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抠挖的我死去活来/ 握住她的双乳肆意揉弄 - 信宜金融网 手指抠挖的我死去活来/ 握住她的双乳肆意揉弄 - 信宜金融网

手指抠挖的我死去活来/ 握住她的双乳肆意揉弄

【摘要】练武场旁边所聚集的韩家子弟越来越多,其中还有不少庄丁,在一旁窃窃私语,不少人看到这韩威被揍心中甚是解气,显然平时他们没少被这恶少欺负,不过其中一些人更是为韩宇担忧,虽然他也是韩家嫡系子孙,可是韩家上下...

练武场旁边所聚集的韩家子弟越来越多,其中还有不少庄丁,在一旁窃窃私语,不少人看到这韩威被揍心中甚是解气,显然平时他们没少被这恶少欺负,不过其中一些人更是为韩宇担忧,虽然他也是韩家嫡系子孙,可是韩家上下都知道,在韩家,这个小少爷地位尚且不如一个旁系子弟!

“宇少,你能够罢手吗?若是在打下去,只怕将要闹出人命啊!”瞧得嘴角鲜血不断溢出的韩威,旁边的韩军心中甚感彷徨,若是这位少爷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是将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文学

韩威此时虽然被揍得痛不欲生,只是碍于脸面却紧咬牙关怎么也不开口求饶,那双怨毒的眸光却如毒蛇般紧盯着韩宇。

“如此伤势,他总该躺个十天半月了吧!”瞅了一眼蜷伏在地的韩威,韩宇方才罢手,只要近日他不来找自己麻烦,便足以。

“辱人者,人恒辱之,你若犯我,定将十倍还之,所以日后少在我面前自找没趣!”韩宇淡淡瞅了一眼韩威,旋即便转身离去。

瞧得韩宇的身影,韩威心中一阵心悸,他实在没有想到,在韩家有人敢如此对他,纵使是那几个天资卓越的兄长亦不敢如此啊,短暂的心悸之后,韩威心中恨意顿生。

“小畜生,你伤了人,就想如此轻易的一走了之吗?”

一道浑厚的声音,如同闷雷般在众人耳中悄然响起,听得此言,韩威如同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脸色一喜,“是父亲!”

“二伯!”

刚迈出几步的韩宇,心中徒然一震,这道声音在他耳中显得是那么的厌恶,当年便是他从姑母手中将一颗可以压制韩父体内寒毒的灵芝夺走,旋即,撂下一句狠话,这是韩家之物,他身为韩家的罪人,无福消受!

父亲略带绝望的眼神,历历在目,那神色,此时想来依然如同利刃一般扎在韩宇心中,那绝望,不是因为失去灵芝压制寒毒之故,而是兄弟的绝情,让韩子枫彻底失望。

那一年韩宇年方八岁,可是他却将那一幕永远的刻在心中,他发誓,长大后一定不会让父亲在受一点屈辱!

缓缓地转过身,眸光微抬,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锦袍,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一张国字脸之上浓厚的眉头紧皱,眸子瞧向韩宇之时,竟然闪过一抹狰狞之色,体内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压向着韩宇笼罩而来。

此人正是韩家老二,韩锦鹏,如今掌管着韩家的财政大权!

“这就是与我父亲同出一脉的二伯吗?”感受着韩锦鹏身上迸发的那股压迫气息,韩宇紧了紧手掌,心中一股怒气油然而生,若是他有那个实力,他恨不得将其那张狰狞的脸皮撕烂,只是此时他却,只有忍耐!

“我一定要变强,让这些轻视我的人,无法这般俯视我!”

手掌握成拳,韩宇心下暗暗发誓,旋即,眉头微挑,眸光向着韩锦鹏毫无畏惧的对视而去,一字一句的说道,“韩威出言不逊,且动手在先,按照族规,我便无过错!”

“父亲,孩儿被伤的疼痛欲裂,你可要替孩儿主持公道将这个杂种废了!”韩威蜷伏在地,话语间一丝血迹,被其自嘴角间挤出,加上其满脸委屈的眼色,让人心生怜惜。

“你放心,这小畜生胆敢对你出手,今日为父绝不会轻饶他!”韩锦鹏瞧得自家宝贝儿子这般凄惨的摸样,心中怒气更甚,“老夫平日百般呵护威儿,从未舍得动气分毫,你这畜生竟然对其下如此狠手,今日老夫便执行韩家加法,好让你知道什么是长幼尊卑!”

