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芳让我再进去一点|屋内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 - 信宜金融网 小芳让我再进去一点|屋内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 - 信宜金融网

小芳让我再进去一点|屋内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

【摘要】  嫂子轻哼了一声,“阿正,摸到了吗?”    “摸,摸到了。”我激动地舌头都打结了,轻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把它弄出来。”    ...

 嫂子轻哼了一声,“阿正,摸到了吗?”

    “摸,摸到了。”我激动地舌头都打结了,轻呼了一口气,“我现在把它弄出来。”

    “嗯~”嫂子嘤咛了一声,催促道,“那你快点。”

    我手抖得厉害,里面那跳蛋还滑溜溜的,弄了好几下都没出来。

    “嫂子,你放松些。”

    嫂子“嗯”了一声没说话,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我只好再伸一跟手指进去,夹紧跳蛋准备将它抽出来。

    突然嫂子夹紧双腿,浑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着,嘴里发出似爽非痛的闷哼。

 文学


    我也刚好夹出跳蛋,“嫂子,弄出来了。”

    嫂子喘息地“嗯”了一声,拿回跳蛋什么也没说,便急忙离开了。

    而后几天,嫂子对那晚的事闭口不提,仿佛跟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细心照顾着我。

    只是她不再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奶了,像是刻意回避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我必须得打破这种局面!

    晚上小侄女已经睡着了,嫂子在厨房削水果,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真丝吊带背心,衬得皮肤光滑白皙。

    灰色的小短裤包裹着她挺翘的浑圆,显得曼妙的身材更加的凹凸有致。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嫂子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只不过是屁股和腰变得更加丰满性感了。

    尤其是在她生了小孩之后,产后的充盈抹去了她的青涩,就像她手中的水蜜桃般鲜美多汁。

    我进厨房摸索着给自己倒水,嫂子背对着我没说话,我心里憋得难受,便故意将杯子推倒在地上。

    “啪”一声杯子就摔碎了,嫂子转身惊呼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喝水可以跟我说一声呀。”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作势要蹲下来捡。

    却被嫂子喝止,“你站着别动,小心玻璃渣子,我来就行了。”说着便蹲了下来。

    我听从嫂子的话,站在原地不动,从我这角度,刚好看到那两团饱满间的沟壑,诱人得很。

    嫂子收拾完了,我赶紧恢复无神的眼神,“麻烦你了,嫂子。”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过来一起吃桃子吧。”

    说着便端起果盘,走到客厅,而我跟在她身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她挺翘的后臀,顿时口干舌燥得要命。

    嫂子递了桃子给我,我咬了一口。

    水蜜桃果然是鲜美多汁,但依旧解不了我内心的渴。

    “阿正,”嫂子突然唤了我一声,只见她咬了咬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快她便又道,“你要喝奶吗?” “怎么啦,嫂子。”我佯装糊迷茫地看向她。

    “没没事,我先扶你回房间。”嫂子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俏脸通红一片。

    她动情了,我察觉到了。

    我以为今晚会跟嫂子发生点什么,然而她送我回房后,便匆匆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心情烦躁得很,懊悔自己怎么不冲动点,直接把嫂子给办了算了,搞得现在自己欲火焚身。

    但稍微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行径够禽兽了,再越界就不好了,最后折腾了好半天我才睡着。

    “阿正,阿正...”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嫂子在叫我,突然被人推了一下,睁眼一看,还真是嫂子。

    只不过,此时的嫂子一丝不挂,光着身子站在我面前,顿时就让我那里一跳。

    “嫂子,这么晚了有事吗?”

    嫂子大半夜光着身子跑来我房间,难不成是想要了?

    “阿正,你帮嫂子个忙,嫂子那里...”嫂子欲言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那里?”我心脏跳得飞快,“嫂子你那里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要了,但我不能说破,我必须得装糊涂。

    可接下来,嫂子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我那里有个跳,跳蛋,线扯断了出不来,你帮嫂子弄出来好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

    跳蛋?

    线扯断了?

    我滴个乖乖,那里得多紧才能把线给扯断啊。

    嫂子急得都快哭了,“我弄了好几个小时了都弄不出来,阿正,你帮嫂子弄出来吧。”

    嫂子居然让我帮她弄出来,这特么简直比她要我跟她滚床单还刺激!

    “嫂子,你别急。”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火热,“你先躺到床上,我帮你弄出来!”

    嫂子躺到床上,咬着下唇说道,“阿正,这事你得替我保密,不然嫂子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放心嫂子,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那开始吧,还好你看不见。”

    我狠咽了口唾沫,谁说我看不见,可惜屋里没开灯,否则我就可以把嫂子浑身上下每一寸都看个遍了。

    嫂子把我的手放到那片幽深处,“阿正,就在那,你要轻点,别,别把它给顶进去了。”

    “知道了嫂子。”

    我应了一声,凭着感觉摸到下面后,便将手指探了进去,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原来女人那里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