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女娇乳/驮着高贵女主人在地上爬行 - 信宜金融网 玉女娇乳/驮着高贵女主人在地上爬行 - 信宜金融网

玉女娇乳/驮着高贵女主人在地上爬行

【摘要】好人难当“啊!”绝望中,大小姐所能做的只有一声尖叫。 文学“砰”的一声,不是枪响,因为声音太沉闷了点。“你他娘的,老子的妞你也敢看,你以为这么看来看去...

好人难当

“啊!”

绝望中,大小姐所能做的只有一声尖叫。

 文学

“砰”的一声,不是枪响,因为声音太沉闷了点。

“你他娘的,老子的妞你也敢看,你以为这么看来看去不用收钱的吗?”

萧逸的朝天脚还高高地抬着,他侧着身子,坏坏地笑着,模仿着功夫片里的主角,轻轻晃了晃脚掌。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钟筱雨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有些痞里痞气的坏蛋,这个时候竟然帅得一塌糊涂。

为首的蒙面人被萧逸一脚踢飞了出去,他的两个同伴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场的保镖或者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没有反应过来。因为在刚刚枪声响过之后,一系列的场面接连变换,大家甚至已经忘记了萧逸的存在。

瘫坐在地上的职业装少女胸前剧烈地起伏着,她的一张小脸儿上还带着泪痕,超低胸的衬衫此时有些不整,胸前露出了一片白净。

“你……你把俺老大踢飞了?”

剩下的两个蒙面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萧逸,再看看躺在一边地上没了动静的老大,都是脑袋一阵短路。

“我可没踢,他自己撞上来的,碰瓷可别找我,我很穷的……”

萧逸一脸实诚地说着,还连忙摆了摆手,一副害怕惹事上身的模样。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钟筱雨恐怕都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你……你……”

两个蒙面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个跑过去查看自己老大的情况,一个颤巍巍地用枪指着萧逸。

“砰砰……”

又是两声沉闷的响声,萧逸微微有些不耐烦地说了句:“算了算了,你们想碰瓷我就配合一下吧。不过可别赖在我身上,这里随便找个人都比我有钱……”

他一边说,一边又一脸顾忌地往后退了退,走到躺椅旁,看着那名花容失色的乌拉圭女郎,坏笑道:“这位外国友人大姐,看在我刚刚出了这么大力气的份上,给免费加个钟呗……”

场上除了萧逸贱兮兮的声音之外,只有那留声机里的音乐还在响着。

所有人都还没有从这突然的变化中走出来,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这刺激,这酸爽,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秦妍板着个脸,一路上都没有再搭理萧逸。一直到了警局之后,她直接把萧逸扔进了审讯室,而后暴力地锁上了铁门。







“姓名?”







“哎,我说警察同志,这里环境不适合调情啊。要不咱们换个酒店怎么样,我没钱去天上宫殿了,咱们随便开个套房也可以啊。”







“姓名?!”







秦妍冷着脸,眼皮都不抬一下地说道。







“萧逸,萧逸。”







“性别。”







“女。”







“嗯?”秦妍猛然抬头,盯着萧逸看了一会儿,那模样看来还真是有几分相信了。







倒不是萧逸的长相有问题,而是他的变幻莫测已经让秦妍变得有一点神经质了。







这个时候听他说自己是女人,还真是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你是女人?”







秦妍本来就有些看不透萧逸了,这个时候心里更是开始摇摆不定。







她心中暗暗想道:这个还真说不准……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是女人?要不要验身?现在我就给你看……”







萧逸夸张地说着,站到椅子上就作势要去解腰带。







“坐下!”







