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的全过程细节_出轨粗喘娇吟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的全过程细节_出轨粗喘娇吟 - 信宜金融网

第一次的全过程细节_出轨粗喘娇吟

【摘要】秋风肃杀,大地苍凉,天上的黑云像一只巨大的魔掌,低压压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辰天坐在801路公交车上,脑袋昏沉沉的,心情就好像今天的天气一样烦闷。“叮铃铃……”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辰天漫不经心地...

秋风肃杀,大地苍凉,天上的黑云像一只巨大的魔掌,低压压的让人透不过气来。辰天坐在801路公交车上,脑袋昏沉沉的,心情就好像今天的天气一样烦闷。“叮铃铃……”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辰天漫不经心地看了看,是个陌生电话,等了十几秒对方没挂。想了想,还是接了:“喂,哪位。”对面是个清冷的女声:“辰天,是你吗?”辰天愣了好一阵子:“你是……颜雪琪?”“是。”“找我什么事?”接到颜雪琪的电话,辰天十分的意外,颜雪琪是他初中比较要好的同学,高中上了不同学校之后便渐渐疏远了。虽然大学很巧的在同一间,不过入学近三个月也还没联系,辰天倒是早听到了颜雪琪的消息,短短三个月她便已经是美名远播的校花了,还以为她已经忘了自己这么个人了,实在没想到她会打电话给自己。电话那头的颜雪琪沉默了一下:“听说你沉迷网游梦境之桥,差点被学校劝退?”辰天苦笑一声:“想不到连你都知道了。”辰天所在的武鸿大学的管理是十分宽松的,旷课三分之一什么的实属正常,不是疯狂到一定的地步不可能被劝退。辰天便是最疯狂的那一类,曾经试过一个月不出宿舍门,一天二十小时在游戏世界,走出宿舍甚至分不清现实和虚拟,许多亲朋好友都无法理解曾经成绩优秀积极上进,而且对网游从来不感冒的他为什么会一股脑沉迷于梦境之桥。虽然说梦境之桥是时下最流行的网游,统治网游界半边天,许多人沉迷于此,但像他这么痴迷的实属不多,而且游戏本身有许多防沉迷设计,他不知怎么的就全部都破解了。颜雪琪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我想不知道都难,你现在已经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玩网游玩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个人物了。”辰天无言以对,他不想说自己沉迷梦境之桥的原因,而且在昨晚11点59分,梦境之桥突然彻底崩溃,直到现在没有人可以登入梦境之桥,网游公司更是谢绝一切采访,不作任何回应。因为梦境之桥的奇特性,崩溃了,可能就永远不能修复如初……想到这,辰天心情低到了谷点,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一个带着甜甜的微笑的女孩,心中一暖的同时,也为之一阵刺痛。慕容馨,那个如花仙子一般悄悄走进他生命的女孩,在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间给了他阳光,在他受尽嘲讽是给了他最真诚的微笑,却在他最幸福的时候悄然离开。离开了现实世界,只存在于虚拟网游——梦境之桥。那一年,慕容馨得了不治之症,而“梦境之桥”正在购买七彩之梦,为了医治慕容馨,辰天卖了自己的梦,将赚来的上千万全花在慕容馨的医疗费上,可惜到最后,她还是默默地离开了。辰天之所以沉迷于“梦境之桥”,就是因为梦境之桥中花仙子的原型是慕容馨,是从他的梦境中提取的元素。梦境之桥诞生于2028年,是有史以来真实感最高的网游,身临其境,恍如现实。它最大的成功之处,便是收集了上千万拥有彩色之梦的人的梦境,里面包含千万人的世界观和美丽梦想,构造了上百个梦境大陆组成的宏伟而多彩多样的世界。