 两个人干柴烈火,妻子用手在我的胸前不住的画圈圈,用妖媚的声音说道:“老公,你最近越来越棒了。” 我说:“咱们都多久没干这事儿了,你又这么迷人,我不棒都不行啊。” 我让妻子帮我用口,她娇羞的说道:“讨厌,老公你怎么这样,那么脏我才不要舔,我要睡觉了。” 看她拒绝,我也就没再多说,两个人抱着睡着了。 第二天,我早早就睡醒起床,看着熟睡的妻子,我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就在这时,她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我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上面是这么写的:“宝贝儿,真是不好意思啊,昨天扯坏的内衣我今晚给你买新的,不过你的嘴可真不赖啊,爽歪歪。” 一时间我目瞪口呆。 怎么搞的,这条根本没有任何备注的陌生号码发来的却是让人诟病的话题,难不成昨天我的怀疑是真的?本着好奇心,我给这个号码发回去一则信息。 “好啊,你想给我买什么内衣?” 我在想着,要是对方真的回了带有暧昧性的话,说明他真的和妻子有一腿!可我左等右等,对方发来一则消息道:“不好意思,发错人了。” 发错人? 我心里一阵纳闷儿。到底是发错人了还是被他发现端倪了?我自然不能跟妻子扯破脸皮,就删了短信,又把这个陌生号码保存到我的通讯录,这才将手机放回去。 在学校里,我心里怪不是滋味儿。 一想起昨天的种种端倪和那莫名其妙的短信,我心里砰砰直跳,总感觉妻子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导致我一整个下午都不在状态。 “谢老师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耳边响起。 我回头一看,是学校新来的实习老师孟瑶。她扎着一只高马尾,穿着白色的衬衫和小西服,胸前一对鼓胀现出刺眼的雪白,极其诱人。 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陈琳的,但没有她清纯。成天丝袜短裙超短裤,打扮得妖媚撩人,跟个夜总会的小姐似的。而且她好像跟学校的领导有关系,整天对我们这些老资本教师呼来喝去的,让人愤懑。 我装作十分淡定的样子说道:“没,等会儿要上课,我在思考备课。” 孟瑶对我莞尔一笑,在我对面的办公桌上坐下。我沉思良久,妻子的事还是不让我放心,我就问道:“孟老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她很热情的看着我。 我正是要开口,就有人进来说道:“孟老师,教务处龚主任叫你,说是找你商量转正的事。” 孟瑶正在实习期,自然对转正的事很上心,赶紧起身说道:“谢老师,我过去一趟。”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不自觉的担忧。早就听说这龚主任人品极差,凭着自己这点儿小权力,对男老师搜刮要钱,女老师则少不了被他威逼利诱到床上去,看来孟瑶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这孟瑶就是一个清新的邻家小妹,一看就是涉世未深、刚刚才毕业的,对上龚主任这种色魔老油条,只有吃亏的份儿。她为人平和,对办公室的人都很热情,我实在不想让这么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 想到这一层,我起身走向教务处。 大老远的,我就听到教务处传来轻微的哼唧声。我心里一颤,赶紧凑到窗前,透过那一丝缝隙朝着里头打量,仅此一眼,我就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原来龚主任正在和孟瑶拉拉扯扯,还让孟瑶坐在他的腿上。他那本来就谢了顶的脸上现出猥琐的笑容,更多一层恶心。 孟瑶也骑虎难下,急得都快哭了。 她似乎受到了威胁,只是紧紧的咬着嘴唇,龚主任那一双油腻腻的大手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游走。他还笑嘻嘻的说道:“孟老师,我说话算数,你只要乖乖的,什么事儿我都给你摆平了!” 说到这里,他笑得更阴,右手还想扒开孟瑶的裙子伸进去,孟瑶连忙捂着裙子,可怜巴巴的说道:“龚主任,别这样,你别这样。” 一听这话,龚主任脸都黑了。 “小孟啊,你这不听话,我这边可就不好办事儿了。” 孟瑶被吓到了,不住的摇头。我实在看不下去,站在门口敲敲门,说道:“龚主任,我这边有一批贫困生项目想和你商量商量。” 屋内的二人瞬间被吓到了,龚主任说道:“小谢你先等着,我手头上有点事儿。” 我听出了他的颤声。 当我看到孟瑶从办公室出来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眶都红了,看了我一眼,从我身边擦身而过。而龚主任似乎相当不爽,对我说道:“小谢啊,以后有事提前报告,你这样很容易打扰我的工作计划。” 我心里不爽,这个秃头能有什么工作计划,不就是搞女人吗,说得那么清高!第3章 我跟他商量了一下关于学生贫困补助之类的话题,然后便从办公室离开。我回来的时候,孟瑶正伏在桌子上哭。 我走到她身边说道:“孟老师,你还好吧?” 她看我一眼,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道:“你跟我说实话,刚刚的事情你是不是都看到了?” 我“嗯”了一下,说道:“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女孩,这个姓龚的没少用转正的事威胁实习老师,我看,你要不换个学校吧?” 孟瑶不住的摇头。 “哪有那么容易,我好不容易才进来,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师?” 从她的叙述里,我知道孟瑶的爷爷很在乎她的工作,他这一辈子就希望家里出一个教师。