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用黄瓜折磨我过程/男朋友给我揉高潮了 - 信宜金融网 闺蜜用黄瓜折磨我过程/男朋友给我揉高潮了 - 信宜金融网

闺蜜用黄瓜折磨我过程/男朋友给我揉高潮了

【摘要】唐宇解释道:“是的,因为刚好有一位美食家吃了,对我们的田鸡非常的赞赏,所以才给了比市场高一些的价。” 文学唐父愣了一会儿,丢下看着番茄发愣的唐宇,拿着农具直奔...

唐宇解释道:“是的,因为刚好有一位美食家吃了,对我们的田鸡非常的赞赏,所以才给了比市场高一些的价。”



 文学



唐父愣了一会儿,丢下看着番茄发愣的唐宇,拿着农具直奔家里而去。





唐宇看着这些瘦小的番茄苗,准备用炎黄五行诀来试试,看能不能改善一下这些番茄。真元一吐,体内的黄色土灵气燥动起来。





“嗯,土质太差,需要提升。”绕着自家的番茄地走了两圈,体内的黄色从他脚步走过之地化开,似乎感觉大地微微一震,从大地的四处涌来浓郁的黄色土灵气。





大浪一般汇聚在这半亩番茄地里,这片地似乎多了许多灵性。





“嗯,只能这样了,不知这样能不能提升地的品质。”唐宇看了眼天色已经不早了,便赶回家吃饭。





“小李老师,以后都来咱们家吃饭,你一个人在学校做饭多麻烦。”





唐宇也道:“你一个人就不要做饭了,来我家吃就行了,添一双筷子的事。要是有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唐母附和道:“对,谁要敢欺负你,你告诉我们,我们老唐家绝对不会放过他。要是唐宇敢欺负你,我替你收拾他。”





“哪里啦,谢谢,有你们照顾,我感觉到了家的温暖。”李俊茂俏脸绯红,开心的笑了,目光总是注视着专心吃饭的唐宇。





唐宇发现自己的妈对这个女同学,似乎比对他还好,桌上的好菜都进了李俊茂的碗了。





“伯母,太多了。我吃不了,唐宇,帮我吃点。”说着李俊茂将她碗里的菜,夹到唐宇的碗里,他这才能吃到一些肉。





唐宇摇头感叹。





唐父唐母看到,露出欣慰的笑容。





“哎哟,唐宇,刚才回来走的太急,闪了我的老腰。今晚你自己去捉田鸡,草丛深的地方就别去了。穿着水鞋,注意蛇。”唐父忙着回来确认钱的事,跑得闪了腰,看来有几天下不了地了。





李俊茂道:“我陪他去吧,大晚上没个人陪着也不好。”





唐母眼神不太好,也不能陪唐宇去。





唐宇闻言,吓了一跳,关切道:“别,你别去了吧,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女孩子家的,走,我送你回学校。”





李俊茂见唐宇不让她去,眼珠转了两圈道:“谁说我去看你捉田鸡了,我是想给你做个直播。我前两天开了个直播号,一直不知道直播点什么。你一晚上捉那么多田鸡,这倒是让我找到了体材。”





唐宇也是听说过直播的,想了想,道:“好吧。那一会儿你穿我妈的水鞋,去了得听我的。”





“好的。”李俊茂在鱼豆平台上发布了一条信息,今晚上直播田鸡小王子捉田鸡。然后将昨晚的成绩发布上去。





虽然有几个人关注了,但却并不多,好多人都是冲着李俊茂漂亮的头像来的,没有谁相信一个人一晚上能抓那么多的野生田鸡。





到了地点后,李俊茂打开设备,将周围的环境拍了一遍,然后做了讲解。





“他就是田鸡小王子,一位帅气、阳光、高大的回乡创业大学生。今晚他将用他那神奇的双手,向我们演绎,那田鸡小王子是怎么炼成的。”李俊茂虽然也亮了相,但却是朦朦胧胧的,让网友们吐糟看的不清。





