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爽我要喷水了/我偷了老师刚换的内裤 - 信宜金融网 好大好爽我要喷水了/我偷了老师刚换的内裤 - 信宜金融网

好大好爽我要喷水了/我偷了老师刚换的内裤

【摘要】她犹豫的看着我,我自作主张把她的脚拿过来,高跟鞋一脱,手里握着她的美足,那滑腻柔软的手感舒服得我都要吟出来了,屏住呼吸跟她说:“你把丝袜脱了吧,我给你擦下药。” 文学...

她犹豫的看着我,我自作主张把她的脚拿过来,高跟鞋一脱,手里握着她的美足,那滑腻柔软的手感舒服得我都要吟出来了,屏住呼吸跟她说:“你把丝袜脱了吧,我给你擦下药。”



 文学



她穿的超短裙,腿上是肉色丝袜,看得我挺不淡定的,我蹲着呢,老想往她裙底瞄。





她似乎在防我,膝盖往上的部分夹得紧紧的,只有纤细笔直的小腿开着,这样反而搞得我很想强行掰开。





正浮想联翩,突然听到她语气暧昧的说:“你想什么呢?是不是想看我里面?”





我忙说:“不是,我就想给你膝盖擦点药,可別发炎了。”





“撒谎。你明明很想看。”





汗!她发情呢?





我厚着脸皮讪笑:“就当我想看吧,你先把丝袜脱了,我给你擦药。”





“可是我这是连体丝袜,怎么脱?”





我脑补了一下,好像是有点麻烦。





以前我每次弄馨儿,她要敢穿这种,我都是直接撕的,底下搞个破洞就行,因为完好脱下来太烦人了,我没那耐性。





凉子见我在那挠头,突然说:“要不你撕吧,反正膝盖那里都破了,我都不想要了。”





我呼吸一滞,抬头看她,见她一副期待的模样……NM,这女人真欠,我想要她了,她是不是在引诱我?





我犹豫不决,她突然噗嗤笑出来,把嘴凑我耳边说:“你是不是想弄我?”





艹!要不要这么直接。我忙否认说:“没有的事。”





“哦!是这样吗?那你还撕不撕?”





我咽了下口水:“撕。”





真正动手的时候我挺紧张的,握着她的小腿,不知道从哪下手,反而手指在她腿上轻轻划过,她身子一缩,我心里一动,装作在找着力点,翻来覆去……她果然不行了,腿夹得更紧,问我说:“你干嘛呢?赶紧撕,我疼。”





我干笑说:“我怕碰到你伤口,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再撕。”





“那你从上面来吧。”凉子视线落在她大腿上方,然后拿媚眼儿瞧我。





我按捺不住了,说:“行。”然后站起来,手停在她大腿上方,强忍着冲动说:“好像还是有点影响。”





“那你伸到裙子里面吧。”





她说了打开了腿。





我乐坏了,话也不说了,直接往里探,突然被她打了一下手背,白我一眼说:“你小心点,別碰到不该碰的地方。”





都这样了,我哪还顾忌得了太多,嘴上答应着,手一进去,感觉里头温度挺高的,我手有点控制不住,谁知就在将要触垒的时候被她大腿猛的夹住了。





她瞪我说:“还说不想,信不信我告诉馨儿说你想搞我。”





艹!她一句话就让我透心凉,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她见我一副受到打击的模样,居然又笑了:“我吓唬你呢,快帮我撕吧,只要你不乱来,我就不跟馨儿说。”





一肚子火,她腿松开后我就收敛了很多,只是撕的时候照旧觉得刺激,裤裆鼓起我也不管了,反正她早知道我不禁诱。





丝袜一去,看着她雪白粉嫩的两条美腿,我心跳加速,恨不得抱着狠狠的亲,亲到她裙子里去,那种感觉一定很棒。

第7章:擦药



给她擦药的时候,棉花棒触到她的膝盖,她呀啊的一声吟叫,很有黄漫即视感:“你轻点,疼死我了。”





我无语道:“药水有刺激性,轻点也一样疼。”





“我不管,我就要叫。雅蠛蝶,雅蠛蝶,你管得着吗?”她眼角噙着泪跟我赌气。





我都让她逗笑了:“雅蠛蝶这么用不合适吧?”





“雅蠛蝶在日语里是不要的意思好吧?我疼,说不要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们男的思想就是复杂。”





额!好像是。





擦着擦着,我越来越想弄她了,因为她的声音实在让人受不了,可是我不敢付诸行动,毕竟我和凉子之间还没有那么熟,万一她真的把这件事情告诉馨儿该怎么办?





