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孕交奶水喷出小说|小坏蛋今天危险期快拔出来 - 信宜金融网 孕妇孕交奶水喷出小说|小坏蛋今天危险期快拔出来 - 信宜金融网

孕妇孕交奶水喷出小说|小坏蛋今天危险期快拔出来

【摘要】无翅也要飞就在我在大楼门口歇口气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两个大汉手里拿着铁棍朝我追来了。握草!原来这两个辣鸡是去赶电梯了。 文学我心里一惊,拔腿就跑。想着老娘我都跑到这里了,难道还会让你们两...

无翅也要飞就在我在大楼门口歇口气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两个大汉手里拿着铁棍朝我追来了。握草!原来这两个辣鸡是去赶电梯了。 文学我心里一惊,拔腿就跑。想着老娘我都跑到这里了,难道还会让你们两个变态把我抓回去不成。前面只有一条很狭窄的路,根本就不像是真的医院门口那样人来人往的,并且还摆放着很多车。这个地方从那个楼梯下来,出来之后就是狭窄的小巷道。这里这个情景,一看就是没有什么人出没。我心里开始暗暗叫苦,妈了个巴子!我去你的大西瓜!竟然把本姑娘搞到这种地方来了......要不是我脑袋瓜子灵光一点,特么的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我现在想这些事情好像还太早了点。那两个人离我好像越来越近,一边追一边还在嘴里喊着一些不知道什么东西。反正我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我心里很着急,这种地方我根本就不熟悉。我最害怕的就是有人在后面追着,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前面冒出来几个人......那样我真的就是无路可逃了。这条路越走越窄,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千万不要是死胡同啊!千万不要是死胡同啊!”要是这里真的是死胡同的话,除非我长了翅膀,不然就别想逃了。跑步我还可以,但是要说打架,我肯定是打不过那两个身高1米8,体重超过200斤的那两个坏蛋的。那两个人对付我,不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一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我拎走。可是,生活偏偏就是你越怕什么,就来什么。我刚刚转过一个屋脚,就看到了前面最可怕的一幕。特么的这还真是个死胡同!我当时的心一下子哗啦啦凉了大半截。要不我还是跟着他们乖乖回去算了?我当时脑子里面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可是我刚刚才经历了那个噩梦一样的三个月......想到这里,屎蛋那张傻逼兮兮的脸和他父亲那个又猥琐又是犯贱的脸很清晰地出现在我面前!“不!老娘今天我就是爬也要从这里爬出去!”我对着身后恶狠狠地说了这么一句。两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我已经可以听到他们两个的脚步声。“大哥!没事!我们现在可以慢慢走了!前面是死胡同!哈哈哈,那个小傻妞估计还不知道呢!”一个男人的声音贱兮兮地说道。“对啊!我看她那小身板,没想到还真能跑!追死我了!我好久没有跑这么多了。听说她还怀孕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另一个男人说道。说着,两人的脚步声就放慢了下来。“嗨!大哥!我说你傻呢!你怎么那群人说啥你就信啥?我看那个姑娘,看她走路那样,我都还觉得她是个处女呢?怎么可能怀孕?再说了,你没发现嘛!每个到我们这里来的姑娘,他们都是给人家说姑娘怀孕了,然后由那几个失足妇女给那个姑娘做思想工作,说是打胎怎么怎么不好。几个人有的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的......过一段时间,就是人家姑娘不想打胎凭借着那几个女人的那几张嘴,都把人家姑娘骗上了手术台......而且有的姑娘根本就没有怀孕。但是,如果不说她们怀孕的话,你觉得这些人可以趁机在人家肚子上划开几刀,取走......你懂的。”那个贱贱地声音又开始说道。“嗯,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我平时还一直不清楚的疑问现在倒是被你一下子说开了。我说呢,为啥做个人流都要开刀......原来是这个样的。不过,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种事情虽然不至于害人性命,可是这是犯法的。”另外一个男人说着,就停下了脚步。“哎哎哎,大哥你怎么想的?我们两个的职责就是看住他们交代我们应该看住的人!再说了,我们两个又没有直接参与到他们的活动之中。人也不是我们骗来的,她们身上的器官也不是我们两个拿走的!那些人干等坏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要是哪天真的被发现了,我们就说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事情好了。警察叔叔们也不能那我们怎么样啊?再说了,如果我们不干这个工作了,我们拿什么三姐治病?你要知道,三姐的命全部都在我们两个身上啊!”那个贱兮兮的人又说道。那个大哥的人说了一句“走吧”,巷道里面的脚步声又开始响起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刚才呆的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医院。只是我没有想到,那几个女人竟然在我面前演戏,一个个还演得那么逼真。这两个人听他们的对话,今天晚上他们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要是想着求情什么的,这个想法现在就可以完全取消了。正面干肯定是干不过他们的,现在唯一的路就只有......我了看我前面三米高的这堵墙,握紧了拳头。我往后退了大概50米的样子,嘴里大声喊着“3,2,1”,然后就使出吃奶的劲儿,飞快地跑起来!没错!现在能救我的只有“飞檐走壁”这一招了。我学着电视里面那些大侠的样子,可是才上去了两步就摔了下来。听着两人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我心里更加着急的不行。“啊!大哥你看她在那里呢!”又是那个贱兮兮的声音。“来不及了!”我在心里说道。然后就赶紧站起来,心一横,咬咬牙,就开始抱住墙壁,拼命地往上爬。