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蹂躏哭喊/我和好友共享娇妻 - 信宜金融网 屈辱蹂躏哭喊/我和好友共享娇妻 - 信宜金融网

屈辱蹂躏哭喊/我和好友共享娇妻

【摘要】我听到她呼痛,连忙转过身回来。 文学“怎么了?哪里疼?”看着脸色瞬间苍白的李欣然,我跟着紧张起来,连忙扶着她坐下。“这里疼,非常胀。啊...

我听到她呼痛,连忙转过身回来。



 文学



“怎么了?哪里疼?”看着脸色瞬间苍白的李欣然,我跟着紧张起来,连忙扶着她坐下。





“这里疼,非常胀。啊……”





她指着胸前,神情痛苦,身体颤抖着。





看到她的样子,我连忙掀起她的衣服,只见她的胸比之前大了一圈,而且胀得发青,奶水成线流着。





“老师,你这是涨奶了,必须要把奶都排出来,不然你会一直疼……”我强压着莫名的兴奋,解释说道。





“那你快帮我弄……”





“可以是可以,不过没有工具我也……”我舔了舔嘴唇,一咬牙提出心中那个大胆的建议,“老师,要不,我帮你吸出来吧……”





忐忑的等待着李欣然的反应,我还补充道:“老师,你别误会,这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了,你要是不愿意,咱就去医院。”





眼看自己和李欣然的关系愈发亲密,我可不敢让她现在起疑心。





“老师没……没有误会你,可是……”





听了我的解释,李欣然明显脸色好看了许多,犹犹豫豫,没答应也没直接拒绝。





半晌之后,她眉头皱在一起,满脸痛楚。我赶紧趁热打铁,开口吓唬着说,“老师,可不能拖太久,我听说很多乳腺癌患者,都是生孩子后不注意休养导致的。”





李欣然吓得俏脸雪白,咬了咬性感的薄唇,仿佛下定决心。





“小勇,那你……那你吸吧。”





说完,轻轻闭上眼睛,任由那诱人的地方展现在我眼前。





我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她就答应我这过分的要求!两眼火辣地盯着她那,喉咙咕咚一声咽下了口唾沫。





机会不容错失,我缓缓跪在她的面前,闻着扑鼻地奶香,将嘴巴慢慢凑了上去。





“啊!”





李欣然的身体一下就剧烈颤抖了起来,口中更是发出了一声难以控制的轻哼,虽然很小,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听见了。





听到这声轻哼,哪怕嘴上的享受也无法抵消我的激动,那儿不自觉就有了反应。





她的肌肤很细嫩,嘴唇触碰的感觉跟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令人心醉。





随后,我加大口中的吸力,一边还用手不停揉捏挤压进行辅助。





在一番动作下,乳汁进入我口中,量很大,如源源不断的细线般。





我大口大口的吞咽着,母乳的味道很奇特,但并不难喝,比起牛奶更有一种香甜的口感。





胸前的鼓胀得到缓解,李欣然也不喊疼了,满脸通红,敏感部位被我裹吸着,神情变得迷醉和享受。





见状,我更加卖力起来,口舌并用,享用这难得的福利。





“嗯……啊……”





在我刻意的撩拨下,伴随着一声声颤抖的轻哼,李欣然反应大了起来,双手猛地一把搂住了我的脖子,用力将我的头死死按在她胸前。





我得意的翘起嘴角,用牙齿轻咬她那里,适当的疼痛会让敏感部位得到更加大的刺激。





“嘶~”





李欣然的呻吟更加销魂了,媚眼如丝,咬着性感的红唇,不知何时,那双在我后背不断游走的玉手,竟然开始扒我的衣服,甚至于悄然伸进我的裤头……

第7章



李欣然整个身体在微微颤动,两坨红晕爬上脸颊,皮肤由雪白变成淡粉色,眼睛里出现一层水雾,媚眼如丝。





看见这种反应,我哪里还能不知道她这是被我撩拨的情动了。





我不但没有拒绝,反而主动迎合着她,从饱满高耸的部位,逐渐转移,嘴唇一路向上吻去,先是胸部,紧接着是光滑白皙的脖颈,望着近在咫尺的娇艳红唇,我眼神火热的想品尝一下滋味,低身俯下头去。





“哇……哇……”





就在我即将就要吻含住李欣然的香唇之时,孩子的哭叫声突然响起。





李欣然眼神恢复清明,我俩互相迎着对方灼热的呼吸,四目相对,她脸上率先露出一抹羞涩,避开了视线。





我处于箭在弦上的状态,憋得难受,还想继续。谁知道,李欣然深情的望了我一眼,轻轻把我推开,从我身下溜走,娇羞的跑去照看孩子。





我身体一僵,特别尴尬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背影,回味刚才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李欣然还是一直在哄孩子,我就有点坐不住了。她脸皮薄,有了那么羞耻的表现,根本不敢主动跟我说话,我只好没话找话的说:“老师,孩子没事吧?”





她抱着孩子,没有回头,轻轻的说道:“小孩子睡觉不老实,经常闹腾,没事的。”





我挠挠鼻子,心想,再继续那种事估计没啥可能了。





不过,从李欣然刚才的表现来看,她对我并不反感,不然也不可能任我施为。





想到这,我看了看李欣然高耸的部位,突然灵机一动,忐忑道:“老师,不如我今晚留下吧?你要是疼了,立刻就能喊我。”





“你……你要留下来?”李欣然俏脸一红,用怪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揉搓着衣角:“我都好了呀!再说,也不能一直麻烦你,你明天还有工作……”





完了,我太着急了!要坏事!





我心中一跳,从李欣然的话语中听出了淡淡的疏远,看来我主动提出留宿请求,让她起了一些疑心,赶紧补救。





“对不起,老师,我很担心你的身体,就没考虑太多。周大哥不在家,我留下,确实也不像样子。”看见李欣然面色好转许多,我继续说道:“不过,老师你那里只是暂时解决了,还会涨的,如果不完全吸出来,再次堵塞,会越来越疼,严重了,说不定还要去医院动手术进行切除。”





我故意这么说,其实事实上根本就没这么严重,我只是不想放弃这难得的福利。





“不会吧,张勇,我这不是好了吗?已经不疼了,真的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李欣然被我吓到脸色苍白。





“老师,我是你学生,怎么会骗你呢?我就有个远房亲戚,就是因为经常涨奶,当时不在意,过个几年,得了乳腺癌,现在坟头草都几米高了。”我忍住心中的乱跳,开口扯谎。





见李欣然被吓的没敢吭声,我知道差不多了,直接告辞,等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装作关心的样子,再次叮嘱:“老师,你这个问题不是一次性可以解决的,如果再疼,最好马上联系我给你按摩,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不过身体才是第一位。宝宝还小……”我故意把话就说到这,直接扭头,转身离开。





出了门,我老脸通红,自己都忍不住暗暗鄙视自己,真是太不要脸了。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这番话,竟然让我迎来了和李欣然负距离接触的机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