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撅着屁股紧窄/太小太嫩了好紧 - 信宜金融网 娇妻撅着屁股紧窄/太小太嫩了好紧 - 信宜金融网

娇妻撅着屁股紧窄/太小太嫩了好紧

【摘要】chapter4 莫名,有些紧张顾若汐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你变态。”龙熠旸眯眼看着她,微微勾唇,声音有些沉哑的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顾若汐一脸不解,“什么想要的?你什么意思?” ...

chapter4 莫名,有些紧张顾若汐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你变态。”龙熠旸眯眼看着她,微微勾唇,声音有些沉哑的道:“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顾若汐一脸不解,“什么想要的?你什么意思?” 文学龙熠旸逼近她一步,俯首眸光沉幽幽的盯着她,冷魅的勾起唇角,“你闯进我的办公室,难道不是为了接近我,引起我的注意吗?”公司有明文规定,他在午休的时候,任何人不得闯入,连他的助理和秘书都不能在这个时候闯进来。擅自闯入者,将会被赶出公司,永不录用。她无视公司的规定,擅自闯了进来,不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是为了什么。要不是看她像……他早就让人把她扔出去了。顾若汐见他误会了,连忙说道:“才不是。是Peter医生让我来给你送药的。”龙熠旸眸光沉冷的盯着她,口吻略带质疑的反问:“是吗?”Peter他是很了解的,他就算借一千个胆子给Peter,他也不敢让人在他午休的时候进来打扰他,更何况是造他的谣,说他受伤了,不行了。眼前的丫头分明就是找借口来接近他的。不过她这胆子也真是够大。顾若汐见他不相信自己,有些着急了,“你想啊,我明知道你受伤了,都不行……”她‘了’字还没说出来,就收到了龙熠旸那似刀刃般锋利的目光。他气场强大的威胁道:“你说出来试试。”顾若汐见他很在意别人说他不行,乖乖闭了下嘴巴,然后低下头小小声的接着说道:“怎么可能跑来勾引你?”虽然她说的很小声,但是龙熠旸还是听见了。他眸光沉冷的盯着她,勾唇说道:“因为你知道我根本就没受伤,送药只是你来接近我的借口。”闻言,顾若汐有些生气,“喂,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吧。我为什么要接近你?如……如果我是特意来勾引你的,那我刚刚干嘛要反抗?”龙熠旸勾唇一笑,正要说什么,顾若汐就打断了他,“别说我是欲擒故纵,我跟你又不熟,又不喜欢你,没必要这样做。”听到她那句‘又不喜欢你’,龙熠旸莫名的有些不爽。他神情有些不悦的看向了她气呼呼,皱成包子的小脸。而顾若汐盯着他看了几秒后,突地想到什么,眸光一亮,看着他说道:“你不信我说的话是吧,我是有证据的。Peter医生给我留了一张纸条,说你……咳咳受伤了,而且不肯用药,让我把药给你送来,还叮嘱我一定要督促你用药。”话落,她将纸条从牛仔裤兜里拿了出来,递给了龙熠旸,“看,上面白纸黑字,写的请清楚。”龙熠旸闻言,斜睨了一眼纸条,这才接过来。看到纸条内容时,他俊美的脸上表情波动不大,不过看到内容后面的签名时,他幽暗深邃的魅眸中闪过了一丝暴戾,目光变得沉冷阴鸷起来。顾若汐看了看他变得有些吓人的眼神,试探性的问道:“现在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吧。”龙熠旸眸光深沉的扫向她,勾唇说道:“我相信,我相信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说到这,他停了下来,对上了顾若汐带着期待的目光,性感好看的薄唇里不疾不徐的溢出了三个字,“大傻瓜。”她被人陷害了都不知道,不是个大傻瓜是什么。“你……”顾若汐懵了下,随即目光不悦的瞪着他,“你什么意思?干嘛这样说我?”龙熠旸迈步走近她,讳莫如深的目光落在了她带着几分怒气的小脸上,“你被人耍了,你觉得我刚刚像是受了伤,不能人道的样子吗?”不知是因为他太高给人一种压迫人的缘故,还是因为什么,顾若汐因为他的靠近,莫名的有些紧张。她往后退了半步,想到刚刚被龙熠旸强吻时,他身体的反应,她小脸一红,顿时顿时反应了过来。“你……你没有受伤?”龙熠旸眸光意味不明的凝视了顾若汐片刻,突地一把抓起顾若汐的小手,搁放在了他腰间的皮带上。chapter5 检查,谁怕谁顾若汐见状,被吓到了,连忙挣扎着要收回手,“你……你又要干嘛?”龙熠旸温热的大掌紧握着她纤细的手腕,俯首在她耳旁嗓音低沉的说道:“我不喜欢解释,你要是不信可以亲自检查一下。”闻言,顾若汐被震惊到了,小脸顿时红了个透,像是没听清的问道:“啥?你说啥?”这个男人疯了吧,竟然让他检查他那里。他不怕被她看见他的某部位吗?呃呃!她在想什么啊。她小脸又是一红,似熟透的苹果一般诱人,龙熠旸看着她,竟有一种想咬一口的冲动。而他自己被这种想法给吓到了。他再次俯首,在她耳旁,嗓音有些低哑的说道:“我说,我说允许你亲自检查,用你的身体。”听到‘身体’二字,顾若汐就像是被雷劈中一样,全身一颤,吓的连忙收回了手,边摆手边摇头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相信你很OK!非常的OK!”说完这话,她就皱起了眉头。Peter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要耍她?他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收起思绪,她很是尴尬的看着龙熠旸说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现在就回医务部门去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话落,她转过身正准备离开就瞥见一个帅炸天的小男孩从休息室里出来了。并且她与小男孩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哇,这谁家的小孩,太帅太酷了吧。小男孩看起来五岁左右,要比其他同龄的孩子高很多。小男孩穿着藏青色时尚格纹三件套休闲修身小西装。里面的小衬衫是白色的,没有扎进裤子里,系着黑白斜条纹领带,领带上有一颗钻石。小马甲要比衬衫短。小西装的扣子是解开的,胸前有时尚的猫头鹰绣标,泛着光泽。他发型新潮,戴着紫色的小墨镜,小手腕上戴着名贵的小腕表,看起来酷毙了。看清小男孩的容貌后,顾若汐被震惊到了。小男孩那张帅气漂亮的小脸与她身旁的男人像了个极致,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一看就是两父子。龙熠旸看到小男孩,这才惊觉到自己之前有些失态和失控。他看向顾若汐,眼神有些复杂,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眼前的小女人对他的影响竟然大到让他险些忘记了睿睿还在他的休息室里睡觉。小睿睿打量了顾若汐好一会后,才抬手酷酷的摘掉小墨镜,然后视线直接越过顾若汐,看向了龙熠旸,问道:“爹地,这是您给我选的模特吗?”问这话时,小睿睿迈着笔直小腿朝着龙熠旸径直走了过来。小小的他和他爹地一样都喜欢珠宝设计,并且很有天赋,可以说是珠宝界的设计天才。小小年纪的他就已经有作品问世了,而且还很受欢迎。最近他设计了一款情侣珠宝,需要一男一女两名模特。男模特他选定了自己的父亲龙熠旸,但女模特还没着落。“模特?”顾若汐听到小睿睿这话,正准备解释,小睿睿就酷酷的开口了。“爹地身高一米八九,上下身比例是5比8,符合黄金分割定律。这位姐姐身高一米六九,标准黄金三围应该是90,62,95,不过这位姐姐偏瘦了一点,她的三围应该是85,60,90……”小男孩说这番话时,神色认真,严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