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挺进:珠子被挤进了花唇里 - 信宜金融网 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挺进:珠子被挤进了花唇里 - 信宜金融网

扶着她的腰疯狂的挺进:珠子被挤进了花唇里

【摘要】醋意大发路悠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脑袋就已经底朝天,一阵血液涌了上来,她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酒吧里的人一阵沉默,然后居然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有几个男的还在那里叫好起来。 文学路...

醋意大发路悠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脑袋就已经底朝天,一阵血液涌了上来,她连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酒吧里的人一阵沉默,然后居然爆发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有几个男的还在那里叫好起来。 文学路悠然一边挣扎一边抱怨,顾修远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把她扛了起来,然后就这么大步流星地冲出了酒吧。那么丢人……估计有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敢到酒吧这边来了。都是他的错。好不容易才把这不听话的小野猫扛到车上,顾修远这才松了一口气,上车系好安全带。经过刚才这么一弄,路悠然的小脸开始潮红起来。顾修远帮她梳理好乱糟糟的头发,语气温顺,“回家好不好?”“不好。”她一把就甩开了他伸过来的手,“不要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那样,她会觉得很脏。“你看,我就知道你是误会了。”顾修远轻轻放下了被她拂下的手,“你今天见到的那个女孩叫甘露,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妹妹而已,现在是我的秘书。”“误会?秘书?”路悠然冷笑起来,“有什么误会的?我两只眼睛看得挺清楚的。”话音刚落,路悠然就见到顾修远脸上多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她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刚刚她才信誓旦旦地在他面前说不吃醋,结果一转眼就开始抓着今天早上的事情不放起来。她现在和电视八点档里面的那些争风吃醋的女人有什么不同?“真的是你想多了,她今天不过不小心把水倒在了我身上,弄湿了我的衣服而已。”听顾修远这么说,路悠然用力回想起今天她进了办公室之后看到的那个场面,似乎……他的身上还真的有水渍。难道真的是甘露弄脏了他的衣服,所以才会出现这么暧昧的场面?顾修远见路悠然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不少,这才得意地凑到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好了,回家再说,好不好?”折腾了这么一天,也喝了点酒,路悠然也累了,于是挣脱了顾修远的怀抱靠着车座的后背开始闭目养神起来。回到了家里,路悠然还是紧闭着双眸,看上去睡得挺香的。顾修远侧头过去看到她熟睡的容颜,一缕碎发刚好掉了下来,他顺手帮她把头发捋到耳后,然后盯着她的睡颜开始沉思起来。似乎只有在她熟睡的时候,他才能看到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模样。平日里,路悠然见了他都像是只张牙舞爪的小刺猬,总是把自己隐藏起来,留给他的却只有她身上的锋利的刺。想到今天路悠然生气转头就走的场景,说真的,顾修远心里还真的挺高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很奇怪,除了夫妻之间的那些关系之外,他们两个就像是合租的陌生人一样,平日里都是他忙他的,她忙她的,互不干涉,更不用说是有什么甜蜜的回忆和争吵了。今天,路悠然居然也会为了他吃醋……顾修远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她才不会把他从她的世界里推开?什么时候,她才愿意靠在他的肩膀上甜蜜地笑呢?一想到这里,顾修远心里就有点难受。在车里毕竟是睡得不太舒服,路悠然的额头上都布了一层薄薄的汗。最后,顾修远还是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就像是捧着一件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然后把她放到两人的卧室大床上,这才起身到浴室里洗了个澡。等顾修远已经洗完澡躺在大床上的时候,床身的塌陷感还是让路悠然醒了过来。果然,她一醒来,整个人又恢复到小刺猬的个性,直接转过身子去不理会他,还硬是把顾修远身上的被子卷过去了一大半。顾修远还真的有点不知所措,只能苦笑着低声求饶,“悠然,还在生我的气?”“谁生你的气了?”路悠然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那你为什么卷走我的被子?”这难道不是生气的表现?路悠然被他弄得哑口无言,然后把被子一把盖在了顾修远的头上。“你那么喜欢被子就还给你。”结果顾修远一把扯开被子,直接凑了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不放,“悠然,不要生气了,我和小露真的是没什么。”