“看来这韩宇要倒大霉了!”

“谁让他什么人不惹竟然去惹威少,难道就不知隐忍吗?就算让威少揍一顿也比此时好啊!”感受着,韩锦鹏阴冷的话语,四周观望的韩家子弟心中一颤,纷纷窃窃私语!

紧咬牙关,拳头紧握,指甲完全刺入掌心之中,韩宇眸光一凝,微微抬头,一字一句的说道,“韩锦鹏,今日若是我不死,他日定将让你十倍偿还!”

语气森然,眸中恨意凛然,韩锦鹏父子一人一句,畜生,杂种,如同利刃般扎在韩宇心中!

“果然是没有教养的东西,竟然敢直呼老夫之名讳,此次绝不能够轻饶,否则他日还不反了天!”韩锦鹏面色一沉,沉重如山的步伐向前一迈,整个大地为之一震颤动,呼的一声,蒲扇大的巴掌卷起赫赫掌风,向着韩宇狠狠击去!

瞧得韩锦鹏赫然出手,韩军及韩威心中一阵窃喜,韩锦鹏乃是韩家少有地先天后期修士,这看似随意的一击,却足以将韩宇体内筋脉尽数摧毁,如此,这变为废人的韩宇还不是任由他们蹂躏?

掌风袭来,快若闪电,眸光凝视之下,那掌影虽然依然显得极为缓慢看似随意便可躲避,只是掌影所携带的气势,却让韩宇身形一顿。

在这股气息压迫下,他根本无法躲避,肩膀之上本来如若无物的妖狼亦逐渐变得沉重如山,一向自认为下盘极稳的双腿,此时不禁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瘫软于地!

“这就是先天后期的威势吗?”韩宇嘴角不由露出一抹冷笑,眸中隐隐有着一丝不屑。

先天后期在普通修者眼中乃是遥不可及的境界,一个普通家族有此等高手坐镇足以保一时不衰。

然而,当年他父亲,韩子枫,在十四岁之时便迈入先天之境,十五岁踏入半步真武,十六岁一举迈入真武之境,在太炎镇被誉为天之骄子,风光无限!

“若是父亲未曾受伤,这区区先天后期的韩锦鹏岂敢对我出手?”

心中虽然对韩锦鹏甚不屑,韩宇却不得不承认,心中自己在其面前便如蝼蚁那般只得任其揉捏,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就在韩宇沉吟之际,砰的一声巨响在耳际响起,一股劲力余波直接将之震退数尺,旋即一股熟悉的清香随风飘入鼻孔之中!

“是姑母!”闻到这股清香,韩宇心中一喜,眉头舒展,适才的担忧完全消散,如星辰般的眸子循着清香之气瞧去。

只见在他左侧数尺之处,一个飘逸出尘女子赫然而立,那张绝美的容颜及曼妙的身姿,一眼瞧去,如同绝世少女那般窈窕动人,实在难以想象她会是一个过年三十的女子!

她便是韩宇的姑母,韩子萱。

“二哥,你出手如此重难道真的要废了宇儿吗?”韩子萱淡淡的瞅了一眼韩锦鹏,眉宇间的不满,毫不掩饰的流露而出。

此时的韩锦鹏,身形骤然暴退丈许,喘息间脸上闪过一抹红潮,眸光瞧向韩子萱之时闪过一抹惊诧,“半步真武,实力竟然强悍至此!”

“那是四姑,韩宇真是走运,有她护着,怪不得敢动威少!”

瞧得韩子萱替韩宇抵挡住,韩锦鹏的攻击,围观的韩家子弟,皆是露出一抹恍然,这韩子萱虽然在韩家不问世事,可是其地位却连韩家老大亦无法企及,仅次于韩老爷子,原因无它,只因为她踏入了半步真武之境,乃是如今韩家后辈唯一一个有机会迈入真武之境的子弟!

“宇儿,你没有事吧!”白皙如玉的柔荑,轻抚着韩宇的后脑勺,韩子萱瞧向韩宇之时,清澈如水德美眸中怒色尽消,转而露出一抹难得的柔色。

“亦是姑姑来得及时,否则宇儿这身修为只怕就此被废,日后是再也无法修炼了!”韩宇语气中略带着一丝娇气,眸中泛起一抹湿润,在韩家只有这个姑母,把他视如己出!