秦妍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声音低沉地吼道。







“嘿嘿……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真给你看了我还怎么见人啊……”







萧逸翘着二郎腿儿,嬉皮笑脸地看着秦妍说道。







秦妍猛然站了起来,双手扶在桌子上,俯下身子,盯着萧逸冷声道:“不要跟我开玩笑,因为这间审讯室是没有摄像头的。”







她一脸严肃的模样,语气里满是威胁的意思。







“再往下一点,扣子扣得太多啦,这个角度根本看不到多少东西……”







萧逸睁大了眼睛,却是根本没有在听秦妍说什么。他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尺寸不算太大的地方吸引了过去。







“你……”







秦妍猛地绕过桌子,一脚踢向了萧逸。







“嗯嗯,腿型不错哦,如果穿裙子的话,这一下子我就有得赚了。下次记得哦,引诱男人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啊……”







萧逸一只手握着秦妍的小脚,眼睛一直沿着她修长的腿看了过去。







秦妍一脚没有踢中,拼命地想要抽回自己的脚,却发现怎么也动弹不得。







“放开我!”







她一边怒气冲冲地说着,一边用力往用力往回抽。







“啊?放开啊,好说好说。”







萧逸笑嘻嘻地说着,话音没落,就松开了自己的手。







秦妍还在往后用力扯,根本没想到他会这么随便地就放开自己。这下子脚上突然一松,她整个人便向后倒去。







“啊!”







秦妍尖叫了一声,马上就要摔倒在地上。







“喂喂喂,小心点啊,摔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萧逸不正经的声音传入耳中,直恨得秦妍牙痒痒。







“你看看,要不是我,就这小屁屁就要受苦了哦……”







萧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秦妍的身后,这个时候正轻轻将她揽在怀中,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拍了拍秦妍丰挺的美臀。







“你……你放手,不然我杀了你!”







秦妍微微愣了一下,霞飞双颊,面露气恼,眼神中的杀气腾腾升起。







她在这江海警局可是早就出了名的,暴力而且任性。虽然人长得漂亮,而且工作能力强,但是曾经也被不少同事打过不少小报告。







但是后来大家发现,所有的小报告都没有了回应。而且慢慢的大家才察觉到,警局局长张建业,似乎是对秦妍非常关照。







最初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后来才有聪明人发现,张建业对秦妍的态度除了关照,更多的还是隐隐约约的尊重和敬畏。







所以,虽然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秦妍有什么背景,可是已经再也没有人会去招惹这个小辣椒了。







现在萧逸这么肆无忌惮地开玩笑,简直就是在一屋子火药旁边玩儿火啊。







“放手?哦,好的,好的……”







萧逸满脸微笑地点了点头,两手一松,秦妍又是“啊”的一声尖叫。







就在她将要落地的瞬间,萧逸又是再次将她搂在了怀里。







“你看看,自己让我放手,又不好好站起来,真是任性。”







萧逸无奈地摇了摇头,像是教训小孩子一般,又是“啪”的一声拍在了秦妍的小屁屁上。







“你……你住手,我杀了你!”







秦妍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她直接伸手掏出了腰间的配枪,直接就对准了萧逸。







“哦,你个死八婆,老子好心好意救了你,你竟然还恩将仇报,看我不好好整治整治你!”







萧逸根本看都不看一眼秦妍手里的枪,不知用了什么方法,眨眼间就把那手枪夺到了手里。







而后,他随便往桌子上一扔,双手抱着秦妍一个翻转,让她趴在了自己的腿上。







“死八婆,要不是我救了你两次,你这小屁屁都摔烂了。让你不领情,让你不领情……”







“啪啪啪……”







萧逸一边恨恨地说着,一边噼里啪啦地揍起了秦妍。就像大人教训小孩子那么自然,一巴掌一巴掌,打得啪啪响。







秦妍趴在他的腿上,想动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用不出一点力气。想大声求救,又怕被外面的同事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她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从小到大,她就像公主一样被呵护着,什么时候又见识过萧逸的这种坏蛋手段。







那冷若冰霜的俏脸上,这个时候羞愤交加,在“啪啪啪”的声音中,水灵灵的大眼睛里也是流出了眼泪。







她觉得委屈,同时心里也发誓,跟萧逸不斗个你死我亡,谁也别想从这个门里走出去。







萧逸打了一会儿,心情似乎是舒畅了许多,他得意地把秦妍扶了起来,靠在了墙边。







“哼,看看,挨揍了也知道哭了吧。”他一副大人教训孩子的口气,“以后不能这么任性了,听到了吗?”







