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葡萄*离婚那天我要了她11次 - 信宜金融网 往下边塞葡萄*离婚那天我要了她11次 - 信宜金融网

往下边塞葡萄*离婚那天我要了她11次

【摘要】欧琳的父亲“母亲走了五年,这五年你给过我自由吗?难道我给自己的青春留个纪念难道也不行么!还有这些年过去了,你给过我什么,除了误会还有什么,就算我和他有关系好了,那也是我的自由。”欧琳涨红脸色,眼中...

欧琳的父亲“母亲走了五年,这五年你给过我自由吗?难道我给自己的青春留个纪念难道也不行么!还有这些年过去了,你给过我什么,除了误会还有什么,就算我和他有关系好了,那也是我的自由。”欧琳涨红脸色,眼中雾气朦胧,最后那一句更是大声地吼了出来。 文学我心中一惊,难道欧琳是这个中年男人的女儿!可她这么说,我却知道完了,真的要凉透了。只见中年男子沉默了下来,面色一青一红,盯着我和欧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端坐下来,恢复了原先的镇定与冷酷,沉默片刻,抬起头冷眼看着我,随后说道:“很好,来人,把这小子给我剁了!”“我真的只是一个摄影师,你信你看这些照片,都是我拍的!”我急忙从包里拿出之前拍摄的照片递给中年男子。“小子,既然你是一个摄影师,那就拿出你是摄影师的证明。”中年男子将照片又重新放回到桌上。“好,那你打算让我怎么证明?”我依旧不惧怕的看着欧琳的父亲,其实内心的底气似乎没那么强烈了,不过也对,毕竟得罪了这人,自己的下场会不好过。我认为自己的拍摄的技术虽然称不上是大师级别的,但是也不差,只是不知道这欧琳的父亲是不是真的以此为借口来羞辱自己“你就拍这栋别墅,这房间的任何地方都可以任由你取景,但不能弄坏任何其他的东西,损失自己赔偿。只要你用照片拍摄出我认为可以的照片就算你说的话是真的。”“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对欧琳的父亲保证道,内心的底气逐渐泛了上来。欧琳以及她的父亲就坐在客厅慢慢的等待着我的拍摄成果。而我便马上开始了在这栋别墅内对于最佳的拍摄场景的找寻。在别墅内,拍摄最多的就类似房地产销售的图片,可我觉得这样子的取景就像是简简单单的拿着一部手机在随意拍摄一般毫无拍摄可言。想到别墅始终是一个家的原型,客厅、厨房、卧室、卫生间、院子,简单来说就是这五样房间组成。想好拍摄主题开始着手准备,拿出随身背着的相机拍摄。虽说自己有想过这五个房间的宽敞度,不过现在看到还是着实让我不由得感慨:这地方住的有钱人可真的是不得了。自己拍摄的东西一向都是被格局所限制,在这样的别墅拍摄还是第一次。由于房间太大,就找到包含这五个房间的最所需要包含的东西来进行拍摄。时间过得似乎很快,可我拍摄的进程还是一如既往的缓慢。在最后剩余院子的拍摄过程中,欧琳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询问我有没有需要帮助的。我客气的回到:“不用帮忙,我快拍摄完成了。”伴随着话音落地,快门也在此刻按下。“你被打的事情我替你向吴晓晓道歉,今天把你卷进来也实在是……”欧琳声音柔和的讲道。我看着欧琳道歉时候脸颊微微的通红,内心不由得觉得内心舒畅不少。特别是欧琳对着自己微笑的时候,自己感觉就像是泡在蜜罐里面一样,甜甜的。着黑色正装的管家喊我和欧琳进屋,我们立刻停止谈论,内心忐忑的拿着相机进到客厅内。欧琳照常坐到她父亲的身边,抬头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还是笑着回复她,示意别担心。我把相机打开,将里面的相片打开递给欧琳的父亲。其实在递过去的时候,自己明显感觉到双手有轻微的颤抖,只是为了不再欧琳面前丢人,马上停止了发抖的动作。欧琳父亲接过相机,戴着眼镜仔细翻阅相机内的相片。我也很紧张的看着他的表情,慢慢的欧琳的父亲面部原本严肃的父亲转既变为高兴,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和我讲讲,为什么想要拍摄这五张照片?”欧琳父亲语气极好的说。“因为别墅再大始终也是一个家,我就在想拍摄原本组成家最初的房间,别墅虽然宽且华丽但始终缺不了最初所拥有的东西。”“好,不错,小子果然有一套”欧琳父亲听后夸赞着我。“谢谢,现在可以证明我是摄影师,那张照片也是一个误会。”我开心的回到。“当然,这些照片也是让我想起了欧琳母亲还在世上的时间。可否把这些照片送给老夫。”“可以,只要你相信我和欧小姐是清白的。”欧琳的父亲点了点头,看着这些照片的瞬间,回忆在他的闹钟翻涌开来。“在欧琳母亲还在的时候,我和她的母亲自然也是经历了一番苦难,好不容易打拼出一番事业,欧琳母亲当时也怀孕了,只是可惜……”话语欲言又止,悲伤的思绪填满内心。