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觉到抵住了吗,扒开双腿猛进入的视频 - 信宜金融网 有感觉到抵住了吗,扒开双腿猛进入的视频 - 信宜金融网

有感觉到抵住了吗,扒开双腿猛进入的视频

【摘要】陆明下楼的时候是看到秦杉的了,只是他不想搭理秦杉便一副若无其事的从秦杉身边走过,当然,秦杉也很理所当然的没有认出陆明。这让陆明心中不禁再次得意,“本帅哥早知道自己的相貌是天下少有,帅气逼人,只...

陆明下楼的时候是看到秦杉的了,只是他不想搭理秦杉便一副若无其事的从秦杉身边走过,当然,秦杉也很理所当然的没有认出陆明。

这让陆明心中不禁再次得意,“本帅哥早知道自己的相貌是天下少有,帅气逼人,只要有一身好的装扮绝对会魅力四射的……”

想着想着陆明便出了蓝海天摩,当他再次看到两位保安的时候,陆明很热情的对他们打招呼,“嗨,两位大哥好啊!”

 文学

两位保安啥时候见到过从蓝海天摩走出来的富少或者商业巨贾给自己打过招呼,忙惊得低头行礼,心中只觉得那张脸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却也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陆明笑着摇摇头,想起自己衣服虽然买了,还缺洗漱用品,便对两人问道:“两位大哥,不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卖牙刷之类的生活用品?”

两位保安抬起头,其中一位忙道:“蓝海天摩不远处有一座大型超市,先生可以去那里看看!”

“谢了!”陆明笑笑。

说完便朝着马路走去,这时候停车场又来了两辆林肯,陆明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张文忠的车子,心里忽然笑了,“果然是秦家大小姐!”

陆明朝着张文忠的车子走去,与此同时张文忠从车上下来,看到一位英俊帅气的年轻人正在对自己笑,心中诧异,看着那张脸露出疑色,继而瞪大眼睛惊道:“陆明,你是陆明?”

“哈哈……”陆明闻言大笑起来,走到张文忠身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张叔,怎么不认识我了?”

“好小子!”张文忠闻言拍了拍陆明的肩膀,开口赞赏,“你这换了一身装束简直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我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嘿嘿……”陆明得意的笑了起来,“谁让我天生长的帅呢!”

“跟张叔还贫嘴!”张文忠笑笑,目光朝着周围看了一圈,最后落在不远处路边的红色法拉利车上。

“张叔,您在看啥?”陆明明知故问。

“大小姐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有人欺负她,所以我这才放下手中的事情急忙忙的赶过来!”说着话,张文忠伸手指了指那边红色的法拉利道,“那就是大小姐的车子了,你有没有看到一个漂亮的美女?”

“漂亮美女倒是没有看到,不过么……”陆明嘿嘿一笑,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他准备将刚才的事情对张文忠讲讲。

“不过什么?”张文忠有些好奇。

“不过倒是遇见一个刁蛮妞!”陆明眼中带着玩味,“似乎就是那辆车子的主人!”

“啊?”张文忠有些傻眼了,陆明这么一说他立即明白了,感情秦杉电话里说有人欺负他,那个人就是陆明了。

这还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

“没办法大小姐太无理取闹了!”陆明无奈耸耸肩,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确实有点胡闹,这若是寻常人估计就撞上了!”张文忠听完陆明的叙述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尤其是听见陆明说幸好自己闪的快那一幕。

“张叔,您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陆明满脸苦笑,想想秦杉那个脾气他就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来日方长,要是天天看着一个大美女跟泼妇似的,哪个男人还能受得了?

“放心吧!”张文忠就这么简单被陆明三言两语给搞定了,陆明心里也笑了,他这叫先下手为强。

“张叔!”

秦杉急匆匆的从蓝海天摩追出来,刚出来就看到了和陆明谈话的张文忠,忙喊了一声,气急道:“张叔,就是这个臭叫花子刚才对我大呼小叫,还踢坏了我的车子,你一定不能放过他!”

陆明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对秦杉的话充耳不闻,而旁边的张文忠听完秦杉的话之后,脸上也忙挤出一堆苦笑,对着秦杉解释,“大小姐,一切都是误会,陆明就是董事长刚刚给你和二小姐请来的保镖,而且还负责治疗二小姐的病!”