“哎呀,播主是位美女,要是能跟她一起抓田鸡,就算被蛇咬死,我也愿意。”





“真羡慕那个小王子。”





“小王子?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青蛙王子?美女播主是不是对他有意思。”一个网友坏笑的猜测。





吓得李俊茂急忙解释道:“那个谁谁,你想多了,我们是同学,我好不容易才说服他做直播的。”





“有什么特别的,让美女播主那么推崇。”冲着李俊茂来的粉丝么,这才安心的看着。





直播室里刷起一波又一波字幕,一个个表示,我也要跟播主捉田鸡。引发一些人童年捉泥鳅的乐趣。人气渐渐增长了起来,从几十涨到了几百。





“好,现在我们要开始捉田鸡了。”唐宇对着视频,开始了讲解,说道:“田鸡主要活动在下午跟傍晚,晚上是捉它最佳时机,若发现蹲在草丛里的田鸡,突然用强光照射着它,它便会对黑暗中的事物致盲。直到我们轻易就能抓住它。”





说着唐宇关掉了手电,四周顿时暗了下来,只有那淡淡的月光,跟泛着麟麟波光的水泽。





唐宇运足目力,发现不远处便有一只大田鸡。





“那里有两只大田鸡,接下来,我们要找一个能一打光就射到它眼睛的位置。”





“哪里有什么田鸡啊,光线还可以,但波光粼粼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找了个位置,拿大手电一照,两只肥大的田鸡静静的蹲在地上。





“哇,还真有,我这钛合金眼都不及小王子。”





让李俊茂过去拿着手电。唐宇则快速的过去,闪电般出手,一把抄起那田鸡,顺手扯了一把草,绑住了田鸡的四足。整个过程非常的快速。





“哎呀,我去,王子这视力可以啊,黑蒙蒙的,他竟然能看到田鸡。”





“对,还有那捉鸡的手速,非常的快。高人,不愧是捉鸡小王子。”





网友们这才仔细的欣赏起来。唐宇后面都很少讲话了,因为他怕吓跑了田鸡,他捉田鸡的速度,眼力,那简直就是一个美妙的画面。





看着就让人舒服。





“要不是看直播,我都怀疑这是播主故意剪辑的视频。”





“对,太神了。无愧捉鸡小王子之称。”





看着热闹的直播间,李俊茂笑得很开心,道:“有没有想学的,有想学的给打赏哦。”





“我去,播主的声音太好听了,人一定很美。赏。”顿时有粉丝刷起打赏来。





网友们惊叹着唐宇这手速,这眼力。直播室的人气也从几百涨到了上千。





只是这种无聊的捉鸡直播,中途还是有许多人退出了。





唐宇沉浸在捉田鸡的乐趣之中,渐渐的李俊茂已经跟不上他了,只能远远的站着拍他了,好在她是美女,声音又甜,总算没有让直播人气下降太多。





“好了,两个小时,这里应该有两百来斤了。”唐宇的篓子已经满了。李俊茂赶了过来,看着那一篓子的田鸡,非常的兴奋。





“大家看到了吧,这就是田鸡小王子的风采。这可是全程直播的,有些地方我跟不上,只能远远的拍了。怎么样,厉害吧。在这野外,才两个多小时,就捉了这么多。羡慕吧。”李俊茂活跃着直播的气氛。





“厉害,播主也捉鸡吗。捉到小王子的鸡没有。”有网友调笑起来。





“那个谁谁,再乱说我把你禁言了。”虽然这样回复着,但李俊茂忍不住看了正在忙着固定篓子的唐宇。





又讲解了一会,李俊茂关了直播,疲劳的拍拍屁股,道:“这水鞋真不好穿,踩在泥里,拨都拨不出来。”





唐宇笑道:“你在城长大,从来没穿过吧,难为你了。”