秦妍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也看不到怒容。除了泪痕之外,她的一张俏脸上异常平静,冷得吓人。







“放开我。”







她冷冷地看着萧逸,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嘿嘿……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也是闹着玩儿的吗?”







萧逸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秦妍此时的怒火已经达到了极限。







“放开我!”







秦妍再次冷声道。







“好好好,不过你可不要生气啊,我刚刚才给你治好的胃病。你要是以后不注意调养,经常动气的话,还是会再犯的。”







萧逸点点头,也不打算再继续去气她了,赶紧老老实实地说出了真相。







秦妍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是没有说什么,仍然冷冷地盯着萧逸。







“嘿嘿……我知道,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很多人就以为我的医术就不好。其实这种完全没有科学依据的推理,是不对的!”







萧逸一边把秦妍扶到了椅子上坐下,一边接着说道:“你先别着急啊,要过几分钟你才能恢复行动。你从大概三年以前开始吧,慢慢的就出现了晚上胃疼的情况,对不对?”







他说着,也不管秦妍的反应,便又自顾自说道:“而且啊,这种情况越来越频繁,痛得也越来越厉害。特别是生理期的时候,简直是生不如死,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的?”







秦妍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是震惊无比。







这种事情,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讲过。去医院看了几次,也没有什么结果。







但是自己和眼前这个坏蛋见面还不到一天时间,他竟然就可以说的这么清楚了。







“我说过,我是神医啊,你这个人不能这么肤浅啊。难道因为我长得帅,你就总是要忽略我的才华吗?”







萧逸懒洋洋地把椅子拉到了秦妍旁边,也是坐了下来。







他看着秦妍,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情况啊,就是因为性子太急,脾气太暴躁导致的。用中医的理论解释可以叫做内火,是阴阳不调导致的。简单点说,就是人体庞大而复杂的机能中,因为某一小部分不正常,影响到了那一部分的工作。”







萧逸玄玄叨叨地解释着,也不管秦妍理不理解。







“那……那以后不会发作了?”







秦妍一知半解地点了点头,小心地问了一句。







“那是自然,不过你的脾气也确实是要克制一点的。不然再痛起来,还是很难受的。”







萧逸认真地看着她,关心地说道。







秦妍突然不知怎么的,竟然有些不敢和他对视了。慌里慌张地把眼睛挪开,她竟然乖乖地点了点头。







“嗯,我……我知道的……”







她这一会儿,已经忘了自己刚刚要杀要剐的决心了。一方面是因为知道了萧逸刚刚是在为自己治病,另一方面,她本来就是心思单纯的神经大条。







萧逸见她这副模样,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着道:“嗯,不过还有最后一步治疗没有完成,需要你再配合一下。”







“嗯,谢谢……”







秦妍眼神闪烁,小声地答应着。她被这胃痛的毛病折磨了这么多年,这种滋味儿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会了解的。







萧逸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谢,不用谢,只要你不杀我就行了……”







秦妍俏脸微红,嗔怒道:“我哪有这么暴……唔……”







她一句话没说完,眼睛里萧逸的脸就越来越大,自己的小嘴也被什么湿润的东西堵住了。

第五章 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一触即离,萧逸占了便宜之后,贱贱地笑着,看着一脸愕然的秦妍。



“呐,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我刚刚说还有一步要你配合,你自己答应了的。”



他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不过见秦妍已经慢慢可以动弹了,眼神里也是有着几分警惕。



“你……你臭坏蛋!”



秦妍气急败坏地就要冲过来,结果因为身体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一个趔趄直接撞进了萧逸的怀里。



“哦,乖,不闹不闹……”



萧逸惬意地搂着她娇软的身子,轻轻地拍着她的玉背,柔声哄到。



“放开我啊……臭坏蛋……”



秦妍经过刚刚的一阵闹腾,对萧逸已经是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敌意。她隐隐约约觉得,这个看起来不怎么正经的臭坏蛋,好像做的每件事情都没什么恶意。



当然,除了好色无耻占便宜之外……



她一边叫着,粉嫩的小拳头雨点般砸在萧逸的胸口。



“嗯,舒服,真舒服……”



萧逸笑眯眯地闭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你无耻!我说配合你治疗,我难道有说过要配合你……配合你占便宜吗?”



