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做过一次|全肉的吸乳文 - 信宜金融网 被教官做过一次|全肉的吸乳文 - 信宜金融网

被教官做过一次|全肉的吸乳文

【摘要】 “这几天你都没找到合适的活,加上你身板就比较瘦弱,要去干那些重体力的,或者进厂做什么的,说老实话我也不放心。”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涌荡一股暖流。 ...

“这几天你都没找到合适的活,加上你身板就比较瘦弱,要去干那些重体力的,或者进厂做什么的,说老实话我也不放心。”

   她这么一说,我心里涌荡一股暖流。

   月姨对我真好。

   接着就听她继续说:“我考虑了几天,决定给你介绍一个活。这个活,肯定是你喜欢的,但是!第一,你可能要突破一些心理障碍;第二,你必须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

   她这么一讲,我心里涌出一个大谜团。

   怎么就说得神秘兮兮的?

 文学


   我赶紧问:“月姨,这是什么活啊?”

   月姨笑眯眯:“对你们男人来说,肯定是一个好活,但在干的过程当中,不准有任何的歪心邪念。这个放到以后再说吧,现在也不是你想干就干,还得经过培训期,如果过不了,那还得麻烦你去外边找活!如果过了培训期,我保管你月收入不会低过五千块块钱!”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好事。

   月薪五千呀!

   我爸妈在乡下靠天要饭靠地讨食。一年也赚不到两万块钱。

   这里是三线城市,我也知道平均工资也就3三千块钱上下。

   我这五千块要翻出一倍来了!

   什么活儿这么好?

   我眼巴巴看着月姨。

   她也看出了我心思,笑眯眯地说:“不急,明天我给你一样东西,培训开始。”

   我好奇:“月姨,你要给我什么东西?”

   月姨不知道为什么,脸有点红。

   她说:“瞎问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我点点头,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大对劲,腿上好像多了一个什么东西。

   低头一看,顿时心跳如鼓。

   原来月姨把她一只纤秀的脚丫子架在我腿上,脚心还冲我这边。

   我看着挺想去抓一把的。

   月姨居然把脚架到我腿上!

   对这,我可是有点经验的,在电视上和电影里看多了,一个女的要是喜欢某男或想挑逗他,就会趁吃饭的时候,用脚在他腿上拨来拨去。

   难道月姨喜欢我?

   我抬头看她。

   月姨一瞪眼:“怎么着,我这想伸直腿舒服一点,你不让?”

   我赶紧点头:“让让让,只要月姨你喜欢就好!”

   吃完饭,我忍不住大着胆子抓住了女人那只脚丫子。绵软绵软的,跟少女的没什么两样,非常光滑。我捏着她的脚趾头,捏得她很舒服地哼唧起来。

   那种声音令我听得面红耳赤,不住地产生一阵冲动。

   但我还是凭着刚强的意志把它压下去。

   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能够抵挡多长时间。

   第二天,月姨出去了,让我就呆在家里别再去找工作,好好休息,下午开始培训。

   我问:“就在家里培训吗?”

   她斩钉截铁:“就在家里培训!”

   话说回来,这好几天我都还不知道月姨是干什么的。有时候她会睡到很晚,到了中午都还不起床,有时候又一大早起床就跑了出去。

   我至少知道他她喜欢健身,隔两天就会去一次健身馆。她看我身子单薄,说过好几次让我跟她一起健身。不过,这几天我都忙着找工作,急于减轻父母负担,哪有这心思。

   月姨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到了中午都还不见人,我自己煮了碗面条吃,然后午睡。迷迷糊糊的,忽然,屁股被打了一下,疼得我顿时睁开眼。

   揉着屁股,看见月姨亭亭玉立地站我床边。

   她冲着我说:“你这小子倒是睡得挺舒服的,起来培训了。”

   她换上了一套睡衣,粉红色的,半透明还挺露。

   这让我简直要发疯了。

   月姨回到家,换上睡衣后就喜欢这样干。

   她不知道这样会让我受不了?

   她把我拉起来,指着旁边书桌上的一个东西,带着某种诡异的神情说:“那个就是给你培训的道具。”

   那个东西好像是长方形的,被一块黑布盖着,隆起两团。

   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感觉这好像是女人身上的某个部位,所以我下意识扭头朝月姨的上半身看一眼,结果就被她把脑袋拍到另一边。

   她娇嗔:“看什么看,小色鬼!赶紧去把那黑布掀开了,你就知道什么道具。”

   说到这,月姨已经憋不住笑意,脸上又好红。

   我好奇地走过去,掀开黑布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哇,这是什么东西呀?这不是……这不是……”

   一下子,我脸上一阵阵发烫。

这就尴尬了……

   我看到的还真是女人的胸,光脱脱的!

