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和闰蜜被流浪汉小说:被冷王爷按着打pp - 信宜金融网 校花和闰蜜被流浪汉小说:被冷王爷按着打pp - 信宜金融网

校花和闰蜜被流浪汉小说:被冷王爷按着打pp

【摘要】在人心最势利的三水村,从小失去父母的我过的最穷,也最为卑微,但即便再多人轻蔑我,嘲讽我,我心里依然不觉得多大的委屈。全因为这几年有邻家小妹甘露陪着我,鼓励我学好了爷爷留下的泥人像手艺活,虽然不至于...

在人心最势利的三水村,从小失去父母的我过的最穷,也最为卑微,但即便再多人轻蔑我,嘲讽我,我心里依然不觉得多大的委屈。全因为这几年有邻家小妹甘露陪着我,鼓励我学好了爷爷留下的泥人像手艺活,虽然不至于迅速致富,但维持温饱生活没问题。更何况,看我很有前途,对她很好,本是市上专科校花的露露,不久之前更意外答应我,一旦条件成熟,就会嫁给我当我媳妇。这事一传开,不但让她同学老师吃惊,连村上从前看不起我的人都觉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而一直矮穷挫的我,第一次为此生出强大的自信,同时也暗暗下了决心,这辈子必须对她好,而且只能对她一个人好。为此,哪怕这两天村上最有钱有势煤老板给儿子操办婚礼,别人都一窝蜂去瞧那大城市来的漂亮人妻,唯独我一人蹲在家门口。一点不羡慕,一点不嫉妒。更没有那些村民的二比样子。“你有你的省城漂亮姑娘,我有我温馨人心的邻家小妹,不差这点跟风看人妻的劲头,我也可以过的滋滋润润。”望着那些跟风去煤老板家看绝色儿媳妇的村民,我心里自我宽慰说道。虽然自己心底深处同样有不少的涟漪。毕竟其实,曾经一面之缘见过那人妻美女的我,也不是完全的石头男,更不可能对她的美色无动于衷。别的不说,起码当时她第一次出现我们村里,我和其他单身狗青年一样,流了一地的哈喇子,也硬了一整晚的某部位。那种清新脱俗、时尚靓丽的气质,完虐村上镇上那些庸脂俗粉的本地“美女”,甚至毫不夸张地超过甘露这个校花好多倍。只不过我想着露露对我的倾心,不愿辜负她对我的期待,尽管夜夜春梦梦到这人妻美女,还是强行忍住了冲动。但不骗自己来说,即便现在距离煤老板家好几里路,但远望那边热闹场景,听到村上司仪高喊礼仪和那些村民各种惊叹声,心里却也情不自禁地生出许多的幻想。这些幻想自然都是和那个大城市美女、如今的人妻相关。“一朵玫瑰花浪费在一坨牛屎上,可惜了,大家都知道煤老板儿子是个银样镴枪头,要是换做是我,咳咳!该死,居然又乱想,滚回去干活做事,攒钱买房子再说!”强迫之下,虽然我也很想去看个究竟,看这个大城市美女最后一眼,但最终,想着甘露的期盼,硬是扭头往家里走去。这一转身,还没回屋冷静定神,却先撞到一个娇呼的女人,不正不巧和她身前那一对高耸入云的双峰撞了一起。那弹性令我瞬间暗吞了一口口水,手上的温软感觉持续良久。 文学但在我看清来人的时候,却被惊吓得差点叫出声,完全没想到是她来了。被我撞得人不是别人,居然正是本来应该在那边参加婚礼酒席,然后被煤老板牛屎般儿子浪费成守活寡人妻的大城市美女!她怎么来了这里?面对这春梦次数远超过露露的人妻美女,我不争气地忐忑不安,紧张不堪起来。对面的人妻美女反而比我大胆多了,不等我反应过来,大方得吓人地撕开自己婚礼旗袍一角,露出白嫩诱人的香肩,并朝我身上靠过来。“小哥,帮帮小忙,快点要了我!”什么情况?这到底什么情况啊?我是做梦吧?见人妻居然梦幻地和我这样说话,虽然感受着她全身的香味,令我飘飘欲仙,但骨子里的差距感最终让我浑身一紧,下意识推开她,警惕地看着。“你干什么?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过来想害我?我可不是那种随便上当的男人。”说话同时,我本能地往她身后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其他人,外边路上也没人追过来,显然不像是闹新娘,心里顿时更加诧异了。那人妻美女却是妩媚一笑,凑近我耳旁简单解释了一下子。“我是被抢来的,你懂了吧?只要你给我破身,你们村的煤老板自然就放弃我。你是这里最善良最勇敢的男人,你愿意帮我演戏的吧?