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村浪荡饥渴受np-浪妇翁公厕所欢愉 - 信宜金融网 男人村浪荡饥渴受np-浪妇翁公厕所欢愉 - 信宜金融网

男人村浪荡饥渴受np-浪妇翁公厕所欢愉

【摘要】开始我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手机铃声好不容易停了,紧接着又响了起来,丝毫没有要放弃叫醒我的意思。 文学我不耐烦的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来电显上闪烁着庞姐的名字,按下...

开始我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手机铃声好不容易停了,紧接着又响了起来,丝毫没有要放弃叫醒我的意思。



 文学



我不耐烦的拿起手机,看着手机上来电显上闪烁着庞姐的名字,按下了接听键。





“庞姐?”我努力的睁大眼睛,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给你半个小时,收拾一下准备出门。”电话那头的庞姐,听着我满是睡意的声音,声词严厉的说道。





“啊?现在是凌晨一点啊!”还没等我这的话说完,庞姐便挂了电话。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我一个人坐在床上,脑子里各种懵逼。





我突然想起来庞姐曾经对我说出的话,我对她必须随叫随到。





这大半夜的,庞姐这么激动的叫我是不是要睡我?我这尊贵的处男之身就这样被人家睡了是不是有点吃亏?





唉!要是被庞姐那样的尤物结束下处男之身,也他妈值了。





看着手机上时间慢慢过去,我跑进卫生间一边挤牙膏,一边放上了洗澡水。





半个小时之后,手机来了短信,上面写在乌托邦503,当时我就兴奋了,庞姐这是要帮我解决这二十多年的童子之身?





走在街上我照了照镜子,还是蛮帅的,就是刷牙的时候太用力刮掉一层皮,疼的我一边打车一边龇牙咧嘴的往嘴里吸着空气。





到了中环之后,我看着我头顶那大大的乌托邦宾馆牌子,加快了奔向503的步伐。





我这到了电梯看着亮着小黄光的电梯数字一点一点上升,我才想起来,乌托邦是主题式宾馆。





那这庞姐住的是什么主题呢?是监狱式?还是捆绑式?是皇宫式?还是深海勘探?





越想越激动,我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砰砰!





见着503的门牌,我兴奋地敲了两下。





“进来吧!门没锁。”庞姐的声音穿过那道厚厚门变得异常的小。





我站在门口,迟疑了几秒走了进去,眼前的光景真是,醉了。





房间应该是原始森林式的,满屋子绿色的装饰物,宽敞的课堂还绑着一个秋千,可是最让我眼前一绿的是那整整齐齐从客厅摆到卧室的两排啤酒。





这不是传说中的夺命大雪花吗?庞姐这是要我过来给她搬酒,还是想要跟我一醉方休?





正在我看着那两排大雪花的时候,庞姐从卧室走了出来。





今天她是素颜,脸上没有了往日那些妆容的修饰,都说卸了妆的女人如同毁容,可是我看着这份淡雅却也挺好看,尤其她那樱桃小嘴,即使没有口红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有口感。





但是她并没有穿的像我想象中那样少,反而是一套黑色的透视装,上面有背心挡着,下面有小裙子挡着,把她那些最为漂亮的部位全都隐藏了起来。





差评!





“来了,坐吧!”庞姐招呼我坐在一边,没有搭理我脸上的失落。





“庞姐,今天叫我来是?”我先把话题引出来。





“无聊了,找你喝酒。”





我操!我他妈皮都要洗秃噜了,你告诉我喝酒?





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小处女好不容易克服了心里的重重关卡,要准备接客了,你他妈突然告诉我你只是想听我给你讲个鬼故事。





看着我脸上的失落,庞姐笑了起来,“怎么,喝不了?”





还喝不了,我现在这个心情比窦娥都委屈,我必须得喝。





“喝,来!”





就这么两个字,随后我俩就一句话没再说,就是简单粗暴的喝酒,一瓶接一瓶。





我可是超能喝的,人家喝酒都是喝到点了就散,我是啥时候把别人喝桌子底下了我再撤,随后还得带一瓶路上再透透。





但是庞姐在夜场混这么多年,果然也不是盖的,我们这喝了小一半了,她硬是脸都没红。





庞姐放下一瓶刚被她喝光的酒瓶,拍了拍我的肩膀,“咱们这么喝太无聊了,玩游戏吧!”





“姐,你说怎么玩?”我虽说没喝大,但是也喝开了,抓住庞姐的手笑笑说着。





“简单,咱们就划拳,谁输了就直接吹两瓶,再加上脱一件衣服。”庞姐说完,眼神从我的脸慢慢的向我的下方滑去。





这是要进高潮了啊!





