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如何用棉签惩罚屁股眼 - 信宜金融网 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如何用棉签惩罚屁股眼 - 信宜金融网

说还逃不逃了 惩罚*如何用棉签惩罚屁股眼

【摘要】 燃烧的酒 不知道为什么,沈云溪听完林寒的话之后,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这个大笨蛋,难道这种话不教你,你就不会胡编乱造一下么,真是服了他了......这样你这臭小子就等着...

燃烧的酒


不知道为什么,沈云溪听完林寒的话之后,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这个大笨蛋,难道这种话不教你,你就不会胡编乱造一下么,真是服了他了......这样你这臭小子就等着被各种讽刺挖苦吧!


 文学


“嘎嘎嘎,林寒兄弟,你居然是一个保安!我很欣赏你说真话的勇气。”王炫听完之后激动透了,他生怕林寒说谎装比,没想到他居然敢说真话。



林寒微笑着说道:“我从不说谎!”是的,林寒是一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人,从来不会和别人瞎编或者怎样。



一边的沈云溪狠狠地瞪了林寒一眼,看林寒的表情,似乎感觉自己当保安还很骄傲呢!



“哟哟哟,这就有意思了,林寒兄弟居然是傍上了你们公司的总裁呀,真厉害啊!这身份差距实在是天上地下啊......”一边的刘建紧接着就刺激林寒。



一边的三角眼坏笑着说道:“你看你看,你是不是不懂事,说这么难听,啥叫天上地下,没准儿人家林寒兄弟也是富有人家的少爷呢!也是富二代呢!”表面上三角眼像是帮林寒说话,实际上他比这两个家伙说的还阴毒。



看到自己的两个兄弟这么给力的讽刺林寒,顿时王炫兴奋的死去活来,恨不得站在桌子上哈哈大笑上一组。



林寒摊开手说道:“我也不是富二代,我家是农民!”



这句话说完之后,立刻引来了王炫他们几个人的哄堂大笑,他们一直勾引林寒就是让他上当呢。



“嘎嘎嘎,那你还敢和沈云溪一起出来,你配吗?我看你就是一个想要傍富婆的小白脸吧,嘎嘎嘎!”王炫嚣张的指着林寒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寒的手已经握住了王炫指着林寒的手指头,笑着说道:“王炫先生,我不太喜欢别人用手指头指着我!”



说完林寒微微一发力,疼的王炫赶紧将手放下,不停的在桌子下面偷偷揉着指头。本来准备发作的沈云溪,看到林寒惩罚了王炫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三个家伙。



“你们要是觉得我是为了钱才和云溪在一起的话,那我就不得不说你们实在是太肤浅了,每个人都有他的优点,就像我这个人,很明显的一个优点就是容忍,很多时候你周围都会出现小人,心胸狭窄的人可能会斤斤计较,但是心胸宽广的人可能就会视而不见!”林寒的话一语双关,一方面说他们几个肤浅,另一方面说明我们是真爱,只有小人才会不停的说我们闲话。



听完这句话,王炫他们三个不由得露出了阴险的表情,特别的愤怒,他们知道林寒在骂他们小人,可是却没法反驳,只能忍气吞声!



一边的沈云溪不由的眉头舒展,对林寒投去一个很复杂的眼神。



“啊,我看这些工作上的事情啊,就不详细的聊了,咱们还是吃东西,吃东西吧哈哈!”刘建打圆场说道。



说完之后,刘建和王炫对视一眼,本已面如死灰的王炫顿时再一次容光焕发!



王炫笑嘻嘻的说道:“林寒兄弟能够博得云溪的欢心,必然酒量也是相当的霸气,咱们今天第一次见面,一定要好好喝一杯!”



“抱歉,我不太会喝酒!”林寒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说道。



三角眼抓紧机会献媚般的笑着说道:“不多喝,不多喝,咱们就稍微品尝一点就可以了!第一次见面不喝酒不合适!”



想了想,林寒为难的说道:“那好吧,我只喝一点!”



“他们的鬼话能信吗,一会儿非得忽悠你全喝了!”沈云溪想着正要出手拦住林寒,王炫笑着说道:“没问题,一定只喝一点点!”



