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把大腿张让男人桶-雪白少妇被迫献身 - 信宜金融网 女人把大腿张让男人桶-雪白少妇被迫献身 - 信宜金融网

女人把大腿张让男人桶-雪白少妇被迫献身

【摘要】夜总会服务员 我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眼看室友都找到实习工作了,我也急了,那天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有人发广告,说是做服务员,月薪5千,详情私聊。 我心想什么服务员能有这么高的工资?顺手...

夜总会服务员 我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眼看室友都找到实习工作了,我也急了,那天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有人发广告,说是做服务员,月薪5千,详情私聊。 我心想什么服务员能有这么高的工资?顺手就点开那人的头像,是一张穿着ròu色丝袜和护士服的全身自拍照。 那火辣的身材和御姐的脸蛋看得我心yǎng,随手就加她好友,然后点开她的朋友圈,发现她的动态清一色都是各种xìng感自拍,有她自己的,也有和各个闺密一起拍的。 我看得心yǎngyǎng,于是私聊她关于工作的事,经过了解才知道她说的服务员,其实就是夜总会的k少,说白了就是去夜总会端茶送酒的。 “干不干,小弟弟?通过面试后,姐姐可以陪你睡一次。”在我犹豫的时候,她给我回了信息。 紧接着,她给我发了一张摸臀部的自拍照,照片里娇媚的眼神看得我直喘粗气。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工资那么高,还有美女诱惑,我只是怕对方是骗子。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直接发给我一个地址和电话,让我到了公司附近打电话。 我犹豫了好几天,还是决定去试试,于是打车到了地址附近拨通电话,和那家夜总会的负责人联系上了。 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她让我在原地等等,然后问过我的穿着打扮就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高跟鞋,身着黑色紧身职业装的高挑女人走到我面前,问我是不是来面试的。 我身高1米8,不算矮,但是站在她面前却和她差不多高,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腿吸引着我的目光。 我吞咽着口水,点头说是的,然后她就把我带进一个酒店的包间。 “小梅有没有跟你说面试的首要标准?”她上下打量我,红唇轻启。 文学 “没有啊。”我愣了,她口中的小梅应该就是跟我微信联系的xìng感女人,可是小梅没有跟我说职位的面试要求。 “你下面大不大?”那女的戴着黑色镜框的眼睛,轻咬着嘴唇问我下面大不大。 “下面?哪里?” 我和她面对面坐着,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张桌子,能闻到她的体香。 “就是你传宗接代的地方。”她脱下高跟鞋,用穿着黑丝的脚从桌下伸到我裆部,踩了一下。 “啊。”我失声叫了起来,浑身像是有电流肆虐。 “我是来面试服务员的,跟那里的尺寸有什么关系?” “这是我们场子的规定,我检查过了,这关你算是过了。” 说到这里,她的眼睛在我裆部停留了片刻,抚媚地tiǎn了tiǎn嘴唇。 “咯噔。” 我看着她吐着大红色口红的嘴唇,目光下移到她高耸的前胸,不断吞咽口水。 紧身的职场装把她的前胸勾勒出迷人的曲线,饱满的前胸随时都会从黑色的胸衣里挣脱出来。 “我叫王雨晴,是你的面试官,现在正式开始面试。首先你的上班时间是晚上5点到凌晨5点,12个小时夜班,全年无休,明白吗?” 为了得到这份工作,哪怕是12个小时没有假期的夜班,我也忍了。 于是我对她点头说明白了。 “我们场子有两个门,一个大门,一个小门,你上班的时候从小门进来,下班的时候从大门出去,搞错顺序,后果自负。” 