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慢慢张开腿坐上去-扶着她的腰慢慢动起来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慢慢张开腿坐上去-扶着她的腰慢慢动起来 - 信宜金融网

老师慢慢张开腿坐上去-扶着她的腰慢慢动起来

【摘要】刘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段飞面前睁眼。段飞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刘寡妇胸前的穴位。随即段飞连扎几针,刘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文学...

刘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段飞面前睁眼。段飞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刘寡妇胸前的穴位。随即段飞连扎几针,刘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文学



“行了,十分钟就能拔针了。”段飞施针完毕就开始在刘寡妇身上不停扫视,而刘寡妇始终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好了婶子,我要收针了。”刘寡妇点了点头,段飞开始收针。只是收针的时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针刘寡妇就感觉段飞的手在她的胸脯上蹭一下,直到段飞将针全部收完,刘寡妇才敢睁开眼睛。





“好了吧小飞,我得回家了。”





段飞摇了摇头,“施针只是第一步,还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脏的血液流通,我还得帮你按按。”





“啊?还要按摩?要不你告诉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刘寡妇还没在别人面前这样赤身裸体,十分的难为情,听段飞一说顿时就有点急了。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劲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会影响血液流通,到时候你的病还得犯。”段飞说的一本正经,刘寡妇看他一脸正色也只能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段飞嘿嘿一笑,感觉到刘寡妇的目光朝自己扫来顿时脸色一正,活动了下手指,把十指张开,放在刘寡妇的胸前,开始慢慢使劲。





感觉到段飞手上的热度刘寡妇脸更红了,不过随即胸口就有酥麻的感觉传来,十分舒服,刘寡妇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





段飞的几根手指在刘寡妇的圆球边上按了几圈,随后用手掌按住两个圆球。刘寡妇顿时就睁开眼睛,“小飞你干啥?把手拿开。”





“婶子,你误会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这里,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这呢,主要就是按这。”





段飞说的一本正经,而且刚才施针的时候胸脯上的确也扎了针。听段飞这么说刘寡妇也就不说话了,继续把眼睛闭上,任凭段飞在她身上捯饬。





段飞爽的不行,手指尖轻轻的在刘寡妇的最敏感的点上弹了一下,刘寡妇顿时身子一颤,又将眼睛睁开。





“这样能最好的促进你血管里的血液流通。”刘寡妇红着脸点了点头,而段飞见刘寡妇也没反对就更来劲了。





“小飞,行了吧,婶子感觉好多了。”





此时刘寡妇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轻轻的在小床上扭动,加上她那纤细的小腰,就好像一条美女蛇似的,段飞真恨不得立马就把她的裤子扒掉,把她给就地正法。





“婶子,还要等一会儿,你这两点是血液集中处,是关键地方,要多按摩一会。”说完段飞低下头一口咬住。刘寡妇“啊”了一声,身体不住的轻轻颤抖,就好像要打摆子似的。





“唾液可以加速血液的流动,能让你早日康复。”段飞一边吸一边把手摸向刘寡妇的肚皮,摩擦了一会手就渐渐移向刘寡妇的下身。





“小飞,你在家吧?婶子给你送吃的来了。”

第7章



田玉芬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本来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段飞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就恢复的理智,急忙站起。而刘寡妇也赶紧穿上衣服,抬腿从床上下来,只说了句“我走了”就朝外面走去,看都不敢看段飞。





“哟,这不是刘大妹子吗,今天听说你差点出事,怎么了,这是看完了?”刘寡妇满脸通红,也幸好段飞家的灯不是很亮,在院子里也看不出来,刘寡妇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她这是咋了?着急忙慌的。”田玉芬走进屋里,手里也拎着个饭盒。见桌上有一个,不禁问道:“这是刘寡妇给你拿的?”





见段飞点头田玉芬不禁一笑:“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他刘寡妇也会给男的送吃的?他不是把自己当圣女吗,不怕传闲话呀?”





“能传啥闲话,我今天救了她一命,就送点吃的还能咋的。再说了,她比我大一辈儿呢,是我婶子。”





这田玉芬的嘴段飞是很清楚的,要是不说明白没准就得从她嘴里出去什么闲话。“婶子,这么晚了你咋来了呢?还给我带吃的。”





一听到段飞的话田玉芬也不在刚才的事上纠结,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小飞呀,你今天不是帮婶子看出毛病了吗,婶子不太放心,想让你再帮着看看,顺便给婶子也扎上几针。”





田玉芬一脸笑意的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段飞明白了,肯定是今天自己用银针救刘寡妇的事让她听说了,不然她不会晚上又跑到他家里来,除非是欠日了。





“婶子,你那病不严重,我给你开的药你吃了就成,根本就不用扎针。”段飞现在是饿的不行了,只想先吃饭,哪还有心思给田玉芬施针呐。





“哟,你这小崽子,给刘寡妇扎就行,给我扎就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你跟那个刘寡妇有啥事呀?”





一听这话段飞吓了一跳,这闲话如果传出去可不得了。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刘寡妇守寡七八年都没传出什么闲话,要是因为自己把人家的名声给毁了那可就不好了。





再说段飞也没娶媳妇呢,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名声也搞臭了。二丫跟他没戏了不等于别的姑娘也跟他没戏,要是传出他和刘寡妇有一腿,那以后他就不用在村里待了。





“行,婶子,我也给你扎,不过你得等我吃完饭的,我这实在是饿的不行了。”段飞没办法,只能屈服,别说这田玉芬是村长家的,就她那张四处传闲话的破嘴自己也惹不起。





“我不着急,反正刘福贵去乡上了,今个也回不来,回家也没事干。”说完田玉芬就一屁股坐在段飞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段飞心想这娘们跟自己说这话干啥,莫非村长不在家没人睡她,她想找个人代替村长?





想到这里段飞心里就平静不下来了,稀里糊涂的吃完饭就让田玉芬躺在小床上,顺便关上门,拉上窗帘。“婶子,你也要扎针是不?”





田玉芬点了点头:“对,听说刘寡妇都快死了你都把她给扎活了,那我这小病你一扎不就好了?”段飞点了点头,“扎一下就算不好也差不多了,不过我这针可不白扎,一针五块钱。”





“啥?五块钱?小飞你也太黑了。”田玉芬把脸一拉就要发飙,随即又想到自己还得让人治病呢,不能把他给得罪死了。想到这里又换上一副笑脸:“小飞呀,你也知道婶子家不富裕,你叔工资也不高,还要供着三个孩子呢,你这钱先记着,等年底一块结。而且婶子都跟你叔说了,说让你去村部弄个卫生室,没准过一阵子你就能去村部上班了。”





本来段飞就是逗逗她,也没打算真要钱,一见田玉芬又忽悠他心里蹭的就窜起一股火。不过段飞脸上没表现出来,毕竟她是村长家的婆娘,得罪死了对自己也没啥好处。





“行,婶子既然说了那就先记着,婶子,你把衣服和裤子都脱了吧,你这得扎全身。”田玉芬一听脸上一红,“啥?全身都的脱干净呀?”





见段飞点头田玉芬只是略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即就把自己扒的精光,躺在了小床上面。中午的时候段飞只看到了田玉芬的下身,上身却没看到。





这田玉芬已经生过三个孩子了,胸部虽然也不小但都快耷拉到肚脐眼了,跟刘寡妇的那对根本就没法比。不过田玉芬的下身还的比较诱人的,大腿白而修长,段飞感觉此时自己已经忍不住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