“没有,谢谢你让我有直播的机会。”李俊茂跟在唐宇身后,往落花村而去。





唐宇背着两百多斤的田鸡,运转炎黄五行诀,感觉一点也不重。一只手还要扶着李俊茂,免得她摔倒在泥丛里。





“累了,休息一下吧。”看李俊茂一头的大汗,唐宇主动停了下来,将背篓放下。





李俊茂与找了一块草坪,一屁股坐了下去。





“唉,你体力真好。我跟着走一圈都累得不行,你还背了那么重的田鸡。”李俊茂在黑暗之中,痴痴的盯着唐宇。





她那迷醉的眼神看得唐宇内心火热,别人或许看不到,但唐宇有特殊视力。





“习惯了,从小干活,四肢比较发达而已。”唐宇自谦的道。





两人在这淡淡的月光下,听着蛙声,说着彼此的过往。李俊茂聊到了她家。





她母亲早走了,是在铝厂上班的父亲一手将她跟她哥带大。哥哥当了兵,几年难得回来一次。父亲也是老工人,只有周末休息两天,离落花村又远,难得来看她。





为了让乡村的孩子受到优质的教育,她毕业考入了支教团队。





“走了,时间不早了,再不回去,天都快亮了。”李俊茂挣扎着要起来。





唐宇也准备去背背篓。





“啊!”一声尖叫,吓了唐宇一跳,回头一看,只见李俊茂的大腿上咬着一条蛇。





他飞速的扑了过去,一把捏住蛇的头,用力一挤,蛇嘴张了开来。唐宇低头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竟然是三角蛇。”





三角蛇是落花村比较有名的毒蛇,因为它的头呈三角形,而且头上还有一点白,又名白头,毒性巨大,就算是一头牛都能毒倒。





“啊,怎么是三角蛇,我,我是不是死定了。”李俊茂吓了一跳,都说这里蛇多,她不信,现在自己竟然被咬了。





唐宇制住了蛇,道:“你别哭,趁现在毒性没有扩散。得采取急救办法。”





“怎么急救。”





“把毒先吸出来,然后再找点草药。”唐宇觉得李俊茂运气实在是太背了,穿了水鞋,让过了许多可能被咬的部位。却在这休息的时候,被毒蛇咬了。

第7章 我帮你



去那里之前他看过,并没有蛇,而这蛇显然是刚才他没有注意才游过来的。





“吸出来。”李俊茂瞬间就脸红了,那被咬的部位有点尴尬啊,大腿上,自己吸吗?显然不可能。





唐宇按着她道:“别犹豫了,要是毒素扩散开去,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啊,不,伤在那里不好吧。”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帮你吸。”唐宇是真的紧张了。





“咬到了哪里。”





“大,大腿。”李俊茂声如蚊细。





“你今天穿了牛仔裤,得先把裤子脱了。”唐宇严肃的道。





“啊,要脱裤子。”李俊茂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虽然对唐宇很有好感,很有感激之情,但是要在他面前脱裤子,那真是需要极大的勇气。





“还是不要了吧,你送我去医院,让医生打血清。”李俊茂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裤子。





“来不及了,这毒会随着伤口的血液扩散到全身。要是再拖下去,你全身都会有毒素,我怕你根本坚持不到医院,打血清都来不及。”唐宇凭着特殊的视能,看出这其中的问题所在。





他的眼中竟然能看出毒素的状态,急忙运转五行诀,按了李俊茂的几个穴位,暂时压制一些。





“嗯,呃!我不想死。”李俊茂身体一歪,紧紧的抱着唐宇。





“我帮你吸。”





“嗯,你怎么知道这些?”李俊茂脸红如炭,心里暖暖的,跟唐宇在一起,感觉非常的安全。





唐宇闻言,想了想道:“我之前看过这方面的书,况且我就生长在村里,多少知道一些急救方法。”