事后,我还可以给你一百万酬劳!”“一百万?真的一百万吗?”前一秒还十分正经的我,听到事后有百万酬劳,而且只是演戏不是来真的,顿时心动。这不是说我看钱眼开,而是因为,之前和甘露的约定,别的都齐全,唯一差的就是一大笔钱,一大笔在大城市买房买车,提供我们幸福小生活基础的钱。而现在,这人妻竟然主动投怀送抱,还送了这么好的条件,我自然心中大为激动。但出于对这些有钱人的本能怀疑,并没有一口答应。“你果然是个聪明的人。好,为了表示诚意,先给你一万块当做定金如何?”见我如此警惕,人妻美女倒也大方有诚意,话一说完,又脱了另一肩头旗袍,并从中掏出一叠红人头递给我。接过钱,我还没开始数一下,大门木栅栏外却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简单哥,开门我找你有事!”听到这甜甜的女孩声,我顿时全身一颤,脸色惨白,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我许诺过的邻家小妹甘露!“是你的小情人?呵呵呵,去吧,我可以等你回来慢慢聊。”见我脸色惨白,显然吓尿了,人妻美女体贴知趣地笑了笑,主动到了楼上避嫌。见此,我第一次对她有了不一样的看法,心说,也不是所有有钱人、所有大城市的人都是那么虚伪坑人的,起码她做的很仗义。回神过来,再听到外面甘露声音,生怕她着急进来的我,赶紧小跑了出去。虽然刚才和人妻美女什么都没做过,但面对露露还是心虚不已。幸好,她找我也没什么大事,除了问我最近手艺做的怎么样,另外的,就是说起她很快毕业,之前说好的房子车子以及大城市的户口,恐怕得尽快筹备了。“简单哥,我知道你苦,你难,但是我为了你父母都不要,老师同学都不理,你可不能辜负我的真心哪!”“露露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很快就有一大笔收入,你等着我。别哭啊!我送你上路。”见她哭得梨花带雨,令人心碎,我心情百般复杂,但也最终确定,这百万的酬劳必须全力争取到位。唯一让我心中异样的是,当我回到屋子,再度和人妻美女谈事的时候,忍不住对比了一下,惊异发现,之前一度被我视为女神校花的甘露,反而不如她坚强独立有个性了。一个只是普通地不管别人看法,但最终还是一切都要我买单。另一个,单人被抢来当儿媳妇,面对煤老板这样的强势人物,不卑不亢,聪慧地找我来帮忙。似乎还真的天差地别?!“该死!我居然怀疑起露露来?简单啊简单,她就算真的比这人妻美女柔弱一点,缺乏独立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为了她,卖自己都要豁出去的!暗暗怒骂自己之后,我好容易压制了刚才那点念头。接下来,和人妻美女商量好了,除了这一万定金之外,每次成功演戏,激怒煤老板的话,还会增加三万到十万不等的钱转给我。这对她来说小意思,毕竟钱比自由可贵多了。但对我来说,除了最稳妥的保证,也是打算用来一点点让甘露安心的最好方法。“基本要求你都记住了吧?你手艺活超棒,人品也很好,我就信你。不然,换了别人,只怕早就……”人妻美女居然给了我极大信任,还是第一个全面夸我的人。我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在露露面前都没有红过脸,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反而一脸害羞,仿佛回到十二三岁的少年时期。更好像很小时候,第一次被一个丰满少妇满抱在怀的那种满足感。该死!这应该是露露给我,不该她给我的。这事太不正常了!暗暗掐了自己一下,回神过来的我继续说道:“这样,你先回去参加婚礼,回头我和露露说好了,然后才能正式开始。”“回去参加婚礼?你迷糊了吧?哦对了,刚才我还忘了说一件事。因为之前不确定你是否帮我,我过来的时候,顺便将煤老板那个糟糕儿子给切了!”人妻美女嘴上说的轻松,还笑嘻嘻地直接占了我的床铺,但这话听得我整个人都呆了。光是演戏还没什么,毕竟没有真的闹出大事。但现在,万一被煤老板知道这事,十有八九都会误会,觉得是我怂恿她切了他儿子的那一根,我不得被打死啊?“简单哥,来啊,他电话来了,我们现在就演戏。