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白天也要吃奶*高级会所里的娇妻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白天也要吃奶*高级会所里的娇妻 - 信宜金融网

男朋友白天也要吃奶*高级会所里的娇妻

【摘要】新娘 我所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很贫穷很落后的偏远山区。我们村自古就有一个习俗,新娘洞房花烛夜不能见红,否则会给丈夫带来血光之灾。因此,新娘出嫁前必须先由别人帮破瓜,俗称开光。 但并不是...

新娘 我所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很贫穷很落后的偏远山区。我们村自古就有一个习俗,新娘洞房花烛夜不能见红,否则会给丈夫带来血光之灾。因此,新娘出嫁前必须先由别人帮破瓜,俗称开光。 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给新娘开光的,村中只能选出一个合适的人专门给新娘开光,这个人被称为开光师。 但历代以来,每个开光师的寿命都不会很长,因为给新娘开光多了,就会霉气缠身,通常只活了四十来岁就会因为各种无法预测的意外死去。因此,几乎没有人愿意做开光师。 愿意做开光师的,都是那种穷困潦倒,无法自力更生的人,别无选择的情况,才会做这个职业。因为做了开光师,村中每家每户都集资供养他,为的就是让他以后也能给自己的媳妇开光。而且每次给新娘开光,都能得到新娘的一个红包。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七岁就成了孤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村中那个开光师得了一种怪病,突然死了。 村中不能一日无开光师,各大族老都找上了我,让我继承开光师这个职业。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该轮到我报答父老乡亲的时候了。 我很不想做,但如果我不做,就会被逐出村庄,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最后不得不答应该下来。反正像我这样的穷人,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不如有生之年,为村里做一些贡献,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文学 而且,就算我不做开光师,村里的姑娘也不可能会有人嫁给我的,与其做一辈子光棍,还不如做个开光师,也能尝尝女人的滋味。 在村中的大祠堂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之后,我正式成为了开光师。 在我正式成为开光师的第七天,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来了。 村中最大户的陈姓人家有人要结婚了。新郎叫陈继文,而新娘是我们村中公认的三朵村花之一的林清清。 林清清比我大两岁,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她从小也很凶,老是欺负我,非常讨厌我,因为我没有父母,就跟乞丐儿差不多。 有一次因为我偷了她家菜地里的一根黄瓜吃,不幸被她发现了,被她逮个正着。我被她按在菜地里,暴揍了一顿,揍得鼻青目肿,嘴巴都流血了。最过分的是,她居然扒下了我的裤子,非常狠毒地用那根黄瓜往我屁股里弄…… 说来都泪,那一次直接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从那以后,我都很怕她,每次看到她,我都会跑,都不敢多看了她一眼。每次遇到她,我都避而远之。 但偏偏天意弄人,没想到我成为开光师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她破瓜开光! 特么的这就尴尬了! 说真的,我到现在都有些怕她。虽然长大后的她出落得水灵灵的,像一个温柔的淑女,但是小时候她留给我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 不过,接到这个任务,我心中还是有些狂喜的,老天开眼啊,老子终于可以报当年的一插之仇了!当年她用黄瓜打我,今日我要把当年的面子找回来! 在她和陈继文洞房花烛夜的前一天,她被媒婆送到了我家,让我来给她破瓜。 那晚她是穿着新娘装来到我家的,这是风俗规定。她本来就长得漂亮,再加上穿上了新娘装,并且化了妆,就更加娇艳动人了。 媒婆将林清清送到我家之后,交待了一下注意事宜,就走了。 媒婆一走,破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林清清了。 第一次给别人的新娘开光,而且是这么漂亮,这么令我畏惧的女人,我感到压力山大,因为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啊! 看着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娇艳动人的林清清,我心口怦怦直跳,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那个,清清姐,你今晚好漂亮啊!”为了给自己压惊,我只好先跟林清清聊聊天,放松放松紧张的心情。 “张小北,你的床怎么这么脏啊!”林清清看了看我的床,不禁皱起了鼻子。 我的名字就叫张小北。在这时候,她依然很强势,第一句就揭我的短。 “因为我穷啊,有张床睡就已经很不错了。”我面红耳赤地说道。 “真是没想到啊,你会成为我们村的开光师,真是便宜你了。”林清清说道。 “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我说道。 “你说,我们村这个风俗是不是太过迷信啊,其实我一点也不想来找你。”林清清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这个风俗是自古以来就在我们村留传下来的,你别忘了,早几年那个读多了点书,有些文化的李青山,就是因为不相信这个风俗,不肯让他的新娘李玉莲给那个开光师破瓜,结果在他结婚当晚就暴死在床上,现在李玉莲都变成寡妇好多年了。”我担心林清清会重蹈覆辙,所以不得不提醒她。 这件事村人皆知,林清清当然也知道。自从这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再以身犯险,拿自己性命来开玩笑了。 林清清听了我的话之后,估计也是不想一结婚就成寡妇了,红着脸说道:“那就赶紧开始吧,早点办完让我早点离开你这个狗窝,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最紧张,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既然成为了开光师,这一关我迟早都是要经历的。而林清清既然要嫁人,也是必须要经过这一关的。 “好……好的。你先把……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因为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 “嗯。”林清清应了一声,然后她的脸瞬间红透了,低着头解自己的衣扣。 不得不说,林清清害羞的样子真的非常迷人,我一下子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 林清清解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由此可以判断,她肯定也是非常紧张。