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她的双乳大力揉弄*人妻少妇乳峰乱颤娇喘连连 - 信宜金融网 抓住她的双乳大力揉弄*人妻少妇乳峰乱颤娇喘连连 - 信宜金融网

抓住她的双乳大力揉弄*人妻少妇乳峰乱颤娇喘连连

【摘要】 “快点,你赶紧藏起来!”    听见敲门声,夏雪艳一下子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赶忙开始挣扎着要坐起来,随后便一个劲儿催促我赶紧藏起来。  &nbs...

“快点,你赶紧藏起来!”

    听见敲门声,夏雪艳一下子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赶忙开始挣扎着要坐起来,随后便一个劲儿催促我赶紧藏起来。

    我都没有搞清楚为啥我要藏起来,就被夏雪艳不由分说地给推到了她那张办公桌后面。

    我还想问她为什么,但是夏雪艳就像是塞什么东西一样,直接就来硬的,愣是把我给塞到了办公桌下面。

    本来我还有些不情愿,但是夏雪艳的表情却是十分严肃,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敢违拗她,只能配合她往桌子底下钻。

    “雪艳,你干什么呢,赶紧过来开门!”

    刚刚钻进桌子底下,我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听得我眉头忍不住抬了抬。

 文学


    这不是我们老板的声音吗?

    “进来吧,门没锁!”

    夏雪艳的声音恢复了镇定,答应了老板一声之后,便直接就站在了办公桌前,她的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几乎是贴在我的脸上的。

    而在我的脸上方不远处,就是夏雪艳的小短裙遮挡住的地方。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夏雪艳裙子底下的风光一览无遗。

    我甚至能够看见她穿着的白色丝质内裤上面的花纹,以及她叉开的双腿之间,那已然透出了水光的滑溜溜的一片。

    我不由得看得呆住了。

    “怎么这么久才答应?”老板进门之后,直接便朝着夏雪艳走了过来,他那一双穿着皮鞋的脚,直接就停在了我面前不远处。

    吓得我大气也不敢出。

    我头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我听见夏雪艳发出了一声有些嗔怪的娇吟,随后,老板那双脚,离夏雪艳的脚也近了许多。

    “讨厌,大早上的别这样……”

    我只听见夏雪艳抱怨了这么一声,接着便没了声音,只剩下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不用猜也知道,这两个人肯定是搂到一起去了。

    “咱们不是都快要结婚了吗,亲个嘴又怎么了。”果然,老板的话证实了我的猜测。

    只不过我不明白的是,夏雪艳并没有显露有男朋友的迹象,老板有没有老板娘也是一个迷,这两人是怎么搞到一块儿去的?

    “对了,今天你下班之后,直接上停在门口的那辆车,不用回家了。”

    不一会儿之后,我便听见老板这么对夏雪艳说道。

    “去哪儿?你又要跟谁谈生意?”夏雪艳显得有些困惑。

    “哦,不谈生意,陪陪李老板就好。”

    “什么?”老板说完之后,夏雪艳一下子就炸了,声音尖锐了很多,老板一下子被她给推得退了几步。

    “陪陪?你竟然叫我去跟别人睡觉?!”虽然看不见夏雪艳的表情,但是我大概也能猜到。

    我也没有想到,老板竟然会让跟自己快要结婚了的夏雪艳,去陪别的男人睡觉。

    “不睡觉也行,那就把衣服脱了,给他拍几张照片。”老板那双穿着皮鞋的脚又慢慢地朝着夏雪艳靠近,嘴里说的话也是十分的风淡云轻,就好像是在说着今晚吃什么一样随便。

    连我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不行!你想都不要想!”夏雪艳怎么可能会答应这样的要求?立马就一口回绝了。

    “不去?”老板的声音冷了许多。

    夏雪艳没有说话,但是不一会儿,我就听见了她的惨叫声,还有什么东西撞击在皮肉上的啪啪啪的声音。

    抬头一看,夏雪艳那什么都没有穿的下半身,便直接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的裙子和内裤,已经被老板给直接撕开,丢到了我的面前。