“韩宇哥哥,你怎么不谢我了,若不是我告知母亲,她岂会如此及时赶到这里?”在韩子萱身旁,一个身穿紫色纱裙的少女,灵动的眸子扑闪,向韩宇吐了吐舌头笑道。

一头乌黑柔亮的长发自然的垂落于腰间,那张略带稚气的俏脸,精致绝美,少女年方十四,那玲珑窈窕的身形亭亭玉立,胸前一对饱满如同青涩的果实已然出具规模,别有一番滋味!

少女立身于韩子萱身边,如同出水芙蓉,那股如同雪莲出绽的出尘气息,丝毫不逊色于后者,实在难以想象,若是再过得几年,少女该是何等明艳动人,倾国倾城!

“原来是雪莺小姐,将四姑请来的。”附近围观的韩家子弟,听得此语,瞧向韩宇之时不由眸露嫉妒之色,“雪莺小姐,高贵如公主,怎么会与这韩宇这废物如此亲近了?”

“呵呵,那多谢雪莺妹妹了,只是我此时身无它物,怕是无法酬谢你了。”瞧得面前的少女,韩宇心中微动,虽然二者关系不错,面对此女之时韩宇依然略显拘束。

此女名为韩雪莺,虽然名为韩子萱之女,韩家嫡系几位长者却知道,此女并非韩子萱亲生,因为韩子萱,自今依然孑然一身,并未婚嫁。

至于此女的真实身份,韩家上下却是无人得知,摄于韩子萱在韩家的地位,亦无人敢议论此事,若非一次偶然从父亲口中得知,韩宇对此亦毫不知情!

“我才不要你地酬谢了!”韩雪莺一双灵动的眸子,在韩宇身上不停打转,旋即,娇笑道,“若是你当真要感谢我,便将这妖狼给我,人家正好缺一件狼裘御寒了!”

“这…!”韩宇眉头微皱,略露迟疑。

“啧啧,我逗你地了,瞧你这小气样!”韩雪莺白皙如玉的小手,轻捂着小嘴,笑道。

韩子萱的插手,让韩威心中甚是失落,尤其是瞧得族中那对任何人都冷若冰霜的韩雪莺,与韩宇这般亲近之时,心中怒意更甚,如此骄人,不仅在韩家,便是太炎镇亦有不少少年对其倾心,视之为梦中情人。

韩威在狠狠地瞪了一眼韩宇之后,旋即可怜兮兮的望向韩锦鹏,“父亲…!”

“你放心,此事为父一定会替你做主。”韩锦鹏眉宇微微跳动,此时韩宇打伤韩威之事,已经传遍整个韩家,若是连他亲自出面都未曾奈何此子,他日后如何在韩家立威?

第7章 处罚

“四妹,这韩宇出手狠辣,将威儿打成重伤,完全不顾手足之情,此事定要秉公处理,你可莫要偏袒于他,否则至韩家的族规于何地?”

韩锦鹏面色淡漠,心中知道凭借自己的根本无法令韩子萱折服,故而一开口便将韩家族规搬出,有这顶大帽子在,便是韩子萱亦将有所顾忌,要知道在世家之中,族规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便如王朝的法度不容挑衅!

“明明是韩威出言不逊,动手在先,要按族规处罚,也应该处罚他!”韩宇拳头紧握,厉声喝道,他岂容这韩锦鹏这般颠倒是非!

“这只是你地片面之词,何人可作证?如今威儿被打乃是事实,岂容你狡辩!”韩锦鹏眸光一凝,冷冷地说道。

“是啊,明明是这韩宇抢了威少得赤炎妖狼,且将之打伤,韩叔你可要重重的处罚韩宇啊!”旁边的韩军,眼睛一亮,连忙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道,眸光瞧向旁边的韩威时不由闪过一抹狡黠。

“是啊,父亲,你可要为孩儿讨个公道啊!”韩威心领神会,连忙说到。

“韩宇,你还有何话可说?”韩锦鹏冷冷地说道,无论事实如何,今日他绝不会轻易放过韩宇。

“好个颠倒黑白的家伙,难道在韩家你们当真能够只手遮天吗?”韩宇脸色气的煞白,实在未曾想到,这二人脸皮厚之此等地步。

“赤炎妖狼!”听得韩军二人此语,韩锦鹏方才注意到,韩宇肩膀之上一直扛着一只妖狼的躯体。

“此狼生前,应当在淬体七重巅峰之境,宇儿怎么会有此物?”韩子萱亦是甚感惊诧。

“啧啧,韩胖子好生不要脸,今日一日未曾离开韩家,这赤炎妖狼从何而来?而且适才我可是明明瞧得你与韩军欲抢夺韩宇哥哥的妖狼,反被韩宇哥哥所伤,如今却在此颠倒黑白,真是脸厚如墙。”旁边的韩雪莺,嫣然一笑,灵动的眸子闪过一抹戏谑之色,“以二舅的心智此事缘由,应该已经了然于胸,无须侄女多言了吧!”

