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很粗大特别舒服_小东西就是疼才长记性 - 信宜金融网 情人的很粗大特别舒服_小东西就是疼才长记性 - 信宜金融网

情人的很粗大特别舒服_小东西就是疼才长记性

【摘要】再次相遇站在帐篷外边的关思涵,因为这两天出来散心的缘故,倒是觉得心情舒畅多了。“咕噜咕噜……” 文学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起来,虽然她跟孙亚楠两个人带了不少吃的喝的,可是在这荒山野岭呆了...

再次相遇站在帐篷外边的关思涵,因为这两天出来散心的缘故,倒是觉得心情舒畅多了。“咕噜咕噜……” 文学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起来,虽然她跟孙亚楠两个人带了不少吃的喝的,可是在这荒山野岭呆了两天后,就会特别的向往米饭和热喷喷的菜肴。关思涵忍不住捂住胃。而就在这时,背着火枪回来的孙亚楠,一脸的喜悦。“思涵……你看我带回了什么?”孙亚楠手里提着两只灰色的毛茸茸的,身上还有血迹的东西。关思涵瞟了第一眼,未看清楚,再细细瞟第二眼时,她的眼睛瞬间定住:“你?”“你看看!是不是很肥,这下我们可以填饱肚子了!”孙亚楠得意洋洋的将手里的两只兔子提得高高的。关思涵定住的眼睛里里透着的怜悯。“怎么了?”孙亚楠无辜的、傻傻的望着关思涵。“我们晚上要吃这个?”关思涵紧紧的锁着眉心。“这可是难得的美味。以前我在部队野外训练时,就经常吃这个,不过在部队可没有烧烤料!”孙亚楠笑嘻嘻的说着,只是,说完这话,关思涵的眉头皱得更加深了。“怎么了?思涵?”孙亚楠心疼的走近关思涵,放下手里的两只兔子,一双大手把着关思涵的双肩,心疼的打量着她。关思涵淡淡的撇了一眼孙亚楠,蹲下身,抱起已经没有温度的肉呼呼的兔子,有些难过。孙亚楠转过身,看着蹲在地上捧着兔子难过的关思涵。“可怜的小兔子!”关思涵的神情很悲伤。孙亚楠也缓缓的蹲下身体,一只手扬在她背上,明明距离就很近了,他还是没有拍下去。他知道思涵很善良,所以更是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安慰她。“啊……”孙亚楠正要说什么,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划破长空的惨叫。不只是他,关思涵也听到了。只见关思涵伤感的眼睛,瞬间变得敏锐起来,猛地看向了远处的密林处。随后,关思涵望着孙亚楠,孙亚楠望着关思涵……两人就这么对望了一会儿。“好像有人出事了,我去那边看看!”先开口说话的人是孙亚楠。“我也去!”关思涵放下怀里的兔子,站起了身来。孙亚楠看着关思涵,语气坚决的说,“你去可以,但是你必须保证,遇到任何危险,要第一时间离开!我不希望你受伤。”“嗯!”关思涵重重的点头。“走吧!”孙亚楠豁然转身小跑着奔向了发出了声音的地方,关思涵则紧跟其后。只是等他们到了不远处的密林后,面前的一幕让关思涵的瞳孔瞬间放大了很多倍。孙亚楠蹲下身,伸出右手两根手指按在了他脖子上的大动脉上,静静的感受了一会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只是晕过去了,应该没什么事!”目瞪口呆的关思涵站在原地,紧紧的握着指尖,好一会儿都没有说出一句话。孙亚楠并没有发现关思涵的异样,准备扶起地上男人,却发现他的嘴唇在慢慢的变得乌黑起来。“思涵,快来,来帮我!他中了毒!”但依然还站在原地发呆的关思涵根本没有听到孙亚楠的话。“思涵?”提高的分贝,让关思涵瞬间反应了过来:“啊?”“他中毒了!快来帮我!”中毒了?关思涵神情复杂走到了孙亚楠面前,蹲下身,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她不由得在心里冷笑:严雨泽啊严雨泽,你为什么又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在关思涵的帮助下,严雨泽的乌黑的嘴唇渐渐的变了有了一丝血色。“毒解了?”关思涵皱着眉头问一旁的孙亚楠。“没那么容易,只是暂时控制住了而已。”孙亚楠冲关思涵微微摇了摇头。“这么严重?亚楠,他到底中的什么毒?”关思涵紧紧抿着下唇,疑惑的目光不停的在严雨泽的身体上搜索着。“如果只从他脖子后面的两个牙印来看,应该是被蛇咬了!不过……”孙亚楠紧紧拧着眉头,似乎在极力的思索着什么。“不过?你的意思咬他的蛇没毒?”“咬他的蛇肯定是毒蛇,这一点毋庸置疑!不过他中的毒却也不全是蛇毒!至少据我所知,被毒蛇咬伤之后,嘴唇绝不会乌黑!”孙亚楠的眉头拧的越来越紧了。“会不会是他误吃了什么东西和蛇毒混在一起就变成了致命的毒剂?”关思涵不确定的说。“误食?不可能!你看他身上的装备,有很明显磨损的痕迹,显然他对野外生活极有经验,而且背包里有充足的食物,也没必要乱吃东西!”随着孙亚楠一步步的分析,他紧皱的眉头渐渐的舒展开,眼中闪过一道智慧的光芒。“那这么说应该是有人给他下毒了?”关思涵听出了孙亚楠的言外之意,惊诧的看着平躺在地面上的严雨泽,“这不可能吧?”“没什么不可能,这世上本就人心险恶!”孙亚楠脸色严肃的摇了摇头,看着严雨泽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严雨泽这家伙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居然落到这步田地!”他们认识?关思涵愕然的看着自言自语的孙亚楠,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两个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居然会认识,这也太巧合了吧?“要是遇到了其他人,严雨泽这小子的小命早就玩完了!不过幸好遇到了我!”孙亚楠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第5章 救他“你能救他?”“当然。”