虽说这个奖励很是诱人,可很快我就后悔了,接连两次的失败,我连续吹了四瓶,浑身就剩条内裤和袜子了。





再看看庞姐身上不仅一件都没有少,还被她嘲笑的花枝乱颤。





不行,这事情不能是这个走向啊!这个女人已经惹到我了,我必须将其拿下。





“这样吧庞姐,咱们加大筹码,再输的人一次脱两件衣服吹4瓶怎么样?”我的语气里满是挑衅,我就不信你不接招。





一直处于上风的庞姐,自己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丝毫不惧我开口说,“我是没问题,你可是没什么再好输的了!”





“没关系,姐我要是输的脱光了我就加倍的喝酒好了,但是咱们换个玩,玩数7吧!”





看着庞姐点头我这心里像开了花,看来今夜是个不眠夜了。





不是我吹牛,我玩数7能把数学老师玩哭。





果不其然,庞姐刚玩两把我就已经把她的小裙子和小背心脱掉了,就连里面那件薄薄黑色小网纱,此刻都被团为一团丢在了我脚边。





看着庞姐现在的衣着,我不禁暗暗赞叹,这样才对嘛。





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一套内衣,丰满的上峰和修长的双腿被我观赏的淋漓尽致。





“来吧,最后一把定输赢了!”庞姐俯身双手支在地毯上,双腿交叉而放,这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姿态让我更加迅速的结束了这场战斗。





终于,庞姐要一丝不挂了。





庞姐此刻的表情一点都不像输了游戏的样子,反而眼睛里多了些许既朦胧又清晰的妖艳,她向后退了一步小声的说,“我输了,我认。”





说罢,她将头发全部挽起扎成了一个小小的揪,双手放在身后只听着啪一声,她带着黑色蕾丝边的胸罩一下子被解开了,但是她并没有脱下来,而是任由那两片圆润的小棉圈在她胸前起起伏伏,来回摩擦。





她就那样看着我,没有一丝的挑逗动作,可是我却仅仅看着她的眼睛都觉得浑身都是热的。





她慢慢坐直然后又跪里在地毯上,她用那双画着红色指甲的手缓缓的脱下了她最后一件,我就那么傻傻的看着那个三角形的小黑内内被她一点点推倒膝盖,然后动作就停止了。





我咽了咽口水,她突然说话:“我先把酒喝了吧!”随后她就那样爬到啤酒那边,她的胸背对着我,可是那片茂密的沼泽确实直对着我,就那么在我的不远处晃来晃去。





我觉得脑子有些涨,当然涨的还有一个地方。





“那个,庞姐你也给我拿一瓶呗!”我真的是在十分努力的想说些什么,好让我看起来不那么的,那个。





庞姐转过身问我,“你喝了这么多,怎么又渴了?”





“那个,就是想顺顺。”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深深的记了一辈子。

第7章 一夜春宵



庞姐拿过酒,坐在距离我不到五厘米的地方,打开一瓶啤酒喝了一口,然后她用食指勾勾我。





我迎上去,她便直接吻了过来,她嘴里的啤酒就那么带着她的温度流到了我的口中。





我操!





“还渴吗?”她胸前的高耸就贴在我的脸上,用食指擦了擦我嘴角问道。





说实话,本来是不渴的,但是现在渴的都他妈要哭了。





我再怎么是处,我他妈也是男人啊,身体已经被她弄得诚实的站了起来。





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顺势吻上她的嘴,她的唇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有口感,软软的让我想狠狠的咬一口。





庞姐的吻技也是一流的,那灵活的小舌头像只小蛇,它在不停的挑逗我,也在狠狠的满足我。





我一只手将她抱到床上,她白暂的肌肤此刻泛着微红,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刚刚被我压在身下的原因,变得愈发红润起来。





她的双手环上了我的脖子,对于大伤初愈的我来说,平时只要是动脖子太用力了都会疼,可是现在被人双手用力的环住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感。





这就是荷尔蒙的魔力吧。





现在躺在床上的庞姐,是真正的一丝不挂了,被她脱到一半的内内早就被我丢到了地上。





而此刻她双峰上的是我的手,真的是好大,我一只手简直是难以掌握,脑海里的画面全部都是之前看到那些岛国大片,学着他们的样子把她的酥胸一次次狠狠的捏聚在一起,又一次次放开。





听着庞姐在我耳边的娇喘声,直接瓦解我最后一道防线,直接提枪上膛。





之前从来没有做过,但是我发现我爱上这种激动的,重复性的,要不停上下的激烈运动。





就在庞姐骑在我身上一边娇喘,一边满足笑着的时候,我看着屋顶那挂满树叶的装饰后,心里想到,其实酒店根本无需弄成任何主题,只要身上或身下的那个人够给力,谁他妈还在乎脑袋上的那片水泥板是灰色,还是蓝的。





真是两眼不看窗外事,一心只听啊啊啊!