    “放开我!别掐我!别打我!啊!”夏雪艳一边挣扎,一边压低了声音叫唤,但是她越是这样,老板似乎就越是兴奋。

    我在桌子底下蹲着,只觉得腿都已经发麻了,但是老板的脚近在眼前,我又不敢乱动,便只能继续忍着。

    再加上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听着夏雪艳的惨叫声,看着她的那什么也没有穿的腿在我面前痛苦地扭动,我的脸也跟着开始发烫了。

    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跳出去,把老板从夏雪艳身上给推开,然后再狠狠地揍他一顿,让他这个叫自己快要结婚的妻子去陪别人睡觉拍裸照的恶心男人受到应有的惩罚,但是转念一想,我又是夏雪艳的什么人呢?

    我凭什么帮她出头?

    再说,要是我就这么贸然跳出去,真的能帮到夏雪艳吗?

    这么想着的时候,我一个没留意,一直僵着的脚,不小心便踢了一下桌子。

    “什么声音?”

    老板虽然在夏雪艳身上为所欲为,但是却还是注意到了我弄出来的动静。

    “啊,啊!”就在这个时候,夏雪艳一边叫着,一边用脚连着踢了好几下桌子。

    “哦,原来是你这个贱人。我告诉你,要是没有我,你能坐办公室?跟我结婚,也不知道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贱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老板对着夏雪艳这么说到,接着便将他的裤子也脱了下来。

    眼见着夏雪艳成功将老板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开始为夏雪艳担心起来。

    看着老板那两条已经露出来了的毛腿,我大概是知道,接下来他是要做什么了。

    果不其然,老板将夏雪艳往桌子上一推,随后,我便感到整张桌子都跟着狠狠晃动了一下。

    “啊,啊!”夏雪艳的声音满是痛苦和羞耻,或许是想到我还在这里,她便咬紧了牙关忍着,没有再发出太大的叫声。

    “贱人,叫,继续叫啊。你不愿意拍照片是吗,我这就录下来。”

    嘴里这么说着,老板停止了冲撞,不一会儿之后,我便听见了手机解锁的提示音。

    老板竟然当着我的面,不光强上了夏雪艳,这会儿竟然还要拍视频!

    虽然他并不知道我就躲在桌子底下,但是这么做,未免也太过于禽兽了吧!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却不能说些什么,只能默默地躲在桌子下面,任由老板继续对着夏雪艳为所欲为。

事情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看来老板对于夏雪艳的表现的确是感到生气了。

    我躲在桌子下面,只觉得桌子跟着老板冲撞夏雪艳的动作而不停地摇晃着。

    说实话,老板这么猛,我还真的有些担心这张桌子会受不了坍塌掉。

    夏雪艳在老板的身下,一直在挣扎,但是无奈她和老板的力量差距实在是太过于悬殊,根本无法从老板的桎梏之中挣脱开。

    听着夏雪艳压低了声音的惨叫声,我不由得就开始同情起她来。

    不过要是我现在就站出去,显然是十分不合适的,因为我根本就没有站出去的理由。

    老板再怎么说,也是夏雪艳的未婚夫,而我呢,不过是夏雪艳的同事。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也的确是不好插手。

    心里这么一番思量之后,我只能将自己的身子继续蜷缩好,说服自己忍着,别一时冲动冲出去了。

    “贱人,你别以为你要跟我结婚了,就可以在我面前提条件,告诉你,没有我,你什么也不是!”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脑袋上又传来了老板的声音。

    “刚刚我可不是来给你商量的,我只是来通知你这件事情,先给拍你几张照片给李老板发过去。”

    老板一边对着夏雪艳冲击,一边举起了手里的手机。

    “不要,不要……”夏雪艳可能是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求饶的声音也小了很多,垂在我面前的一双大白腿随着老板的动作而摆动着,显得十分无助和可怜。

    老板却根本就不管这些,一点也没有放轻自己的动作,反而还更加粗暴了。

    接着,我就听见了手机拍照时的咔嚓声。

    看来老板还是将夏雪艳没穿衣服的照片给拍了下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真的就将这些照片发给那个什么李老板。

    不一会儿之后,桌子猛地狠狠摇晃了一下,接着,老板低吼一声,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

    我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想必老板完事儿之后,应该就要走了吧?

