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棚里的性疯狂,跪在美女脚下含着她的袜子 - 信宜金融网 工棚里的性疯狂,跪在美女脚下含着她的袜子 - 信宜金融网

工棚里的性疯狂,跪在美女脚下含着她的袜子

【摘要】整个下午林寒几乎什么都没干,全都接了自己的几个手下的电话了,说是手下,其实更准确说是兄弟。一个个的就像是自己是三岁的小孩儿走丢了似的。 文学这次林寒从非洲到华...

整个下午林寒几乎什么都没干,全都接了自己的几个手下的电话了,说是手下,其实更准确说是兄弟。一个个的就像是自己是三岁的小孩儿走丢了似的。



 文学



这次林寒从非洲到华夏国,的确是没有和他们说的,所以这些小子算是着急了个够呛!非得要从非洲过来,要不是林寒极力的阻止他们,估计现在这些家伙都已经上了飞机了。





这些小子林寒还不了解么,一个个的如果来了华夏国,那不得闹个天翻地覆!自己就是不想惹是生非才一个人低调回归的。





“嘟嘟!”林寒正要准备在手机上利用卫星寻找一下上官婉儿的这个地址,可是停车场内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奔驰敞篷车已经在按喇叭了!





林寒一看,车上一个时髦的女子正看着自己这边,带着黑色的墨镜,性感的深v上衣,一条黑色的短裙,水晶高跟鞋,将她的时尚与高雅全部融合,尤其是她那性感的薄唇,实在是动人心脾!





“嘎吱!”一声,林寒推开门,才发现这个高贵优雅美丽的女子正是沈云溪,真是美女,不同的打扮,就有一股不一样的气质!啧啧......





看到林寒一副保安模样,沈云溪打开车门,优雅的将修长的美腿伸了出来,那优雅的姿势和修长的白腿与水晶高跟鞋完美的衬托了她的气质。如同黑夜中的高贵女王驾临一般。





“给,把这身衣服换上,别处去给我丢人!今天晚上陪我出去!”沈云溪淡漠的说道。





副驾驶走过来的唐悦然一副瞧不起林寒的样子,翻了翻白眼说道:“沈总,这,你就是找保安头头出去赴宴也比他强吧!我甚至担心他遇到什么事情比你还逃得快!而且这件博百利一万多,实在是浪费在他身上了!非洲难民!”





接过来一件博百利的西服,本来林寒想说自己包里有一套阿玛尼的,可是毕竟现在自己是保安,拿出来也得被当假货鄙夷一顿的。





“嘿嘿,穿上帅不帅,那得试试才知道不是?”林寒嘿嘿笑着,可是把唐悦然气个够呛。





林寒回到值班室里将自己的白色衬衫拿出来,还有产自觅国的领结带上,将这套博百利西服穿在身上。





博百利是英伦风格的衣服,有气质的男人穿在身上,会有一种绅士的感觉,特别的有范儿。是绝杀花痴的利器!





将头发整理了一下之后,林寒穿着自己的皮鞋走出了值班室。





正在和唐悦然谈工作的沈云溪瞬间不说话了,眼睛一直盯着林寒看,而一边的唐悦然不由得笑着说道:“这个家伙一看肯定就是像农民工进城似的,逗死我了......”





说着唐悦然转身看向了林寒,可是转过身之后,唐悦然愣在了那里。





只见林寒修长的身材加上这身英伦风格的西服,男人的气质完全彰显出来,再加上林寒对细节的注意,体现出来的整体效果简直就是完美到了极致。





“啊......”唐悦然一时间张大嘴巴楞在了那里。





林寒绅士的走过来,笑着说道:“沈总,衣服换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不错不错,这件衣服果然很合身!我还担心买的有点儿大呢!”沈云溪微微露出一点笑容,稍微走了走神儿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她从一开始到现在,总是能从这个看起来没有正形的男子身上,感受到一种不同的气质和感觉来。





一边的唐悦然顿时兴奋极了,没想到这个破保安传上了这套价值万元的西服,一点儿都没有浪费掉。而且驾驭的非常好,超出了某些男神的气质。





不过一开始和林寒都势不两立,所以此时也必须保证自己不墙头草的风格,假装不在意的说道:“哎哟,看不出来啊,没想到非洲难民穿上这件衣服也有个人样儿啊!”