辰天是为“梦境之桥”提供最多梦境元素的一员,一般上千人的梦境才能组成一个梦境大陆,而他一人的梦境就足够组建一个,他的梦境的庞大和立体感让所有人吃惊。 文学在他的梦境中,自然少不了慕容馨,他梦境中的慕容馨鲜活饱满,灵气动人,折服了所有人,成为了梦境之桥中受人膜拜的花仙子。……辰天深吸一口气,打断自己思绪,道:“你找我不会就是要说这些吧?”颜雪琪道:“你看新闻了吗?昨晚11点59分,全球108个地方天降七彩的‘圣艾尔摩之火’奇观,期中有一处就在我们大学城旁边。”辰天道:“这则消息第一时间成为各大新闻、报纸、论坛、**的头条,全球都在讨论这个问题,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圣艾尔摩之火其实是冠状放电,是古代海员观察到的一种自然现象,经常发生于雷雨中,在如船只桅杆顶端之类的尖状物上,产生如火焰般的蓝白色闪光,由于传统上圣艾尔摩一直是海员的守护圣人,因此早期时当人们在狂暴的雷雨中看到船只桅杆上发生发光的现象时,都归论是守护圣人圣艾尔摩显灵保佑,因而得名。然而,七彩的圣艾尔摩之火现实是不存在的,它只不过是梦境之桥为了美化而虚构的。而如今它确确实实地发生了,108道七彩雷电同一时间从天而降,包括大学城、海豚湾、洛杉矶、巴黎、罗马……更巧的是,它正好发生在梦境之桥崩溃的同一时间。没有哪个天文学家可以用科学来解释这一异象,但他们一致认为,异象发生和梦境之桥崩溃纯属巧合,不存在任何联系。梦境之桥崩溃,只不过是它本身内部系统不完善。然而,辰天觉得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昨晚梦境之桥崩溃前一刻,他还经历了一件更为离奇古怪的事情,古怪到他不敢跟任何人提起,怕被当成是疯子。昨晚11点58分,梦境之桥玩家都在等待七彩圣艾尔摩之火降临,因为那是神级系统“梦战系统”现世的征兆,谁知月光女神突然无故大量屠杀游戏玩家,辰天正好在那刷怪,当月光女神杀到他身前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逃了。最离奇的一幕便在那时候发生,月光女神并没有杀他,而是用一种可以说是复杂的眼神注视了他一眼,然后轻轻推了他一把。他退后一步,马上掉线退回了现实。之后脑袋里会时不时地冒出一个十分好听的女性电子声,让辰天有些懵……颜雪琪接着道:“天降七彩圣艾尔摩之火你知道,但有件事你肯定不知道。”“什么事?”“今天早上,在出现‘七彩圣艾尔摩之火’奇观的地方来了一支上万人的全副武装的军队,而且人数还在增加中。”“上万人的军队?”辰天大吃一惊,虽然说“七彩圣艾尔摩之火”的奇观令人匪夷所思,但就算要保护现场,也用不着上万人的军队吧?这根本不正常。随着科技的发展,军人的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每个军人身上的装备都堪称巨款,一万全副武装的军人,那绝对不是小数目。“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不难猜测出现了异常状况,附近只有我们学校最安全,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快点回学校吧。”颜雪琪说完便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辰天还是觉得颜雪琪有些杞人忧天了,就算出现了什么异常状况,有一万人的军队还不能解决吗?可就在这时,东南方忽然传来一连串的炮轰声,车底连续震动起来,车上所有的乘客都惊讶地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从小到大只在郊区听过炸山的一两声爆炸,何尝听过这么密集而响亮的炮轰,而且还是在市区。