成功的话,今天你就有额外三万收入了!对了,我叫黄欣,初次合作请多多指教。”在我发呆惊恐的时候,床上已然脱去所有旗袍的她,朝我勾了勾手。我瞧得心痒的同时却又迟疑,该不该现在就去演戏找死?第二章初哥难耐摆在我面前的,是这辈子最大难题,比之前接受甘露对我的好,都还要难百倍。上前,固然可以得到额外三万以及后续几十万的酬劳,但如今,煤老板已经知道儿子被切的情况之下,我这一出现手机镜头,简直和找死没有任何区别。但后退,小命可以保留,但是要赚到百万巨款,替甘露买房买车,弄下大城市户口,给她提供发展的环境,以我目前的能力,起码十年二十年之后。一时间,平时自以为可以慢慢来的我,第一次有种强烈的焦灼感。而拿着手机开了视频的黄欣,却已经有些不太满意,招呼了一下,对我说道。“简单哥,快来嘛,人家等你老半天了。再不来,黄花菜都凉了,让人家多失望啊!”“好,我来了。宝,宝贝……让我亲亲你,摸摸你。”我嘴上放开了,但真的到了床边,才发现自己伸出去,当着手机镜头摸黄欣大腿的手,却是颤抖无比,显然骨子里还是很多的畏惧和害怕。这么一来,看到我和她视频的煤老板,果然在手机另一头冷冷一笑:“黄欣,别胡闹了,这人头都看不清楚,你为了气公公我,至于找个女人来演戏吗?”“女人?我可不是女人!煤老板,我是,我是三水村的人。”受到煤老板这一激将,本来胆小的我,忽地生出百倍勇气。在煤老板的惊愕和黄欣异样目光之下,我主动凑到手机镜头前。这还不算,一手代替黄欣拿住手机,另一手,却是咬牙朝她的更隐秘的地方摸上去。刚才是脚跟而已。但现在,为了证明给煤老板看,也为了完成之前和黄欣的合约,我硬是脑袋充血,右手翻过她脚踝,直指小腿。那白皙滑腻的小腿,比脚丫子更性感,诱人之极。换了从前,连女孩子脱衣服都没见过的我,要么害羞得赶紧走人,要么眼睛不敢睁开,不敢去看。但此时,我不但看了,而且故意在镜头前一点点表演,甚至,在看到煤老板一脸怒色的时候,冷冷一笑,直接手指头越过膝盖,朝着黄欣更深处而去。那里可是所有女人最隐私的部位!饶是我刚才勇气很多,此时,喉头也忍不住当着面吞了口水。身体某部位也急速膨大硬挺起来。“够了!你小子简直找死!”煤老板这回真的发飙,黄欣手机显示,那边他甩了手机,还在不断地怒吼。而身边的黄欣,也被我的大胆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半米:“可以了。简单,你的演技真好。咳咳!”被她这一咳嗽,刚才半是莽夫之勇、半是受诱惑的我,也犹如当头一棒,醒来后,大感尴尬地跳下床躲的远远的。见此,黄欣却是扑哧一笑,笑得犹如百花开放,花枝乱颤。“你真单纯,刚刚我还以为你是老手,没想到你居然……没事啊,说好了是合作演戏而已。再说了,摸个大腿算什么。你要有心追我,将来进步一些的话,我还可以陪你……”“别说了,别说。我出去冷静一下。还有,三万块,你说好了的!”我一边伸出手,向她要了一张支票,一边心里七上八下,总觉得对不起甘露。在黄欣还笑得乐不开支的时候,我心里却是一片惨淡,出门淋了小半会的小雨,最终,才算面前浇灭了刚才的激动。再回来时,天色已经不早。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了。“上床吧。白天演戏很好,煤老板应该已经准备放弃我,不过,还不能大意。明天之后,继续表现,我给你加油!”黄欣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床上一半空地。本来我是不打算晚上也陪她演戏的,但看她的样子显然不同意,而且,她怎么说都是金主,我只能硬着头皮躺了上去。但为了确保晚上不再有白天那种对不起甘露的事,我特意找来毛笔,从中划了一条黑线,当做我们之间的间隔。“姐姐我这么漂亮,你觉得这一条线挡得住你自己?嘿嘿。”黄欣捂嘴偷笑,那样子更是好看,连着破烂的土房子似乎都增加不少光辉。但我不想自己在被引诱,因此,强行扭头不敢看她,背对着哼哼两声:“一定可以的。只要你别乱,乱来。我对你只有同情和合作的意思,其他方面,你别想多了!”“噗!有点意思,我从前都是被别人想多,被别人追,还是第一次在你这里,让你叫我别想多了?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少年。”