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的粗大巨物小雪进不去/顶开5妈妈的生命之门 - 信宜金融网 黑人的粗大巨物小雪进不去/顶开5妈妈的生命之门 - 信宜金融网

黑人的粗大巨物小雪进不去/顶开5妈妈的生命之门

【摘要】这么一折腾,裙子彻底撩到了腰上,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 文学卧槽,这样[两根手指]都可以?“哼,都成这样了,还我坏?!”琴嫂满脸通红,气...

这么一折腾,裙子彻底撩到了腰上,里面的情形一目了然。



 文学



卧槽,这样[两根手指]都可以?





“哼,都成这样了,还我坏?!”琴嫂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着,“老实交代,你刚才是不是把那瞎子给吃了,说……”





嘴里说着,那只手还没闲着。





“我说我说,哦,你轻点儿,别给人家弄疼了[宝贝弄坏了]。”孟燕果然撑不住了,小腹一抽一抽的,两只腿叉开到了极限。





我哪儿见过这个,被刺激的浑身兴奋,然而接下来二人嘴里说的更开放[骚]。





一个问一个答,孟燕把昨晚的事儿招了,甚至连某些让人喷血的动作都描述的清清楚楚。





经此,我也听了个明明白白。





原来王爱民那活儿不行,更没有生育能力,这才想往我这儿借个种,而孟燕长期得不到满足,半推半就的也就同意了。





“你家爱民真不行,一点儿也没反应吗[硬不起来]?”琴嫂似乎没听过瘾,一脸坏笑的追问着。





“是啊,他根本就不行,要不我一个妇道人家,咋会干这么丢人的事儿。”孟燕叹了口气,手却搭在了琴嫂的腰上。





琴嫂上身穿了件小褂儿,轻轻一撩,孟燕的那只手就顺着肚脐摸了上去。





“嘶……”琴嫂吸了口气,一双大眼也紧着闭上,任由孟燕的手在身上动作[胸上揉捏]。





“姐,你这几年守寡不易,要不也加入进来,咱姐妹一块儿?”孟燕弄的上瘾,嘴里还试探着,明显要把琴嫂也拉下水。





“呸,那小子才多大,经得住咱折腾?”琴嫂立即啐了一口,但话头上明显是默认了。





孟燕见有戏,另一只手也摸上了琴嫂的后面,贴上去美眼迷离道:“姐你就放心吧,那小子猛着呢,昨晚来了五六回都没事儿。”





“啊,五六回?”琴嫂的小嘴张的老大,眼神炽热。





哼,这回信了吧。





我差点儿笑出声,刚才我身体的反应她也看了,来个六回之后还能这样生猛,就不信这女人还撑得住。





果不其然,她愣了下就开始反问:“燕儿,爱民今晚回家吗?”





“管他干嘛,他自己不行,还不许咱偷吃啊。”孟燕紧跟着补了句,一脸的愁怨。





唉,看来女人一旦上了瘾,什么疯狂的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原来只是在自家男人的眼皮子底下,这下可好,姐妹俩还要商量着一起偷吃……





不过这样倒是便宜了我。





只要王爱民不在家,我就能搂着婆娘睡觉了,不,弄不好两个一起弄。





美的冒泡啊。





接下来,我以为孟燕要把琴嫂推倒,然后来一场赤裸裸的纠缠,可琴嫂似乎更钟情于摆折腾孟燕,三下五除二把孟燕扒了个精光。





孟燕的身子已经看过了,而且来来回回也没什么花样,我就趁早溜了。





说不定今晚就有好事儿,得赶紧回家吃点饭,不然肚子饿的咕咕叫,还不得给这俩女人折腾死了。[榨干]





刚到家门口,就看见王晓玲在院门外等着。





她是我小学同学,又是前后街坊,经常跑我这儿来玩,这几年去乡政府上班,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将近一米七的个子,烫着一头大波浪卷儿,把本就精致的脸庞衬托的越发俏丽,再配上一身米格长裙,亭亭玉立的,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





唉,这么好的丫头,要能娶进门多好。





我禁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装没看见,自顾自的摸进了院子。





刚进去,王晓玲就从后边捂住了我的眼,故意粗声粗气的问道:“猜猜我是谁?”





“除了你王晓玲,还能有谁?”我忍不住笑了。





“啊?你咋猜的这么准?”她明显有点意外。





不过我倒是挺享受被她贴在身上的感觉,不由打趣起来,“当然是你身上的香味咯,我眼瞎,可鼻子好使。”





“讨厌。”她哼了声,似乎有点扫兴,但紧接着却挽住我的胳膊,继续往里走。





被她的身体[胸肉]紧挨着,我有点心猿意马,再加上刚看过孟燕和琴嫂的激情戏,嘴上就一时没了把门的,“小玲,你咋想起上我这来了,想哥了?”





“鬼才想你。”王晓玲撇了撇嘴。





“真不想?”