“这…!”韩锦鹏眉头一皱,这妖狼非韩威之物他心中自是知晓,适才只是想找个教训韩宇的借口罢了,只是此时他若在颠倒黑白,岂不是承认自己心智不行,无法辨别是非吗?

“宇儿,你将此事的缘由一一道来,有姑姑在没有人可以欺负你。”韩子萱心中略微分析,已然知道事情的几分真相,只是心中对韩宇能够获得此等等级的妖狼心中感到诧异。

“恩!”韩宇微微点头,旋即将自己前往后山采摘火炎果遇到赤炎妖狼及回到韩家韩军二人出言不逊欲抢夺妖狼之事一一道来,至于天现异象与神秘珠子之事却未曾提及,而是把赤炎妖狼的死亦归结于它之前便受伤之故。

这天现异象及神秘珠子事关重大,韩宇自是不会随便告知他人,他虽年方十六,匹夫无罪,怀壁有罪的故事亦有所耳闻。

“原来你是为了前去采集火炎果以助三哥压制体内寒毒,方才遇到此妖兽,真是为难你了!”宠溺的轻抚着韩宇的后脑勺,韩子萱眸中略微闪过一抹愧疚,“三哥饱受寒毒折磨十数载,我却未曾尽到一丝微博之力。”

叹息了一口气,韩子萱旋即眸光一凝,向着韩锦鹏冷冷地说道:“二哥,此乃威儿挑衅在先,你还有何话可说?”

“这…无论如何他也不该出手如此之重!”韩锦鹏面色一红,面对半步真武之境的韩子萱他亦无可奈何,只是若就此了结此事他却心有不甘。

韩子萱眉头微皱,此事若是闹大,被韩老爷子知晓,将对韩宇极为不利,眸光扫向韩宇之时,蓦地闪过一抹精光,“淬体六重大成之境?”

顿了顿,韩子萱故作为难之色,说道,“既然如此,便罚宇儿日后不得进入炼武场锻炼及听习战绩功法的讲解,如何?”

韩锦鹏眉头微皱,这不得踏入的练武场的处罚,对韩宇毫无损失,因为修为达到淬体六重便可修炼战技无需在练武场中锻炼身体肌能,至于功法讲解,有昔年的天才韩子枫在,根本不会耽搁韩宇修炼之途。

虽然心中不甘,韩锦鹏亦只得微微点头,有韩子萱护持,他根本无法奈何韩宇,此时他若不趁此下台,只会将自己弄得灰头土脸无颜面人。

“不来练武场?”韩宇摸了摸鼻梁,旋即淡淡的说道,“就算没有韩家培养,我一样能够凭借自己的努力成长起来。”

“哼,便宜你这小子了,若是日后你有把柄让我抓住,老夫绝不轻饶你。”韩锦鹏脸色铁青,在恨恨的瞪了韩宇一眼后,旋即转身离去。

“父亲!”韩威满脸不甘的喊道。

“连个废物都对付不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吗?给我回家好好修炼去,若是一个月内不能够迈入淬体七重,休想出来。”韩锦鹏厉喝一声,满脸无趣的就此离开,临了心中不由一阵嘀咕,“韩宇这小杂种,明明资质平庸,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一举迈入淬体六重了?”

韩威楞在原地面露怯怯之色,心中实在琢磨不透,父亲今日为何火气如此之大,会舍得呵斥自己。

“韩宇,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韩威狠狠地瞪了韩宇一眼,留下一道恐吓的话语后,旋即灰溜溜的紧随其父而去,因为他发现,此时四周有着无数道异样的目光正瞧向自己,他知道,今日他彻底载在了韩宇手中,在很长得一段时间内,只怕都将成为他人的笑柄。

“随时欢迎,只怕你自己没有这个本事!”摊了摊手,对于那恐吓的话语韩宇一副无所谓的摸样。

“哼,你别得意!”扭过头冷哼了一声,韩威终于是化为一道身影逐渐消失于练武场中。

“宇儿,韩威一向如此,你别往心里去。”瞧了一眼,眼前这比同龄人多了一份成熟的少年,韩子萱心中不由叹息,“若是他母亲在此,身份该是何等珍贵?二哥岂敢如此轻视他?”

