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玉腿销魂小说{娇嫩又害羞的女神} - 信宜金融网 仙子玉腿销魂小说{娇嫩又害羞的女神} - 信宜金融网

仙子玉腿销魂小说{娇嫩又害羞的女神}

【摘要】再次入手,自然又是香玉满怀。 文学“给我松开!”感受着秦天怀中浓郁的男性气息,唐柔一张白皙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再次入手,自然又是香玉满怀。

 文学





“给我松开!”





感受着秦天怀中浓郁的男性气息,唐柔一张白皙的小脸瞬间变得通红。





那模样,风情万种,看地周围的男性同胞眼睛一阵发直,尤物啊。





如果能让他们一亲芳泽,即使少活个几十年,他们也愿意啊。





可惜,这样的美女,终究只属于极少数人。





当然,由于种种特殊的原因,秦天成为了了一个例外。





“那我松手了啊……”





救人什么时候也是一种过错了?





眼里闪过几分戏谑,秦天嘴角浮现一抹坏笑。





下一刻,忽然是毫无征兆地松开了拦着前者柔软的小蛮腰的手。





不给你点厉害尝尝,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啊……”





如同预料中的一般,失去了秦天的支撑,身体非常虚弱的唐柔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伴随着一声尖叫,小小的身躯比较垂落。





而且,光洁的额头正好着地……





这要是落下去了,绝对是个毁容的下场。





一时间,唐柔吓得花容失色。





作为一名美女,对于自己的容貌她可是非常在意。





要是留下了什么不可磨去的疤痕,那简直比杀了她还难受。





“这个男人,真是小气……”





没由头的,幽怨的心思生出,全然忘记了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





或许,这就是女人吧,一种让人无法捉摸的神奇生物。





“嘿嘿……”





电光火石间,秦天冷笑一声,飞速弯腰,再度将那柔软的腰肢揽在怀中。





对女人呢,还是要温柔一点比较好,不能太过分,适当地给点教训。





毕竟,美女,是用来疼的。





“美女,你现在身子可是虚弱的紧,如果再胡乱来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留下些什么后遗症。”





在唐柔快要杀人的目光的注视下,秦天无奈地摊摊手,将前者扶到座位上。





注意到前者神色间浮现的几分不甘,善意出言提醒。





一句话,直接让唐柔冷静了下来。





这混蛋,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难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跟他有关系?





联想到之前的一切,唐柔不由得思绪繁杂,脑海中一片迷糊。





她有些看看不懂了。





如果秦天是故意想占她便宜,甚至做一些更过分的事情,早在她昏迷的时候就做了。





“想不明白了吧?”





作为一个人精,注意到唐柔变幻不断的神色,秦天哪能不知道前者在想什么。





这美女,智商还是有点,并没有因为刚才自己‘冒失的举动’而把屎盆子扣在他身上。





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诺,想要对你下手的是那个货,以后你可得小心点。”





朝着不远处扬了扬下巴,秦天带着几分幸灾乐祸道。





他指的不是别人,真是昨天对唐柔下黑手的罗风三人。





不过,此时罗风几个人的情况可以说十分古怪,那模样,就像被人拖到小巷子那啥了一样。





原本剪裁得体的西装被撕成了布片,耷拉在身上,那两个黑衣保镖也好不到哪去,同样是一身破烂装。





最过分的是,伴随着步伐的迈动,一条条抓痕还若隐若现……





有经验的老司机只需要一眼,就可以推测出几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玻璃啊!





几个大男人,大清早地一起从厕所出来,啧啧!





这口味,也太重了一些吧……





一时间,机舱中议论纷纷,所有人神色古怪。





这年头,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





“罗风!”





唐柔转过身,看着罗风三人,明媚的双眸中悄然流露出几分厌恶的神色。





罗家,向来与唐家处于对立的局面,称之为水火不相容丝毫不为过。





而且,每一次碰面,前者眼神深处的异样都让她非常不舒服。





难道,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有关吗?





