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闺蜜忍不住寂寞互慰了/岳两女共夫 - 信宜金融网 跟闺蜜忍不住寂寞互慰了/岳两女共夫 - 信宜金融网

跟闺蜜忍不住寂寞互慰了/岳两女共夫

【摘要】怡情酒吧内装饰的典雅别致,而又不缺乏浪漫气息,完全迎合白领精英的口味。劲爆的音乐混杂着高昂的呐喊,挑拨着年轻男女的荷尔蒙。 文学一层大厅三面是供客人喝酒买醉的酒桌及吧...

怡情酒吧内装饰的典雅别致,而又不缺乏浪漫气息,完全迎合白领精英的口味。劲爆的音乐混杂着高昂的呐喊,挑拨着年轻男女的荷尔蒙。



 文学

一层大厅三面是供客人喝酒买醉的酒桌及吧台,中央则是喧嚣热闹的舞池。天花板上悬挂的霓虹射灯四面八方旋转着散发出梦幻般的光彩,给昏暗的大厅笼罩上一层朦胧之美。



舞池内,疯狂的男男女女尽情摇曳着身姿,一个个饥渴而又需要安慰的心灵沉浸在这纸醉金迷的世界,暂时忘记尘世的浮华与烦恼,肆意放纵自己,追寻那一时的刺激和欢快。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身上,那雪白的肌肤在忽明忽暗的灯光映衬下更加诱人。



陈落雪带着叶成功来到长条吧台坐下,“你要喝白的、红的还是啤的?姐请客,放心大胆要。”



以前叶成功来酒吧的机会真不多,平淡的说道:“随便!”



陈落雪打个响指,“服务生来一瓶随便!”



显然这种调侃在酒吧常见,服务生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不过看到御姐型大美女后,笑得更加灿烂。



出门前,陈落雪换上了一件白色小T恤露脐装,凸显的双峰更加饱满。头上简单扎着马尾辫,令清纯的气质和成熟的韵味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更加迷人。在整个酒吧,绝对属于最上乘的美女。



叶成功感慨道:“果然大美女到哪都有不俗的杀伤力,不知道要酒水,服务生会不会给你打折?”



陈落雪笑眯眯的说道:“打折只是小意思,信不信姐让他免费送酒?”



“信,绝对信!”是男人总会有大男子主义,叶成功也不想看着坐在身边的大美女向别的男人放电,果然遏制了陈落雪的跃跃欲试。



陈落雪先要了一瓶红酒,“红酒最调情了,你可别想着把姐灌醉。”



叶成功一脸的坏笑:“谢谢姐的提醒,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试试。”



“你不知道姐是干什么的吧?”陈落雪挑衅道:“姐是总裁助理,喝酒从未怕过谁。最多的一次姐单枪匹马灌下七个臭男人,姐依然头脑清醒,走路都不带打晃的。”



叶成功严重怀疑其中的水分,笑道:“那小弟今天就见识见识姐的酒量。”



陈落雪狡黠的一笑,“别激我,你喝趴下了,谁送姐回家?万一再遇上个色狼,谁救我?”



叶成功豪气的说道:“这个姐放心,就算我醉倒,也不让一个王八蛋沾你一点便宜。”



“你可别是只会吹牛的护花使者!”陈落雪主动替叶成功倒上一杯不带任何勾兑的红酒,“先陪姐干一个。”



叶成功的酒量还可以,起码一斤白的下肚,面不改色跟没事人差不多。



很快一瓶红酒下肚,陈落雪的俏脸上挂上一抹醉人的红晕,更加迷人:“服务生,再来一瓶红酒。”



叶成功主动给陈落雪倒上,不过只倒了高脚酒杯的四分之一:“姐咱慢点喝,顺便谈谈情说说爱啊!”



陈落雪一条玉臂亲昵的勾住叶成功的脖子,“姐就主动交你几手,以后勾引小女孩肯定用的上。不过等你勾引上小姑娘,可别忘了姐的好处。”



叶成功憨厚的问道:“姐,万一我把你勾引上了呢?”



陈落雪拍了叶成功一巴掌,“你这小屁孩,姐对你没兴趣,你也只能有被姐调戏的份。”



酒吧内靠着角落的酒桌旁,王中强怡然自得的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他举起酒杯,对对面坐着的光头道:“虎哥,刚才我说的事就拜托你了。”



这名光头壮汉三十几岁,体重能有一百七八十斤,脖子里缠着一条粗金链子就好像暴发户一般:“小事一桩,我找几个人把那小子绑来,随便你处置。完事装上麻袋,扔入海里,这人就彻底人间蒸发。”



王中强露出阴险的笑容,“还是虎哥想得周到,就这么说定了,回头我找人把你酒吧的税收给降到最低。”



光头名叫牛光虎,是怡情酒吧的老板之一,没成为老板之前是混道上的。他知道王中强的家庭背景,王中强的老子是税务局副局长,想给家酒吧的减税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牛光虎眼前一亮,酒吧又不是他自己的,他用点手段减免的税收还不是跑到自己的腰包。酒吧的税多,每月弄点猫腻轻轻松松节省两三万的税收,一年下来也就是二三十来万的收入。他裂开大嘴笑道:“多谢强子,以后有这种好事还得多想着哥点。

第7章 给我打!



