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扣 叫出来了/男朋友在公交车里要了7 次 - 信宜金融网 自己扣 叫出来了/男朋友在公交车里要了7 次 - 信宜金融网

自己扣 叫出来了/男朋友在公交车里要了7 次

【摘要】 彼时,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孙成看着桌面上的早餐,心中暖洋洋的。    五年前老伴走了之后,...

彼时,乔云曼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文学


    孙成看着桌面上的早餐,心中暖洋洋的。

    五年前老伴走了之后,他就没怎么好还吃过早餐,如今,家里难得多了些许女人味儿,竟让孙成,一时无所适从。

    孙成毕竟是做老师的,长时间与学生接触,他自然是知道怎么聊天,能够挑起学生的话头。

    随意找了几个话题,乔云曼很快就敞开心扉,客厅内充斥着欢声笑语,看着乔云曼那如花的笑颜,孙成不禁迷醉其中。

    吃好饭后,乔云曼本想起身收拾碗筷,但却被孙成阻拦,他随意找了两道题给她做,接着,他就起身洗碗。

    孙成不站还好,一起身,顿时,又看到乔云曼那雪白饱满的双峰……他这心里,顿时小鹿一通乱撞,身下,都热乎乎的开始发涨。

    情不自禁的继续窥探着那幽深沟壑下的秘密,乔云曼许是察觉到了异样,抬头去看孙成,却瞧见自己的老师,正努力的弓着腰,眼神看向自己胸前的坚挺。

    孙成胯下微微凸起,乔云曼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怎么会不知道那凸起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

    这老家伙,她倒要看看他想干啥!

    出于少女的戏弄,乔云曼刻意弯了弯腰,使孙成的视线更加开阔。那粉嫩的乳罩和雪白的双峰狠狠刺激着孙成的每一根神经,令他激动不已。

    孙成哪里想到,自己此时的心思,竟被乔云曼全部看透,她怕老师看不清楚,还刻意扭了扭柳腰,这一下,刺激得孙成脑袋都嗡得一声。

    手一滑,原本拿着的碗筷更是七零八落得碎了一地。

    “啊——”

    客厅内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崩起的碎瓷片在孙成手上划出血淋淋的一道口子。

    孙成都吓懵了,在自己女神,面前,出了这么大一个洋相,这可真是丢死人了。

    乔云曼却一脸愧疚,要不是她玩心大起,也不至于让孙老师受伤。

    “孙老师,您家有纱布吗?我给您包扎一下吧?”

    乔云曼怯生生的问,她娇软的声线都有些颤抖。

    “有,在我卧室的柜子下面。”孙成见状,心头一酥,手上的伤,好像也不那么疼了。

    乔云曼很快就找了纱布出来,她支支吾吾地跟孙成道歉。

    “对不起,孙老师,我应该来收拾碗筷的,要不然,您也不至于划伤。”

    孙成见状,揉了揉乔云曼柔软的发。

    “没事,也怪老师手没拿住,吓到你了吧?”

    二人默契的都没有提起刚才偷看的事儿,乔云曼把孙成扶到沙发上后,一双玉手,灵活的从药箱中拿出消毒水,捧起孙成的手,慢慢擦拭着上面那道触目惊心的口子。

    这消毒水一上手,顿时给孙成疼的是倒吸一口凉气,但美人就在眼前,孙成也不好意思呻吟出声。

    他强咬牙忍着刺痛,目光放在乔云曼身上,却见她撇着小嘴,一脸认真得给他消毒。

    乔云曼的眉眼特别漂亮,跟当今一线的女星比起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兴许是看出孙成隐忍着疼痛,乔云曼,贴心的在孙成手上轻轻呼气,想要缓解他的疼痛。

    可孙成的胯下,却直接涨了起来,空气中,还残余着乔云曼吐出的兰芳,他不禁轻声大口吸气,想要把这香气,全都“饱入私囊”。

    哎,自己要再年轻二十岁就好了,再倒退二十年,孙成保准儿有信心把乔云曼追到手。

    孙成脑海中,莫名闪过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不禁叹了口气:“我要是年轻点儿,就好了。”

    乔云曼还以为孙成是还在埋怨他把碗打了的事情,连忙出口安慰:“孙老师,您可不老,您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要不是我是您的学生,我都会被您迷住哩!”

    孙成听到这里,既感动又兴奋,他扫了一眼,乔云曼现在,正跪在地上给孙成上药,他的手指一抬,就能碰到她如丝绸般嫩滑的锁骨。

 “真的吗?”孙成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当然呀。”

    几个来回,乔云曼就把孙成的手掌包得漂漂亮亮。

    看着她白嫩的脸庞,孙成的目光逐渐变得火热。盯着她的脸,忍不住地吞咽口水。

    动静太大,乔云曼好奇地抬起头来:“老师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孙成急忙把目光转移到别的地方,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乔云曼低头看到自己敞开的领口,便什么都明白了,脸一下子红透了,像一只熟透的虾子。

    空气逐渐变得稀薄,两人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

    “叮叮咚咚!”

    乔云曼的手机铃声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喂,请问您哪位?”

    “您家的水管已经修好了,希望你尽快回家检查一下。”

    挂了电话以后,乔云曼红着脸说:“老师,我家水管修好了,我回去检查一下,谢谢你昨天留我在家里住,我先走了。”

    孙成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为刚才的尴尬,嘴巴张张合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想说的话。

    乔云曼回到家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回想起发生的事情,想着想着不禁羞红了脸。

    “我怎么能这么想老师呢,他才不是那种人!”

    “万一他真的对我有感觉呢,他都那么大年纪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越想越多,最后把自己捂到被子里。

    “哎呀想那么多干嘛,睡觉!”

    深夜,她感觉有一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着,逐渐有了感觉。

    “嗯……怎么回事?”

    她睁开眼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一下子就吓醒了。

    “你是谁!怎么会来到我家?你快出去,不然我就报警了!”

    男人没有回话,只是不断摸着她滑嫩的皮肤,在她修长的大腿上来回摸索着。

    “你是谁!你最好现在停下,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我就报警了。”

    男人没有说话,直接用唇瓣堵住了乔云曼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