“特别是一些下三滥的手段。”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秦天特意加了一句:“比如,迷药什么的。”





一句话,指出关键点。





话说到这个份上,唐柔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难怪昨天她上厕所是会无缘无故昏迷,原来所有的一切全部是罗风在背后搞鬼。





如果没有秦天的话……





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唐柔精致的小脸不由得煞白一片。





清白不在,简直比死了还难受。





“小子,你死定了!”





在秦天与唐柔交谈的时候,罗风黑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语气阴森,面上杀气腾腾。





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却是被半路杀出来的秦天生生破坏。





想他罗风身为罗家的嫡子,未来的接班人,若干年后可是在九州市呼风唤雨的存在,现在竟然被一个穷酸小子给羞辱了!





今天早上他醒来时,竟然和两个保镖搂在了一起!





一想起那个画面,顿时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恨不得罪魁祸首秦天碎尸万段。





“呵呵……”





面对着罗风的威胁,秦天只是轻笑两声,旋即悠悠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仿佛什么也没听见一般。





罗风的威胁,直接被当成了耳旁风。





手下败将罢了,还敢大放厥词?





对于这种人,他不屑理会。





如此无视的态度自然让罗风又是一阵怒火中烧,有心想要当场将秦天废掉。





可是,昨天的经历告诉他,在飞机上动手,他们三人只有被虐的份,除此之外,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两个废物,丢本少爷的脸!”





恨恨看了一眼神色悠闲、坐在座位上的秦天,罗风狠狠一摆手,低声训斥。





如果不是两个保镖不给力,他会受这种委屈?





转身瞬间,杀机弥漫,下一站,就是九州市了,到了那里,就是他的天下。





再能打,在庞大的罗家面前,算得了什么?





卑微的蝼蚁罢了!

第五章 报复袭来



由于罗风几人的认怂,一场闹剧草草收场,无疾而终,让原本准备看热闹的围观人失望而归。





特别是在罗风报出自己的身份以后,围观的人群更是飞快散开,一个个的回到自己的位置,闭目养神,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生怕惹祸上身。





“他究竟是个怎样的男人?”





一切水落石出,尘埃落定。





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秦天,唐柔在心底轻声喃喃,细弯的柳叶眉微微皱起,显得有些不解。





罗家,即便是现在的唐家,也不敢轻易招惹,甚至是含着几分忌惮,否则罗风也不会如此胆大妄为、敢对她下手了。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仿佛丝毫没有将罗风放在眼里一样,在羞辱了别人后,施施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睡没睡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很难想象,就是这么一个人救她于水火之中。





是无知者无畏了,还是真的不惧罗家?





“美女,喜欢一个人就直说,你这么看着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在唐柔怔怔出神的时候,处于闭目养神状态的秦天忽然开口,带着几分调侃,把她吓了一大跳。





待回过神来,顿时满脸的羞怒。





这个混蛋,竟然又在调戏自己!





原本对秦天产生出的几分好感,瞬间化为泡影,甚至恨不得冲上去把那张可恶的嘴撕碎。





从始至终,她就没从秦天的嘴里听到过一句好话,可谓是满嘴的胡说八道。





感受着身旁美女思绪的波动,微眯着双眼的秦天微微一笑,旋即静气凝神。





偶尔调戏一下美女,貌似也是种不错的选择,让人心情愉悦。





于是,在接下来的旅途中,两人静默无言,唐柔更是把身子侧了过去,留下一个好看的背影。





好在旅途很短,沉默的氛围在持续了数个小时候,被空姐甜美的播报嗓音打破。





“亲爱的各位旅客,下一站九州市,请各位旅客做好准备……”





伴随着客机落地时呼啸的破风声,目的地抵达。





“美女,有缘再会了!”





看着缓缓打开的舱门,秦天站起身来,潇洒向后摆手,大步走出舱门,不带一丝的留恋。





如此行为,自然又让唐柔心中的疑惑加重了几分。





不惜得罪罗家,将她从虎口中救出,最后却是不提任何要求……





令人费解啊。





“唐柔,你一定是属于我的!”