黄欣笑得更加肆无忌惮。连带着本来就饱满丰硕的双峰,在我背后蹭来蹭去,令人心神荡漾,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但我强行不理会,一味想着赶紧入睡。却不想,见我不搭理她,黄欣又来调戏我,而且这回却是拿甘露当理由。“说好了演戏全套的,我准备录像明天给他看呢。简单,简单哥,别睡了,来,咱们应该按照正常的男女那样,你抱着我,我抱着你的。你若不来,我就将这事告诉你小情人!”“你无耻!我,我,我没见过你这种女孩子。哼,抱就抱,谁怕谁!”被黄欣这一威胁,向来自诩感情专一的我,也只得遵从她的意思。可想而知,距离远的时候都会被吸引。而如今,距离最近地方不到一公分,哪怕我们都睡着了,但黄欣身上那种诱惑的香水味,一身完美的曲线身材,时时刻刻都在挠心挠肺。最后,终于受不了的我,半夜里大口喘气起来。“我出去走走,家里太闷了!”丢出一个自己都觉得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等黄欣再找机会针对我,我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下床,出去乘凉了。而身后屋子内,传来的是黄欣一如既往的大方爽朗笑声。“小帅哥,初哥不可怕,忍耐最可怕。你要是忍不住,姐姐可以帮你的。大家都是朋友,都是成年人,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屋外蹲着看月亮的我,听到这话,白天对她稍微有点的好感,立时荡然无存。虽然心知她肯定是开玩笑,不会真的和我这种低层次的人来往。但是,一提起这种暧昧无边的事,心底深处对甘露的愧疚,时刻折磨着我,也让我对她恢复之前的反感。城里人果然都很开放,开放得不要脸!心内如此一想,我纠结的心情,终于好过了一些。再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看她真的熟睡这才又转身回去。照例还是一人一半的床。并且以黑线为界限。但是,早起的我却完全不能相信,这次越界的不是她,而是我。“我,居然梦中去摸了她?这怎么可能?我心里一直只有露露的,该死,该死啊!”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双手一手摸着她的双峰边缘,一手差点拍到翘臀,身体更紧贴得差点真的是夫妻那种姿势,惊吓之下,跳下床,去了厨房真想提刀剁手。幸好这时候,酷派直板机铃声响起。是露露!大喜之下,我先暂时原谅自己的好色,几步冲出去,接了电话。“简单哥,你起床没有啊?昨天我和你说的事,你到底用心准备没有啊?”“露露,你别担心,我手头上已经有一万现金三万支票了。等着啊,我马上过去给你。我从来都不会让你失望的。”甘露的声音从来对我来说都是一道圣旨。听到她语气中带了不满和焦虑,我想都不想,丢开现在所有事情,将昨天“辛苦”赚来的一万现金和三万支票带上,跑出门去。与此同时,跟着清醒过来的黄欣却一脸诧异,说了一句。“你小情人不是校花,家里条件不错吗?真的如传说中那样天天跟你要钱?简单哥,你可得小心……”“这些事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和露露之间,我乐意。至于你的事,我答应了,一定帮到底。等我半小时,我很快回来。”不高兴地甩了一句过去,也不管黄欣如何不爽,但我觉得自己维护和露露的感情,心里很有成就感。接着,满头大汗送了现金和支票过去。从前这样也是非常高兴乐意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等我回来时,心情并不是那么愉快,反而脑子里时刻晃着刚才不经意看到的一幕。“之前给露露刚买的OPPO旗舰版怎么说摔坏就摔坏?她哪来的钱买的苹果6S?算了,也许我想多了,是她奖学金。”排开杂念之后,我回了家里这边。正好这时候黄欣也准备妥当。简要说明了今天任务,是我们一起去煤老板家,当面让他难堪之后,这就朝着几里之外的煤老板别墅走去。在路上,黄欣低头系鞋带,让我帮她拿手机。