他沉稳的嗓音就如同是这夜晚中最美好的乐曲一样,让她的心在无意中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连挣扎都快要忘记了。路悠然不爱顾修远,这个她清楚,只是她也不能接受顾修远身边有别的女人。她知道着这样的想法很自私,可是当初是顾修远来招惹了她的,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结婚证上写着的另一个名字是除了莫皓轩以为的任何人……想到这里,路悠然就觉得心痛。两年前,她甚至还在想着做莫皓轩的新娘,穿着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礼服,风风光光地嫁给他……结果两年后,一切都变了,她成了别人的妻子,还是她完全不爱的人。第五章 跟他去公司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夜晚里,似乎总是很容易就想起莫皓轩,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是不是比以前更好了。这两年来,路悠然根本就不敢打听他的消息,怕听到他过得不好,更害怕听到他的身边有了别人。只要一想到莫皓轩,路悠然的心里就像是塞了无数的棉花一样难受不已。感觉到路悠然往他胸膛里靠了靠,顾修远的脸上有了笑意,然后也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她,只不过是把他当成了莫皓轩而已……本来以为会失眠的,结果她就这么靠在他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顾修远几乎是很久没有试过这么晚才起来了。和别的总裁不同,他在公司里可以说得上是亲力亲为。不亲力亲为,能行吗?企业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看,就想着怎么把他那个最高的位置上扯下来,他从来就不敢掉以轻心。如果可以,顾修远倒是不想接管这个企业。他宁愿做一个自由放荡的人,追求自己的梦想,有自己的自由和生活,只不过有些事情从来就由不得他做主而已。看到怀里的路悠然熟睡的模样,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突然觉得,迟到也是值得的了。或许是感觉到有炽热的目光盯着自己看,路悠然十分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皮,双眸如同波光粼粼的湖面一样,这样的眼神让顾修远感到心突然漏了一拍,快动作地就吻上了她的脸。“早。”平日里路悠然不睡到日上三竿是绝对不会起来的,而顾修远又是个工作狂,所以几乎是她还没起来他就已经去上班了。今天他睡晚了一点,她醒早了一点,所以静距离看到顾修远的脸,路悠然还真的有点不习惯。不过,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阳光正好就照射在顾修远无公害的脸上,这样温暖的光芒环绕在他的身上,还真的有那么几分帅得掉渣的资本。“还不快点去上班?”路悠然望向床头的钟,已经都九点了,他这个工作狂居然还不快点出发,今天太阳还真的是从西边出来了。可是一想到他要去上班,再顺便把昨天她到办公室发生的事情顺便想了起来,路悠然的好心情就这么全部都毁掉了……“嗯,我这就去。”看到顾修远微微一笑然后起身的动作,路悠然的脑海中全部是邪恶的思想。去上个班还能这么开心?不用说,肯定是急着去见那个叫做甘露的了吧。亏她差一点就要相信他了!“不准去。”路悠然整个人从床上爬了起来,就像是一个女王一样高高在上地看着面前的男人。顾修远不明所以然地苦笑,他又怎么得罪她这个小祖宗了?不过,看到她生气就像只小野猫的表情,他的心情倒是莫名其妙地好了起来。在顾修远的印象中,平日里路悠然总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似乎什么都事不关己,倒是很少见到她这个生气吃醋的模样。这样说来,她的心里是不是也还是有一点点在乎他的?想到这里,顾修远的嘴角上扬得更加厉害了。可是这笑容在路悠然看起来不是玉树临风,也不是帅得惨绝人寰,而是……十分淫荡。这该死的顾修远,居然还明目张胆地在她面前示威了!要是不好好收拾他一顿,她都从内心深处深深地觉得对不起自己了。所以下一秒路悠然就趾高气扬地站在了顾修远面前,用女王般的气场不容商量地和他说:“我要跟你去公司。”顾修远愣了两秒,然后神志这才清明了过来,用温柔的声线吐出了一个音节,“好。”路悠然是真的就这样跟着顾修远到了公司。顾修远看着一路上都气鼓鼓的娇妻,心里是又高兴又无奈。都说女人是个大醋坛子,他还以为他们家这个根本就不会吃醋,没想到吃起醋来这么厉害,甚至还要跟着他去公司上班,盯着他看他有没有偷吃……平常路悠然根本就没有在公司露过脸,公司里的员工只知道顾修远是已婚男士,可是都没怎么见过路悠然,所以一大早见到路悠然和顾修远并肩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公司的状况简直就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对于单身的年轻的女性上班族来说,一天里工作的最大动力就是能看到她们心目中那个英俊温柔多金的总经理。虽然说他已经结婚了,可是从来就没有见过正宫出现在公司里,而且小道消息貌似传说他们两人的关系不太好。所以那些女同志们就盯着这块闪闪发光的肥肉不放了,哪怕这是一块已经名草有主的肥肉!只要她们还是有上位的机会,就绝对不能这么眼睁睁放过。可是今天路悠然的出现简直就是给她们一个晴天霹雳来了……原来总经理的妻子长得还真的挺不错,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境地,可是两人站在一起看起来那是十分养眼。在电梯里看到那些女人们的眼光从激动到惊讶,然后再从惊讶变为犹豫,最后黯淡无光,路悠然突然有种报复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