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笔进花唇惩罚H/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 信宜金融网 毛笔进花唇惩罚H/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 信宜金融网

毛笔进花唇惩罚H/被摁着强行灌满白浊

【摘要】我的胸部根本受不了刺激,他的手刚摸过来,一条乳汁就喷射而出。 文学  陈寿看见了之后,顿时欣喜若狂,呼吸都变的粗重。 &...

我的胸部根本受不了刺激,他的手刚摸过来,一条乳汁就喷射而出。



 文学

  陈寿看见了之后,顿时欣喜若狂,呼吸都变的粗重。



  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顿时让我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



  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也出了这个房间。



  过了没一会儿,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



  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不知道为什么,见了她有点心虚,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张姐好!”



  张玉萍看了看我说:“楚楚,今天怎么样?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我微微的笑着说:“恩,乖,挺乖的,你看他吃饱了之后现在睡的可香呢!”



  此时陈寿给张玉萍倒了杯热牛奶,用的是那个我给他挤奶的杯子,一副老公疼老婆的样子。张玉萍笑呵呵的接过,一口喝下,然后朝着安安这边走了过来,当她走了过来看见此时躺在睡床里面的安安睡的正香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无比幸福的笑容。



  这个时候,我才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想想要是刚才陈寿趴在我胸上的场景被张玉萍看见了,之后会发生什么,想想都觉得心惊胆战,后背凉凉的。



  今天连番偷看到陈寿夫妻俩做那事,又被陈寿要求吃奶,两件事都很让人难堪,我有点坐不住,没过多久,我就和张玉萍告辞了,准备回家。



  张玉萍也是个热心的女人,想留我在她们家吃饭的,我找了个要回家跟老公一起吃的理由拒绝了,所以她也就没有强留我。



  当我回到家之后,老公也早就从工地下班了,他将我之前准备好了的饭菜端了出来,吃饭的时候,看了看我,笑呵呵道:“老婆,怎么样?还习惯吧?”



  我避开他的眼神,轻轻说:“恩,挺习惯的,陈老师和张姐他们对我都挺好的!”



  老公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阵憨厚的傻笑,笑的非常的灿烂,但是我看了看老公那粗糙的手以及被晒的很黑很黑的肌肤的时候,不知不觉,就想到陈寿许诺给我的五千块钱。



  晚饭之后,当我准备去洗碗的时候,老公竟然突然直接从我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我,一双手忍不住直接在我的胸部上面用力的按了起来。



  当老公这么用力一按,我的胸部顿时又被挤出了一些奶汁出来了,直接残留在了我的文胸和内衣上面了,我红着脸问老公:“你干嘛呀?”



  老公将他的脑袋紧紧的贴在了我后背,然后坏坏的笑着说着:“老婆,老公想你呗!”说完了之后,然后竟然开始去解他的皮带。



  我害羞的说着:“你看,我们两个都还没有洗澡呢,身上都还是汗味!”



  可是老公此时却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在那里央求道:“不,老婆,老公现在很想你嘛!我要!”



  老公说完了之后,就开始双手伸到了我的裤子那里,三下五除二竟然就将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然后让我翘起了屁股直接趴在了那张沙发上面。



  之后,老公便直接脱了他的裤子,然后没有任何前奏的情况之下直接进入了我的身体……

第7章

这一晚,老公在我身上翻雨覆雨,肆意揉捏,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那里有些不适,走起路来都不太利索。



但洗漱完毕后,我还是坚持去上班,只不过路上非常纠结。



  一方面看到老公那么劳累,实在不忍心,想要减轻他的压力。另一方面如果通过出卖身体这种方式得到金钱,又觉得非常对不起老公。



  陈寿要是再次提出那种请求,我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



  心情忐忑的到了陈寿家里,我压抑着各种纷乱的情绪,开始给安安喂奶。



  当我刚把那儿放进安安的嘴巴里面的时候,安安就开始用一双小手用力的捏住我的胸脯,小嘴巴凑到我那里,用力噙住,然后就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表情显得特别的开心满足。



  安安被我搂在怀里吃奶,陈寿的大女儿陈笑笑今天礼拜天没去上学,在客厅里写作业。张玉萍则不知道在房间里面忙碌着什么。



  而此时坐在远处看报纸的陈寿,则时不时偷偷的朝我这边瞟了过来,每当他这样看一眼,我的心就咯噔咯噔的狠命的跳一下,总觉得他目光里蕴含着什么。



  可能是我真的太担心,我怕陈寿看见他的儿子吃奶吃的那么香,他也一下子控制不住,走过来要吃我的奶,那我该怎么办?



  不过我的担心明显多余了,陈寿毕竟为人师表这么多年,这点自控能力还是有的,只是在悄悄偷看我,一直没什么可疑动作。



  安安吃饱了之后,便很乖的开始东瞻西望了起来,一双小眼睛盯着我开始在那里傻傻的笑。



  之后我将安安放进了那个睡床里面,这时张玉萍看见我喂完奶了之后,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了,原来她在里面忙着做面膜,脸上贴着好多块的黄瓜,薄薄的,一片一片盖满了整张脸。



  跟张玉萍道别了之后,然后我又跟陈寿道别,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打了个招呼:“陈老师,那我先回去了哦,再见!”



  陈寿淡淡的微笑着看了看我说:“我送送你吧!”



  听到他突然说要送送我,我的心一下子砰砰乱跳起来,连连摆手说着:“哦,陈老师,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的!”



  而此时,陈寿好像没听懂我的拒绝一样,已经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了,他挥着手说:“我就把你送到电梯门口那里!走吧!”他说完了之后直接挥手示意我往那边走去,根本容不得我多说一句话。



  他这样,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往门外走去。



  来到电梯口等电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在等待电梯的时候,陈寿特意走了过来,靠我靠的很近,我微微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有些不敢去看他,我隐约能感觉到,他一直在观察我。



  过了半晌,陈寿的手突然伸了过来,直接在我一头柔顺长发上面抚摸了起来,当他做出这种亲密举动的同时,我的心就开始砰砰的跳的更加的厉害,慌慌张张的把头扬了一下,想要躲避。



  谁知道,下一刻他竟然捏起了我的下巴,示意我看着他的眼睛。



  “楚楚,还记得昨天答应我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