“我感觉头晕。”李俊茂惊恐的道。





“别犹豫了,性命要紧,快脱了。我帮你吸。”唐宇坚定严肃的样子。





李俊茂羞涩的咬着唇,瞪了唐宇一眼之后,便闭上了眼睛,轻轻的解了扣子。





唐宇见她还在犹豫,一把去扒了下来,找到伤口。他也尴尬了,伤口在大腿后偏内侧的位置。血已经黑了,毒素正在极速的扩散开去。





“怎么,没找到吗?”李俊茂被扒,心里一颤,咬着牙不敢看唐宇,紧张的捏着衣服,眼珠转个不停,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找,找到了。你别紧张,这就吸。”唐宇扑了下去,只是整个脸被挤在了两大腿之间,而且李俊茂肉色的小内内就在一边,充满诱惑。





唐宇激动得差点把毒吞下去一口,吓得他赶紧收敛心神。





“嗯。”李俊茂身体颤抖着,紧紧的咬着唇,唐宇每次的吮吸,都让她仿佛被电一样的麻了。





又羞涩又难受。





“还好是夜晚,要是白天,以后还怎么让我见他。”李俊茂脸红得跟炭一样。





唐宇吸好之后,又就近找了一些草药,用嘴嚼碎了敷在那伤口上。





然后又将汁液挤出,让李俊茂吞下去一些。





“这个,刚才你用嘴嚼的。”李俊茂想起自己喝了唐宇嘴里吐出来的汁液,顿时觉得嘴里怪怪的。





“是啊,用嘴嚼的快,而且能让药性充分混合。同时唾液还能杀死一部分细菌。”唐宇这些知识,都是炎黄五行诀里的医药知识。





李俊茂感觉怪怪的,自己竟然间接的吞了唐宇的唾液,就跟亲嘴互吞唾液一样的本质。心里发烫。





唐宇处理好后,又用木行气帮李俊茂做了按摩,将其血脉中残余的毒素,通过按挤推拿排了出来。





直到伤口变成血红,流了许多红血,到血凝固为止。





“好了。”唐宇终于弄好了,感觉自己有些晕晕的,今天连续动用体内的土木之气,身体有些累了。





“嗯,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命。”李俊茂深情的道,随即收拾了东西,快速的走上前去。害羞的不敢再看唐宇。





唐宇背着篓子紧步跟上,不一会儿就回了村。





“我陪你到医务室看看。”唐宇关切的道。





“不去了,好很多了。你的方法很有效,跟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李俊茂坚决不往卫生室去。





“好吧,我先送你回学校去吧。”唐宇背着一篓子田鸡。





“好。”李俊茂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她走路的姿势很怪,两腿夹得很紧,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唐宇把这认为是大腿受了伤的缘故。





“我的电话随时开着机,你如果半夜有什么不适,及时给我打电话。”唐宇送到楼下。





“好的,谢谢你,你快回去睡吧。”李俊茂头也回头跑上了楼,回去后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唐宇回家将田鸡放下,回到床上便按炎黄五行诀修炼了起来,这两天他的变化太大,由不得不相信这神奇的法诀。这一修炼便是一夜。





“唐宇醒醒,你康叔要发车了,快去把田鸡卖了。”唐父敲打着房门。





“爸,你的腰。”唐宇醒来,发现父亲的腰伤更严重了,昨天还只是闪了一下腰,今天就变成了一团黑气了。





“唉,老毛病了。你快去吧,我躺着休息一下。还卖给昨天那个主顾。”唐父吩咐一声,便回房去了。





看着父亲这一身的病痛,唐宇跳下床道:“爸,我给你揉揉。”





“揉什么揉,你又不是医生。快去做你的事。”唐父忍着痛。





“我揉揉嘛,这几年在外面,学了一点按摩推拿。”唐宇说着便将手按在唐父的腰上,体内业绩的木灵气顺着他的手涌出,随着按摩浸入唐父体内。





“嗯,嗯,不错。”唐父舒服的呻吟着。





唐宇按摩一阵,发现自己的木灵气太弱了,只能简单的驱除现在父亲体内的寒湿之气,要想根治父亲的风湿病痛,至少他的木灵气要再强上五倍以上。





“看来得加紧修炼了。”