“什……什么?”秦杉一听这话有些傻眼了,眼前的陆明虽然已经不是之前那副装束,可是一想起他对自己出言不逊,又踢坏了自己的车子事情,便对陆明充满怒气。

“不行,我坚决不用这个流氓做我的保镖!”秦杉瞪着陆明,怒不可遏,恨不得上去掐着陆明的脖子让他乖乖给自己道歉。

“咳咳……”张文忠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转头看了眼陆明发现陆明竟然目光落到远处,根本就不关心这边的战况,心里叫苦,他对大小姐的脾气可是无比的了解。

“大小姐,这件事情是董事长决定的,我也没有办法!”张文忠这个时候只能将秦天威搬出来。

“哼,我才不管是谁决定的,反正我是不用她给我做保镖的!”秦杉板着脸,“我晚上就找爸爸说清楚,说这个人是个无恶不赦的大流氓,超级大流氓!”

“汗!”陆明再怎么无动于衷也忍不了大流氓而且还是超级大流氓这个说法了,扭过头调侃起来,“大小姐,我非礼你了还是把你怎么着了?”

“当然没有!”秦杉急忙开口,她要是承认自己被陆明非礼了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脸面见人了。

“那你一个口一个流氓!”陆明直翻白眼,“你信不信再说一句流氓我就真的流氓给你看看?”

“你敢!”秦杉怒道。

“那你试试!”陆明挑着眼角一副挑衅的模样。

“你……”秦杉竟没有说出口,猛的跺了一脚朝着的车子跑去,上车的时候撇下一句话,“你等着,晚上我一定让爸爸开了你!”

说完,发动车子,脚下油门猛踩,呼啸而去。

“张叔,你看看,对付这种刁蛮大小姐还是来最直接的威胁比较好!”陆明见秦杉走了,露出轻松地笑,对于刚才的事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张文忠除了苦笑还是苦笑,“陆明啊,大小姐你是得罪了,要想化解你们的矛盾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以后你还是多多担待着点吧,董事长那边我会把事情给你说明的。”

“那就麻烦张叔了!”眼前的张文忠虽然仅仅认识了不到半日,但却是给了陆明不少帮助,陆明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张文忠对自己好,他自然会感谢。

“张叔,我去那边的超市买点生活用品,你去忙吧!”

说完,陆明双手插兜朝着远处走去,张文忠也没多说什么,上了车子也走了。

天威集团总部,足足有近三十层楼高,此时在最顶层唯一的一间巨大办公室中正有两人,只听一名神色略带威严的中年男子对身边的人问道:“文忠,陆明这个人怎么样?”

说话的人正是天威集团的董事长,秦杉的爸爸秦天威,看着刚回来的张文忠他问道。

“不错,就是脾气有点野,有些不羁!”张文忠想起第一次看到陆明的时候那副衣衫褴褛的模样,当然还有在旁边嗷嗷痛呼的胖保安,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呵呵……”秦天威笑了起来,“年轻人野一点好,不羁更是个性,再说了他和陆老爷子常年身居昆仑山,若是连点野性都没有才就真的怪了!”

“董事长说的不错!”张文忠点点头。

“对了,杉杉给你打电话啥事?”秦天威又问道。

张文忠只好又将秦杉和陆明发生矛盾的事情简单的对秦天威说了说,秦天威说完之后哈哈大笑起来,“这个陆明有意思,竟然敢得罪杉杉,不过也好,杉杉的脾气确实得收敛下了,有这么个人在她旁边也能让她收敛收敛,年轻人的事情咱们这些老家伙就不去管了!”

“也是!”张文忠听了秦天威的话也跟着笑了,“这叫一物降一物,对了,董事长,二小姐的病啥时候让陆明看一下?”

“这个看陆明自己定吧,你既然将彤彤的事情对他说了想来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秦天威想了想,沉声道。

“好,那我下去准备晚上接风洗尘的事!”张文忠想了想,再没有别的事情,便准备离开。

“嗯!”秦天威点头,并未再多说什么。

等到张文忠走了,站在巨型玻璃窗户前,看着外面渺如蚂蚁般繁华都市的秦天威暗叹一口气,眉目之间有一缕愁容,似乎有什么心事。

陆明去超市逛了一圈,买足了生活用品之后提着大包小包就回了海滨花园,扫描完指纹进了别墅,将东西提到自己的房间中。

“呼……”陆明松了口气,环顾房间中的装扮再看看买回来的用品,发出一声感叹,“终于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哗啦!”

陆明躺在舒适的床上伸了个懒腰,灵敏的耳朵忽然动了动,他听见了水声,“咦,有人再洗澡?”

嘴角抿起一丝狡黠笑意,转眼间他便明白了是秦杉在洗澡,这个刁蛮的大小姐出去疯了一圈回来洗个澡很正常。

“嘿嘿……”陆明起身出了房间,目光落在一头卫生间上方那里,“这个刁蛮妞,看本帅哥怎么捉弄你!”

走到一头卫生间,陆明看了看旁边的水闸,嘴角轻轻一抿,将手放在那水闸的总开关上,低声轻喝,“冰气爆!”

