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含玉势束缚出嫁[我给老师开嫩苞] - 信宜金融网 男人含玉势束缚出嫁[我给老师开嫩苞] - 信宜金融网

男人含玉势束缚出嫁[我给老师开嫩苞]

【摘要】第四章和美女老师难忘的夜晚(中) 文学“思思老师!说真的,鹏仔挺想你!”聪明狡猾的苏叶鹏,似乎也嗅到了一股暧昧气息,晚上,他被陆菁菁,红玉嫂惹得一身火热难受,此时,看...

第四章和美女老师难忘的夜晚(中)

 文学

“思思老师!说真的,鹏仔挺想你!”

聪明狡猾的苏叶鹏,似乎也嗅到了一股暧昧气息,晚上,他被陆菁菁,红玉嫂惹得一身火热难受,此时,看到容貌姣美,身材丰满,前凹后凸的刘思思老师,向自己大抛媚眼,他也趁热打铁,对她发起了攻势。

“咯咯------想老师?不会吧?骗人!”

看到苏叶鹏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身上瞟来瞟去,刘思思老师白了他一眼,不禁笑了起来。

“思思老师!人家真的挺想你!”

感觉有戏了,苏叶鹏决定试探一下,他突然站起来,火辣辣望着刘思思老师,鼓起勇气走到床边,紧挨着刘思思老师身边坐下,同时,还抓住她雪白玉手。

“去去去!小家伙,你才多大年纪,就来欺负老师?不跟你闲扯了,到隔壁那间睡觉去!”

想不到,苏叶鹏这个学生竟然这么大胆?刘思思老师一下子就变了脸色,狠狠甩开他的手,站立起来,走到旁边桌子那里,拉开抽屉,拿出一把钥匙,回转身,递给苏叶鹏,叫他到隔壁那个房间睡觉。

“好吧!鹏仔去睡觉啦!老师晚安!不过,老师可要小心一点,这房门------”

看到刘思思老师大发脾气,苏叶鹏也不敢招惹她,接过钥匙,就往门外走去,不过,他回头瞟她一眼,叨唠一句,眼角闪过一丝诡异笑容。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他心里本来就很敬重刘思思老师,此时,就是给他天大胆子,也不敢对她下手?但一想到刚才,这房门被陆建国那混蛋撬开了,他又非常狡猾的吓唬她一下。

果然,他这招还真有效果,刘思思老师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慌之色,咬了咬牙,突然冲过来,抓过他手上钥匙,白眼道:“算啦!我去隔壁房间再拿一床被子!”

望着刘老师那曲线玲珑的迷人身子,苏叶鹏心中可乐坏了,下面小弟弟蠢蠢欲动,不知不觉就撑起来,长这么大,他还未跟女人同床过,一想到片刻之后,就可以跟刘老师同床共枕,他浑身都来劲了。

不过,想到自己还有一位漂亮可爱的女朋友陆菁菁,他心里“咯噔”一下,还是有点纠结,但他知道自己跟陆菁菁恐怕没有多大希望,两人家庭相差太大,陆菁菁书又念得那么好,将来考上大学,他们俩还有未来吗?

何况,从未睡过女孩的苏叶鹏,根本就受不了诱~惑,恨不得立即尝试一番,此时,碰上平时暗恋的刘老师,获得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又岂能白白放过?

当他坐在床沿,想入非非,对刘老师充满期待与幻想时,脸颊有点绯红的刘思思老师,捧着一床薄薄被子走进来,关上门,把被子抛在床上,冲着他,难为情道:“都快到十一点了,睡觉吧!老师晚上真的有点害怕,一个人不敢睡,你就陪陪老师!”

话一说完,刘思思老师自己先爬上床,抓过一床被子,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

“嗯!”

