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难受好想有人吃我奶头|解开皮带自己坐上来 - 信宜金融网 好难受好想有人吃我奶头|解开皮带自己坐上来 - 信宜金融网

好难受好想有人吃我奶头|解开皮带自己坐上来

【摘要】爽死了 文学“呃,做我们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接了单反单,那以后谁还敢找我们做生意,更何况上哪找你这单这么好的差事呢,既拿了钱,又能上你这样水灵白菜般的姑娘,好久没有接这么爽的单了,哈哈。”...

爽死了 文学“呃,做我们这一行的,最忌讳的就是接了单反单,那以后谁还敢找我们做生意,更何况上哪找你这单这么好的差事呢,既拿了钱,又能上你这样水灵白菜般的姑娘,好久没有接这么爽的单了,哈哈。”“呸……”千许一口口水吐过去,她恨死了。此时的她真猜不到是谁在整她。倘若真被这些混混样的男人玩了,她还怎么活?“妈的,你居然敢吐我,不想要命了是不是?信不信我直接在这车上就办了你?”“你敢。”千许凝眸,恨恨的瞪着这个男人,这一瞬间,突然间就觉得生死由命,再差也差不过死了吧。“你一个被男人玩烂的小娘们,我为什么不敢。”男子说着,就去扯千许的衣服。千许一抬膝盖,再一用力,猝不及防的真的顶开了男子,趁着这个空档,千许一甩头,便撞上了车窗玻璃。一下。两下。“妈的,你个臭裱子,你疯了是不是?”眼看着千许真的撞坏了车玻璃,男子起身,就要骑到千许的身上。“救命,救命……”千许瞥到了路边上有人,拼命的喊着。男子急了,骑到她的身上就捂住了她的嘴,冲着司机道:“快开车,快点,不要让人盯上。”半个小时后,千许被带到了郊区的一座废弃工厂。额头流血了。有窗玻璃的碎片扎在皮肉里,很疼。她蜷缩的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生命里第二次的觉得死亡离自己是这么的近。“老大,这妞真不错,就是不知道用起来怎么样。”“呆会用了就知道了。”“真没想到顾南非派给我们的这一单这么爽,唯一要干的就是干这个小妞,哈哈哈。”千许瞳孔一缩,吃力的转头看向刚刚说话的男子,“是……是顾南非买通你们这……这样对我?”不,她不相信。不相信是顾南非,顾南非有洁癖。他找上她代孕还要求她是处呢。如果她现在被这些男人强了,他一定嫌她脏的。男子一愣,冷笑的看着她,“你听到了又怎么样,就算你活着出去了,你也告不倒他,到时候我们拿着他给我们的钱远走高飞,就算你取出你阴道里我们几个的精斑证明是被我们强了也没用呀,警察都抓不到我们,哈哈哈。”千许的身子抖的厉害,这一瞬间,已经是心如死灰。顾南非,他要不要这样狠,强了她的是他,不要她的也是他。她为他委屈求全嫁了洛景天三年。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下场。顾南非,她恨他。摄相机架了起来。灯光,也聚到了千许的身上。一个男子守着摄相机。另外四个男子开始脱衣服了。千许闭上了眼睛。从没有一刻是这样的无助,这样的恨。这一刻,她哪怕是想死,也死不成。手脚都被绑了,除了喊再没有其它求救的办法了。可这样偏僻的地方,哪怕她喊破了喉咙也没用,没人听见的。一个脱得光光的男子走了过来,三两下就解开了千许身上的绳子,“我先上她下面,你们三个一个上她上面,另外两个一人赏你们她的一只手,哈哈哈,爽死了。”有什么贴上了千许的唇,软软的,惹她一阵颤栗,“不要……”第5章 好久不见恶心的感觉涌上来。千许要吐了。顾南非,她从没有一刻是这样的恨他。他有必要这样的羞辱她吗?“千许……放开她。”就在千许绝望的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有人推开了工厂的大门。是洛景天。还有警察。“不许动。”“举起手来。”一件厚厚的西装外套盖在了千许的身上,身子也到了一个厚实的怀抱里。哪怕洛景天出轨了让她恶心,总也好过刚刚要强她的四个小混混,“景天,带我走。”这里,她一分一秒也不想再留下了。刚刚的恶梦只想随风去。顾南非,她就算是继续做洛景天的妻子,也不会再跟顾南非有半点交集了。夜,渐深了。千许静静的躺在床上,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那几个小混混邪笑的样子。头部的伤已经处理了。是洛景天。“千许,睡吧。”洛景天拍了拍她的胸口,柔声的哄着她。千许缓缓回过神来,“洛景天,我们离婚吧。”经历了这一晚,千许才发现,生死原来不过是一瞬间。堪破了,便什么都无所谓了。她的心,已经被顾南非刺破了一个血淋淋的洞,再也无法弥合。“千许,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洛景天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千许的手。千许闭了闭眼睛,“景天,是我自己不想给自己机会了,你放过我,我欠你的,如果有机会,我会还你。”清晨。天亮了。洛景天开车,千许安静的坐在后排的位置上。一夜未睡的她脸色一片苍白,可她坚持要去民政局。错了三年,既然错了,那就纠正过来。欠了就还,再也不必拿婚姻来抵。“千许,对不起。”洛景天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三个字。“景天,不是你,是我的错。”是她一直给他的感觉她只是在报恩,她从来也没有爱上他。所以,洛景天才对她没有安全感吧。所以,洛景天找上吴沁芯是正常男人的选择。“千许,你和顾……”“别提他。”洛景天只一个‘顾’字,千许就觉得呼吸都要停滞了一般,就觉得周遭就要没有空气了。顾南非,昨晚的经历让她恨足了他。洛景天转头看了她一眼,终究是没再说什么了。小车停在了民政局前的停车场上,千许戴上了帽子下了车,洛景天在前,她在后,正要走进民政局,就觉得斜前方有一辆车看着特别的熟悉。金色的劳斯莱斯。她一定是眼花了。不可能是顾南非的车。哪里那样巧,就在这里遇见他了呢。她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他。不要。民政局的办事大厅。办理结婚证和离婚证的办事人员相邻而坐。千许才走到办理离婚证的办公桌前,身侧的位置上,顾南非微笑着转首,“陌千许,洛景天,真巧。”“千许,好久不见。”顾南非身边的杨楚芝也开口了。千许不可置信的看着小鸟依人般靠在顾南非身上的杨楚芝,再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