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顶开了老师的生命之门/伪装学渣原文肉扩写 - 信宜金融网 我顶开了老师的生命之门/伪装学渣原文肉扩写 - 信宜金融网

我顶开了老师的生命之门/伪装学渣原文肉扩写

【摘要】好在张叔老道,他不紧不慢说道:“没事,你穿衣服,给钱的事情别说,我去开门。” 文学门一打开,杜长乐二话不说就冲了进来。身上被雨水弄湿了一大片。...

好在张叔老道,他不紧不慢说道:“没事,你穿衣服,给钱的事情别说,我去开门。”



 文学



门一打开,杜长乐二话不说就冲了进来。身上被雨水弄湿了一大片。





“杜冰倩,你给我出来!”杜长乐指着杜冰倩吼道。





“爷……爷爷……”杜冰倩害怕的缩在墙角,动也不敢动。





“你还有脸叫我爷爷!看我不打死你!”杜长乐举起雨伞就朝杜冰倩脸上抽。





张叔赶忙拦下,急忙说道:“慢点慢点,长乐,有什么事好好说,动什么手啊!快放下,快放下!”





“真是气死我了!”杜长乐将雨伞一摔,吼道:“杜冰倩,你给我好好说说,家里那存折,是不是你动了?”





“存折?”张叔闻言惊奇的看着杜冰倩,动了存折,那不就是偷钱了?这杜冰倩,难道是偷家里钱了?





杜冰倩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我……我……学校要缴费,时间紧,我就自己交了!你不信问张叔,他是学校门卫,他知道!”





张叔反应快,立即说道:“对对对,最近学校实习,要学生交钱。有这回事!”





杜长乐听杜冰倩说还不怎么相信,可听张叔一说,情绪立马缓和下来。他深呼吸了一口,说道:“冰倩,你也不小了。有什么事,能不能提前给爷爷说说。你只要把钱用在正道上,爷爷肯定会支持你。你这次实习交多少钱?”





“就几千……”杜冰倩怯生生说道。





“行吧!我知道了。走,现在就跟我回去!”杜长乐伸手挥了挥说道。





杜冰倩一过来,杜长乐就拍了下张叔说道:“张叔,多亏了你啊。我还是刚听说你来这里看门,你怎么不早给我说说。我跟冰倩就住在前面鱼化寨,有空了多来我家,我们继续切磋切磋!”





杜长乐有点心烦,敷衍几句就准备走。张叔也不多做挽留,说道:“家里闲着没事就来了。你地方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去做做的!”





“对了,冰倩这孩子还小,不懂事。张叔,学校里面的事情,还望你多看护看护。”杜长乐说道。





张叔看了看杜冰倩玲珑身段,忙不迭说道:“那是那是!自小看到大,就是我孙女。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送走了杜长乐孙女两,张叔顿感一阵失落。





在他手上,还有杜冰倩残留的味道。他捻了捻手指,感受这她遗留之物。





床上还遗留着痕迹。张叔凑过去闻了下,淡淡的少女体味直入心肺,闻的他神清气爽。





“哎!好好的,就让杜长乐给搅和了!真是遗憾啊!”张叔不住叹息。可张叔随即想到,这杜冰倩也不是个好事的主,自己给了六千块丢了不说,还偷了家里的钱。虽说自己编了个谎,瞒过了杜长乐老爷子,但凭借杜冰倩的品行,后面肯定还要钱。到时候要钱了,肯定不会再偷家里的吧!





张叔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杜冰倩啊杜冰倩!你要是缺钱,我大可满足你!但我也不会白给你钱的!”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张叔开门一看,进来的正是杜冰倩。





她一脸潮红的看着张叔,说道:“张叔,我爷爷雨伞丢这了!我过来拿!”