苏叶鹏应了一声,脱掉身上衣服,就剩下一条三角裤,紧跟着,也爬上床,抓过另外一床被子,稍微盖上一点,笑嘻嘻望着刘思思老师,一个翻滚,身子紧贴过去,两人嘴唇都差点碰触到一起。

“臭小子!你老实点,小心老师把你一脚揣下床去!”

刚刚上床,苏叶鹏这小子就开始蠢蠢欲动,刘思思老师瞪了一眼,骂了一句,伸出雪白玉手,狠狠推开他靠拢过来的身子,顺便按了一下床头开关,把灯灭了。

但窗外有月光照射进来,苏叶鹏那张英俊脸蛋,结实肌肉,刘思思老师还是能够看得清清楚楚,一颗心莫名其妙蹦跳起来。

说实话,苏叶鹏这位小帅哥,对女人有很大杀伤力,就是已经结过婚的刘思思老师,此时,望着他,心里都荡起一丝丝涟漪。

“嘿嘿!老师这么漂亮,鹏仔若不动心,那也不是一个正常男人了?其实,上五年级时,鹏仔还曾经暗恋过老师,晚上常常一个人偷偷跑出来,傻兮兮站在学校外面,瞧着老师房里灯光!不过,老师放心,鹏仔只会好好保护你,绝不会做出对不起你之事!”

借着窗外月光,苏叶鹏望着漂亮迷人的刘思思老师,很想伸出手去,轻轻捧住她的脸,给她一个深深的吻,但他只是心里想想,却不敢付诸行动。

“你------睡觉,不准说话!”

本来就有点芳心暗动的刘思思老师,听到苏叶鹏的表白话语,心里更加慌乱了,但她毕竟是一名教师,在学生面前,多少都要装出威严样子,因此,她瞪了苏叶鹏一眼,叨唠一句,就把头缩进被子里面,转过身去,面对着墙壁。

刘思思老师不理自己,苏叶鹏一个人也无趣,他只好闭口不言,但盯着薄薄被子里面包裹的玲珑身子,他怎么也睡不着?眼睛反而越瞪越大。

此时,刘思思老师春潮暗动,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除了老公之外,她还是第一次跟一位大男孩睡在一起,而且,对方还曾经是她的学生,她晚上留他下来,是不是有点不妥?她可是一位有夫之妇,怎么可以干出如此荒唐之事?

想到这里,刘思思老师心乱如麻,芳躯都轻微颤动起来,忍不住钻出头来,回转身,瞟了苏叶鹏一眼,想不到,这小家伙竟然睁着一对大眼睛,一直在欣赏她,根本就没有一丝睡意。

一瞬间,她突然脸红了,整个人犹如被针刺中一般,迅速转过身去,缩回头,双手紧紧抓住被子,惊慌无比。

“思思老师!既然睡不着,我们俩不如聊聊!”

看到刘思思老师惊慌失措的样子,苏叶鹏心中一阵窃喜,身子越靠越近,很快,两人隔着被子紧紧贴在一起。

这一次,刘老师倒是没有推开苏叶鹏,整个人卷缩在被子里,发出蚊子般声音:“聊什么?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嘿嘿!可以聊聊你的过去呀!老师,你老公怎么都没有来看你?他是干什么的?你们俩感情好吗?”

对苏叶鹏来说,他心里充满了无数问号,很想了解一下刘思思老师的生活状况。

“别提那死人!一说他,老师就生气!算了,反正也睡不着,老师就跟你聊聊,这是很羞人之事,老师现在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要泄露出去!”

“嗯!知道啦!鹏仔保证不会说出去!”

“其实,也没有什么?当初,我们俩刚刚结婚时,感情蛮好的,可是------结婚一年多了,老师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到医院检查一番才知道,原来老师不容易怀上孕,结果,那死人就对我不理不睬,甚至还勾搭上同村一个狐狸精,去年,他带着那只狐狸精跑到上海去开店,我们俩的婚姻已经走到头了,呜--------”

想不到,刘思思老师说着说着,想到伤心处,竟然抽泣起来。

“不会生育,也可以去抱养一个呀?说白了,还是你们俩感情不够深厚!这种朝三暮四男人,也不值得你留恋,也许离了还更好!”