孙亚楠笑着点了点头,“来,帮我把他弄到我背上!我们得赶紧把他弄回去,再耽搁下去,只怕这小子就真没命了!”看着前方背着昏迷不醒的严雨泽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树林里穿行的孙亚楠,关思涵眼神微微闪烁起来。农家乐的一间客房里,关思涵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孙亚楠有条不紊的为严雨泽祛毒,心情有些复杂。严雨泽这个本应该属于她的男人,夺去了她的第一次,她应该恨她,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却一点也恨不起来。隐隐的还有些担心,担心严雨泽无法挺过这一关。不过严雨泽很幸运,他遇到了孙亚楠,遇到了这座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唯一能够救他的人。孙亚楠和严雨泽的关系肯定非比寻常,从他对严雨泽的称呼,从他此刻竭尽全力对严雨泽的救治,就可以清楚的看出来。关思涵,孙亚楠,严雨泽他们都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他们的命运便紧紧的缠绕在一起,再也难以理清……“呼……”一直弯着腰的孙亚楠忽然直起身子,一脸轻松的说,“总算是搞定了!思涵,你在这看着她,我先去洗个澡!”“嗯!”关思涵下意识的回答,等她醒悟过来的时候,孙亚楠已经出去了,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严雨泽,她心情有些复杂。下一刻她忽然发现严雨泽紧闭的眼皮竟微微颤动起来……关思涵不想在这种时候和严雨泽相遇,不想让严雨泽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她害怕严雨泽认出她就是那天晚上的女人,害怕严雨泽认出她是关思涵。站在客房门外,背靠着紧闭的房门,关思涵才稍松了口气。“思涵,你怎么出来了?”洗完澡,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香气的孙亚楠大步走过来好奇的问。“我是来叫你的,他好像要醒了。”关思涵迅速找到了借口。“这么快就醒了?怎么恢复的这么快?”孙亚楠惊讶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关思涵赶紧闪到一边,看着洁白的墙壁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后,孙亚楠微皱着眉头走了出来。“他醒了吗?没事了吧?”关思涵眼神复杂的问。“他没醒,情况似乎有点不太妙!他在发烧,我们这条件有限根本没有什么药物给他退烧,要不这样,你在这守着,我去买点退烧药?”“已经这么晚了,你还是别去了,不安全!”关思涵抿嘴冲他摇头。“可是这样下去……”“距离这里最近的城镇至少也有上百里,我可不想你有事。而且我也懂一些医护知识,有把握让他的体温降下来!你没必要再去跑一趟!”关思涵自信满满的说。“需要我帮忙吗?”“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关思涵抬起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你一个人真的没有问题?”孙亚楠有些担心的问。“放心啦!降温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还是赶紧去休息吧!今天你背着他走了那么远的山路,回来也没有一刻闲着,肯定很累了!”“我不累!”孙亚楠固执的摇了摇头。“就算你不累,你也必须给我去休息!如果我们两个今天都守在这里,那明天谁来照顾他?”“好吧!我听你的,那今晚他就交给你了,明天一早我来换你!”孙亚楠点了点头,转身往他的房间走去。站在房间门口,孙亚楠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一脸心疼的看着关思涵。“思涵,辛苦你了!”“说这些做什么,快去休息吧!”关思涵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容。“那我去休息了,有什么情况记得第一时间来叫我!”“知道了!”看着孙亚楠的房门缓缓关闭起来,关思涵这才推开客房的门走了进去。站在床前,轻轻拿起搭在严雨泽额头上的那条毛巾,感受着毛巾上炙热的气息,关思涵的眉头猛的皱了起来。这条毛巾肯定是孙亚楠放到他额头上的,他们只是在外面说了一会儿话。原本应该温热的毛巾就已经微微发烫了。看来一般的降温方法根本对严雨泽根本没什么效果,关思涵将毛巾在脸盆里搓洗了一下,拧成半干,温柔的搭在严雨泽的额头上。做完这一切,迅速的转身跑了出去。几分钟后,她手里提着一瓶高度白酒和一包药棉跑了回来。随手将严雨泽额头已经微微发烫的毛巾丢在了一旁的洗脸盆里,关思涵轻柔的用沾着白酒的药棉在严雨泽的额头上擦拭着。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钻入她的鼻子里,让她有些不太舒服。不过为了能够让严雨泽尽快的退烧,她还是忍着刺鼻的酒精味时不时的用药棉为严雨泽擦拭额头。“晓雅……”发着高烧的严雨泽的嘴里发出梦呓一般的轻唤。这个熟悉的名字,让关思涵顿时如遭雷击。她清楚的记得严雨泽占有她的那一晚,他一整夜都在叫这个名字,她的心里忽然有了一丝酸意。晓雅?晓雅是谁?严雨泽的爱人吗?关思涵拿着药棉的右手陡然间停在了半空中,再也无法落下。为什么?为什么再次听到严雨泽口中这个熟悉的名字会让她的心里升起一丝淡淡的莫名酸意?难道仅仅是因为严雨泽曾经险些成为她的未婚夫,还是因为严雨泽占有了她最宝贵的第一次?至始至终她对严雨泽都没什么感觉,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的名字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