“谁说这不是治疗的,这是我整个治疗过程最重要的一步。”



萧逸放开了秦妍,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悬壶济世,也是为了混口饭吃啊,所有的治疗结束之后,当然都是要收一点好处费的啦……”



看着他一脸无耻的模样,秦妍终于是败下了阵来。只不过,她虽然明知道萧逸刚刚打自己的小屁屁,是在为自己治疗,可是一想到他竟然用这种方法,就忍不住想要掐死他。



“哼,懒得理你,不过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我……我真的杀了你!”



她恨恨地威胁着,却发现萧逸依然是嬉皮笑脸地看着自己,完全没有把她的话当回事儿。



“知道,知道,我们对于客户的隐私,那是完全尊重的。”



“真的吗?”



“当然,当然。”萧逸点着头,而后又拉着秦妍走到一边,神神秘秘地说道:“还有啊,我说真的,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拥有钟筱雨那般的‘资本’吗?”



“资本?”



秦妍微微一愣,而后发现萧逸贼眉鼠眼地对自己做着眼色,时不时在自己“脖子以下、腰部以上”的地方瞟上几眼。



“去死!”



秦妍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地转身就要去开门。



“哎哎哎,难道你忘了我的医术了吗?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哦,祖传秘方,产自雪域高原的……”



“真的……有效?”



走到一半的秦妍,突然停了下来。她想想萧逸的一些神奇表现,再想想或许还真有可能让自己……



不由得,她又有些动心了。



女人就是这个样子,特别是对自己身材很在意的女人。



说起来,秦妍的尺寸也不算小了,只不过和钟筱雨那样的丰挺比较,稍稍逊了一些。



“嘿嘿……当然是真的。不过,这个要慢慢配合各种按摩才能有效,也就是所谓的用我双手成就你的梦想,你一定要听……”



“啪!”



萧逸一句话还没说完,听到“按摩”两个字,微微反应了一下,秦妍就已经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了。



一巴掌甩过去,没打到脑袋,只拍到了萧逸的肩膀。



“你去死吧!”



这一次,秦妍是头也不回地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萧逸笑眯眯地站在原地,看着秦妍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吧唧了几下嘴巴。



“不错的小妞啊……”



他嘿嘿笑了几声,无所事事地坐在了椅子上。



审讯室外面,原本围了一圈准备看热闹的警察一哄而散。他们虽然什么也没听到,不过里面传来的一些动静,还是能让他们浮想联翩。



通过以往的经验判断,这一次秦妍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恐怕里面的那个家伙不死也得残了。



“小妍,你过来一下。”



刚出门还一肚子气的秦妍,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抬头看去,原来正是局长张建业。



“张局,你回来啦!”她一脸欣喜地叫着,小跑着赶了过去,“你回来的正好啊,我被一个混蛋欺负了,你一定要帮我好好审问审问那个家伙。”



对于张建业,秦妍一直当作上司和叔叔的,所以说话的时候有些撒娇。



“呵呵……别闹,先见见这位,江华集团的钟董。”



张建业笑呵呵地说着,看着身边的钟倩眉介绍道。



秦妍看了钟倩眉一眼,连忙道:“钟董,你好。”



她是知道钟倩眉的,一个女人,独自创立了一份偌大的家业。从心底来说,她其实还是很崇拜钟倩眉的。



“嗯,你好。”钟倩眉似乎是心里有事,点了点头后便直入正题,“我听说你们抓回来一个人,叫萧逸的,对不对?”



“萧逸!”秦妍一听到这个名字,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如今在钟倩眉面前,也不好发作,只能气鼓鼓地点了点头。



见她点头,钟倩眉脸上一喜,忙道:“那他人在哪里?走了吗?”



