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楼梯上一走一深做h|乞丐趴在雪白肉体耸动 - 信宜金融网 在楼梯上一走一深做h|乞丐趴在雪白肉体耸动 - 信宜金融网

在楼梯上一走一深做h|乞丐趴在雪白肉体耸动

【摘要】阴河 我们村位于中国的极北之地,村里有一条大河,水深而黑,被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终年照不进来阳光。 从古至今死在这河里的人不计其数,谁也不知道这条河流的源头在哪,却有传言说它的水...

阴河 我们村位于中国的极北之地,村里有一条大河,水深而黑,被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终年照不进来阳光。 从古至今死在这河里的人不计其数,谁也不知道这条河流的源头在哪,却有传言说它的水最终会汇入阴曹地府,凡是有人落入水里就会被水鬼索命,尸体永远也捞不上来…… 不过这百年来出了一个例外,十三年前,我失足落入了河里却活了下来,因为那时年纪小,我记不清楚到底当时是怎么被救的,又是被谁救的? 但我记得从那天起,村里的人便对我避而远之,视我为灾星,一个落脚的道士还说我是这条阴河里归来的亡魂,会克己、克人尤其是身边的人。 很快这句话就应验了,没隔多久我爷和我爹便死于非命,他们的尸体漂浮在阴河上,头和身体分了家,死状诡异骇人,最后都没被打捞上来。 村里人都认为是我克死了我爷和我爹,到最后就连我亲娘也离我而去,改嫁到别的村,亲戚也不再和我来往,只有奶奶对我不离不弃,她始终相信我爷爷和我爹的死不是我的错。 这十三年来,如果不是奶奶一直保护着我,我绝不可能平安长大。我本以为日后能挣大钱孝敬她老人家,可怎料就在今天早上,奶奶突然离世了…… 咱们村的习俗是把尸体装进棺材里水葬,丢在那条阴河中,祈祷死者顺水飘到阴间,早日转世投胎。 晚上,葬礼结束之后,我沿着河边正往家走,突然听见扑通一声,似乎有个人掉进了河里。我急忙跑过去一看,落入水里的人是村里的二丫,我没多想顺手捡起了一根树枝递了过去让她抓住。 二丫抓住了树枝,我使劲往回拽着,可拽了半天却发现她的身体还是纹丝不动,像是被河里的什么东西钩住了? 我仔细瞅了瞅,这才发现在二丫背后的水中隐隐约约浮出了半张黑乎乎的人脸,他的一只黑手正紧紧的抓着二丫裤腰! 我吓得一激灵,下意识的就松开了手里的树枝,树枝掉落的瞬间,二丫头就像是被卷入了漩涡,一下子就被黑手拖进了河底。 我呆呆的坐在地上,满脑子都是那张诡异的人脸和二丫最后一刻那绝望又充满怨恨的眼神。 文学 我立刻报了警,但由于我们村地处偏僻的山沟里,所以第二天清早警方才赶到,而沿着河边一直找到晚上也没寻见二丫的尸体,最后没办法就只好先暂时收队了。 做完了笔录后,我回到了家里,刚一进家门,却发现有五个人在屋里堵着我,这些人我都认识,村长、二丫的父母、村里的地痞强子还有神婆老李太太。 我还没等说完,这几个人就七尺咔嚓的把我捆在了椅子上,村长绷着个脸对我说:“天赐啊,说实话二丫是不是你杀的?” “什么?老根叔这话从何说起啊,我当时正救着二丫,可突然水里头出现了半张人脸,把她拖进了水里。”我连忙辩解着。 “可是强子却说他那天晚上看到你想要侵犯二丫,二丫反抗不过,就跳河自杀了。” 我瞪了一眼强子,当时就急了,“老根叔,你别听他血口喷人,强子是什么人您心里不清楚吗,去年是我举报了他偷东西,如今他这是反过头来诬陷我报复我!” “刘天赐这种事情我能瞎说吗,难道不是你松开了树枝让二丫淹死的?我就在后面的树林里看的一清二楚,我可没看见什么半张鬼脸。”强子冷笑着说。 我正要反驳,可老李太太忽然说:“天赐啊,你就认了吧,我刚才招过魂了,二丫的鬼魂都对我说了,就是你害死了她,还克死了你的奶奶。” “不……不是我。”我正要解释,可二丫的父母却轻信了神婆的话,情绪激动的扑了上来对我拳打脚踢,认定了我是害死二丫的凶手。 “强子,把天赐扔进棺材里,然后……”村长说着对强子使了个眼色,强子会意的点了点头,把我扛了起来。 我挣扎着怒吼道:“你们要做什么?我就算有嫌疑也是应该警察来处理,你们放开我!” “天赐啊,你不要怪我,自从你出生之后,死在这河里的人就越来越多,如今是没人敢投资在咱们村办厂,村子里的人口越来越少,眼瞅着我这村长也要被上面撤了。”村长狡黠的在我耳边轻声说。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二丫的事只是一个为了除掉我的借口和由头。我心如死灰不再反抗,暗自诅咒着这些人,诅咒着主谋村长、栽赃我的强子、串通一气的神婆,还有二丫那是非不分的爹妈。 咣当一声,强子粗暴的把我扔进了一口黑棺中,棺材里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油漆味,熏得我头晕脑胀。 我在棺材中看着这五张脸冷冷一笑,咬牙切齿的说:“你们等着,这一次我真的会变成阴河的亡魂来找你们,记得睡觉前锁好门关好窗。” “哼,我强子会备好一桌酒菜迎接你。”强子冷哼了一声,还往我身上吐了口痰,我气愤不已破口大骂着,但棺材盖一扣棺钉钉死,我的眼前就变得一片漆黑。 棺材一晃一晃,不久我听到了流水声,紧接着棺材扑通一声落在水面,我就像是躺在一艘小木船中在水面上飘荡,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水流声和鬼叫一样的风声。 偶尔还会发出咣当的沉闷响声,像是撞击在了石头上,更像是什么人在拍打着棺材板一样。 我被吓的浑身汗毛直立,想用手捂住耳朵却怎奈四肢被绑。 过了一会,诡异的声音渐渐消失了,我的心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我刚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忽然河面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歌声…… 我浑身打了个寒颤,依稀听清了几句歌词,鲜血一样的河水……断颈的小花腐烂的幽香……我的葬礼远去的爱人…… 这歌声听起来无比的哀怨和悲伤,让人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一句句的浅唱低吟让我渐渐迷失了心性无法自拔。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随着诡异的歌声消失,我也终于清醒了过来,可就在这时在我的头顶发出了吱呀吱呀刺耳的响声,细长的棺钉竟然一颗接一颗的被拔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