望着被子中不断颤动的玲珑身子,苏叶鹏内心也是一片刺痛,一边安慰刘老师,一边伸出手去,扯开她紧裹的被子,整个人也缩进去,帮她擦拭脸上的泪水。

伤心的女人,最有机可乘!

此时,苏叶鹏贴到刘老师身上,她整个人卷缩成一团,轻轻抽泣着,根本就没有心思去推开他。

“不要你管!我才不要你管!”

发觉苏叶鹏跑到她被窝里来,还伸手抚摸她的脸,刘思思老师伤心之余,心里还是相当紧张,恐慌,毕竟她是一名教师,现在,跟自己学生睡在一起,她情何以堪?若被人知道了,她以后怎么见人?因此,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他咸猪手。

“嘿嘿!我是你学生,我不管你,谁还有资格管你呀?”

嘻皮笑脸的苏叶鹏,跟刘思思老师紧紧贴在一起,感觉她并不是很排斥自己,他也越来越大胆了,话一说完,双手突然伸出,把她翻转过来,紧紧抱在怀里。

而此时,内心有点纠结的刘思思老师,被苏叶鹏这句犹如半开玩笑的话击溃了,积蓄在心里的多年委屈,一下子发泄出来,竟然卷缩在苏叶鹏怀里,“呜呜”大哭起来。

多少年了,她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贴心话语!我不管你,谁还有资格管你?这句话,本来应该是她老公说的,但现在,却从一位大男孩嘴里蹦出来,刘思思老师心里甜滋滋的,一颗死寂冰冷的心,现在终于被打开了。

不管了!豁出去了!

好久没有感受到男人的温暖怀抱,晚上,她终于圆了一场梦,终于可以卷缩在男人怀里舒舒服服睡大觉,这对结过婚的女人来说,本来是最简单最平凡的事情,现在,对刘思思老师来说,却变成了奢望。

第5章 和美女老师难忘的夜晚(下)


第五章和美女老师难忘的夜晚(下)

“啵!”

借着窗外皎洁月光,苏叶鹏双手捧着刘思思老师那张雪白姣美的脸蛋,望着她那双深澈明亮的眼睛,心里波涛滚滚,几乎没有犹豫一下,他突然俯下嘴巴,在她性感诱人的红唇上,轻轻印了一下。

然后,他笑嘻嘻道:“思思老师!这可是鹏仔初吻,现在被你夺走,算是便宜你啦!”

“啊-------”脸颊羞红的刘思思老师,虽然知道苏叶鹏肯定不会那么老实,但此时,突然被他亲了一口,忍不住还是轻叫出来。

这种偷情的奇妙感觉,她也是第一次尝受到,心里犹如几千几万只蚂蚁在爬着,令她既渴望又害怕。

不过,听到苏叶鹏调戏的话语,她还是白了他一眼,在他怀里挣扎了一番,但臭小子抱得太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娇嗔万分的刘思思老师,又爱又恨又怕,忍不住捶打苏叶鹏的胸膛,恨恨骂道:“臭蛋!占了便宜还卖乖!放开人家啦!”

“不放------思思老师,你不是马上就离婚了,嫁给鹏仔好吗?”

感受到怀里柔软身子的温暖,苏叶鹏不禁冲口而出,但他一瞬间就后悔了,他今年才十六岁,连女孩子都没有泡过,陆菁菁是他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恋人,但两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刘老师虽然漂亮迷人,性感十足,但她毕竟是一个已经结过婚的女人,而且,他们俩年龄也有很大差距,若他真的娶她,岂不是亏大了?