刺眼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才知道已经是第二天了。





我闭着眼睛,听着屋子里的声音,发现除了我的呼气声一切都静的那么可怕。





就在这一刻,我脑子里最先想到的是,我不会是又做春梦了吧?可是那梦也太真实了。





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床上没有人,浴室没有,就连昨夜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也没有了,连那两排夺命大雪花也没有了。





说实话,我感觉头皮一麻,但是接下来的感觉让我确定昨夜的疯狂并不是春梦。





刚要爬起床的我,双腿麻的要死,腿就像不是我的了,足以证明昨夜的我是多么的卖力。





光溜溜的躺在被窝里的我,浑身都那么疼,此刻的我就像是那句特经典的广告词:她好我也好,额,不对。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打算再补一觉,却发现被角上放在一张卡,和一张纸条,爬过去拿起那张纸条,看着上面的字感觉心里五味杂陈。





纸条上写着:屋子我叫人收拾完了,这卡里面有3万你先用着,密码123456。





我知道自己被嫖了,但是我也真的付出了感情好不,现在这钱算是我包我初夜的费用吗?





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但是转念又一想,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得慢慢习惯。





虽然自己宽慰自己了,可是还是有点别扭,所有的困意也都没有了。





洗了澡,穿了衣服,最后把那个卡揣进兜里,出了宾馆。





事后,庞姐没有再联系我,只是发了一条短信告诉我,让我回学校把脸上的伤养好,再来上班。





这算什么,那好歹也是我最宝贵的第一次,也是卖了力气的,怎么卸磨就杀驴啊,连句问候都没有?或者发个,小哥哥你昨晚好厉害,也好啊。





难道这就是做鸭子的感受吗?无论之前那个女人怎样的与你水火相容,到最后一笔钱就把你当成打发了,我他妈成充气娃娃了。





我这心里乱的一锅粥,坐在回学校的车上才想起,我这消失了小半个月连个假都没请,回去导员还不得给我整死。





回到学校,我发现情况并没有想的那么糟。





刘东那小子也不知怎么弄来的病例,硬是靠一个流行性感冒,活生生给我请了三周的假。





坐在宿舍的我,一边啃着手里的鸡腿,一边默默心疼着被刘东这小子以报恩为由敲诈走的三个全家桶。





看着刘东吃东西的样子,还真是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我说你小子,怎么弄来的病例啊?”





“我爸有个朋友是医院的副院长,这种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刘东简单一句话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并不像是其他富家子弟说话多浮夸,学校里其他有些富二代听他们说话,都恨不得让你相信,就连他们喷出的口水都带着含金量。





这也是,我们能玩到一起去的原因。





但我仍旧是很好奇,明明就是不缺钱,还把我介绍给庞姐,就为了换掉茶钱?





就在我还在纳闷的时候,刘东一个鸡骨头丢过来,我这一抬头看他一脸坏笑,那叫一个贱。





“你不问我,我都想问问你了,你这可是整整消失了小半个月啊,一点消息都没有,被几个富婆包走了呀?”刘东一脸猥琐的问我。





你说说,明明是个高富帅,可是怎么总是一副西门大官的即视感呢?





“你给我滚,我他妈差点让人整死。”





“怎么,看你这一脸伤,难不成被那个如狼似虎的大姐sm了吧?”这小子一脸老鸨的样,再配上这个语气,真是太猥琐了。





我直接拿起旁边一桶全是鸡骨头的全家桶扣在了刘东头上,最后还是将这些天发生的事大概的和刘东说了,当然,和庞姐那段难忘今宵只字没提。





刘东听后拿出一张湿巾擦了擦嘴,样子严肃的说道:“虽然我们是哥们,但是我不得不说这件事你还是有很大问题的。你要知道你现在做的这行怎么能私自去找那个妞,看看你现在给人打成这逼样,也算吃一堑长一智了。”





尼玛,我竟然无言以对。





“但是身为哥们,既然受委屈了也不能轻易就算了,晚上哥们带你报仇去。”





“你别,那个赵导不是什么善茬,现在还是不要去惹他。”我虽然嘴上说的是不去惹他,但是重点是,这只是现在而已。





刘东却一脸不在乎,“没事,又不是去弄死他,给他点教训而已,要不看你被人打成这犊子样,我才懒得管你。”





哎呀,我这暴脾气,直接飞过去一个拖鞋,虽说闹,但是我这心里还是感觉暖暖的。





这个世界也是公平的,给了你困境总归会给你些好处,给你几个敌人也总会留给你几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