门是弹簧门,张叔用手撑着,要杜冰倩自己去拿。





杜冰倩走到床前,崛起屁股捡地上雨伞。霎时间,整个屁股便摆在张叔面前。里面的风景,看的张叔一阵火热

第7章



“好了!张叔,谢谢了!”杜冰倩拿了雨伞就往外赶。经过弹簧门的时候,前胸还有意无意蹭了下张叔的手臂。





……





关了学校门,张叔便去食堂吃饭。食堂里有个做饭大妈,叫孙红梅。做的一手好红烧肉。这是张叔的最爱。





他一坐下,孙红梅就亲手将红烧肉端了过去。





“呦张叔,今天遇见什么事了,吃饭都眉开眼笑的!”孙红梅用围裙擦着手问道。





“没事……没事……”张叔想着杜冰倩的胴体,心不在焉说道。





张叔每次来吃饭都很迟,因此食堂除了孙红梅就再没人。





她坐到张叔面前,轻轻说道:“张叔,我跟这学生娃没什么话说,每天除了做饭就是做饭,闷得慌。咱两年龄差不多,过几天就放假了,去我家坐坐吧!咱们聊聊天!”





孙红梅是个离异女人,跟张叔年龄相仿。她为了生活来卫校做饭,免不了孤单寂寞,因此就看上了张叔,想着跟张叔搓成一对。





可张叔对这种年老色衰的女人不感兴趣,就直接说道:“哦,放假了我还有点事,对了,红梅啊,下次红烧肉糖放少点,这次有点多了!”





张叔吃饭刚要起身,孙红梅就一把拉住张叔的手。





“张叔,刚才下雨,我帮你把衣服收了,在我家,我给你一起去拿吧!”





不得不说,这苏红梅还是个心思细腻的女人。要不是她帮自己收衣服,那会下雨,衣服肯定湿的都不像样子了!





张叔点点头,跟孙红梅到了她的房间。





一进门,成熟女人所特有的味道里扑面而来。





孙红梅已经将衣服烘干了。她麻利的叠好,双手捧上,递给张叔道:“张叔,这是你的衣服,我都给收拾好了!”





张叔低头一看,怎么第一件是自己的红裤衩?张叔尴尬接过,发现上面还有个印记,好像是洗不掉了。





孙红梅咯咯一笑,道:“张叔,没想到您还是老当益壮啊!咯咯,我说张叔,您年龄也不小了,憋着多难受,搞不好还弄坏了身子!我孙红梅就在这站着,你有需要了,完全可以找我啊!”





一句话让张叔彻底尴尬到了极点!这过来的老女人,果然不一般啊!说话都这么直接!这种事情,怎么说也要收敛收敛吧!





孙红梅虽然跟自己年纪相仿,但十分懂得保养。皮肤虽比不上杜冰倩,可红润有光泽,有着一种妇女少有的独特味道。身材丰满圆润,一点赘肉都没有。这种女人,就是年龄大点,除此之外,做那个不输杜冰倩吧!





孙红梅见张叔愣愣出神,觉得自己有点太过开放,就改口说道:“张叔,你可别误会啊,我是说你身体哪里不舒服了,记得给我所说,我好歹会看点头疼脑热。这总比你自己憋着出大毛病了强!”





张叔心思活络,就顺着孙红梅说道:“成啊!我要是有需求了,肯定来找你啊!”





话一出口,孙红梅立马红了脸。





“哈哈!”张叔哈哈一笑,心道,老女人口无遮拦,要真上床了,还怕你不敢脱衣服呢!





“呔!”孙红梅白了张叔一眼,顺势将门关上。





门后面,孙红梅心扑通扑通跳。她虽然是个过来人,但见了张叔主动,自己还是紧张的不行。





孙红梅捂住丰硕的胸口,半天才缓过来。随即,她脸上荡出一阵甜腻的笑容,自言自语道:“如果真有需求了找我,那就再好不过拉!”





张叔带着衣服回到了门房。临近黄昏的时候,杜冰倩气喘吁吁的走了过来。





“张叔!”杜冰倩哭丧着脸喊道。





张叔一听是杜冰倩的声音,赶忙穿上裤子。开门一看,杜冰倩精致的脸上满是沮丧。





“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张叔将杜冰倩拉回来,随手将门反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