“怎么可能放他走,就在里面。”



秦妍撇了撇嘴,回头指了指身后的审讯室说道。



钟倩眉听说萧逸就在里面之后,马上快步赶了过去。



推开门,正见到萧逸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两条腿搭着桌子。



“你是……萧逸?”



钟倩眉见到他这副模样,不禁也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地说道。



“对,没错,我就是萧逸。钟董,对吧?”



见萧逸承认了,而且还一眼认出了自己,钟倩眉终于勉强笑了笑说道:“不用喊什么钟董,你要是不嫌弃,叫我一声钟姨吧。”



“嘿嘿……钟姨。”萧逸嘴巴甜,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到了钟倩眉身边,“嗯,不错,不错。身材,皮肤,都看不出年龄啊……”



萧逸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了钟倩眉几眼,不停地点着头说道。



钟倩眉心里微微有些不悦,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尴尬起来。不过转念想到自己以前见过的那个人,好像……也就是这副德行……



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终于是又笑了起来,说道:“呵呵……你是他的徒弟?”



“嗯嗯,如假包换。”



萧逸自然知道钟倩眉说的“他”是谁,就是那个老头子让他来找钟倩眉的。



“哦哦,我看着也像……”



钟倩眉点头说着,似乎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回忆。



见她突然站着发起呆来,萧逸眼珠子不禁转了转,心里暗暗想道:“这女人……眼光不会那么差,竟然会看上那个糟老头子吧?”



他心里正嘀咕着,钟倩眉也突然发现自己失态了。



“呵呵,好了,我们出去吧。我一会儿跟张局长说一声,就可以走了。”



钟倩眉虽然还不是很确定萧逸的身份,不过钟筱雨还在昏迷中,她不愿意浪费一丁点儿的时间。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审讯室,见到了外面的张建业和秦妍。



“张局长,具体的情况我也跟你说过了,那么既然确定了萧逸当时只是为了救人,我想应该可以带他走了吧?”



钟倩眉见到了萧逸之后,急切的心情已经稍微缓和了一些,又恢复了雍容高贵的气质。



“可以,没问题。以后有时间,我还会请萧先生过来,给他颁发一个见义勇为的奖励。”



张建业乐呵呵地说着,他不知道萧逸是什么人,但是能得到钟倩眉这么样的重视,想来一定也是不简单的。



秦妍听到了张建业的话之后,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不过当着钟倩眉的面,她也不好耍小脾气。



偷偷冲着萧逸做了个凶巴巴的鬼脸,她便撅着小嘴不说话了。



萧逸站在钟倩眉身旁,完全没有了先前痞里痞气的模样,一眼看上去,比谁都正经。



一切交代完之后,钟倩眉便带着萧逸走了出去。



一路上,她又询问了一些关于“老头子”的事情,最终萧逸才弄明白,原来在钟倩眉还是一个小丫头的时候,就曾经被老头子救治过。



“嗯,我师父倒是说过一些,而且我也看出来了,钟姨应该是先天性心肌衰弱吧?”



钟倩眉点点头,经过这一番询问,她大概也是确定了萧逸的身份。



“这个没问题,有时间我施针治疗一番就可以了。老头子说当时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接受治疗,他只是给你保命,如今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萧逸随意地说着,却是让钟倩眉满脸的惊喜。



要知道,这些年来她也遇见过不少名医。但是每次询问的结果,都是同一个答案,没有办法。



若不是还有当年“老头子”给她的希望,她简直就对自己的病情绝望了。



“真的吗?那筱雨呢?她身上也遗传了我的病。”



钟倩眉焦急地询问起来,关于自己那宝贝女儿,她自然是比谁都关心的。



“没问题,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可是,她在医院里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我听说是中毒了,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一想起医院里的女儿,钟倩眉的神色又是有些暗淡了下去。



“嘿嘿……这个就更不是问题了,我去了医院绝对有把握立马让她醒过来。”



萧逸自信满满地说着,随手拿出了几根银针,笑嘻嘻地对钟倩眉说道:“钟姨,这路上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我给你施展一套固本培元的针法,为待会儿的治疗做一下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