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经常滋润我一天几次|我卖保险天天陪人睡觉 - 信宜金融网 情人经常滋润我一天几次|我卖保险天天陪人睡觉 - 信宜金融网

情人经常滋润我一天几次|我卖保险天天陪人睡觉

【摘要】绯闻“也许你说的对。”夏莲回了这句话给我后,就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包。看得我内心一阵咯噔,该不会是自己的一句玩笑话,惹得美女生气了? 文学以身相许那是上世纪年代的戏码。她铁定认为...

绯闻“也许你说的对。”夏莲回了这句话给我后,就发了一个笑脸的表情包。看得我内心一阵咯噔,该不会是自己的一句玩笑话,惹得美女生气了? 文学以身相许那是上世纪年代的戏码。她铁定认为我是那种不浪漫的男人。于是,我急忙点了两个字:“开玩笑的。”夏莲就没回复我了。原本好好的心情,一下子被自己刚刚那句得意忘形的话,给破灭了。本来夏莲就是难搞的女人,性子冷冰冰的,看谁都一个样,更何况自己在公司根本当成一阵空气。之后夏莲还是没有回复我。我的心情十分忐忑,一晚上没睡觉,第二天上班去了公司,几个平常看不上眼的同事,看见我的黑眼圈。本来在公司互相竞争看不上眼,这会儿找着机会嘲弄人,他们怎么能放过。一个个嘲笑道:“昨晚去哪鬼混了。”“罗组长,可能还在梦里娶到像夏总那样的白富美了。”“哎哟,要是真的有这事,前几天某人写的企划还不是被夏总骂的狗血淋头。”这些同事就看不惯有人压他一头,明显我就是压他们一头的人,得谁自己在别人手下做事不会受气。试问我罗城还算和善,从没对他们使用职位便利欺负一些新人,好几次都是自己帮了几个新进来的员工,这些人看不惯存心跟我过不去。我正要开口说话,说说这些龟孙子们,平常本事一点没有,就会跟个八婆一样在背后嚼舌根。突然不远处大概十米外的办公室,有了高跟鞋哒哒走过来的声音,那里都是高管办公的区域,平常有点动静,就有人注意。“刚刚谁说罗城昨晚去鬼混的!”夏莲的声音还是跟往常一样清冷,只不过这次比平常还要冷八度。她是公司的上司谁也不敢得罪她。“谁在刚才说罗城去鬼混的!”夏莲美眸冷冷扫了几个组长一眼。“罗城昨晚和我一起出去谈生意的,你们有什么意见吗?可以写一份建议书给我。”之前还那么神气,现在一个个人瞬间怂了,纷纷闭上嘴巴赔笑道:“总监,我们都是开玩笑的。”“同事间开玩笑的。”“就是啊就是啊!罗城你说是不是?”一个组长走过来要搭上我的肩膀。我淡定往前一走,让这小子落空了,还撞了对方一下,他脸色特别难看。我无视对方,笑眯眯道:“夏总监,昨晚的生意谈得一定很成功吧!”夏莲眼眸一闪,语气有些缓和起来道:“你做的不错。”态度对两方人明显不同,饶是其他组长感觉到了,一个个脸色都变了。我清清嗓子道:“我是本公司的员工,有责任为夏总监分忧解难。”“你做的不错。”夏莲满意点点头,她转身再道:等一下你来办公室一趟。说完夏莲走回了办公室。我才发现原来她是特地出来一趟,帮自己长脸。看来昨晚那个玩笑,她并没有当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内心有些失落,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说错话,还是真的心存期望。自己仰慕夏莲算有一段时间了,本来听说公司的传闻,我显得有些失望难过的,但是在发现刘耀对一个女人下药,想通过小手段得到夏莲。我就心里不禁来了一阵怒气,同时也心疼夏莲,明明那么优秀,根本不需要当一个老男人的小情人。估计肯定是被威逼利诱的。“刘耀那狗东西就不是什么好货!”我带着满腔的心疼,走到了夏莲的办公室前,就看见刘耀鬼鬼祟祟往办公室内探头,一副想进去又不敢进去的样子。但是在看到我时,他眼里明显露出一丝阴狠的情绪,不过很快就被他掩盖过去了,能做到副总的位置,算是这个狗东西的本事。