    几团卫生纸从桌子上方被抛了下来,有一团正好就丢在我的脚边,吓得我忙将自己的脚又往桌子里面缩了缩。

    “照片我已经拍好了,还有一段视频,你要是坚持不去,那我就只能把这些先发过去了。或者,发给你的亲戚朋友看看也行。当然,我想我手底下的那些工人们,对这个也会感兴趣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老板拍了拍夏雪艳的屁股,接着便一提裤子,扣好皮带就出了门。

    只留下夏雪艳还趴在桌子上面,保持着刚刚被侵犯的姿势,低声啜泣着。

    我躲在桌子底下,等了一会儿,确定老板出去了,并且不会再回来了之后,这才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

    一出来,我就正好看见了夏雪艳那被抬得高高翘起的白嫩屁股,以及她那分的很开的双腿。

    只见夏雪艳那又挺又翘的屁股上面,满是青紫,甚至还有一些巴掌印子。

    看来老板刚刚是真的对她下狠手了,不然,也不会留下这些痕迹。

    看到那些巴掌印,我的脑海里面不由得就浮现出了今早嫂子屁股上面的那一个差不多的巴掌印,心里跟着就是一沉。

    难道嫂子也是这样,被男人给打了屁股,所以这才留下了巴掌印的?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夏雪艳还是没有爬起来,依然保持着屁股对着我的姿势,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着。

    她这个样子,上腿之间那作为女人最为隐秘的部分,便被我给看得一清二楚。

    今天早上我才刚刚看过嫂子的那个地方,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嫂子,不比夏雪艳,是一个跟我关系不那么大的女人,所以,光是这么看着,我就觉得自己裤裆里面,猛地就是一紧。

    低头一看,之间我双腿之间,已经支起了大帐篷。

    脸上一红,我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顺手就拿起桌子上面放着的纸巾,就那么开始帮夏雪艳擦那些从她双腿之间缓缓流出来的液体。

    我的手刚刚碰到夏雪艳,她的身体就跟着绷紧了,似乎十分紧张。

    “别…不要…”

    夏雪艳扭动了一下身子,然而却并没有避开,我便也没有管那么多,忍着心里不适的感觉,直接就将她的身体跟慢慢清理干净了。

    擦完夏雪艳的身体之后,我帮夏雪艳将衣服穿好,扶着她站了起来,随后,轻轻地给了她一个拥抱。

    “都过去了,别伤心,别伤心…”

    我轻轻地安慰着夏雪艳,一直等到她慢慢地不哭了,这才放开了她。

    “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

    犹豫了一下,夏雪艳扯住了我的衣角,用一种祈求的语气对我说道。

    夏雪艳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现在她用这么一种眼神看着我,实在是让我心软。

    “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我几乎是拍着胸脯跟她保证的。

    见我这么肯定,夏雪艳明显松了一口气,看我的眼神似乎都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样让我心里也是有些受宠若惊。

    “那些照片,不是我在什么会所里面拍到的,而是我在KTV里面偷偷拍的。之前没告诉你,那是因为我怕你情绪一激动,弄出什么事情来。”

    夏雪艳突然对我提起了照片的事情,还主动告诉了我照片拍到的地点。

    “金泰KTV,白天那边也会营业,你现在过去的话,你嫂子也许还没走。”夏雪艳对着我叹了一口气,接着便对我挥挥手道:“有人问你的话,我就说你上门维修去了。”

    本来我还在想,应该用什么理由请假,现在既然夏雪艳已经这么说了,我立马就动身往金泰去了。

    不管怎么说,我必须要找到嫂子,让她给我一个说法!

    很快,我就到了金泰,不过进去之后,我在各个包间门口都看了一圈,却根本就没有发现嫂子的身影,反倒是我被保安给“请”了出来。

    本来我心里就烦,被这么一弄,就更加窝火了。

    嫂子到底去了哪儿?

    心中虽然疑惑,但是目前这么一个情况,我也只能回家了。

    刚准备动身,我的手机却响了。

    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嫂子打来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