说完这两个注意事项,她又告诉我,不管包间里传出什么声音,只要我没有听到传唤,就不允许进包间。 我听说过夜总会的规矩很多,毕竟那里都是有钱人的销金窟,所以听到王雨晴说的要求也都点头答应了。 “接下来是面试的第一关。” 说着,王雨晴站了起来,走到我身后,轻轻地按着我的肩膀。 “第一关是什么?”我没敢回头看她,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 一想到她穿着的黑丝和包臀裙,我就感到浑身燥~热。 “既然要来我们场子上班,最基本的就是驾驭女人的能力要够强。” 她走到包间房门处,把房门从里面锁上。 “还有这种规定?”我回头看着王雨晴,偷瞄她的臀部,被黑色包臀裙包裹住的臀部显得十分圆润挺翘。 包臀裙很短,她弯腰锁门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她两腿之间的黑色透明三角裤。 不知不觉间,我的下面就撑起了一顶帐篷,那根东西感觉要bàozhà了。 “接下来我会对你进行考核,做的时间超过半小时才能过关。”她转过身,踩着高跟鞋慢慢向我走来。 “这,这要怎么考核?”我紧张得浑身颤抖,下面更加澎湃了。 “你说呢?”她走到我面前,伸出舌头tiǎn我的耳朵。 “难道你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吗?为什么这么兴奋?你的下面那么大,应该会有很多女人抢着要tiǎn吧。” 说话间,她抓着我的手伸到自己的包臀裙里。 说来也奇怪,一般女人的那里都是热乎乎的,但是她的部位却带着一股冰凉,但却更加刺激,更让我感到兴奋。 我参加过很多工作的面试,可是这样的面试方法,我还是头一回见识,当时就懵了。 “前戏不算时间哦,从你跟我欢愉的时候才开始计时。” 王雨晴解开紧身衣的扣子,把胸衣拉下,露出了傲人的雪白,不由分说,一把按着我的头扎了进去。 我是个男人,当时就克制不住了,急促地喘气,真想一辈子都躺在这柔软的地方。。 “撕拉。” 我一把将她按在面试长桌上,撕掉她臀部的黑色丝袜。 “讨厌,前戏还没完呢,真是猴急。”她娇嗔一句,半撩半推地想推开我的手。 我早就忍不住了,哪管得了那么多,扒下她的里裤,抚摸着她水蛇般的细腰,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就提qiāng上阵。 “啊。”她趴在桌子上,浑身抽搐着发出叫声。 我咬牙用力,使劲撞击她的臀部,把桌子都晃动得“吱嘎”作响。 王雨晴根本说不出话来,趴在那忘我地喘息着,刺激的感觉让她yù仙yù死。 说来也奇怪,我那方面的能力很强,在女人这上面从没吃过亏,可在面试官手上却三番屡次快坚持不住,刚上阵就差点缴械投降,幸亏被我憋住了。 而且她的声音很好听,听得我情绪激动,只想一直和她在一起。 “啊,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紧紧地抱着她的臀部疯狂撞击,腰部发酥奉献了精华。 面试官王雨晴趴在桌子上几分钟才有力气站起来,她的眼镜在我们啪啪的过程中被甩飞。 我四肢无力地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问自己有没有通过考核。 “33分钟,恭喜你,从现在开始就是我们夜总会的正式员工了,今天傍晚5点,准时过来上班。” 她换上裙子,扣好紧身衣上的扣子,板着脸对我说道。 “就一个考核啊?好吧,那我的工资呢?”我问她。 “底薪1500,提成看你自己,福利是夜总会里所有的小妹,你都可以上,前提是她们得自愿。” 说完,她也不问我愿不愿意就离开了包间。 我想想底薪虽然少,但是客人会给小费,最主要的是福利待遇好啊,只要我撩妹技术好,整个场子的小姐都可以让我上啊。 现在才早上11点半,距离上班还有点时间,我困得不行,在包间迷迷糊糊睡着了。 当我睁开眼睛后,我感觉眼前发黑,浑身无力,尤其是腰背酸得都直不起来。 我挣扎着爬起来洗了把脸,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得跟鬼一样,舌头伸出来看看都没有半点血色。 “只是做了一次,半小时而已,我不至于这么虚吧?” 我晃晃脑袋,喝了杯热水,稍稍好点,准备休息会就去夜总会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