“把事情给我办漂亮点,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王中强起身道:“我去物色个猎物,就不打扰虎哥了。”



王中强溜溜达达绕着酒吧转了半圈,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侧脸,惊喜道:“陈落雪!”当他看清陈落雪身旁坐着的是叶成功后,双眼喷出熊熊的怒火,恨得咬牙切齿:“我还琢磨着找人收拾你呢,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马上回身,去找牛光虎。



牛光虎正盘算着美事,抬头看到王中强又回来了,笑眯眯的问道:“强子,这么快就物色到美女了?需要哥提供房间不?”



王中强一脸的怒气,面色不善道:“我让你收拾的人就在酒吧里,赶紧给我叫人。”



“是嘛!”牛光虎站起身,摸了摸圆溜溜的光头,“在酒吧不好下死手,我先去小小教训他一顿,给你出出气。”



王中强指着吧台正在嬉笑的叶成功道:“就是那小子,找个茬,下手重点。”



“你就瞧好吧!”牛光虎顺手端起一瓶酒,走向叶成功的方向。



叶成功正在跟陈落雪瞎聊,浑然不知已经被人盯上了。



牛光虎本来想找叶成功的茬,看清陈落雪的容貌后,狠咽下一口口水,双眼放着精光,一屁股坐到了陈落雪的另一侧,大大咧咧说道:“小姐,能请你喝杯酒吗?”



叶成功暗道:果然像陈落雪这种极品御姐,在酒吧肯定有人主动搭讪。



他刚想阻拦,陈落雪和声细语回绝道:“我从不跟陌生男人喝酒。”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咱不就不是陌生人了。”牛光虎点手让服务生拿来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自顾倒上一杯酒,推到了陈落雪面前。



陈落雪冷言冷语道:“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满脑子的男盗女娼,给我滚远点,别浪费我给小男朋友谈情的时间”



叶成功看着陈落雪冰寒的侧脸,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霸气侧露啊!



牛光虎哈哈大笑,轻蔑的说道:“够味,哥最喜欢把你这种装清高的骚娘们弄上床,一万一宿够不够?”



“一万有点少啊?”陈落雪端起了酒杯。



“还给我装,你要是处儿,哥豁出去花个几十万替你开苞,可惜……”



没等牛光虎把话说完,陈落雪快速抖手,连酒带杯子整个扔到了他的脸上。



叶成功越听越不像话,冷不丁站起,抡起酒瓶,砸到牛光虎的脑袋上。



“啪!”



酒瓶砸碎,红酒四溅。



叶成功斥鼻道:“让你丫装,我姐是你能随便调戏的。”



牛光虎被一酒瓶砸得晕头转向,秃瓢一样的脑袋上血迹斑斑。他做梦也没想到,本来是想来教训叶成功的,反而被叶成功给打了。



“草!”他腾站起身,抡起掌头,野蛮的打向叶成功。



拳头刚落到一半,叶成功伸手如鹰爪一般死死抓住了牛光虎的手腕,阴冷的说道:“你嘴巴吃屎了吧,臭气熏天!”



紧接着一声脆响,他的右手结结实实扇在了牛光虎的大脸蛋子上,留下五道清晰的手指印。



牛光虎疼得呲牙咧嘴,一双大眼珠子死死的瞪着叶成功,挥动另外一只胳膊就是一拳。叶成功轻易躲过袭来的拳头,抬腿狠狠的一脚踹在牛光虎的大肚子上,将他踹倒在地。



不远处,抱着看好戏的王中强见牛光虎吃了亏,大喊道:“保安呢,都他妈死哪去了,虎哥被打了。”



叶成功顺着呼喊声看了过去,马上认出了是在火车上被他扇耳光的家伙,不由的冷笑道:“原来是你小子挑出来的事。”



“呼啦!”四周的酒桌站起七八个青年男子,拎着酒瓶、凳子纷纷围拢上来。四周的客人见势不妙,怕引火上身,都躲得远远的。



酒吧的音乐嘎然而止,刚才还朦胧黑暗的大厅瞬间变亮。不少不知情的男女被这突然如白昼般的光亮刺得睁不开眼睛,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纷纷看向出事的方向。



二楼趴在栏杆上的一名中年男子对着对讲机吩咐一声,巡逻的一群黑衣保安也围拢上来。



陈落雪看这么多人冲了上来,愧疚的说道:“叶成功,是姐连累你了。”



“我叫你一声姐,就是真心把你当姐来看待,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叶成功拉起陈落雪的手,笑道,“紧跟着我,别被人趁机揩油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