“一个可怜之人,我岂会与之计较。”韩宇淡淡一笑,这韩威天赋一般,只怕此生也是难以突破淬体九重,注定与高阶修者无缘,而他,终有一日将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踏上巅峰达到旁人无法轻视的地步。

在今日得遇机缘后,联想着自己突起的异能,韩宇有着一股莫名的预感,那神秘珠子绝非普通之物,别人的攻击在他眼中徒然放慢无不显示着此物的特异,这一切皆是今日才出现的异象啊!

“可怜之人?”瞧得韩宇眼中坚定的目光,韩子萱微微一愣,旋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宇儿,你不是前几日方才迈入淬体五重之境吗?怎么此时竟然达到了淬体六重大成之境?”

“是啊,韩宇哥哥,你怎么修炼如此之快,若就此下去,过些时日便是欣儿亦无法比及了。”韩雪莺眨动着灵气逼人的眸子,好奇的瞅向韩宇。

“我练啊练就突破了淬体五重。”韩宇手摸着鼻梁,说道。

“练啊练,就突破了?”韩雪莺翻了翻白眼,娇嗔一声,“谁信了,你不说就算了!”

话语悦耳动听如天籁之音,尤其是那声娇嗔,更是令人酥经软骨,韩宇心中微微一荡,不由向着面前这个如青莲般含苞待放的少女瞧去。

感受到少年异样的目光,韩雪莺脸色泛起一抹绯红,颔首微低,精致小巧的柔荑不知所措的抓着衣角,那摸样更是让其平添几分可爱之色。

韩子萱此时却是略露沉吟之色,“难道,宇儿并非平庸之资,而是厚积薄发绝世的天资此时方才略露冰山一角?”

一想起,韩宇父母那恐怖的天赋,心中令头才完全确定下来,顿了顿韩子萱,说道,“宇儿,随姑姑去看看你父亲!”

“恩。”韩宇点了点头,能够就此绕过他修为的问题,他自是十分乐意,虽然这姑母乃是韩家最亲之人,只是这神秘珠子之事太过诡异,说与出去不仅难以置信,更是将为自己到了无尽的麻烦。

回到那简陋的院落之时,当韩子枫瞧得韩子萱及韩雪莺之时,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难得的笑容,当他听闻韩宇孤身前往后山替其采摘火炎果之时,眼眸中不由闪过一抹欣慰之色。

十余年来,这个儿子便是如此懂事,从未让他操心过。

当韩子枫听得韩威及韩军出言不逊且欲出手对付韩宇之时,眸中闪过一抹怒色,只是想到自己此时的情况亦只得叹息一声,“宇儿,日后少与这些人来往,他日若是有所成就自是无人敢轻视于你。”

“恩,孩儿知道!”韩宇认真地点了点头。

“舅舅,你是不知道,若非我叫娘亲及时赶来,韩宇哥哥只怕已经被二舅把修为废了。”旁边的韩雪莺,嘟着小嘴,娇嗔道。

“二哥?”韩子枫目光一沉,旋即陷入短暂的沉吟。

“三哥放心,有我在,韩家没有人能够欺负宇儿的。”韩子萱心中一颤,当年这个如同星光璀璨,风光无限的三哥,此时却需仰他人鼻息而生,这对于他该是何等打击?他心中的苦楚谁人能知?

“日后宇儿便有劳萱妹了。”韩子枫微微点头,韩宇乃是他唯一的希望,若非他此时寒毒压身,否则岂容许他人动自己儿子分毫?

顿了顿,韩子枫心中还有些不大放心,眉头皱了皱,眸中闪过一抹凌厉,说道,“同时你告诉韩家其他族人,若是有人敢动宇儿分毫,我韩子枫便是拼掉这条残躯亦将让其陪命!”

冷漠的话语,锵锵有力,苍白的脸上病态尽消,此时的韩子枫便如一把寒气迸发的利刃,没有人会质疑他话语的可信度,此时的他虽然寒毒压身,若是当真要拼命,韩家无人能挡!

“原来父亲也是如此看重我!”韩父的话语让韩宇心中感动不已,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全身的血液似乎在沸腾,心中的某些信念在此时变得更加坚定!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