见状,欧琳提醒着她的父亲道:“父亲,别想这些难过的事情了,陈霄还在这。”“您也别太伤心,您看您还有这般漂亮的女儿呢。”我看着欧琳父亲那副难过的模样,也不自觉的陷入其中。欧琳父亲站起身来向陈霄道歉道:“嗯,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提了。小霄,以后你有什么在生意上的难题都可以来找老夫我,今天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在这里我给你道歉。”“使不得,今天有些晚了,我先回去要不师傅该担心我了。”我急忙扶住他,这番大礼实在受不起。大门口,我看着向自己再次道歉的欧琳,心里面还是觉得有些歉意。也许他们两个人就是两个世界的,并不能有什么交集,也许大多数的交集都是会带来伤害和困难。在欧琳表示今天对自己的机智和才华的时候,我内心开心的不行。毕竟在美女面前展露了一番本领而且还被人看重以及赏识也算的上是一件好事。回到工作室已经很晚,师傅的卧室早已关灯。我轻手轻脚的上楼到房间睡觉,脑内还是忍不住的想起关于吴晓晓和欧琳的事情,慢慢的睡着了。就那么过了几天,也是平常的日子只是发生了一件很不平常的事情。身穿两个黑色西装的男人拿着我之前在欧琳家拍摄的相机和一叠看起来不厚却满含诚意的报酬送到了工作室。我才刚起没多久,所以在被师傅喊到客厅时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精神面貌可言,更别说是一个摄影师了。送礼的两人看了一眼我,又互相对视了。上前问我是不是陈霄,我尴尬的回着他们的问题,随后在一番确认下将东西给了我便走了。师傅问我之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我便如实的一一道出。师傅听后连连夸赞我,我被这突如其来的送礼弄的一脸懵。接连几天,师傅都会那这件事夸我一番,这也是让我有些不适应。之后不久,我还是出门一样的为他人拍照,可是下午拍摄完回到工作室却被师傅一言不合的赶出工作室。我连忙跑去问师傅,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直摇头让我搬出去,越快越好。我记得我从未得罪过师傅什么,由不得我解释,我的行李早就被打包好放到客厅。我内心实在对此冒出大大的疑问,完了,饭碗丢了!起初我有些颓废,失业的打击令我连续喝了好几天的酒。直到有天凌晨,我去卫生间上厕所,在洗手的时候抬头看见镜中的自己,我楞神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这么邋遢过,从没有见过自己这么狼狈过。几天都没有剃胡子了,下巴上已经布满了青色的痕迹,眼睛中也布满了血丝,头发也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更是皱巴巴的,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就像流浪汉一般,全身充斥着满满的负能量。我哈了几口气,顿时觉得空气中充满了酒精的味道。那时候我突然惊醒,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个样子下去,我有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流落街头的流浪汉。不!我被自己的想象吓到了。我自己洗了一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清醒,胡子一剃,头发剪的更加利落,换了一身干净舒适的衣服,然后好好的睡了一觉。虽然我并不能睡着,但是我强迫着自己睡下去。我知道,我现在需要休息,在这么下去,身体会支撑不住的。所以,我必须睡觉。起床后我自己做了一锅粥,我咬着勺子想到我该找点事情做了。至少,不能这么颓废下去。但无奈之下,我只得拿出自己近几年的积蓄,买像有一部算不上好的相机。这实数无奈之举,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样。这部相机我并不太满意,但是无奈积蓄不能全部都花在这上面,毕竟我还要生活不是,只得退求其次,不能在这上面花费太多。以后的事情我也没有太大的规划,现在,我就想拍些风景照,给一些出版社投稿,再参加一些小型的比赛什么的,先把现在的生活给撑起来再说。现在也就只得这样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这几年就算白白干了,一切又得重新来过。我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哎,天不遂人愿,好好干吧。