联系起颜雪琪的话,辰天心里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如果颜雪琪猜测没错,真的出现了异常状况,那么附近最安全的确实是我们高手如云的武鸿大学,就算没事情发生,回去也没什么损失。”打定好注意,辰天敲了敲旁边睡死的胖子:“胖子,起来。”“胖子”一个人坐满了两人的座位,如一尊弥勒佛一样躺着,打着呼噜流着口水,睡得不亦乐乎,完全忽略了炮轰声和车底的震动。被辰天敲了一下,只是扭了扭屁股,皱了皱眉,然后继续睡。他是辰天现在的舍友,也是初中就认识的朋友——彭明,是个军事狂,对军事装备十分狂热,他这方面天赋确实很高,大一军训的时候,一般人百米射击有七八环就不错了,他枪枪都是十环,而且是连发。其实辰天初一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瘦瘦的家伙,一心想当兵,运动能力极强,一米六五轻松摸篮筐,可谁知初二长到一米七,连篮板都摸不到,因为体重从一百二长到了两百二,之后无论怎么锻炼就是瘦不下来。因此,他失去了成为军人的可能,也失去了与枪械为伍的梦想。见彭明不醒,辰天无奈地笑了笑,贴近彭明耳朵:“胖子,武装部队入城了。”彭明腾地坐了起来,手背在嘴角一抹,非常利索地将口水抹得一干二净,双眼放光,满脸兴奋:“武装部队,哪里?”辰天有些好笑,他这军事狂,果然是到了痴迷的地步,笑道:“我刚听说一支上万人全副武装的军队入城了。”彭明大概这时候才完全清醒过来,已经注意到接连不断的炮轰声:“竟真的有军队入城,居然连炮都开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不我们去看看?”辰天翻了个白眼:“我可不想成为炮灰。”说话间,已经到了站点,辰天硬扯着彭明下了车,要不然以他的好奇心,说不定真的会冲去炮轰第一现场。上了往回的公交,快回到武鸿大学的时候,炮轰声便渐渐停止了,公路上恢复了平时的安静。辰天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可这时,不远处突然发出一声轰隆的巨响,伴随之还有数声高分贝的尖叫。辰天还想着什么事大惊小怪,循声望去,当看到那边的场景时,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第002章怪兽入侵辰天放眼望去,只见左前方距离四十米左右的公路上破裂了一个大洞,一只巨大的火红色怪物爬了出来,它形状和普通的蝎子相差无几,但体积却跟小卡车一样巨大,火红色的外壳在烈日的照射下显得十分的光亮,高高举起的尾巴上的毒针更是散发出骇人的幽光。发出尖叫的是路边散步的两男一女,巨型蝎子就从他们旁边钻出来,他们的胆子都快吓破,双腿都吓软了。蝎子却不给他们反应时间,两只巨大的钳子快如闪电,分别夹住两人,如同夹的是豆腐一样,两人身体立即断成两截,鲜血喷涌而出。另一人终于反应过来,拔腿就逃,可为时已晚,蝎子的尾巴的毒针尾随而至,嗤的一声便将那人洞穿,那人顷刻间全身发黑,口吐白沫而死。啊~~~~路上、公交车上也发出了海豚音一样高分贝的尖叫声,不少人的心脏都快得要跳出口腔了。这一切对于大家来说,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冒出这么巨大的一只蝎子,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火云蝎,是火云蝎!”辰天目瞪口呆,以他对梦境之桥的熟悉程度,一眼就看出那只火红色的怪物跟梦境之桥的低级怪兽火云蝎一模一样。可是按理来讲,这种怪物现实中是没有的。这时,公交车忽然剧烈颠簸了一下,然后往左倾斜,好几个乘客差点摔跟斗。原来司机吓得慌了神,将公交车右边的轮子开上了人行道。辰天大喊了一声:“司机大哥,以最快的速度开去武鸿大学。”司机也反应了过来,将车开回公路,然后踩了全部油门,公交车飞驰而去。几个学生吓得语无伦次,尖叫连连,生怕那只火云蝎追来。现实中的蝎子视力极差,可不代表这些巨蝎也有这种缺陷。可是怕什么来什么,那只火云蝎好像是把公交车当成了猎物,快得像一辆跑车,刷地冲了过来,仅仅十几秒便到了身后。