人品不咋样,能力还是有的。我就跟他打了招呼:“刘副总早啊!”“早?还早!”“罗城你没事来这里晃悠干什么?不想干了给我滚蛋!”刘耀看见我就一阵来气,估计是发现是我揭穿了他的计划。虽然夏莲没有完全戳破刘耀的嘴脸,肯定是因为没证据,更何况当时那么多人,刘耀肯定会拉其他人当替死鬼。毕竟当时在场的人,还有合作方。说不定一个不小心,连单子都弄丢了。我心想,狗东西,下次要敢再对夏莲动粗,或者耍手段。我不介意暗中废了这个老东西。“刘副总你说什么?夏总监让我进去一趟,肯定有事找我。”我假笑道。然后用肩膀挤开老东西,自己走了进去。在关门的时候,还听见刘耀眼里带着妒恨,他不甘心小声道:“呸,不就是一个婊子,装什么清高,老板能玩我为什么不能玩。”“迟早会让你求着我干你。”我听见了,眼神已经寒冷下来了。就冲他这句话,我也不会放过他,他把女人当成什么了?没女人,他自个是从狗蛋子跑出来的吗!现在不用夏莲收拾他,我都不会轻易放过刘耀。就算他是副总,我也没必要害怕。“夏总监我来了。”我走进了办公室,看见夏莲的办公长桌都是一堆的文件,还有秘书时不时拿新的过来。她娇小美好的身姿,就被文件堆掩盖在里面,正在埋头苦干批改文件。“罗城,你先坐吧!”夏莲抽空抬头道。我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她办公,本来是她找我的,结果现在被文件忙的抽不出空来了。不过看女强人办公,算是一种享受,我就撑着下巴悄悄看着她,其实打心底也非常佩服她。等过了五分钟。夏莲总算忙完了,她才抬起头来,这时她的俏脸带着一丝疲惫,道:“罗城,昨晚的事情多亏你的帮忙。”我听了,眼睛一沉,心想正题总算来了。那么夏莲她会怎么做?“是叫我封口闭嘴?”还是说因为昨晚的事情,她打算另给我酬劳?或者还真是以身相许呢?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禁隐隐带着期待。:女人心难测我看着夏莲期待她能说些什么。而夏莲一直盯着我,好像有话要说,可是又有些犹豫的样子。让我等得有些着急了,有话你倒是说啊!这么吞吞吐吐搞得我太过于在意。夏莲若有所思看了我一会儿,就道:“你今天有空吗?”我听到这句话,就感觉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这个女人终于开窍要请我去吃饭了吗!我赶紧点头道:“有空有空有空!当然有空了。”“既然有空,那你看看这份中介资料吧!”夏莲从桌子上的文件拿出一份交给我。听见中介的资料,我整个人都激动起来,该不会是要帮我买房,或者要包养我,这尼玛幸福来的真快。就在我拿着资料看了一遍,整个人的脸都垮下来了,只见上面写着房屋购买,而购买人就是夏莲,她好像要搬家的样子。以前她住在哪里,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突然要搬家会不会有些太巧合?而且地址还跟我租的小公寓非常的近。出于不知道夏莲有什么用意,我也收起了yy忍不住问道:“夏总监,你是搬家吗?”“怎么现在的地方住着不习惯?”“只是突然想搬走,我刚刚给了你资料?你觉得怎么样?”夏莲眼勾勾盯着我,那对美眸的睫毛一眨一眨的仿佛蝶翼一般美丽。看得我心痒痒的。“夏总监,你突然要搬家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我忍不住猜想道。夏莲的俏脸就变得严肃起来,她盯着我看了好半天,见我一副懵逼的表情,她忽然叹气道:“没事!只是觉得离公司近点。”“你不是就在附近住着?”“有空帮我搬家吧!”就只是这样吗?我根本不相信夏莲的说辞,她肯定是有原因搬的,该不会是刘耀那混账骚扰她,或者是其他人打听到她的住址一直想骚扰她?我越想越不对,试问一个美丽的女人,还是一个高管白富美,怎么看都是走在大街上的香饽饽,再加上自己一个人住,难免会被有心人盯上。