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鸭子把我伺候得很爽*女人高潮流的感觉口述 - 信宜金融网 男鸭子把我伺候得很爽*女人高潮流的感觉口述 - 信宜金融网

男鸭子把我伺候得很爽*女人高潮流的感觉口述

【摘要】问十乡卫生院,基层最差劲的一个卫生院,各科室共用的一个输液大厅之中,响起了男女悲痛欲绝的哭声。 “嘭。”的一声,输液大厅的门被推开,一男一女两人,并肩走了进来,男的是年过古稀的退休老医生钟...

问十乡卫生院,基层最差劲的一个卫生院,各科室共用的一个输液大厅之中,响起了男女悲痛欲绝的哭声。 “嘭。”的一声,输液大厅的门被推开,一男一女两人,并肩走了进来,男的是年过古稀的退休老医生钟坤堂,女的是漂亮性感的院长林美娜,乌黑的短发,修长的身材,配上一袭白大衣,十足的制服诱惑。 大厅中除了哭成一团的家属之外,就是站在床前的医生陈万民和护士王艳芳,床上躺着一个深昏迷的老头。 林美娜开口道:“钟老,这个病人身份特殊,是卫生局郭局长亲自交代下来的,市里面的急救车马上就到。” 钟坤堂走到床边,接过林美娜递来的听诊器,仔细检查了病人的心跳,呼吸,甚至查看了老人的瞳孔,脉搏。 钟坤堂皱着眉头道:“病人呼吸,心跳平稳,瞳孔反射也正常,脉搏亦没有什么病象,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林美娜虽然是这个小医院的院长,可也是正规院校毕业的,听到钟坤堂这么说,连忙道:“钟老,您看会不会是心因性疾病呢?” “不像,即使心因性疾病,脉象也不应该正常,或许是过阴了。” “啊,钟老还相信有过阴这回事?” “嘭。”输液大厅的门再次被推开。 一名帅气的男生,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白大衣,搞笑般的闯进大厅之中,一脸焦急道:“急诊病人呢?” 文学 林美娜眉头一皱,心想市里面的急救科该不会派了这么一个医生吧? “你是谁呀?” “我叫肖天,是问十乡卫生院的一名医生,听外面护士说,这里有一个急诊病人,我就过来看看,现在怎么样?” 说话的当头,肖天将目光看向那张躺着老人的床。 “问十乡卫生院的医生?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肖天看到老人昏迷的样子,快步走向床边,站在林美娜和钟坤堂之间,伸出右手,快速熟练的将三根手指搭在老人的寸口之上。 如同钟坤堂一样,眉头先是一皱,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道:“老人今天是不是生气了?” 正在哭泣的一名家属,听到肖天的话,连忙道:“对,今天老爷子很生气,就是生气之后才突然犯病的。” “怎么不早点说,如今病人情况很不好,恐怕再耽搁十分钟,病人就真的没有救了。” 病人家属看看肖天,又看看林美娜道:“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和林医生说过了。” 肖天的右手这才从老人寸口移开,起身看着林美娜道:“既然病人这么说了,你就应该想到是癔病的可能,怎么能够长期耽搁呢?哦,对了,刚才你问我你是谁来着?你是谁呀?” “我是问十乡卫生院的院长,可是我很好奇,你又是谁?” 肖天盯着林美娜看了很久,开口道:“我今天是第一天来医院上班,还没有找院长报道,院长,你真漂亮,我先救人了。” 林美娜当众被肖天这么一说,双颊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再注意肖天的时候,只见肖天右手拈着一根银针,快速的刺入老人的头顶百汇穴。 见到老人没有反应之后,肖天再次取出一支银针,迅速的刺入老人的人中穴。 “呼……谁扎我?” 躺在床上的老头,一口浊气呼出,猛的坐了起来,开口就大怒着质问行凶者。 肖天看着坐起来的老头,毫不客气道:“这里是阴曹地府,你鬼吼个什么?你不是自己想死么?还怕扎你一针呀。” 说话的当口,肖天快速的将老人百汇和人中两穴的银针起下,丝毫不理会老头那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转身看着林美娜道:“林院长,今天我第一天来咱们问十乡卫生院上班,还请允许我冒昧一下,今晚一起吃个饭吧?” 林美娜和其他人一样,正在震惊于老人就这么被肖天给救了过来的时候,突然被扭头盯着自己的肖天开口请客,心里怦怦直跳,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或是回答肖天的话,呆滞的站在原地。 钟坤堂却开口道:“年轻人,你学的中医么?刚才我也把过这位老人的脉象,好像很正常的样子,不知道……” 肖天不等老头将话说完,打断道:“老头,把脉就像下象棋一样,同样的局面到了不同的人手里,得到的结果也是不同的,而且这个并不一定是倚老卖老就会高人一筹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