把这几年熬过去就行了。我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天,并没有什么大事,就只出现了一件出乎我意料的事情——吴晓晓得哥哥来找我了。拍摄婚纱照那天我正在郊外的一出湖泊拍风景,拍地起劲,花费了一上午的时间。正准备启程原路返回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吴晓晓的哥哥,他就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当时我以为是碰巧,毕竟这块地方很受欢迎,经常有人过来郊游约会什么的,而且听说还有一家很受欢迎的餐厅,经常有人远道而来,特地到这家餐厅点鱼吃。我也不知道他是慕名而来,还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只得在心里暗自祈祷,他要是被附近的风景,或者是那家餐厅给吸引过来的。碰上他,我就一开始愣了一下,便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朝他点了点头,没有打算停下来交流的意思,准备直接路过他走过去。谁知路过他旁边的时候,他一把我给拉住了。我眼神一凌,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感觉来者不善,以为他是来找我茬的。我抬头,和他对视了,气氛瞬间变得紧张。他突然间展颜一笑,松开了抓住我的手:“陈霄,我可不是来找你茬的。”我也松开了他的手腕。“那你还说我干嘛?”我翻了一个白眼。除了吴晓晓我们就没有什么接触了,不是来找我茬的,还是来干嘛的?吴俊峰看我明显不相信的神情又笑了。“真的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可没有那么闲。”那声音竟然有些无奈。“哦,那你来说我干嘛?”我还是抱着一种怀疑的心态。不是来找麻烦的?那来干嘛?我和他好像没有什么别的接触吧。吴晓晓的哥哥眼神玩我后面一瞟:“去那儿说吧。”我转身一看,是那家特别受欢迎的餐厅。我心想,反正我又不吃亏,正常正巧想试一试他家的鱼,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去也无妨。“好。”“走吧。”说完,吴晓晓的哥哥就搭上了我的肩。我皱了皱眉头,我们好像没有那么亲密吧?我嘴巴动了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向前走。到了餐厅,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儿?”“没什么特别大的事儿,吃完饭再说吧,我买单。”吴晓晓得哥哥又笑了笑。我感觉最近吴俊峰笑的次数有点多了。“好吧,反正吃亏的不是我。”我耸了耸肩。我点了招牌的酸菜鱼,又随意点了几个菜意思意思,顺手把菜单递给了吴晓晓的哥哥。结果他刚拿到菜单,嘴里就冒出了一大串的菜名。我挑了挑眉。“这么多,我们俩吃的完吗?”“没事儿。服务员,再上两瓶啤酒。”我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什么。吃完一顿丰盛的午饭,我擦了擦嘴。“现在可以说,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了吧。”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我主动问出。“是这样的,我马上要结婚了。”“你问你结婚关我什么事?”他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我打断了。“你别急,先等我说完。”吴俊峰有点无奈。“好好好,你说。”我摆了摆手。“我想请你帮我拍婚纱照。”吴俊峰也不绕弯子了,直接说明了来意。“这个对我到是没有什么难度,不过我到是想问你为什么会找到我?比我好的摄像师你认识的也不少吧。”我也没和他兜圈子,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我看到你给吴晓晓拍的照片了,所以希望你给我们也拍一组差不多的婚纱照。”我跳了挑眉:“你确定?”“确定,菲菲也想拍这样的。”“这种照片的尺度有点大,你确定你要拍这种的?”“确定以及肯定。”“你的未婚妻真的接受得了这种照片吗?我认为我可并不认为他能够接受得了这种尺度。”“可不就是她要拍的吗。”吴俊峰的神情中无奈带着些宠溺。吴晓俊的未婚妻,我也见过,好像是叫邹菲菲。我听到这个要求,有些犯难。要知道,邹菲菲的性格并不像吴晓晓那样跳脱。相对于大方的吴晓晓来说,邹菲菲会拘谨一些,这些尺度开放的照片,他们不适合。