我就道:“夏总监,什么时候让我帮你搬家?”这事我只好自个押在心里,有些事是不能在公共场合说出来的,尤其是夏莲,她本来就爱面子。否则刘耀骚扰她的事情,她都可以毫不顾忌炒他鱿鱼了,但是夏莲什么都没说,这就说明刘耀的背景远比自己想的要大。能做到副总,而且每天靠着骚扰女同事度日,不干活还能坐稳这个位置没点手段和背景,怎么敢无法无天。夏莲听我答应帮忙了,她松了口气道:“谢谢了,麻烦你周六到这个地址来接我。”她给了我一个地址,风华路三号楼,我看了忍不住的羡慕了,这地方是出了名的富豪的地址,里面住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好像听说刘耀那混账,最近就搬进那小区内住下来了。跟这样的混蛋同一个地方,要是我,我也会作呕的。“那周六见了,如果夏总监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我低着头有些失落道。刚刚突然就有了错觉,夏莲叹气是因为自己吗?我有那么不解风情?还是夏莲这个女人太多变了?女人真是复杂的动物,搞不懂。而且这女人可是一点没提及自己救她的事情,好像被她忘记一样,我在她的眼泪就这么没存在感吗?我转身打算要离开办公室,夏莲突然在身后叫住了我。“等等。”我赶紧转身,眼睛一亮道:“什么事情?夏总监请说??”许是看见我那么期待的样子,夏莲有些不敢看我,好像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即她低着头批改着文件道:“给我倒杯咖啡吧!”我听了差点没跺脚,敢情是拿自己当跑腿的,我简直要吐血了,可是自己就是喜欢夏莲能怎么办呢!“好,我这就去。”我低下头去茶水间倒了一杯咖啡,端着走进了办公室。这会儿夏莲忙的连我进去都没发觉,我将咖啡放在了桌子上,生怕打扰到她,便轻轻走出了门口。估计她忙得连咖啡都没空喝吧!我走出办公室,路过一堆同事的工作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偶尔几个要好的同事,一个个朝我释放暧昧的眼神,其中一个市场主任王凯。这小子是我哥们,平常他就忙于市场调查,现在居然有空待在公司里。他走过来八卦道:“罗哥,来!”“告诉我,你和夏总监是怎么回事?”“什么怎么回事?有空八卦还不如工作,省得被刘瘪子抓到。”我一口挡回了王凯的话题。王凯就啧啧,奸笑道:“你还给我装蒜,难道你不知道夏总监可是从来不让男人,帮她泡咖啡的。”“一般都是女秘书和女同事干的,你说你刚刚端着咖啡进去,那不是宣誓你的夏总监心里的地位。”说到这个我也反应过来,确实从夏莲来到这个公司时,一直没让别人泡咖啡,而且别人经手的她基本不喝,那让自己泡咖啡是对自己的信任?想到这里,我不免有心猿意马起来。不过王凯的八卦,我可不能承认,否则这小子的一张破嘴,可以说到整个公司的人知道。那个时候,搞不准还破坏了我在夏莲好不容易积攒的印象。“王凯,你别胡说八道,不就是一杯咖啡。”我装作不以为意的样子,然后一把推开他。王凯就高举手道:“好好好,你说的对。”“不过我现在得告诉你一件事。”王凯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我知道他有什么料要告诉我,平常他东跑西跑对公司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所以来提醒我根本不是什么好事。“说吧!”我认真看着王凯。王凯小心翼翼扫了其他地方一眼,他才俯身小声提醒我道:“刚刚我经过刘瘪子的办公室,听见他说要整你。”“整你脱裤子为止,你可要小心了。”他说完就站直,咳嗽几声往门口走去了。倒是给了我一个提醒,不过这个提醒真的是太准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