在唐柔出神的时候,罗风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





“哼!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回过神来,唐柔冷哼一声,丝毫不甩前者脸色。





罗风这个人,早就被她拉入了黑名单,更何况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





如果不是罗家过于强势,而现在的唐家又处于危难之中,以她的性子,怎么会善罢甘休?





懒得跟这种人渣废话,唐柔直接起身,径直从罗风身旁走过,看都不看对方一眼。





“嘶……”





贪婪地吸了一口残留在空气中的芬芳,罗风神色陶醉,这种极品的女人,他一定要拿下!





“人安排好了没有?”





看着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妙曼身姿,罗风寒声开口。





“少爷,一切按照您的吩咐已经安排妥当了,保证万无一失!”





跟在身后的黑衣保镖保镖恭敬出声。





“很好,我要让那小子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纨绔惯了,无法无天,受到了羞辱,自然是要当日报仇,不然以后还怎么在九州市混下去?





所以,在飞机降落后,属于罗家的势力已经调动起来。





目标,直指秦天。





…………





“呵呵,动作还真是快啊”





另一边,秦天离开机场,刚没走几步,嘴角浮现一抹轻笑。





在他身后,悄然跟了几个彪形壮汉,一个个打扮的流里流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东张西望的时候无形之间把他包围在中间。





那阵势,如同围猎一般。





“既然这么有兴趣,我今天就陪你们玩玩。”





回头不经意间一瞥,秦天洒脱一笑,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拎着自己的背包,悠然前行。





那所谓的罗家大未免太小瞧了他一些,竟然派这种小角色来对付他,这不是上来送菜吗?





而另一边,那几个人自认为隐藏的极好。





“虎哥,那小子就是罗少交代下来的人,只要我们能卸他一条腿,二十万块钱就轻松到手了。”





不远处,一个尖嘴猴腮的精瘦男子盯着秦天的背影,眼神中满是贪婪。





对付这样一个瘦弱的年轻人,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任务完成,二十万大洋足够他们潇洒快活一段时间了。





“吩咐下去,给我把人盯紧了!”





被称作虎哥的男子足足有一米九的各自,裸露在外的手臂肌肉隆起,加上一张刀疤脸,威慑性十足。





狠狠吸了一口烟,吐出长长的眼圈,刘虎恶狠狠地道。





二十万啊,好久没接到这么大的单子了,事成之后,今天可以去好好开开荤了,酒吧里的那个娘们,他可是惦记好久了。





“你去叫上所有的兄弟,准备好家伙!”





心动归心动,但刘虎心里还是存了几分谨慎,最后补充了一句。





阴沟里翻船这种事,这些年他可是没少见,犹豫了一下,刘虎还是觉得小心为上。





“是,虎哥……”





手下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恭敬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叫起了人。





而对于暗中发生的一切,秦天一无所知,只是迈着悠闲的步伐,走在大街上。





常年身居海外,国内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让他有些陌生。





就连曾经熟悉的城市,也多了几分陌生。





带着几分追忆,缓步前行,试图找到一些隐藏在脑海深处的记忆。





“妈的,那小子瞎晃悠什么呢,净往人多的地方走……”





“别急,等会儿有那小子好看的。”





秦天这么一回忆不要紧,后面尾随他的人可着急坏了,虽然他们老大在九州市有几分凶名,可是胆子还没大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动手的地步。





所以心中再不耐,还是远远吊在秦天不远处,向其他人汇报着情况,等待着动手的机会。





“呵呵,等不及了吗?!”





许久,街上嘈杂的声音将秦天从追忆中拉回了现实,极为隐蔽地瞥了一眼刚才的那几个人,嘴角浮现讥讽一抹。自己找上门来送死,可不能怪他心狠手辣啊。





转身,迈步,秦天离开了熙熙攘攘的大街,向着一旁偏僻的小巷子走了进去。





这种僻静的地方,再适合动手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