我知道邹菲菲一直很羡慕吴晓晓的那份神采,所以才会让吴俊峰来找我。我考虑了一会,试探的问了一句,能改变风格吗?吴俊峰对于我的话,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他脸色古怪的盯了我一阵,说:“什么意思?”我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这种照片的风格不适合你们。我为你们量身定做一份,水下摄影怎么样?”吴俊峰一听,斩钉截铁的拒绝了我:“不行,就按照我说的做。”看他那副态度坚决的样子,我知道没有回旋的余地。但是我还是想要劝一劝吴俊峰,毕竟是结婚照,尺度较大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这种照片我也不太擅长。可是吴俊峰不接受我的反驳,他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看好你。”没办法,我只会答应了吴俊峰帮他拍照片。我无奈的笑了笑,丢了饭碗,我只能委曲求全了。我和吴俊峰约好了时间,在这周周六一起去酒店拍摄。虽然是迫不得已,但是作为一名专业的摄影师,我还是很细心的准备好了拍摄要用的道具,例如蜡烛,花瓣之类的。周六很快就到了,我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西装笔挺头发一丝不苟的梳起,颇有风范。我满意的勾了勾唇角,正了正领带,带上道具和摄像机出发去了酒店。我打开了房间门,吴俊峰和他的未婚妻邹菲菲还没到,于是便先着手布置。为了重现当初的场景,让气氛更加暧昧。我特地调暗了灯光,点燃了蜡烛,把玫瑰花瓣撒在了床上。洁白的床单上散落着一些殷红的花瓣,就像处子破身时的斑驳血迹,增添了几分情欲。正在我欣赏自己的“创作”之时,房门被敲响了。我从遐想中回过神来,赶忙打开了房门。入目是吴俊峰和他的未婚妻邹菲菲,还有吴晓晓。三人进了房间,很显然,吴俊峰和邹菲菲对这种格调很是满意,他们一边打量一边点头。我也好心情的翘起了嘴角,拿出箱子里带着的情趣服装,让邹菲菲去洗手间换上。毕竟是结婚照,所以不能太过情色。我选的是一套类似于三点式的红色内衣,底裤旁边有朦胧的半透明红色轻纱映衬,不会太过暴露,也多了一份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邹菲菲面带娇羞的接过衣服,进了洗手间更衣。趁着邹菲菲换衣服的档儿,我思考着该让他们摆什么样子的造型。邹菲菲到底是害羞了些,换个衣服扭扭捏捏了半天,待在浴室里不肯出来。吴俊峰怎么劝也没有用,最后还是吴晓晓出马,不停的劝这邹菲菲,邹菲菲出来时还用手捂着身体,但是那种欲露不露的感觉,更让人血脉喷张。我想好了姿势,重现当初的情景。但是觉得那样又过于单调,想先让他们试试别的造型。我显示让邹菲菲靠在枕头上,大腿微张,再让吴俊峰装作掰开邹菲菲双腿的样子……画面中的邹菲菲有些放不开,脸上红彤彤的,但是这红艳艳的表情,更添了一份欲罢不能。接下来换另外一个姿势:吴俊峰躺在床上,邹菲菲用手勾住吴俊峰的领带,做强吻状。下一秒,便被吴俊峰用皮带绑住了手腕,双手放在头上。画面中,吴俊峰啃咬着邹菲菲雪白的脖颈,邹菲菲的胴体微微泛红,眸带泪光,好似小白兔被大灰狼蹂躏,好不可怜。这样的照片拍了很多张,我才堪堪收手。最后一张是重现当时吴晓晓的画面,我仔细回想了一会,才说出下一步该怎么操作。我先让邹菲菲先半跪在床中央,把头稍微仰起一点。再让吴俊峰搂着邹菲菲的腰肢,他们照着做了。这个姿势并不是很露骨,而且相对于之前的动作,还显得有些保守。按道理来说,这张照片是最好拍摄的了,但是我却总是找不到那种感觉,因此有些无从下手。我有些疑惑,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我想了想,觉得可能是场景、道具不够到位。我拿起玻璃杯,去洗手间倒了一些水,滴在邹菲菲脸上,身上充当汗水。此时的邹菲菲,面色泛红,眸光迷离,像是一个迷人的妖精。她本身姿色就不差,再加上这么暴露的衣服和撩人的姿势,迅速让吴俊峰起了反应。我看着吴俊峰那处,脑中浮现了一个想法。我上前去把吴俊峰的领带弄松,又把他衬衣的口子解开了几颗。我想营造出一种男人虽操纵情欲,却没有半分投入的洒脱放荡感,也想营造出女子沉沦快乐的堕落感。显然,吴俊峰已经达到了我的要求,可是邹菲菲又开始放不开了。我一边调准镜头的焦距,一边耐心的指导邹菲菲:“眼神再迷离一些,嘴巴可以微微张开,做出享受的样子。”邹菲菲乖乖按照我说的去做了,可我却觉得邹菲菲的姿势和表情很是刻意,缺少那种自然的感觉,这样的照片令人觉得生硬,作为一名严谨的摄影师,我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