接过她手机的我,忽地想起之前甘露说的买户口的事,虽然不想明问她,但自己借机搜索了一下,得到的结果却让我心中一震。“怪了,连省城都不需要先买户口再买房,露露说的那个政策似乎根本没有啊?”微微吃惊的我,没空理清其中真相,又被黄欣叫上。想着很快就要再次大胆作死换钱,心情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第三章假戏变成了真做“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不会是和小情人闹别扭,或者,发现我之前劝你的都是正确的吧?呵呵呵,简单哥,咱们走着,演戏去。”见我原地发呆,黄欣扯了一下我的手。被打断思路的我,惊醒过来,也没力气回应她。随便应了一声,这就硬着头皮,和黄欣一起继续朝煤老板家的别墅而去,随着距离越近,心里那种震颤感越来越强。老实说,昨晚上毕竟是隔了手机屏幕,胆子容易凝聚一些。但事后想想后怕得要死。煤老板不但是最有钱最有势的人,而且,多年的传说,他简直杀人不眨眼,活活一个三水村和本镇的第一魔王。而现在,我更是要主动上门,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管他么的,为了一百万,为了露露,为了老子将来的幸福生活,拼了。大白天的,他不至于光天化日之下就杀人吧?”心里如此安慰自己,我的胆气稍微恢复了一两成。而同时,在快进入煤老板家里之前,也想起了这辈子唯一做过的一次有勇气的事。那还是刚和甘露在一起的时候。因为我穷,因为我家庭普通,也因为从小只是学泥人像手艺活,初中毕业之后就没读书,所以那些情敌竟然约好一天,一起来针对我。换了其他时候,身体消瘦的我,万万不敢和这么多人对阵。要么当场认输投降,大不了挨一顿揍。要么转身跑路,能跑多远算多远,但怎么的都不会想到以一人之力,拼死反击的。唯独那次,因为心爱的甘露也在场,我没有这么做反而转身杀入人群。却没想战果意外地喜人。论身体强壮不如他们。论人数多少也不如这些人。但是,要说起耐揍这方面特长,从小摸爬滚打各种泥人像必须土壤材料,又经过上百次挨揍经验的我,却是远远超过他们。也因此,一番苦战不敌,但死死咬牙抗住的我,迎来最后的反击机会。在那些人都觉得我可能快死的时候,当场爆发反杀。最后,十多个情敌等人,硬生生被我打伤打哭大半,剩下几个,更是吓得落荒而逃。而一旁过路围观的那些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自此以后,我身上除了“简单哥”“泥人简”“文盲简”之外,多了一个“疯狂简”的外号。也许,现在也是时候拿出那种疯狂劲。毕竟,这次要做的事情,可比打几个十几岁的少年难多了,当着公公的面和人妻暧昧,这可是不下于大闹天宫的事情啊!“到了,咱们进去吧。”十来分钟之后,黄欣再次说话,打断了我的回忆。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赫然发现,这煤老板家的确气派,虽然不是传说中那样皇宫一般,但是,起码比我家那个土房子好了百倍不止。也因为黄欣身份,虽然门口的两个打手对我出现有些惊疑,但也不敢多问,知趣地让我们进去了。看来,煤老板将这件事自己一个人知道,其他人都没说,不然……我心里暗暗猜着,一路走进去,发现煤老板家的人除了表现出对黄欣的尊敬,对我的蔑视和诧异之外,倒也没有别的情绪在里面。顿时心下了然也轻松了不少。而最后,我和黄欣走进煤老板的书房,随着房门打开,一道伟岸身躯出现,刚才还稍微轻松的我一下子呼吸都停止了。“陈老板,我,我们来,来了……”我的声音小的估计连蚊子都听不到。见那人没有反应,我再次低声重复了一句,但音量更小,估计得靠蝙蝠的超声波才听得到。对面那伟岸身影的男人古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头皮发麻,见他始终不出声,不说好话,心里暗想,难不成这人非要我现场表演,给他抓到实质性证据再弄死我?就在我这样乱想的时候,走前一步的黄欣开口了。“陈老板又出去了?这位是我的朋友,简单哥。今晚上我们都要住下来,你去好好安排吧!”听了这话,对面男人竟然毫无反对,立即出门去忙了。只是经过身边时狠狠瞪了我一眼。