给唐父按摩好后,唐宇洗了一把脸,便背着田鸡坐着大康的三轮车,进了县城。





唐宇再次来到了锦绣生态农庄,找到了付青娥。





“又是这么多田鸡。”付青娥也很震惊,昨天才收了两百斤。





唐宇笑道:“能捉这么多不容易啊。”





“你真是一个捉田鸡的能手,以后我们的田鸡就由你专供了。缺了就找你。”付青娥按昨天的价收下了田鸡,唐宇帮她搬到了后院一个专门养活野生田鸡的池。





唐宇见他们这里的生意很不错,田鸡毕竟是季节性的,最终他还是要种菜种地,便问道:“你们这里收蔬菜不。”





付青娥应付道:“收啊,不过我们这的蔬菜,品质要求的比较高。必须是绿色天然无公害的,极少打农药,不用化肥的那种。”





唐宇点了点道:“价钱怎么样呢?”





付青娥道:“价钱当然比一般的菜价高,毕竟绿色的蔬菜比较难种。”





唐宇以开玩笑的语气道:“好,既然这样,过几天有好的蔬菜,我送你这里来。保证纯天然,绿色无公害。”





“好的。”付青娥也不啰嗦,痛快的给了钱之后便去忙了。





唐宇得了钱,高兴的买了一些家具吃食。





“茂茂,昨晚丰收。快来吃好吃的,我现在能挣钱了,把卡还你。”唐宇拨通了李俊茂的电话。





“不来了,老校长家做了鸡,我们刚吃。改天再来打扰你,我有教案要写。卡就放在你那里,我现在也不用什么钱,揣着也没用。”李俊茂似乎有意的躲着唐宇。





“好吧,卡先放我这里,就当是你给我的投资,等赚钱了。每月给你分红。”唐宇欣喜的笑道,现在的他总想多跟李俊茂交流见面。





“不要了吧,才几千块钱。借你用的,要是再谈钱,就伤感情了。咱们就做不成朋友了。”李俊茂回道。





唐宇吓了一跳,急忙道:“好了,好了。以后不跟你提钱,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嗯,不说了,我写教案去了。”





“去吧,茂茂加油。”





唐宇也申请了一个直播号,加了许多微信兴趣部落群。





“唐宇,你去番茄地里看看,听你齐伯说,咱们家的番茄地,缺水了,你去理点渠水浇一下。”唐父伤了腰,有一阵闲的,唐宇一到家便有活干。





唐宇拿了锄头与粪瓢,往番茄地赶去,远远的便看到那些番茄比昨天繁茂了许多,只是一株株无精打采的,一看就是却水的样子。





唐宇理着水过去,却发现那些水流到番茄根处,很快便消失了。而被水浇过的地,番茄依旧是缺水的样子。





“这些水解决不了。”唐宇吃了一惊,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浇。





“哗哗!”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黄气却弱了几分。





“这什么情况。”唐宇着急了,唐宇忙得满头大汗,但那番茄依旧是萎靡不振。





运转五行决,集中目力,体内的青黄之气按规律流动了起来,而他并没有停下舀水的动作,看着那水流下,润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样,发出奇异的酥酥声响。





“轰!”突然唐宇体内多了一股透明的气,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他多了五行之气。那晚被砸破了后脑,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气,保住了他。





现在竟然获得了水之气,唐宇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五行之气,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气聚齐后,会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气的引导,唐宇发现,他可以从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华之气,一瓢瓢蕴含精华的水浇在番茄苗上。





只见那些番茄苗瞬间变得繁茂喜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唐宇很兴奋,顾不得其他,一个劲的舀水浇地。





即使汉流夹背也不觉得累。眼看着他它长得很稀疏的番茄苗变得茂盛,超过了旁边几家用农药化肥催出来的。





唐宇很开心。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