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耍嘴就是个棒槌*小东西,你怎么那么紧 - 信宜金融网 我要是耍嘴就是个棒槌*小东西,你怎么那么紧 - 信宜金融网

我要是耍嘴就是个棒槌*小东西,你怎么那么紧

【摘要】 回到了自己家,杨雪艳脑子里一片混沌,她怎么也料不到当初一时糊涂犯了错,结果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杨雪艳感觉很无助,这时候的她又想念老公早点出差回来帮助她,又担心秘...

回到了自己家,杨雪艳脑子里一片混沌,她怎么也料不到当初一时糊涂犯了错,结果会严重到这种程度。

    杨雪艳感觉很无助,这时候的她又想念老公早点出差回来帮助她,又担心秘密被老公知道了的后果……无比的纠结。

    这时候电话铃声忽然响了,把她吓了一跳,看了下才发现是婆婆打来的。

    她赶紧接通电话,说道:“妈,别着急,我刚到家,待会就过来。”

    “雪艳啊,我想跟你说俊俊已经睡着了,你就不用过来了,明天一早我和他爷爷送俊俊去幼儿园好了。”

    “好的,妈,那谢谢你了。”

    这一夜杨雪艳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梦见自己赤身裸体的待在黑夜中,雨点落在自己身上冰冷刺骨,周围仿佛还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

    第二天醒来之后,杨雪艳的精神有点不太好,但她还是得起床上班去。

 文学


    起床之后,她来到洗手间,洗脸刷牙。镜子中的自己神情有些憔悴,眼中也有几条血丝。

    她嘘了一口气,在心里安慰自己已经尽量的解决问题了,噩梦应该都过去了,让这段不堪的回忆被尘封起来吧。

    没有心情吃早点了,杨雪艳赶到公司办公室,放下自己的包,正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当看到来电显示是昨天张强打的电话号码时,杨雪艳心里一惊,莫名的有股不妙的预感。

    杨雪艳不明白,双方已经达成承诺,那猥锁的死胖子还打电话来做什么?

    难道……对方想反悔吗?

    她吓了一跳,绝对不允许张强做出反悔的事!

    在犹豫之间,手机铃声持续不断的响着。

    杨雪艳深吸一口气,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她倒想看看,那丑陋的老男人又想耍什么鬼花招。

    电话接通,便听到那熟悉的猥琐笑声:“杨小姐,早上好啊!”

    “你又打电话来做什么?我们已经两清了!”杨雪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沉声道。

    “呵呵,别紧张嘛,毕竟咱们昨晚都‘坦诚相待’了,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吧,我特意给杨小姐问声好的。”张强特意强调了坦诚相待这个词,让杨雪艳心里又感到了一阵羞耻。

    “抱歉,我现在很忙,没时间跟你瞎扯,没事我就挂了。”杨雪艳迫不及待的便准备挂电话。

    “等一下!干嘛这么急着挂电话啊,咱们的事情还没完呢!”

    “你胡说什么!昨晚你要求的事我已经答应你了,而且你也做了承诺,难道你想反悔吗?”杨雪艳忍不住了,恼羞成怒道。

    “嘿嘿,昨晚只是相互认识一下,我答应帮你保守秘密,不过你似乎没有一点诚意,还带着防狼喷雾,难道担心我会非礼你吗?我昨晚一夜没睡着,心里有些生气,所以想让你再做一件事作为昨天对我不诚意的补偿。”

    “无耻,混蛋!我不会再答应你任何事的,你要是再敢骚扰我我就打电话报警!”杨雪艳又惊又怒,自己就不应该相信张强的鬼话,昨晚按照他的要求去做!现在这猥锁的死胖子还想得寸进尺,简直痴心妄想!

    其实这也不能怪杨雪艳,虽然平时她非常理智和冷静,做什么事都要考虑周全,但自己犯下的过错实在太荒诞了,当张强昨天打来电话差点有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为了保守自己的秘密,情急之下杨雪艳没有多想,也根本没法多想,只能选择相信张强,希望对方有点良知,在自己满足对方要求后,对方可以为自己保守秘密。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自身的魅力和张强的执着。

    “报警?报警做什么?难道我有做过对你不利的事吗?比如非礼?比如敲诈勒索?昨晚好像都是你自愿的吧。嘿嘿,幸亏我昨晚拍了视频当做证据,不然还真被你反咬一口了。”

    “你说什么?什么视频?”杨雪艳面色骤变,急忙追问。

    “就是昨晚咱俩见面的视频啊,杨小姐,你也不要怪我,我是个老实人,没你们这些大公司上班的白领心机多,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来保护自己了,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吧?”电话那头的张强笑的十分得意。

    这一刻,杨雪艳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一片空白。一刻,杨雪艳眼眶都红了,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受到过如此大的羞辱。