听到苏叶鹏的话,睫毛迅速展开的刘思思老师,紧盯着他那双单纯眼睛,显然有点兴奋,又有点惊喜,不过,一丝忧虑从她眼角闪过,她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伸出雪白双手,轻轻抚摸着苏叶鹏脸蛋,嘻嘻笑道:“你才多大呀,就想娶老婆!不害臊!你养得起吗?”

“嘿嘿!是呀!我还是一名学生?似乎不能娶老婆呢!”

有点尴尬的苏叶鹏,放开怀里的刘老师,抬手挠了挠头发,装出一副傻兮兮样子。

“哼!就知道你耍人,不怀好意!”

刚刚冲上三层天的刘思思老师,一下子又跌入凡尘,说变脸就变脸,突然恨恨推开苏叶鹏,抓紧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转过身去,面向墙壁。

糟糕!惹刘老师生气了!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

内心有点纠结的苏叶鹏,望着卷缩在床角,身子轻颤的刘思思老师,眼里流露出一丝贪婪之色。

像刘思思老师这种熟透型美少妇,对少年拥有强大杀伤力,特别是苏叶鹏刚才抱过她柔软身子,还亲了她一口,犹如预尝一般,此时,他心里充满了渴望与占有。

不行!不行!自己不能就这样放弃!

好不容易才碰上这么一次亲近刘老师的机会,两人都到这种地步了,若再被她逃走,他真的要去撞墙了!

蠢蠢欲动的苏叶鹏,脑里突然闪出一个念头: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把刘思思老师哄到手?反正她都结过婚了,就算他不动她,以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心中暗暗盘算了一番,苏叶鹏眼里闪过一丝狡诘,又一次展开行动,伸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刘老师润滑长发,笑嘻嘻道:“思思老师!鹏仔真的很喜欢你!若你能够等上几年,我们俩岂不是也有可能在一起!”

话一说完,苏叶鹏就伸出手,拉开被子钻了进去,从后面抱住了刘思思老师,不过,这一次他胆子更大了,双手从她胸前穿过,手臂直接压在她鼓鼓双峰上面。

犹如触电一般,刘思思老师全身颤动了一下,狠狠掐了一下他手臂,拼命挣扎起来,但一种无比奇妙感觉传遍她全身,又令她心里叹了口气,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整个人龟缩成一团,但屁股后面突然碰触到一根硬邦邦东西,又令她脸红耳赤,全身火热难受,开始躲闪起来。

“别这样------你再这样乱来,老师可生气了!”

既想要,又害怕要的刘思思老师,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使劲掐搓苏叶鹏手臂,想从他手臂中逃离。

她现在可是一名人民教师,一个有夫之妇,怎么可以跟学生搞出绯闻来?就算她真的喜欢这小子,也不能第一次幽会就失身呀?

对于男人来说,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不珍惜,所以,她现在要冷静再冷静,晚上说什么也不能让苏叶鹏得逞?免得他以为她是一名荡妇,得手之后,就把她抛到九霄云外去?

现在的刘思思老师,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傻乎乎少女,经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已经成熟很多,考虑得面面俱到。

看到刘思思老师挣扎得厉害,苏叶鹏有点心灰意冷,知道晚上估计是没戏了?内心经过一番挣扎,他最终还是放开了她,不过,他抱在她胸前的手臂收回来时,还是有点坏坏的,在她颤悠悠双峰上面,狠狠揉捏了几下,就是下面雄赳赳撑起的小弟弟,也没有忘记在她大屁股上面磨蹭几下。

“天哪!你怎么可以这样?兔崽子,你坏透了------”

被苏叶鹏大吃豆腐,全身都快酥麻的刘思思老师,恨恨骂了一句,又捶了他几拳,最后,把他推出去,羞答答的抓过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就像一只大粽子一样。

呵呵!爽死了!

虽然没有征服刘思思老师,但看她一副羞答答的样子,很显然,她已经对他动心了,两人关系也一下子变得暧昧无比,按照这样情形发展下去,他们俩肯定会发生点什么?