我感觉到坚硬的砖头已经陷入到了我的肉里面......但是 我想好到如果我不努力爬出去的话,那么我就会被他们抓回去以打胎的名义取走我的器官......想到这里,我还哪里顾得上什么疼不疼,只要别掉下来我就烧高香了。“大哥,她……她竟然会爬墙……怎么办啊?”“我也不知道咋办啊……”他们两个人在下面急得团团转。第九章 人急跳墙“还能怎么办?你说的啊!不能让她跑了!快点,我们现在快点用铁棒把这个女人从这个墙上拉下来啊!”那个老大说完就拿着铁棍戳我的脚。我这个时候心里已经是极度紧张,我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稳住,一定要稳住,如果我现在脚底一滑或者是松手了,那么我就完蛋了。被他们拖回去少个器官不说,说不定又要被他们不可描述。这种事情想想我就害怕,突然间屎蛋那张可恶兮兮的脸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你们快滚开!”我歇斯底里的喊完,双手一用力,双腿一蹬,又向上了了一大截。那两个坏人在下面又是喊又是叫的,还试图跳起来抓我的脚,但是他们已经抓不到我了。“大哥!快拿手机拍照,回去就说这个女人会爬墙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搞定!快点留个证据!不然到时候我们两个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小的那个人对他的大哥说道。那个所谓的大哥瞬间拿出手机,接着我就听到了“咔嚓咔嚓”的拍照声。我心里想着,这个人可真土。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竟然还有人用这种几百年前就不流行了的手机。对不起,这里面夸张了点!毕竟可以拍照的手机也没有出现了多久的。不过,这也说明了这两个人其实是真的穷,估计他们说的那个给他们姐姐治病这个事情倒是都是真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从墙角爬到了墙顶上。话说,看来我还要好好感谢这两个人呢,要不是他们两个的穷追猛打,我哪里有机会知道原来我还有爬墙的这种技能!这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不知道我这个能不能破个吉尼斯记录什么的。站在墙顶上,下面是一条宽阔的马路,旁边连着的是一片3层楼高的小区房。现在是暂时安全了,但是怎么下去这是一个问题。正在我站在墙顶上思考着该怎么办的时候,一个人发话了,他 说道“姑娘,你快点下来吧!我们两个现在不抓你了!你站在上面可是危险的很啊!”搞笑?我刚刚才差点着了一群戏精的道,现在我还会相信你们这两个王八蛋的话。我背对着他们,扭了扭屁股,说道:“拜拜了您呐!两位大爷你们现在就不要帮我操心了,你们就回去自己谢罪吧!不要操心我的死活。你们要是再不走的话,如果我真的出了个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可是逃不了关系的。”“大哥!现在怎么办啊!”小的那个人说道。“还能怎么办?回去呗!”“回哪?”“逃命!”他们两个人说完就飞也似的跑开了。我再次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情况真的是不容乐观啊!我刚才是开发了我的爬墙技能,但是我可没有掌握跳墙的技能啊!这跳下去下面是马路,即使跳下去的时候我还没死,但是也有可能被路过的车子给压成肉饼了;如果往后面跳的话,要是那两个王八蛋没有走,只是躲起来那该怎么办。爬人家的房顶也是一条路,但是我对这里的居民楼的情况根本不清楚,万一走着走着又走回到刚才那个地方去就完蛋了。这些人真是阴险,把那个所谓的“医院”的门直接朝着这个死胡同的方向开,真的不知道这些丧尽天良的人就在这个地方抓回去了多少人......想着想着,我有些绝望起来。“大哥,看啊!她果然还在呢!”我急忙回头一看,原来那两个坏蛋又回来了,特么的现在手里还多了一把梯子。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哪里偷来的。“不行,就是死我也不能落到这些人手里。”我心里暗暗发誓。“不管了!3,2,1!跳!”我大声地喊着,喊完“跳”就闭上了眼睛!在那短短的几秒自由落体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放电影一样的出现了一些从小到大的画面......哎,要死了!可是这样死掉有些可惜!也许我不会死......这个念头在我脑海里很快的飞过。就在我做好了和大地来一个亲密接触时候,我的腰部好像被什么 东西重重弹了一下......一阵刺骨的疼痛瞬间传入我的大脑,感觉像是什么折断了一样。然后我发现自己好像还向前漂移了一下。完了,我现在可能是死无全尸了。我当时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我觉得可能是车子从我的尸体上面碾压了过去,然后顺便把我向前推了一点。不过,接下来我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有了一点模模糊糊的意识。我好像被人家绑定住了,全身动弹不得,头部还有点晕晕乎乎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死了我都不是自由之身吗?活着的时候被囚禁在农村里面被一堆肮脏父子蹂躏取乐,难道死了之后都不放过我,这是要对我干啥?”我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些以前看过的小电影画面。嗯,不要以为我是女生,还是学霸就什么都不懂!其实我们这种刻苦钻研的精神是可以应用在各个方面的,当然了一般人是达不到我们的这种境界。我以前研究了各种各样的知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找我心爱之人实验呢,结果就被那两个肮脏的蛆虫把我给玷污了。一想到这个地方,我就立刻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了。但是我又转念一想,不对啊。一个人死了之后不是要过奈何桥,要喝孟婆汤的吗?但是为毛现在我对生前的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啊?这不科学?难道是孟婆看我可怜,不忍心让我喝?还是我自己忘记了?可是我细细地想了一下,好像没有经过这个喝孟婆汤的这个操作。“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没有死?”我在心里问道。我全身动弹不得,眼睛也睁不开,真是死了也遭罪,我真是有点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