    这对她这样极度高傲自信,自尊心又极强的女人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痛苦。

    可为了家庭,为了丈夫,为了掩盖自己犯下的过错,她不得不满足对方的条件。

    杨雪艳双手微微颤抖着,反手伸向了背后,一个个尤为缓慢和犹豫的解开文胸的挂钩。

    当挂钩全部解开的一刻,文胸便散落开来。

    她面色红的娇艳欲滴,最终狠下心将文胸拿了下来,又急忙用手将那两团饱满的胸挡住。

    张强兴奋的不自住的站了起来。

    杨雪艳吓了一跳,以为对方要对自己不轨,连遮挡都顾不得了,急忙去包里翻出了防狼喷雾。

    这一刻,文胸也彻底落在地上,胸前没了遮掩,雪白丰满的两团随着她紧张急促的呼吸随之起伏晃动,尤为诱人。

    她顾不得暴露,双手紧紧抓着防狼喷雾,对准张强怒喝:“你再上前一步试试!”

    张强吓了一跳,随即笑了起来:“别紧张别紧张,我绝对不会乱来的。”

    说着他又坐了下来。

    杨雪艳松了口气,这才赶紧用一只手挡住胸前,另一只手依旧抓着武器。

    可自从生了俊俊之后,她的胸比以前更大了,饱满雪白,如同天庭的蟠桃一般,让人有种恨不得上前咬一口的冲动,一只手根本遮挡不过来,依旧有一些暴露出来,令张强大饱眼福,身体的反应更强烈了。

    “还有最后一条裤子呢,脱下来,都给我,然后穿上衣服你就可以走了。”张强笑眯眯的说道。

    对于杨雪艳这样的女人,他并不着急一次拿下,因为这样得冒着很大的风险,万一对方豁出去了,想要鱼死网破报了警,自己不但得不到杨雪艳的身体,还很有可能因为勒索敲诈而被警察抓起来,实在得不偿失。

    所以,他得慢慢的一步一步来,静静等着自己的猎物落入圈套。

    杨雪艳慢慢冷静下来,这才将武器放在桌边,一只手抱着双胸,另一只手逐渐将红色雷丝的布料慢慢退下,然后急忙用另一只手遮挡。贴身裤子便从两腿间滑落。

    将全身展示在丑陋肥胖的老男人面前,杨雪艳羞耻的全身战栗,后脊生凉,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她低着头,紧咬牙关道:“这样可以了吗!”

    “呵呵,很不错,完美!想不到杨小姐的身材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好的多,你丈夫可真有福气。”张强激动万分,不停的咽着口水,如果不是杨雪艳有防备,恐怕他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计划了,直接扑了上去。

    杨雪艳受不了这种言语侮辱,抓起外衣和裙子,转身看准洗手间的方向一口气冲了进去,留给张强一个雪白美丽的背影。

    那浑圆挺翘的臀部在跑动间扭来扭去,不停变换形状,让张强垂涎三尺,下意识按住自己的裤裆。

    洗手间门关了,杨雪艳背贴着门竭力喘气,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额头也冒出了一阵虚汗。

    此地不宜久留,她得赶紧离开!

    杨雪艳顾不得没内衣了,急忙将白色衬衫和包臀裙穿好。

    在此期间,客厅中的张强已经起身将对方的内衣裤都拿了起来,还将红色雷丝的裤裤放在鼻间闻了闻。

    “真香啊!”张强一脸的沉醉之色,然后她看到内裤一点黄斑,估计是杨雪艳白天上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虽然女人都有上完洗手间擦拭的习惯,也保不准裤裤上不会留下痕迹。

    他二话不说,将杨雪艳内衣裤收了起来,又将桌上的防狼喷雾拿起,藏了起来。

    洗手间内的杨雪艳竭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一咬牙,打开门穿戴整齐的快步走出洗手间。

    因为穿是OL职业装,白色衬衫下明显可见两团鼓囊囊的轮廓,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两点凸起。

    当杨雪艳出现的一刹那,张强眼睛亮了,眯着眼笑道:“你出来了。”

    虽然没了内衣,但至少有外衣的保护,杨雪艳又恢复了平日的高冷,扫了一眼客厅,发现不但内衣裤没了,连武器都不见了,怒骂道:“王八蛋,我的防狼喷雾呢!”

    “嘿嘿,一并收下了,就当送给我的见面礼好了。”

    杨雪艳虽然不情愿,但也不想纠缠下去,冷声道:“我已经满足你的条件了,你一定要遵守诺言!”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杨小姐,时间还早,要不一起吃个饭?”

    杨雪艳根本不理会张强,甚至不愿意看对方一眼,转身便快步离开了张强家。

    等杨雪艳离开后,张强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将先前一直架在柜子上的手机拿了下来。

    手机显示摄像模式,已经录制了三十二分钟。

    张强兴奋的笑了起来,打开录像,眯着眼自言自语道:“录的挺清晰的,呵呵,杨雪艳,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