沈云溪顿时咳嗽了一声,瞪了唐悦然一眼,说道:“好了,回办公室把剩下的资料分类就下班吧。”





唐悦然赶紧收敛,笑着点点头说道:“好好,我先上去了沈总!”说完还有点儿留恋的看了林寒一眼。





“会开车吗?”沈云溪不经意的回头看着林寒问道。





刚才还看到了她有点儿要笑的表情,可是此时立刻变成了冷漠女王!





林寒点点头,笑着说道:“会一点儿吧!”





“那你来开,待会儿有人一起吃饭,你就假装是我的男朋友!”沈云溪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说道。





顿时林寒无语,心说哥怎么可能有你这么冷傲的女友,连笑都不会,哥的世界那就得充满了黑暗啊!





“好啊!”林寒点点头说道,“非常高兴能为总裁效力!沈总您还是系上安全带吧!”





“我不系!”





说完林寒耸了耸肩,一脚油门轰下去,车子在地下停车场发出了轮胎与地面疯狂摩擦的声音,在一个直角拐弯处的时候,林寒快速的打轮,脚下的刹车油门来回快速的转换着,“吱!”的一声长啸,车子转眼间便一个漂移之后出现在了停车场外。





“啊!死林寒!你居然用我宝贝车子漂移!”沈云溪微微带着兴奋的表情白了林寒一眼。





林寒坏笑着说道:“这才能让你感觉到,它是奔驰!”





车子很快就在一个非常豪华的饭店门外停下,这里到处都停着贵族的车子,基本上五十万以下的汽车都看不到。





来来回回的人,都是那些富商或者是政界人士。





“云溪!”一个兴奋的声音从饭店门口传来,林寒将车子停好之后,和沈云溪正往过走的时候,饭店门口一个穿着非常讲究的男人笑着招手。





男人就像是没有看到林寒这个大活人的存在一般,兴奋的看着沈云溪,他的这套衣服恐怕丝毫不亚于林寒穿的这一身。





沈云溪却是没有林寒预想的那么兴奋,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介绍道:“王炫,这是我的男朋友,林寒!”





“什么?你有男朋友了?”那个王炫疑惑的看向林寒,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和瞧不起的神色。

第五章 鸿门宴



王炫也算是这坤乐市的上层名流,他在坤乐市混的风生水起,认识很多富二代啊,白领啊,总裁什么的,更有一些国家重要的人员,所以王炫就压根儿就没有正眼瞧林寒,但凡和他抢沈云溪的人,都得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是啊,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林寒!”说着一边的沈云溪轻轻的搂住林寒,露出的比较亲昵的动作,直把王炫气的瞪着林寒恨得牙痒痒。





林寒顿时无语,这个美女总裁会不会笑啊,怎么到了这种隆重场合也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呢,真是醉了!你有见过这情侣在一起,其中一个表情笑呵呵很暧昧,另一个表情就像是搂着杀父仇人的么?





“你好,王炫先生,我是云溪的男朋友。她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了,所以都没有通知大家,这实在是抱歉!”林寒笑着伸出了手。





可是王炫却假装没有看到林寒伸手,也没有答话,看了一眼远处,哈哈笑着说道:“哎哟,其他老同学也都往这边来呢!”





说完之后,看林寒手还伸着,突然灵机一动,阴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林寒先生,我都没有看到您的手!”说着一把握住林寒的手。





看着这些,沈云溪很是生气,这王炫明显就是瞧不起林寒,故意侮辱林寒呢!可是这种情形她也没法发作。





在业余时间,王炫经常去健身房锻炼身体,看林寒这就像是衣架子的身板,肯定力气不大,给他点儿侮辱再说。





说着王炫开始在手中加力,力量逐步加大,将林寒的手捏的几乎都变形了。





身边的沈云溪看到之后,虽然脸上依旧没有笑容,但是微微附上了一抹担忧。





“第一次见面,多多指教啊!”王炫一边加力,一边微笑着说道,他还是在沈云溪面前维持一副善意的表情。





林寒则是就像没有知觉的说道:“恩,我也很荣幸认识王先生。”





突然,王炫脸上闪过一丝狡黠,手中的力道更是疯狂的增加,狠命的捏着林寒的手,脸上也是嚣张的笑着。





可就在这时,王炫浑身一个颤抖,感觉到林寒手指尖传来极大的力道,如同钳子一样捏的自己生疼生疼的。很快,他就彻底坚持不住了。





他也和不少人比过力道,但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就像是被恶魔的手快要捏断的感觉!他现在又没法求饶,如果向情敌投降,那对于男人是多没有面子的事情。





“哎哟,两位老同学啊,你们已经来啦!”一个声音从王炫身后响起,王炫顿时感觉救兵来了。





趁着大家注意力转移,王炫是拼了命的从林寒手中抽出了手啊,笑着说道:“刘建,你来了?”





