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 好深 用力 太大了:闺蜜说下面痒让我用嘴 - 信宜金融网 野战 好深 用力 太大了:闺蜜说下面痒让我用嘴 - 信宜金融网

野战 好深 用力 太大了:闺蜜说下面痒让我用嘴

【摘要】 苏晴的表情迷离,饥渴地咬了咬嘴唇,她内心是想的,但原则却不允许。       犹豫一会,她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nbs...

苏晴的表情迷离,饥渴地咬了咬嘴唇,她内心是想的,但原则却不允许。

 文学

    犹豫一会,她还是理智战胜了欲望。

    我也不好强人所难。

    只好继续手指伺候。

    可能是声音惊动到了周雯,她过来敲门。

    “晴儿,我已经热好牛奶,你喝了在休息吧。”

    周雯声音一颤一颤道:“雯姐…不用了我……现在不想喝。”

    “你声音怎么了?”周雯察觉到异样。

    苏晴脸色很惊慌,我也吓到停下了手,但苏晴却抓着我的手,眼神哀求地看着我,显然她还想要。

    我只好继续。

    “老公,你在里面?苏晴到底怎么了?”周雯又说。

    我的心也慌乱了,生怕暴露。

    脑筋急转弯一下后,撒谎道:“老婆,晴儿她颈椎不舒服,我在帮她推拿呢。”

    周雯竟然信了:“老公,辛苦你了。晴儿,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让我老公,好好伺候你吧。”

    “雯姐,谢…谢。”苏晴哼唧着回答。

    周雯走开后,苏晴的欲望封印解除,只见她转过身撅起身体。

    我吃惊了,难道她想通了吗?

    想让我从后面那个?

    “晴儿,你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戏虐地笑道。

    苏晴脸色娇羞,说道:“你可不许进去哦?”

    “啊?不进去,那咋整?”我纳闷道。

    “就用大腿啊。”她害羞道。她能说出这话,已经充分认可我的行为。

    我也不会不知足,其实试试这花样也蛮不错的。

    于是,我沿着那夹紧的大腿开始了。

    苏晴的大腿很柔软,所以,一点摩擦的疼痛感都没。

    苏晴也露出很享受的样子,她似乎对我的那儿很迷恋。

    “你为什么不让我弄那里呢?”我微喘着问她。

    她迟疑一会回答:“我有男朋友,我不能背叛他,也不能背叛雯姐。”

    “你男朋友应该很帅吧?竟然对他那么痴情。”

    “当然,他是世上最好的男人。我就是为了他,才报考空姐的。”

    我们一边继续,一边聊着话题,那样很带感。

    偏偏这时她的手机响起,她看了来电后,吓了一跳,急忙推开我,说她男朋友打给她的。

    竟然这么巧!

    她接听的时候,我才不会闲着,拿起她的另只手,握紧我那儿。

    她没反感,一边帮我,还一边聊着电话。 马上摸到了那薄薄的遮羞布,一团刺手的东西扎着我,我猜到是什么。

    我很喜欢这毛茸茸的感觉。

    在这一片区域内,隐藏着一个神秘的府邸。

    我的手,很快触及到。

    苏晴的身体一个激灵,显然,这里非常地敏感。

    她咬着嘴唇,露出很无奈的样子。

    我继续放肆起来,探进了山洞,苏晴的反应越发销魂了。

    周雯又纳闷地问苏晴:“晴儿,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没有啊,雯姐。可能昨晚没睡好吧。”苏晴强颜欢笑道,其实神经却承受着,极其震撼的舒服感。

    她真想尽情地呻吟,发泄这美妙的感觉。

    但周雯在这,她不敢。

    周雯跟着看向我,说:“老公,你吃完早餐带晴儿去看医生吧。”

    我压根没听进去,很享受手指的一进一出。

    已经宛如下雨一般。

    如果真刀真枪,那肯定爽翻天。

    周雯连续跟我说了几次话,看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些生气了:“老公,你到底有没听到人家说话?”

    我这才反应过来,笑着敷衍道:“好的,老婆。”

    周雯这时站了起身:“晴儿,雯姐去给你烧杯牛奶。”

    “不用了。”苏晴急忙阻止。她其实是怕跟我单独在一块。

    但周雯还是走开了,没了周雯,我饥渴难耐地靠向苏晴,然后强吻她。

    苏晴害怕地小声挣扎。

    “不要海哥,不要……”

    苏晴一边反抗,一边呻吟,她其实很享受我的粗暴。

    但又怕周雯发现了。

    苏晴的嘴唇很柔软,吃的粥还没来得及吞进去,就被我先吞了一点。

    我们一边吻,一边搅浑着这小米粥。

    苏晴有点透不过气,更大的冲击是在下方。

    像水龙头扭到了最大,哗啦啦地流出。

    我都吃惊,她有这么多吗?

    其实,她是撒尿了。

    苏晴终于忍不住这份暴击的爽感,叫了出声。

    “呃——”

    我吓得赶紧松开了苏晴,知道周雯马上就会出来。

    果然,周雯从厨房走出,问发生了什么事。

    苏晴的脸色潮红,衣衫和头发凌乱,她这样子我真怕会拆穿。

    幸好周雯却认为:“晴儿,你病的越发严重了。”

    苏晴只好尴尬地点头道:“是的,雯姐,我的头突然很痛。要不,我回房休息下。”

    “好的,老公,你扶一下晴儿。”

    苏晴看了我一眼,她这次没拒绝。

    我猜到,她被我刚才的指功征服。

    于是,我扶她进了卧室。

    周雯继续去忙她的。

    到了卧室,我胆大妄为地抱住苏晴,继续下半场。

    苏晴这回没有反抗,闭着眼任由我。

    我心里很激动,这说明,她成为我的炮友有戏。

    我的手指又回归原位。

    力道加快了,犹如马达般。

    苏晴的声音,则由低沉渐渐放大。

    她不敢叫太大声,尽量用嘴闭着。

    这样子,非常地撩人。

    我那儿也魁醒过来,撑起超级大的帐篷。

    我想换它来。

    苏晴却异常反抗:“绝对不可以!”

    “你不想感受下吗?它会比手指更舒服哦?”我挑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