心里越想女人越难以入睡,此时的苏叶鹏,全身犹如火烧一般,但刘思思老师不愿意,他也不敢下手,望着卷缩在被中,同样也是难以入眠的刘老师,苏叶鹏突然忆起一件重要事情,伸出手轻轻推了她一下,一本正经道:“思思老师!你不是说不容易怀上孩子吗?我倒是略懂医术,手里也有几帖不育不孕处方,鹏仔给你瞧瞧,看看能否帮你治好?”

“你会看病?骗人吧?”

卷缩在被窝里,芳心怦怦乱跳的刘思思老师,看到苏叶鹏这臭小子没有进一步再骚扰她,心里也放松了不少,此时,听到他说懂医术,她虽然很怀疑,但还是一骨碌坐起来。

做为一个女人,谁不渴望成为一位伟大母亲?但她看过好几家大医院,那些专家医生每一次都给她开了不少药物,回来吃下之后,不但没有一点效果,反而令她心里烦躁,纠结,还常常莫名其妙发脾气。

有些疑难杂症,在大医院无法治疗,在乡下老中医那里开几帖中药,或者做几次针灸,往往效果更佳,所以,听苏叶鹏这小子说会看病,刘思思老师心里还是有点惊喜,真希望天上掉下馅饼,砸到她头上。

“看病要探查病情,对症下药,又不能胡说八道,鹏仔就是想骗你,也无从下手呀?”

刘思思老师一爬起来,苏叶鹏也不跟她客气,抓过她雪白手腕,按在动脉上面,静下心来,窃听她的心跳脉博。

这臭小子,难道真懂医术?可他只是一名初中生,年纪轻轻,又从哪里学得医术?

看到苏叶鹏一副非常认真的样子,还真的有几分医生模样,刘思思老师那双勾人魂魄眼睛,望着苏叶鹏那张英俊脸蛋,开始闪闪发光。

把了十几秒钟脉博,苏叶鹏就放开刘思思手腕,探过手按在她肚腹上面。

“你--------”

这死小子又开始乱来了,刘思思变了脸色,正想开口大骂,但随即,她就冷静下来,闭口不言,因为她突然忆起到大医院检查看病时,那些医生也常常这样触摸她的肚皮检查。

“呃------输卵管严重堵塞,这种不孕不育症状,不但大医院不容易治好,就是乡下老中医也是束手无策,西药,中药,针灸,都很难有效果!你这病还真的麻烦!”

片刻之后,苏叶鹏就皱着眉头,道出自己诊断结果,不过,帮人诊断病情似乎也很累,此时的他,额上都溢出汗珠来。

“天哪-----你真的会看病!”

“你不会是一名神医吧?”

听到苏叶鹏准确无误的道出自己病情,刘思思老师瞪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一般来说,女孩子得了不孕不育之症,大多数都是输卵管堵塞引起的,但像她这种输卵管严重堵塞病例,却很少见,想不到,面前这臭小子没有通过医疗器械检查,只不过把了一下脉,摸了一下肚皮,就能够准确无误的说出来,简直比神医都神!

若说以前,刘思思老师对苏叶鹏这学生只是有点好感,晚上跟他共居一室,只不过是心里有点寂寞空虚,很想找个人聊聊,陪伴,那现在,她真的有点喜欢上他,对他刮目相看了。

望着楚楚动人的刘思思老师,特别是她胸前那一对快把睡衣撑爆的大圆球,苏叶鹏喉咙里面咕噜几声,暗中吞了几口唾沫。

接着,他眼角闪过一丝诡异,笑嘻嘻道:“思思老师!幸亏你碰上我,你这病除了我能治之外,这个世上恐怕没有一位医生能够做到?不过,要想治好你这种病症,除了需要针灸之外,还需要在你肚皮上面发功配合治疗,所以,你还需要脱掉裤子,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