面对公交车这巨大的“猎物”,它显然没有轻敌,直接用致命绝招,嗤的一声,尾巴的毒针好像一支箭一样,从公交车背后的铁板穿了进去。辰天等人只看到一根尾巴突然刺进来,锋利的毒针近在眼前,反射着幽光,接着只见毒针尾部射出一条墨绿色液体,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鼻而来,然后毒针又嗤地缩了回去。大家都不是傻子,急忙捂着鼻子躲开,只有一个男生未能幸免于难,脸上溅了不少毒液,腐烂一大片,惨叫着在地上打滚,其他人想帮忙但却无计可施。胖子彭明满头都是冷汗,往窗外看去,发现四周不少空地上,公路、泥土爆裂,一只又一只的火云蝎钻了出来,拍了拍辰天的肩膀:“辰天,怎么办?”他大概猜到为什么军队入城了,想必就是在对付突然冒出来的怪兽,至于为什么没有向外界透露信息就有点耐人寻味了,不过官方为了不造成社会动乱隐瞒一些实情的事例并不少见,也许他们也并没有意识到事情可能严重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辰天盯着窗外还在紧跟的火云蝎,咽了口口水,火云蝎此刻距离他只有四五米,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它触肢上的听毛、跗节毛,致命威胁居然仅仅隔了一扇透明的窗。辰天忽然灵机一动,道:“这只火云蝎显然把车当成了猎物,以火云蝎的习性,它刚往‘猎物’身上注射了毒液,会等猎物体力消耗之后再上前收拾,免得猎物垂死前发出致命一击,不过不会等太久,它迟早忍耐不住。也就是说,它的猎物是车而不是我们,只要我们从它看不到的位置下车,就有机会逃生。”其他乘客听了辰天的话,想了想都觉得有理,其实他们还无法接受现实,基本大脑都还处在半空白状态。彭明看了看窗外倒飞的场景,后怕地道:“我们跳车?”辰天道:“现在跳不摔死也半残废,所以司机大哥需要放慢速度,这样也可以造成‘猎物’中毒的假象。”彭明恍然大悟:“真有你的。”车上的二十几人商讨了几句,一致同意辰天的看法,这时刚进入了两边都是楼房的路段,是便于隐藏的地方,司机便放慢了车速,火云蝎也跟着放慢速度,不紧不慢地跟着,可能在它看来,‘猎物’快要毒发身亡了吧。所有人候在火云蝎另一边的门口,准备跳车,可见路上血迹斑斑,尸体左一个右一个,不远处的街道上还有两只火云蝎在觅食,跳下车形式也并不乐观,但是眼看一只火云蝎虎视眈眈,随时会将公交车解剖,谁会留在车内等死呢?司机显得特别的焦虑,双手冷汗直冒,几乎抓不稳方向盘,毕竟他要最后一个跳车。“跳。”随着辰天一声令下,大家陆续跳下车,然后统一躺着不动,有的摔伤了也丝毫不敢发出声音,可见火云蝎还是紧跟着公交车沿着笔直的公路远远离去。到三十米外的距离,火云蝎也终于忍耐不住,砰地一声将公交车弄得翻倒,并用钳子将公交车三两下撕得四分五裂。众人看得心惊肉跳,暗暗庆幸跳得明智,如果现在还留在车内,后果可想而知,赶紧爬了起来,冲进了楼房中,一口气爬上了五楼。“怎么我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你们的呢?”“我的也没有。”“我的也是,该死的,大概是基站被这些怪物破坏了吧。”……直到现在,大家才有时间打电话,报警或者打给家人,可谁知拿出手机一看,完全一格信号都没有。大家开始抄家伙,虽然说还是很难接受火云蝎出现在这里的现实,但事实摆在眼前,好几人死在眼前,最重要的已经不是去想这些是怎么发生的,而是先怎么保住性命。可惜,这栋楼只不过是居民住房,除了找到几把菜刀、水果刀、铁棍、防狼棒之外,没有其他什么攻击武器了,倒是找出了不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人。大家都慌张地找武器,只有辰天靠在墙边不动,仔细看可发现他脸色泛白,额头满是汗水。彭明注意到他的异状,担忧道:“辰天你怎么了?”辰天无力地摆了摆手:“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彭明纳闷地挠了挠头:“我去给你倒杯水。”