一边这样想着,然而下面传来的感觉去实实在在的告诉我,我对面前的这个女人格外感兴趣。





就像是着魔了一般,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去想,可是她身上的那股香味真的很诱人,让我忍不住想要将她扑倒。





或许是我愣了太久的时间,忽然听见凉子噗嗤一笑,我抬起头来看向她,撞进她一双含笑的眼眸中。





看着她的笑容,这时我的欲望越发的膨胀起来,MD,这个女人还真是诱人。





“我说,你发愣这么久是在干什么呢?还要不要给我上药了,还是在说……你在想一些儿童不宜的事情?”





凉子嘴角轻勾,从她的眼神之中,我看出她早已窥探了我的想法,然而这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她也知道我对她的渴望。





想到这里,我不好意思的伸手挠了挠头,拿起一旁的药,打算再给她上药,同时说:“你在说什么呢?大小姐,我怎么敢对你有想法呢?我就是想给你上药,现在满足你的好奇心好了吧?”





凉子撇嘴,没有再说什么,而我也拿起药往她伤口上面涂去。然而她那双修长笔直的小腿在我面前不停地晃悠,这总是让我心乱神迷。





白皙的小腿紧紧地靠在一起,我看不清她大腿内侧的情景,可是我想她裙底的风光一定很好,只是如今我还无法窥视而已。





越是这样想,原本已经压抑的欲望再一次一发不可收拾的触发,下面早已顶起一片,凉子看了一眼,便又是忍不住的捂嘴偷笑起来。





“哎,你还别说,我现在有些相信之前馨儿告诉我的话了,好像你那个地方是真的挺大的,我又想看了,介不介意让我看看?”





我的脑海忽然之中轰隆作响,这个娘们又在干什么呢?难道说她还想要挑逗我吗?可是又无法得到她,这样做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想到这里,我只能强迫自己压下欲望,对着她坚定地摇了摇头,微微耸肩:“还是别了吧,待会儿掏出来了,只怕会让你受不了。这对我们两人都不好!”





“哎呀,有什么关系嘛,我又没有说要让你搞我,我只是想要看看它长什么样而已,毕竟满足一下别人的好奇心,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听到凉子这么说,我心生一计,忽然间坏笑起来:“那这么说来,解决一下别人的生理需求,是不是也是好事一件?”





听我这么说,凉子忽然一愣,猛地伸出手打了我肩膀一下,脸上带着红晕:“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正经,如果再这样的话,我可真的要告诉馨儿了。”





说完之后,她便没有再继续挑逗我,我也紧接着给她继续上药,为了不弄疼她,我的动作极尽轻柔,然而忽然间,她的手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细腻柔软的触感让我微微一颤,抬起头来看向她,凉子的脸上依旧带着坏笑,这个小丫头,她又想干什么?





“怎么了,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难道说我现在摸你的手,你心里不开心吗?”





凉子忽然转化成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着我,艹,这他妈如果还不是挑逗那么什么才是应该是挑逗!





既然凉子都已经这么主动了,那我当然也不甘示弱。





反正药已经上的差不多了,可是我的手还是没有离开她的腿,便顺着她的小腿一直往上摸。





细腻柔软的触感从指尖一直传递到内心,下面的反应越发的强烈起来,甚至让我感到有些酸痛。





我紧紧盯着凉子的目光,而她似乎也没有我想象之中那么抗拒,甚至来说还有一丝的享受?





看来凉子这个小娘们,要比我想象之中更骚一些,那怎么说起来,我是不是也可以和她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了?





想到这里,我摸上她腿的手便再也不受控制,越发的放肆起来,摸遍了她大腿的每一寸,而她也从一开始的故作镇定,慢慢的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看着她如此享受,这让我也有些忍不住,现在只想赶紧脱下她的裙子,做一些让大家都愉快的事情。





越是如此,我便越是大胆,慢慢的向上摸着,感受着她皮肤的光滑,随之来到了裙子的内侧,再往里面就是幽深温暖的地方。





我越发的兴奋,甚至脸上都掩盖不住此时的高兴,然而这份高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下一秒,凉子突然间将我的手拍掉。





她脸上还带着因为刚才的兴奋而留下的红晕,可此时却故作镇定:“你这是干什么呢?难道你真的不怕我告诉馨儿吗?我可告诉你,你可不要想搞我。”





艹,这个小娘们简直快要把我弄的发疯了。一会儿露出享受的表情,让我以为这件事情能成,一会又突然说出这种话,到底想让我怎么办?





我看着凉子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她似乎也察觉出我的心情,再一次咯咯的笑出了声,突然之间清了清嗓子。





“刚才我只不过是为了替馨儿来试探你一下,看看你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忠心她,现在看来,你也不过是个伪君子嘛!”





“看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柳下惠,更何况是你这么一个大美女在我面前,我怎么可能把持的住呢?你要是不想让我犯错,那就不要再勾引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