说完便给林寒倒了一杯啤酒,就这样,几个人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为了早点给林寒喝的死去活来,然后拿下沈云溪,这几个家伙是想方设法的,找理由干杯,不到十分钟,一人五瓶下去了。



“尼玛,这个臭小子怎么还不倒呢?不是这家伙说自己不能喝酒么!”王炫愤怒的想着。



看着沈云溪那深邃白嫩的乳壕,实在是快忍不住了,王炫激动的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哥哥认为,感情深,必须要喝好才行,你说呢林寒兄弟,我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喝酒方法,就是担心林寒兄弟你不敢尝试呀!”



林寒脸上露出一副要在沈云溪面前装男人的表情,有点儿没有底气的说道:“有啥我林寒不敢尝试的,来就来,你说吧,怎么喝?!”



王炫听完这句话,和刘建兴奋的眼神都露出光芒了。



“好好好!我就喜欢林寒兄弟这样的豪爽爷们儿!咱们把纯度高的白酒点燃喝如何?不过你要是害怕的话,你只要告诉我们不敢就可以了,咱们继续喝啤酒!”刘建又激将着林寒说道。



沈云溪赶紧踢了林寒一脚,意思是他们在欺骗你呢,千万别喝啊!



可是林寒就压根儿没有理会沈云溪的动作,依然点头说道:“没问题,来就来!”



三角眼精光四射,赶紧去准备了几瓶六十多度的高度数白酒,要知道他们是经常出入于夜店,以及各种饭局高端聚会的,就像他们刚才说的这种喝法,玩过很多次,喝个三五杯是没问题的!但是多了,嗓子是接受不了了。



沈云溪也拉了拉林寒,示意别喝了,林寒却挺起胸脯说道:“我林寒酒量好得很!不就是点燃喝吗,没问题!”



看到林寒这个样子王炫的右手不由得呈爪状,幻想着马上就拿下沈云溪的情形了。



很快三角眼倒了两杯高度数的白酒,用打火机在酒杯里一点,“嗡”的一下蓝色的火苗起来了。



紧接着王炫朝着林寒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便端起酒杯一口饮下去......一边观看的沈云溪虽然什么都没喝都感觉嗓子火辣辣的!



“林寒啊,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和哥哥我投降啊,免得喝的把嗓子烧坏喽!”王炫嚣张傲气的看着林寒,点燃了另一杯酒。



此时的林寒很是被动,不喝的话那就在沈云溪面前跌份,不如王炫。



喝的话,着着火的酒,不得喝出人命来吗?

第七章 霸王硬上弓


沈云溪这次终于开口了,“如果喝不了就不喝了,我们是来聚会的,又不是斗酒的!”沈云溪冷冰冰的白了林寒一眼。



王炫得意洋洋的看着林寒,他知道男人,男人在什么时候最需要面子?女人面前啊!林寒怎么可能不喝呢?



“没有问题,你们女人家家的一边儿呆着去!”张扬拍了拍胸脯,一副没问题的样子说道。



看着林寒这样,王炫和刘建在桌子下面击了掌。



说完,林寒端起来那杯燃烧着的酒。



“咕!”林寒仰起脖子一口饮下,看的王炫他们是大为吃惊,他们只认为林寒是为了在女人面前装比,可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敢喝。



刘建拿起酒杯又递给了林寒和王炫,“林寒兄弟真是名不虚传呀,喝完燃烧的酒居然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说完刘建和王炫对视了一眼,意思是他顶多两杯就得投降了,搞死他!



于是,在刘建和王炫的鼓动下,两个人一连喝了三个燃烧的酒,喝的王炫都有点儿慌了,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一点儿都不害怕么?还是他脑子有问题,抱着一死的决心喝的!



“哎呀,林寒兄弟啊,哥哥看你喝这样的酒心疼啊,你肯定没怎么玩过这样的游戏吧,你要是坚持不下去,咱们就不喝了,哥哥也不用你投降啥的!”王炫是真慌了,这小子如果真的抱着一死的决心喝,自己还真整不过他呀!



林寒很是轻松的笑了笑说道:“没有问题呀,我觉得还挺有趣的,我很喜欢,这两位大哥要不要一起喝呢?贱大哥?肥哥?”



“啊,我俩就不喝了,我俩给你和王炫加油呐喊!”三角眼赶紧摆摆手,他也发现林寒这小子不要命了,这些年他总结出来最可怕的人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人,而是不怕死的人!