辰天勉强笑了笑,但笑得比哭还难看,他现在是有苦说不出。其实从刚刚第一只火云蝎出现开始,他脑海中便又响起了那个好听的女性电子声:“精神力9,不合格,梦战系统无法融合,系统空间无法开启……”“这不是幻觉,梦战系统竟真的跟着我到了现实。”辰天心头震惊不已。随着火云蝎的靠近,恐惧和求生欲望让辰天心跳加速,精神力高度集中,脑海中电子声便发生了改变:“精神力提升中,、、……”直到他冲进楼房:“精神力10,合格,系统开始融合。”那一刻,辰天只觉大脑如遭电击,滋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唯一剩下的感觉便是痛,剧痛!好像千万只马蜂在啫自己的脑袋一样,痛不欲生。第003章梦战系统“梦战系统融合%,%……”辰天头疼欲裂,承受着梦战系统缓慢的融合。网游发展到今日,储物戒早已被淘汰,在网游中每个玩家都有一个随身系统,系统有储物空间,还有储物戒所没有的许多小功能,比如兑换、地图、答疑等。随身系统的优劣对一个玩家的升级、装备、技能都有很大影响,是一个玩家最愿意花钱的隐形装备,也是网游公司为了坑钱花了最多心思的地方。越高级的系统,功能越强大。“系统融合%,精神力加1,主人的精神力提升为10,完成第一次融合,获得三个一级奖励。”过了十几分钟,辰天脑子的疼痛总算消失了,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不过他却没感觉有剧痛过后的疲惫,反而觉得神清气爽,精力充沛,脑子说不出的清醒,这就是精神力加1的成果了。“三个一级奖励,是什么呢?”辰天意念一动,视线突然进入了一个异空间,空间正方体,只有1立方米左右,这个大小实在出乎辰天的预料,不过再想到系统只融合了%,随即释然。空间内放着三样物品:第一样是装备——火云靴,敏捷加2,力量加1。第二样也是装备——猎鹰弓,配套二十支猎鹰箭,精准加2。第三样是药品——蓬莱圣果,属于新手礼包,清除身体杂质和毒素,改善根骨和天赋,从而可以感悟天地元气,正式成为梦境之桥中人。看着这系统空间中的三样物品,辰天还有种分不清现实与虚拟的感觉,他沉迷梦境之桥也够疯狂的了,但还没到现实中出现这种幻觉的地步。尝试着将精神力集中在火云靴上,像网游中那般拿取物品。突然,灵魂深处传来一道巨大的吸力,只觉眼前一暗,精力一下子耗费大半,疲惫得头晕脑胀、昏昏欲睡。“没想到这梦战系统拿取装备居然这么耗费精神力。”辰天一阵无奈,低头看去,火云靴已经出现在自己手中,强压下睡意,脱了自己布鞋,换上了火云靴。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发现还挺合脚的,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造型太酷了,有点惹眼。“辰天,我们快躲起来,有只火云蝎正想要爬上来。”彭明匆匆跑了过来,显得有些惊慌失措,手上端着一杯本要给辰天喝的水被溢出了大半。他大概根本就忘记自己手里端着一杯水,走到辰天身前伸手便要拉辰天去躲藏,一杯水就这么毫不客气地往辰天泼去。看着这杯水泼过来,辰天条件反射地想要躲闪,可突然感觉从脚上的火云靴涌上一股暖流,散发到全身,就仿佛一具行尸走肉突然注入了灵魂一般。然后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在他的视线下,好像世界都缓慢了下来。倒过来的水很慢,降落的轨迹纤毫毕现。几乎下意识的,他一把抓过空中的杯子,然后迎着水流,将空中的水流一滴不剩地装回了杯子。彭明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呆若木鸡,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啊,辰天什么时候有这种能耐了?辰天也是十分震惊,敏捷加2在网游中不值一提,没想到现实中效果这么明显,这或许是因为梦境之桥设定的新手就比普通人强。没时间深究,跟胖子和其他人一起躲进了小房间内。