“云溪,你和你的男朋友先进去吧,我俩去车里把酒抬进去!”王炫说着挥了挥手,和刘建两个人诡异一笑,钻进了车里不知道鬼鬼祟祟的说着什么。





停车场一辆黑色宝马车内。





“麻子,给老子查一下一个叫林寒的家伙,麻痹的,照片传过去了!”王炫阴沉着脸说道,他一边说,一边疯狂用力揉着手指头,他有种手指头即将要断掉的感觉,刚才要是没有刘建援助,恐怕自己要么就得向这混蛋投降,要么就得被捏断手指了!





一边的刘建疑惑的说道:“你怎么会被这瘦的像是电线杆子的黑脸小子压制住呢?你也太逊色了吧!”





王炫摇了摇头说道:“他肯定练过,他的手劲儿太大了,待会儿我们不能从这方面进攻!”





正在这时,王炫的手机短信亮起,王炫看完激动的说道:“嘎嘎嘎,太好了,麻子传回来的信息说这货是沈云溪公司的保安,一个吃软饭的!看老子怎么侮辱你!让你抬不起头来!”





“嘎嘎嘎,好主意,王炫,今天这沈云溪如果第五次拒绝你,那今天咱三个就强行把那小白脸灌醉把沈云溪办了就完事儿了,顺便我俩也爽一下,要不然咱们男人的尊严何在?”那个刘建猥琐的笑着说道。





说完车里传出一阵阴损的笑声。





林寒和沈云溪来到了一个叫什么“疯狂思密达”的大雅间内,另一个肥胖的男人坐在那里,眯着三角眼睛看着沈云溪。





“不是说是老同学们都来吗,小玲玲,小月月他们呢!”沈云溪有点儿生气,这雅间里面根本就只有四个椅子,果然这次聚会大有猫腻啊!





三角肥胖男笑嘻嘻的站起来说道:“云溪啊,他们都有事儿不来了,咱们几个老同学喝它个不醉不归!虽然咱们人少,但是还是要玩的开心!嘎嘎嘎!”说着说着看到了林寒,指着林寒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他是我的男朋友!”沈云溪不由得松了口气,今天要是不带林寒的话,自己恐怕真的是羊入虎口了!





因为她知道,这三个人在高中的时候,就一起打自己的主意,如今他们聚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儿!





很快那两个家伙也回来了,笑着都各自坐下来。





可是回头一看,林寒没有椅子。





“哎哟,林寒兄弟啊,实在是抱歉,我们不知道你要过来,少准备了一个椅子。你要是不嫌弃,就坐个凳子吧!”说着王炫从一边取来一个凳子丢在一边,脸上一副讽刺的表情。





这明显就是他们在瞧不起林寒,给林寒特殊待遇呢。





沈云溪顿时冷冷的眼光集中在了王炫脸上,“没有准备椅子那就让他们服务员再准备一张,你这待客之道实在是太差劲了。”





“妈的,待会儿老子让你在老子胯下尖叫!给脸不要脸!”王炫心里想着,正要说什么,林寒耸了耸肩说道:“没事,这个就ok,不用麻烦了!”





看林寒唯唯诺诺答应的样子,沈云溪那是极为不满,下午看林寒救了自己,身手的确不错,就想叫林寒来收拾这几个家伙,可是现在看来,林寒笑呵呵的表情,明显是想要趋炎附势呢!看来这个家伙和普通的保安没什么区别,枉自己还觉得林寒与众不同呢!





一边的刘建看了王炫一眼,猥琐的笑着说道:“哎呀,不知道林寒先生在哪里高就啊,能配得上云溪的男人,定然是做大事业的啦!”





说完王炫和那个三角眼的家伙都阴损的笑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林寒。





顿时沈云溪皱了皱眉,由于来的太匆忙,都没和林寒统一一下,这林寒应该不会笨到穿着名牌西服坐在这里说自己是一个保安,而且是入职不久的吧......





坐在林寒身旁的刘建也是一脸嘲讽的看着林寒,等待着林寒的答案,然后准备狠狠地羞辱一下林寒呢!





林寒谦逊的笑了笑说道:“小弟不才,是在云溪的公司当保安的,入职不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