见她扭捏的样子,我忍不住继续挑逗。





“不想不想,就不想。”她的脸腾的就红了,说着就甩开了我的胳膊。





我一时没防备,身子就往旁边趔趄,本能的伸手拉住了她的腰。





她呀的叫出了声,却也赶紧扶了我一把,结果这么一弄,我俩就成了面对面。

第7章



似乎因为矜持,她把胳膊挡在胸前,脸红的能渗出血,垂下头,看都不敢看我。





见她没有要躲开的样子,我胆子大了三分,顺手拦住了她的后腰。





“呀,柱子哥,你干嘛……”她娇羞的扭了扭腰,却也没再抗拒,闷了片刻才抬起头,怔怔的看着我,“柱子哥,我来是想告诉你个好事儿,镇卫生所的陈医生要开了按摩诊所,我正好跟她熟,就把你学过按摩的事儿说了,你猜怎么着?”





“啥?按摩诊所?”我闻言一喜,手上不由得加了把力气。





也许适应了这种状态,她没再扭捏,侧头笑道:“我可是费劲了口舌才帮你挣得了一个名额,你怎么谢我?”





“真的?”我差点儿乐疯了。





当年因为眼瞎,才跟村里的王瞎子学了一手按摩的手艺,这几年一直在家,帮街坊邻里解决个腰疼腿酸的小事儿,虽然不挣钱,但也能挣点儿口粮什么的。





没想到今儿个就来了这样的好事儿。





真是老天保佑。





如果真正进入那种正规的按摩诊所,就有了钱花。





有了钱,就能攒着娶个婆娘,生一大堆孩子……不,我要努力挣钱,非把眼前这小女人娶进家不可!





脑子里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手上就没了分寸。





腰下紧贴在一起,王晓玲有点不适应,眉头紧皱着,却也没显露出抗拒,就这样沉默了一小会儿,她就又倔强的抬起了下巴,“柱子哥,你要怎么谢我?”





“我……请你吃螃蟹。”我脑子连转,想起了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美味。





“切,腥气,人家才不稀罕。”她小嘴一撅,伸手在我肩上捶了一拳。





也正是因为这个动作,领口开咧,露出了一片白嫩柔滑。





和孟燕那种结了婚的女人不同,王晓玲的规模虽然没那么大,却白皙饱满,再加上腰下紧贴着,我身体立马起了反应。





“愣啥呢,人家问你呢,怎么谢人家?”她似乎感到了身下的动静,红着脸嘟囔了一声,头恨不得扎进我怀里。





我精虫上脑,脱口而出:“要不,请你吃大肉肠?”





“什么肉肠?”她抬眼瞅了我眼,似乎没明白。





“就是那种大肉肠啊。”我嘿嘿一笑,腰下扭动起来。





“呀,你坏你坏……”她这下算是真的明白了,羞恼的推了一把,然后扭头就跑,一直出了大门才顿住脚,回头瞪了一眼:“柱子哥,我不求你谢我什么,只求你多挣点儿钱,去把你的眼治好,我,我妈又逼我相亲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





“哎你等等……”





我急得差点儿追上去,然后告诉她,我的眼已经好了,可想到她家财大气粗,还有她老妈那个恶婆娘,鼓起的勇气一下就泄了。





差距太大了。





就算我两眼不瞎,以现在的窘迫,也绝对不可能配得上她。





唉,还是努力攒钱吧。





我无奈的回了屋,起火做饭。





好不容易熬到后半夜,手机响了,刚接通,孟燕柔柔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强子,你琴嫂在我这儿,想跟你说说话,你赶紧过来吧。”





嘿,这俩女人果然熬不住了。





想到今晚的刺激场面,我连拐杖都懒得拿,一溜小跑着出了门。





到了孟燕家,大门已经上了锁。





咦,不对啊,咋锁门了,难道是……





脑子里灵光一闪,我高兴的差点儿跳起来,一定是王爱民没在家,孟燕怕外人闯入才锁了门,要不然也不会后半夜才来电话。





极好极好,如果真猜中了,那今晚可就无忧无虑,抱着俩婆娘鼓捣到天明了。





我立即回拨了电话,不一会儿,孟燕来开门,往胡同两边张望了两眼之后,就把我扯了进去。





刚把门反锁,就把我推到了墙上。





“小男人,你可算来了,今晚嫂子……”





不等话说完,她就猴急的抱着我的头,在我脸上一阵乱啃。





事已至此,我也没客气,伸手搂住了她的蛮腰。





这女人今晚只穿了件睡袍,下摆短的可怜,被我轻松撩起,结果往腰下一摸索,居然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





好家伙,早有准备啊。





等不到继续交流,就被她麻利的退了裤子,然后一哈腰,蹲在了我身下。





“嘶,舒服……”





我直接喊出了声,伸手去触碰她,而她也格外配合。





我手指顺着她身体而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