而且她爷爷现在快不行了,孟瑶就想趁着这个机会尽快转正,也好让爷爷放心离开。 我听得心里百感交集。 孟瑶是一个孝顺的女孩,可她却遇到了龚主任这种色魔,要是继续呆在这里,谁知道他下次会不会继续威胁她?那孟瑶终究逃不掉他的魔爪。 这个时候,孟瑶也哭得差不多了,她问我:“谢老师,你之前想问我什么?” 我就问道:“哦我是想说,你的胸挺大的,平时你大幅度运动会有可能把胸罩扯断吗?” 孟瑶脸色变了。 她怒道:“谢老师,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跟那个龚主任一样,都是色狼!” 我顿时尴尬起来。 确实,孟瑶刚刚才遭到龚主任的猥亵,我又跟她提这方面的东西,她会误会我也是在所难免的。我只好把这两天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事说出来,还说我怀疑她出轨之类的,孟瑶也很惊讶。 “嫂子看着挺贤淑的,怎么会做这种事呢,谢老师你想多了。” 她沉思之后说道:“不过一般内衣带子都很有韧性,通常情况下是不会轻易扯断的。” 听了这番话,我心里越发苦涩。 如果孟瑶说的是真的,那就代表妻子说了谎,我实在难以想象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妻子躺在别人身下供人泄欲的场景。我们结婚三年来,妻子一直贤良淑德,让我饱享天伦之乐,她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很快,孟瑶起身去了洗手间。 我正在做备课笔记,就看到她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屏幕亮了,好像是有人发来了短信。仅仅几秒钟的时间,我看到那张图片赫然是一个女人给男人咬的内容,女人嘴里满是乳白色的液体,暧昧和恶心的场面一览无余。 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孟瑶是个很单纯的女孩,怎么会有人给她发这种东西? 我顺手把她的手机拿过来,仔细一看,给她发信息的赫然是我保存在通讯录的那个号码!当时我就不淡定了,这个号码到底是谁的,为什么给我妻子发那种暧昧内容,现在又给孟瑶发这种恶心的图片。 这还不算什么,关键的是我仔细对照那个女人的脸,虽然只有一张嘴和下巴,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跟我妻子的脸拥有惊人的相似度!而且女人也穿着一身护士服,身材跟我妻子如出一辙! 怎么搞的,难不成这个女人正是我的妻子? 就在这个时候,孟瑶回来了。她看到我盯着她的手机看,红着脸匆忙把手机抢过来,说道:“你在看什么?”等她看到内容,脸更红了。 孟瑶坐下来,尴尬的说道:“这是我男朋友,他平时就喜欢给我发一些恶心的图片,怎么说都不听。” 我的脑袋轰然一下。 是她的男朋友?我脑海里顿时涌现出一个年轻人的脸,孟瑶刚来学校的时候,还和她男朋友请过我和妻子吃饭,难不成她的男朋友勾搭上我妻子了? 我就问她:“这图片里面的女人是你吗?” 孟瑶赶紧摆手:“怎么可能,我不会做这种事。” 我说:“你男朋友给你发这种东西,你不生气?” 孟瑶眼里满是无奈。 “算了,别提他了,他就是个变态,我现在跟他分手了。” 分手了? 她越是这么说,我越是感觉奇怪,便追问她道:“他怎么变态了?” 孟瑶一开始不想解释,架不住我的追问,便红着脸说了。 我一听也浑身一颤。 原来孟瑶的男朋友每次跟她做那事儿都会问她喜不喜欢被好几个男人干,还跟她说他的朋友都喜欢玩换妻的游戏,之后便经常给孟瑶发那些淫乱污秽的图片。 孟瑶一气之下跟他分手,甚至把他的电话号码都删了,可他还是锲而不舍的给她发这些东西, 我想起孟瑶的男朋友叫周程,因为孟瑶刚来的时候分配跟我一起,他便请了我跟妻子吃饭。我记得周程跟我妻子也没什么交流,顶多就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他们之间应该没什么进展才对啊? 越想心越乱,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候。 办公室的老师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就在这个时候,龚主任走了进来,站在我面前,阴险的看着我。 我一蒙,问道:“龚主任,有事吗?” 他咧嘴露出一口黄牙,说道:“小谢啊,我听说你最近跟小孟走得挺近是吧?” 我心头一凉,心说难不成他知道我之前救孟瑶的事儿了? “龚主任,我不懂你是什么意思。” “呵呵,不用跟我装迷糊。”龚主任阴险的说道:“陈琳都跟我说了,你在我办公室外面站了那么久,存心想进来打扰我们对吧?” 陈琳,这个该死的女人! 我心里一阵怒火扬起,恨不得把这个该死的女人暴打一顿。就在这个时候,龚主任说道:“小谢,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我看你这高级教师的职称是不是不想要了?” 不好,他想威胁我! 我心里一咯噔,连忙解释道:“龚主任,这都是误会,我当时也就是……” “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龚主任怒气冲冲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粉末,放到桌上说道:“你要是真有心,明天下班的时候把这个倒在小孟杯子里让她喝下去,晚点我会来接她。” 临走的时候,他还不忘了威胁我:“小谢啊,我希望你这次别耍花样,不然我有很多方法让你混不下去。” 我的天! 眼看着龚主任极其嚣张的离去,我心里怪不是滋味儿。这个老秃驴,看来他现在对孟瑶势在必得了。要是他真的上了孟瑶,那岂不是好白菜让猪拱了?我绝不能让它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