毕竟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服。 当林清清将她的衣服一件件除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口舌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那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修长笔直的双腿,前凸后翘,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般。 我心想,要是我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估计我天天都是不愿下床了。 当林清清将最后一道屏障解除下来时,我的鼻血再也无法自控地流了下来……第2章 很失败 “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林清清看到了我流鼻血,很惊讶地问道。 我尴尬极了,急忙找个借口掩饰自己的窘迫:“我今晚吃得太补了,可能上火了,所以就流鼻血了。” “屁,像你这种人也能吃得太补,骗鬼去吧。”林清清不屑地说道。 我就更加尴尬了,扯了两节纸巾将鼻血擦干,然后说道:“别说这些了,你快躺在床上吧。” 面对如此美丽动人的林清清,我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清清也知道自己今晚必须要经过这一关,所以就依言躺在了我的床上,轻轻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我。 我也开始紧张地脱自己的衣服。 脱完了衣服之后,我就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爬上了床。 林清清感觉到我来了,她的身体都在颤抖,将腿夹得很紧。我看得出来,她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害怕。 没想到以前对我这么凶的一个女人,现在在我面前终于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了。 “清清姐,你放松一点啊,你把腿夹得这么紧,我咋整啊?”我一点经验也没有,一时间竟无从下手。 “你爱咋整就咋整,要是把我弄痛了,我要你好看!”林清清不但没有将腿放开,还狠狠地警告了我。 “……”我满头黑线,尼妹啊,第一次做这种事,哪有不痛的啊! 听到林清清这样的警告,我就更加不知怎么下手了。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做完了让我走人。”林清清又羞又怒地说道。 “哦……那我来了……”我说完,就鼓起勇气,开始了行动。 林清清的身体很香,那是一种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闻到这么好闻的香气,我的热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因为师出有名,我的胆子越来越大,瞬间和她打在一起。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直奔主题!”林清清可能是受不了我的磨蹭了,只想早点完事走人了。 我不敢再磨蹭了,只好服从命令,奔入主题。 不过,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而且林清清一点也不配合。因此导致我做得很失败。 “嗯……”即使是门前谢恩,林清清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等了一会儿,林清清张开了双眼,问道:“这样就完事了?” “是的。”我窘迫到了极点。 “赶紧拿纸巾来给我擦干净!”林清清命令道。 我不敢违抗她,只好拿过纸巾帮她擦拭。 擦完之后,林清清夺过我手中的纸巾看了一下,没发现有血,然后坐起来又看了一下床单,依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那一片落红,便问道:“怎么没有见红啊?” “我刚才好像还没有成功给你破瓜。”我无比尴尬地说道。 “你怎么搞的啊,搞了这么久都没有成功。”林清清责怪道。 “我第一次做开光师,没有经验啊!等下我们再重新来一次吧!”我解释道。 “你的床一股子馊味,太难受了,我不想跟你再弄了,刚才搞过一次应该算破过瓜的了,我要走了。”林清清说完,就下床将她的衣服穿了起来。 我一向都怕林清清,见到她不让我重新再来一次,我也不敢强求她,只能对她说道:“你不让我搞,但我有言在先,如果你丈夫出了什么事,可不要怪我啊!” “呸呸呸!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不许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林清清恼怒地说道。 我顿时不敢再乱说什么了。 接着,林清清又补充了一句:“你小小年纪就做开光师,要死也是你死,你就等死吧你!” 我大汗。 林清清穿好衣服,甩下一个红包,就直接走了。 林清清走了之后,我打开她的红包,里面是两百块钱,出手也算大方。 我觉得这个职业其实也挺好的,不但可以睡女人,还有红包拿。虽然会折寿,但至少也活得精彩。如果一辈子都没睡过女人,活一百岁又有何用? 我躺在床上,闻着林清清残留在床上的香气,回味着刚才的情形,热血又沸腾了起来。 但现在已经人去床空,我只能独自叹息,唉,刚才太窝囊了,怎么就没搞进去啊!当年的一怼之仇,还是没能报啊! 想起自己刚才没能彻底完成任务,林清清就走了,我真的很担心她的丈夫会出事。如果真出了事,我也难逃罪责。 但是林清清不让搞,我也没办法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这一夜,我闻着林清清残留的香味,睡得很甜。 第二天是林清清和陈继文大婚的日子,大摆宴席,非常风光。大户人家办喜事,就是不一样。 我作为给林清清破瓜的开光师,当然也有份去喝喜酒,而且是不用封红包的那种。说白了,就是可以免费去吃一顿,而且他们还要敬我如上宾,和贵宾坐在一起吃饭。 晚上宴席开始的时候,和我一桌吃饭的还有我的表姐楚雪湘。 我的表姐楚雪湘也是三大村花之一,她跟林清清同年,而且她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林清清结婚,她当然也会到场祝贺。 虽然楚雪湘是我表姐,但是她也跟林清清一样,从小就看不起我。我父母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姨妈曾经将我接到她家里住,可是我表姐非常讨厌我,动不动就对发脾气,甚至打我。 我受不了这种气,就离开了姨妈家,宁愿做乞丐,也不想被她欺负。 现在我跟楚雪湘同一桌吃饭,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像仇人一般。 这时,媒婆王婶说道:“小北啊,下个月你表姐也要嫁人了,到时候你还得给你表姐开光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顿时如听到晴天霹雳,手中的筷子都掉了下来。尼玛啊,敢不敢不要这么捉弄人啊! 给表姐开光,卧槽,给我一百个胆,我都不敢啊! 我连想,都不敢想象那画面! “王婶,你先别说这些,说不定这个人都活不到下个月呢!”楚雪湘红着脸说道。她的话跟林清清一样毒,真是天生一对好闺蜜啊! “湘湘,这大喜的日子,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王婶急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