王炫不由得心中暗自叫苦,他的嗓子已经稍微有反应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再喝上顶多两杯就不行了,再多喝的话,非得吐血不可了!



沈云溪看着林寒的表情和动作,不由得一愣,这个男子怎么感觉有点儿陌生呢?他还是他么?



这次是林寒主动给两个杯子的酒倒满点燃的,笑着说道:“王先生,来,我们继续喝,多好玩呀!不醉不休哦!”



林寒这句话更是给王炫说的一哆嗦,尼玛的,老子就不信你是铁打的,喝就喝!



“好,这种游戏虽然好玩,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感觉嗓子难受就停啊,否则会很麻烦的!”看似王炫在鼓励张扬指导张扬,实则是他担心自己了。



这酒精度数就很高了,再加上点燃喝,真不是一般人能够驾驭的了的,他也是好多次玩才稍微有点儿经验。



不过为了在沈云溪面前打败林寒,王炫嘎嘎笑了两声壮壮胆儿,激动的说道:“没问题,来,我先干为敬!”说完王炫便抬手喝掉了。



喝完之后他们三个眼睛紧紧的盯着林寒,看林寒还是不是一点儿问题没有。



只见林寒优哉游哉的端起杯子,轻轻的嗅了一下,笑着说道:“还是国内的酒有味道,国外的酒就跟勾兑了白水似的,没意思!”



说完林寒一口喝掉了。



“尼玛,感情这小子还挺享受的?”对面的三角眼也不由得皱上了眉头,这种玩法是他们一个朋友带过来的,是国外很流行的玩法,虽然他们有经验,但是这不说醉不醉,喝多了嗓子也受不了啊!



此时此刻王炫最想听到的话语可能就是从林寒嘴里来一句,啊,我喝不动了,投降。或者是大哥饶命啊!我喝不下去了。



可是林寒脸上平淡的出奇,不但什么都看不出来,而且还能看到偶尔会有些许的兴奋在里面呢!



喝到第六杯的时候,王炫感觉脑袋里面胀胀的,嗓子里也如同燃烧着一般,实在是受不了了。



“林寒兄弟啊,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喝法吧,我这当哥哥的经常这么喝,你肯定不经常,这样不是欺负你么!咱俩来点儿洋酒吧!”王炫笑着微微带着祈求的意味说道。



林寒是什么人?杀手!杀手是什么风格?



杀手的风格就是趁你病,要你命!他们天生就如同黑夜里的眼镜蛇,丝毫不放过任何机会,只要有机会就会一路高歌猛进,让你没有后悔的机会!



林寒点燃一支烟,缓缓地吐了一个烟圈儿,笑着说道:“咱们好朋友之间有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来来来,继续玩,这个玩法实在是太有趣了!我很喜欢!不过弟弟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炫哥你要是不行了的话,那就算了吧!”是啊,你特么一开始不要用这种方式搞死老子么,那我就让你哭着喝掉这一杯!



林寒使用的措辞非常毒辣,“不行”这个字眼在男人听来,是绝对具有杀伤力的,男人都受不了这个词!所以王炫带着浓烈的愤懑,激动的说道:“来就来,哥哥我怕过谁?”



看王炫上当,沈云溪居然破天荒的捂嘴轻笑了一声,她知道,王炫被这鬼灵精怪的林寒忽悠的进了八卦阵了!等待他的是......



刘建和三角眼急了,他们知道王炫的能力,刚才那一杯已经就是非常勉强了,这杯要是下去,真不行了!便都轻轻的在桌子下面各种给王炫释放信号。



可是此时的王炫一方面喝的稍微多了,精神乱糟糟的,另一方面就是他怎么都不能够在沈云溪面前丢面子!



情绪一激动便喊道:“倒酒!”



没辙,三角眼只能倒酒,不过他灵机一动,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粉色的瓶子,上面画着一个美女露着臀部超级妩媚的样子,轻轻打开瓶盖将一点儿透明颗粒倒入手中,然后另一只手接过林寒的杯子,在左手护杯,右手倒酒的瞬间,几个白色的颗粒进入了林寒的杯中,很快就化开了。



“嘎嘎嘎,既然两位玩的这么开心,那就继续喝吧,林寒兄弟,这杯是你的,年轻人好酒量,不错不错!”三角眼表面上说的很和谐,心里却放荡的想着待会儿林寒见了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