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老公不在和家里的狗 - 信宜金融网 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老公不在和家里的狗 - 信宜金融网

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老公不在和家里的狗

【摘要】不舒服?一进门就看见坐在窗边、穿着银色西装的男子,夕阳余晖照耀下,他斯文柔和的面庞竟有种熠熠生辉的灿烂。她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把礼物放到他面前:“久等了。”江源看着桌上礼物,苦笑一声:“你还...

不舒服?一进门就看见坐在窗边、穿着银色西装的男子,夕阳余晖照耀下,他斯文柔和的面庞竟有种熠熠生辉的灿烂。她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把礼物放到他面前:“久等了。”江源看着桌上礼物,苦笑一声:“你还真是客气,我只是想跟你吃顿饭而已,不必带什么礼物的……” 文学沈初七却不置可否,优雅的拉开椅子坐下。江源将菜单递给她,目光柔和的望着她,“喜欢什么,自己点吧。”沈初七接过菜单,清澈的眸子微微一眯,就是这个抬头的一瞬间,猛然倒吸一口凉气。不远处的门口,迈进一个熟悉的挺拔身影,不是唐季风又是谁。这两天她好像跟唐季风特别有缘,到哪儿都能碰上他。她赶紧垂下眸,低头想要避开他。江源看出她的异样,关心地问:“怎么了,不舒服?”沈初七摇摇头,用手点着菜单,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脏却怦怦直跳。但唐季风是何等的眼力,一进门就看见她了。略略思索几秒,他迈着修长的腿朝她走去,脑子中浮起四个字:冤家路窄。余光中瞧见他朝自己走来,那冷冽的眸光仿佛要将她看穿一般,沈初七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慌乱一下子席卷全身。他走到江源身后,突然停下脚步。就在沈初七担心他会说出什么冷嘲热讽的话,一颗心几乎提到嗓子眼时,他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江先生,好久不见。”那声音沉冷的,没有丝毫的温度。江源是商场之人,但在商场奋斗这么多年,没有什么强大背影,成绩也很一般。不像唐季风,本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再加上手腕过人,智商超群,接手唐氏后很快又将这国际大集团带到更高一层。唐季风这个名字,在商场上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也难怪江源见他主动过来打招呼时,惊得差点回不过来神。好容易恢复镇定,他立即起身,在他冷傲强势的气场下,不由自主的弯下腰,紧张道:“唐总?”唐季风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瞥眼一旁浑身紧张的沈初七,邪魅的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江先生这是在相亲?”江源尴尬的笑笑,却没有立即否认。他喜欢沈初七很久了,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这不,为了追求她他可谓费尽苦心,事务所刚开张时,不知帮了沈初七多少忙。沈初七却不悦的敛下眉目,贝齿暗咬: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安好心。可是,隐婚两年,他这个名义上的丈夫对她唯恐避之不及,这时候凑上来,啧啧……这么好的羞辱她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果然,不过几秒,唐季风忽地轻笑一声,“看来江先生对这位女士还真是很痴情呢,不过……”他故意顿了一下,朝沈初七的方向瞥了一眼,提唇,幽眸潋滟:“据我所知,沈律师已经是有夫之妇了。”这凉薄的话语如同一道惊雷,瞬间在几人中间炸响。江源眼皮一跳,惊诧不已。而沈初七终于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抬起白皙的小脸,冷傲的看着他。他们隐婚两年,他从来不屑于对外界提起。再加上,两年内他们几乎从未在其他人面前一起出现过,几乎没人知道两人已结婚的事实。今天,为了让她难堪,他居然开口提起了,真是相当不容易。沈初七红唇一抿,轻轻一笑:“唐总,您多心了。我和江先生不过是在谈公事,关于案子的事涉及客户的隐私,还望唐总能回避一下。”这是明显的逐客令了。江源瞬间有些慌神,虽然他暗恋沈初七很久,但是、能和唐季风这样的大人物套近乎、可是他这种普通商人梦寐以求的。不想错过这个机会,他立马打起了哈哈:“七七,别这样嘛。难得唐总心情好,我们就陪他多些话、聊聊天嘛。”他本是个斯文儒雅的人,这么一套好却显得有些卑微。那一句故作亲密的“七七”更是在无意间惹怒了唐季风,冷傲如他,怎允许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这么称呼。唐季风冷笑一声。“七七,你和唐总认识?怎么也没跟我说过?”江源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唐季风刚才称沈初七为沈律师,有点惊讶的看向沈初七。何止认识,这人就是自己的丈夫!第5章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沈初七悲哀的想着,无奈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定定的看着眼前男人。唐季风修长的手拿起桌上包装精细的礼品盒,垂眸轻抚着,慢条斯理道:“不仅认识,关系还不一般。”沈初七身子一僵,绝望的望着他。唐季风,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怎么可以对自己如此残忍。刚结婚时,她进过多少努力想得到他的真心,可是无论她做了什么,他都不屑于给她一个眼神、甚至连关心感动都不曾有过一次。他现在这么一出又算是什么,还嫌伤她伤的不够吗?“原来如此,我说七七怎么做什么都这么顺利成功,原来是有唐总做靠山……”江源怔愣了几秒,这才回过神来,尽情拍马。这一连串的意外,真是让他脑子都晕掉了。唐季风素来听不惯谄媚,立即抬手,不耐烦的打断他:“我现在想和沈律师单独谈谈,江先生能否避一下。”冷冽的眼神,眉宇间尽是摄人心魄的魄力。江源哪敢有半分犹豫,当下就躬身点头,灰溜溜的转身就走,连桌上沈初七送的礼物都忘了拿。沈初七有点无可奈何,咬牙不悦的看着面前男人:“唐季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