   其实这是模型,只有女人的胸,但非常逼真。

   这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

   我伸出手指捅了一下,还挺有弹性。

   这好像是硅胶?

   我不好意思,扭头看向月姨,问她这是做什么的。

   “不跟你说了吗?这是道具!你培训的道具!”

   月姨说着,就变出几张纸塞到我手里。

   她说:“你照着这个学习。今明两天哪里都别去,好好学!我给你一天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来检验结果!”

   我打开那几张纸一看,顿时有点傻眼。

   这居然是胸部按摩教程,大概有十来个手法,还有图形给你看,细致地教你怎么推拿。我懵了,傻乎乎看着月姨。

   “我……我为什么要学这个呀?学这个有什么用?”

   月姨却是一脸让我便秘的神秘笑容。

   “就不告诉你,你好好学,你真的有这天分和本事,我才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她在我肩膀上轻轻一拍,扭身就走了出去,把房门关上。

   我傻乎乎看着书桌上那不可言传的东西。从头到脚都懵逼。

   过了一会儿,我吞了口口水,伸出双手去抓那东西。

   这抓起来好像跟真实的手感差不多……

   不过说这话等于放屁,我还没抓过女人的这种东西呢!

   但不管怎么样,抓着好像很过瘾,这假的东西比月姨的好像还要大那么一丢丢。我越抓越过瘾,甚至用手指头去拨弄那顶端的小东西。使劲玩了好一会儿,拿起旁边那几张纸。虽然还是满头雾水。但想到每个月能赚五千块,我决定好好学习!

   搞不明白这到底咋回事,但按月姨说的做没错。

   接着我就按照这培训教程,在那两团绵软的庞然大物上捏来捏去。

   说实话,开头还捏得挺过瘾,脑子出现一个猥琐的念头,不知不觉居然把它当作月姨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但我无法控制。

   甚至还想,要这一对宝贝是真的该多好,真的是月姨的该多好!

   想着,我都感到裤子撑得厉害。

   不过到了后来,理智还是战胜邪恶。我不断提醒自己,这些都是假的东西,可千万不要为它走火入魔。又不真的是月姨的,我还是好好学习这推拿术。没准,以后还真的能在月姨的那个地方真刀实枪地操练。

   所以这不知不觉,我完全陷进学习的热潮当中。

   甚至连月姨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不知道。

   我就忽然感觉,好像有人看着我。抬起头来,就看见月姨站在旁边,双手抱胸,笑眯眯看着我。她这动作可真让我受不了,耸立得高高的那地方被她双臂托着。

   她发现我发现了她,就敲敲桌面,赞许地说:“不错嘛,这都练了两个小时了,看你的手法也熟悉起来了。不过,光熟悉还不够,熟能生巧,要练出一种巧妙,要用柔力。你知道什么叫做柔力吗?”

   我摇了摇头,她就说:“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顿时我心跳如鼓。咕嘟一声吞了口水,不知道该不该脱。

   月姨娇嗔:“我又不会把你吃掉,让你脱你就脱!我这是教你进一步的技巧!”

   我立刻脱了,冒出上半身。

   月姨轻轻走过来,她那汹涌的上半身还微微颤抖,让我看得目眩神迷。

   走到我面前,她伸出一只手,按在我左胸上。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紧张无比,心脏跳得好像是打鼓。

   月姨笑盈盈地说:“不要紧张,放松下来。小伙子,你可真的是要加强锻炼呢,看看这都没什么肉。以后记住了,每天早上起来先做五十个俯卧撑,还要用手指撑!”

   我直点头。

   月姨扑哧一笑,松了手,但紧接着我就打了一个更大的激灵。

   不知道她有意还是无意,指头居然在我胸上的那个小点上勾了一下。

   一股电麻感,几乎要把我给电晕,这种感觉充满美好。

   接着,月姨就把她两只纤秀温暖的巴掌按在我胸膛上,轻轻捏着。

   我这才发现,她不像别的美女一样喜欢留长指甲,都剪得光秃秃,但因为她手指纤细修长,看上去也非常漂亮。

   她轻轻说:“你闭上眼睛,慢慢感受。”

   我就闭眼,感觉她手指在我两块小得可怜的胸肌上捏来捏去,像弹钢琴,捏得我非常舒服。耳边又传来她那呢喃声,不断指点我。

   月姨的声音就这样,像百灵鸟般在我的耳朵里盘旋,让我越听越舒服。

   再加上她手指在我胸膛上的揉动,让我更如梦似幻。

   忽然,她两只手拿开了,接着啪一声,我胸膛被打一下,火辣辣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