被被人瞪多了的我,对此毫无感觉,但也是同一时间,终于明白这人并不是煤老板陈大贵,看样子,应该只是个助手或者管家之类的。但另一方面,也对他如此尊敬听从黄欣的话生出第一次的惊异。“黄欣虽然是陈大贵的儿媳妇,但之前不是说枪来的吗?怎么会,怎么会上下人都对她这么尊重,简直就像是这里的女主人一般?”猜不透其中因果的我,干脆不去理会。心想反正只要完成任务,就有百万巨款,而且,这次只是演戏,如果真的闹到要我死的时候,大不了说出真相。相信,我好歹也是村里的人,曾经一次陈大贵还找我爷爷帮他做泥人像,这份人情之下,应该不至于非得杀我吧?怀着这样的考虑,我安心地进入安排好的一个房间.本想着先好好享受一下煤老板家里带空调的大床,却不想,半夜里出去撒尿时偶然听到的争吵声,却让之前的猜想都颠覆。也因为这次不经意地偷听,让我以为简单之极的演戏任务,一下子变得复杂,并且,在几番挣扎之后,最终彻底改变我这辈子的命运。谁能想到,当年一个破烂泥人像手艺活的传人,此后,竟然成为一次次大事件的主导者,并且进而改天换地,走出全新的道路?最起码,当时还不到二十岁的我,一点不知道这次偷听的重大意义和未来影响。大半夜时分,本来清爽的空调突然停电没了,加上正是酷热的三伏天,被热醒的我只得赶紧起来,出去找厕所。因为对陈老板家里一点不熟悉,找了半小时都没发现厕所在哪。最后,尿急的我,也不管现在跑到那个角落,看着不远处一个小树林,几步跑了过去,脱了裤子就开始小解起来。方便舒服之后,正要起身回去,却赫然发现阴影的林子里,竟然出现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似乎争吵着什么。男的是谁不知道。女的,光看背影,我就看出正是昨天找我合作演戏的黄欣。但二人不是关系不好,弄得要我来介入的吗?怎么会大半夜过来这里,偷偷摸摸,难道是……“该不会真的是公公和媳妇?太重口味了吧?”正当我这样乱猜测的时候,林子里二人声音越吵越大,但附近没有人出来管,好似被陈老板提前打过招呼的。也因此,让我清晰无比偷听到人妻美女演戏的背后真相。却是让我完全不敢相信的那一种!原来,陈大贵和黄欣二人,之所以没有因为后者切了前者儿子那一根而闹掰,甚至大打出手,并不是因为陈大贵怕出丑,相反,是因为黄欣才是他真正的女儿!按照他们争吵的说法,多年前,陈家和黄家在医院抱孩子抱错了,直到这次婚礼之前,陈家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并且打算想法子调换回来。但正常手段的话,黄家对黄欣十分疼爱,根本舍不得。于是,狠辣果断的煤老板陈大贵,干脆在一年之前开始,花钱,出力让假儿子接近黄欣,哪怕还是没有产生感情,但以强硬手段将她弄了过来。等到婚礼前晚上,才说出真相,试图说服黄欣认同自己的做法。却不料,早已认同自己是黄家人的黄欣不但不答应这事,而且,为了反抗生父陈大贵的算计,干脆昨天中午闹新娘的时候,设计切了陈大贵假儿子的那一根。黄欣的想法自然是借此要挟陈大贵,要他作罢这次婚事。但没想到,陈大贵老江湖一个,居然单人进去直接打晕假儿子,并且将这件事一个人独力掩饰下去,对外只说黄欣另有想法,婚期暂时推迟了。而今晚上的二人,正是为了这件事又一次的争吵。“欣欣,我是你爸爸,我只是为了你好而已。你为什么就听不懂我的苦衷,非要和那个简单,那个穷小子演戏气我呢?难道,你以为这么个小子的演技,能够吓住我?”“好,吓不住你对吧?行,陈老板,陈大贵,既然你觉得我们演技不够,不足以让你放弃之前疯狂想法。那好,今晚上,我就再给你现场演绎一次。”听到二人居然直接互相开骂,心知不好的我,赶紧提了裤子准备回去。但一声来自黄欣的大喝却惊吓了我。“简单哥!过来,陈老板不信我们真的在一起,那我们现在给他演绎一次。你可别想逃,之前答应我的,还有我告诉过你,不履行诺言的下场还记得吧?”怒喝的同时,本以为并没有看到我的她,居然直接走过来,将藏在灌木丛之后的我提了过去。接着,在我和陈大贵都猝不及防之下,行事大胆的黄欣,居然直接扒拉我的裤子,将我推倒,并且强行坐在那一根硬挺上面。她回头冷傲看着已经脸色大变的陈大贵:“现在这演技,够当影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