虽然反应灵敏了许多,但他还是不敢就这么去挑战火云蝎,被它的毒针刺一下不知道有没有命活。不久,外面响起一阵沙沙的声响,然后是玻璃破裂的乒乓声,再接着是哗啦啦的物品摔落声以及撞击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脏都快跳到嗓门。火云蝎可不像现实中的蝎子那般缺乏搜寻、跟踪、追捕活体目标的能力,它们搜寻能力可不一般,视觉、听觉、嗅觉都不弱。其中最强的便是听觉,触肢上的听毛、跗节毛和缝感觉器都能极其精细地察觉到周围的动静,之前要不是有公交车这一“大猎物”作为诱饵,他们很难逃生。房门响起了轻轻的敲击声和摩擦声,辰天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只巨大蝎子在房门外试探的场景。一秒、两秒、三秒……这时,不知是哪个女生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个哭声一起,一下子把所有人的心跳都吓得慢了一拍。几乎同一时间,房门砰的一声破裂而开,一只带着钳子的触肢穿门而过,然后钳子夹住门板一扯,整个门板飞了出去,门外出现了一只巨大火红的蝎子。火云蝎尝试钻进房间,却发现身体太巨大,于是侧过扁平的身躯,倒给它硬是挤着进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辰天心跳极具加速,一把抢过身旁两人手上颤抖着的一把菜刀和一把水果刀,然后急奔向火云蝎。他这一动,当真是矫健得像一头饿狼。“好快!”这是在场所有人的第一反应,就算是刚刚见识过辰天接水反应的彭明也不例外,据他所知,只有那些修炼古武的天才才有这种速度。趁火云蝎还卡在门口,辰天已经欺近了火云蝎前方半米内,左手将水果刀刺向火云蝎的头部,速度并不快。面对危险,火云蝎的动作奇快,左右钳子一闪便稳稳地钳住了辰天的水果刀,几乎直接把水果刀钳断。辰天心下一喜,现实中火云蝎的习惯果然和网游中一模一样。他左手往后一拉,嗜血兽便钳得更紧,于是右手菜刀闪电般砍向火云蝎的头部。火云蝎的钳子微微一松,似乎犹豫了一下到底该不该放弃已经钳住的水果刀,但就是这一犹豫,让它失去了唯一的时机,菜刀毫不留情的砍在它头部。全力一刀下去,辰天便感觉到了火云靴力量加1的效果,从小到大都没试过这么有力量感,感觉好像这一刀下去,就算是铁块也能斩断。“锵”的一声,刀锋砍在火云蝎外壳,就好像砍在铁皮上,火花四溅,居然仅仅砍下了一厘米左右的深度。“该死,居然这么硬。”面对生命的威胁,火云蝎爆发出了最强的力量,嗦地挤进了房间,钳子夹住水果刀依然不放,尾巴一弯,毒针眨眼间到了辰天身前。如果在没有火云靴的前提下,这种速度辰天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在火云靴敏捷加2帮助下,他才能捕捉到那毒针的轨迹。不过,感觉还是太快了!身体猛地右倾,毒针和尾巴擦肩而过,右手菜刀狠狠地砍向火云蝎钳子,这下火云蝎终于松开水果刀抵挡。辰天仿佛早料到如此,菜刀干脆脱手斩了下去,双腿一蹬,在一个绝无仅有的角度穿过火云蝎的钳子,借助前冲的速度,水果刀直直地插在刚刚菜刀砍的伤痕上。嗤的一声,水果刀齐根没入,钻进了它脑部。火云蝎如同疯了一样,身体快速地转着圈,尾巴毒针疯狂地四处乱刺,巨大的身体乱窜起来房间内没有容身之处,一片混乱,好几人被它的尾巴刺穿,或者被毒液溅到身上。疯狂起来的火云蝎,辰天也丝毫没有办法,只能退到彭明身前,保护他的安全,其他人根本顾及不上了,就是保护一人也要提起十二分精神,而且只能抵挡,不能躲避,因为他不可能连带胖子那220斤的身体躲开。房间内哭喊声、惨叫声、绝望的求救声一片,鲜红的血液和墨绿色的毒液洒满一地……过了足足三十秒,漫长的三十秒之后,火云蝎终于停止了暴躁的举动,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辰天还是不敢大意,先扔了几样东西过去,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