随着他一声低喝,右手顿时冒出如当初在火车卫生间中的那股冷气,冷气迅速将整个水闸以及管道笼罩起来,仅仅两秒功夫整个管道里的水便接近了零摄氏度。

将手拿开,陆明将手放在耳朵上,等了不到两秒钟,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从二楼传下来。

第一卷第7章

“啊!”秦杉在洗着澡,心里还在想着如何收拾陆明,却不料正涂了一身沐浴露准备冲洗掉的时候,莲蓬头里出来的水竟冰凉刺骨,冻得她忙一声尖叫跳到旁边。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秦杉茫然了,这水好好地怎么突然间就下降到了接近零摄氏度,不过这突入而来的一阵冰凉,也将她心目中对陆明的怒火冲灭了一半。

看着一身沐浴露,秦杉欲哭无泪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秦杉拿起一根浴巾将上半身的沐浴露擦干净了,可是虽然把泡沫擦干净了,但身上依然残留着沐浴露。

将卫生间的门拉开一道小缝,秦杉对着外面喊,“彤彤,你回来了么?”

喊了几声,没人回应,秦杉彻底无语了,不禁又想起陆明来,心中的怒火又燃烧起来,“都是那个该死的陆明害的,要不是她气的本姑娘身上出了许多汗,我才不会洗澡……”

“大小姐,你怎么了?”这个时候,一个极度不和谐的男人声音从卫生间外面传了进来。

“啊!”秦杉再次发出一声比之前分贝大了一倍的尖叫声,“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秦杉卫生间的门开了一道细缝,但陆明眼尖,还是通过这不大的门缝看到了一丝春光,秦杉那白皙的香肩如刚出水的莲藕,让人忍不住想来上一口,还有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很自然的垂下来,上面沾着的水柱晶莹剔透,陆明竟从那水珠的折射中看到了一对丰盈。

“当然是从大门进来的!”陆明嘿嘿笑了起来,一双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躲在卫生间里的秦杉,脸色显得很邪恶。

“你……你不要过来!”秦杉有些慌乱了,尤其是她看到来人是陆明的时候,更加慌乱,她可是不止一次骂陆明是大流氓。

“切,本帅哥对泼辣的女人没兴趣!”陆明一直翻白眼,这让被无数少男追捧的秦杉很受打击,但此时她又不方便和陆明争吵,只好忍了。

“大小姐,你洗完澡就出来,不要在里面乱叫好不好?”陆明看白痴似的看着秦杉,心中早就乐翻了。

“陆……陆明,这里的水好凉!”秦杉虽然不想多说,但她浑身是沐浴露,得想办法才行。

“大小姐,卫生间里似乎有热水器!”陆明感觉有些无力了,感情这丫头的大脑真的长在屁股上。

秦杉脑子有些短路了,卫生间里确实有电热水器,只是夏天有几个人会开电热水器,若不是陆明提醒,她根本就把这个给忘了。

“嘭!”

秦杉把卫生间的门关上,没过多久里面便再次响起哗哗的水声。

陆明吹了两声口哨,目光在二楼的三间卧室门上扫了一眼便走下楼。

下楼后陆明打开电视,电视里正上演着香艳的一幕宫廷剧的激吻加床戏,看的陆明热血沸腾,就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传来咯噔咯噔下楼梯的声音,陆明不用猜也知道是大小姐秦杉。

秦杉如一头愤怒的小母鸡,欲喷出火焰的双目死死的锁定陆明,只是陆明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一份十分享受的样子。

秦杉不禁将目光转向电视,这才发现电视里某个皇帝正在和自己的爱妃做着爱情动作片,虽然导演只让人看到上下颠簸的动作,但是个正常人就能想到两个人在干什么,秦杉毕竟是女人,看到这种场景整张脸都羞红了。

“陆明,你给我滚出去!”秦杉朝着陆明咆哮,心中的怒火再一次喷薄爆发。

“呃……”陆明有些无奈,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欣赏着电视,很惬意的回了一句,“等我看完这个镜头!”

“你滚!”秦杉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就朝着陆明砸去,同时怒冲冲的走到电视旁边将电源直接拔掉了。

“大小姐,我看个电视也得罪你了啊!”陆明笑岑岑的看着秦杉,这个大小姐的火爆脾气已经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他看得出秦杉就是一身大小姐的刁蛮,人还是很善良的,这是他作为一名医生观察之后的结论。

“你……你看的那是什么!”秦杉怒不可遏。

“那又不是限制级电影!”陆明反道。

“反正看那种镜头就是不行!”秦杉柳眉倒竖。

“好吧,反正是你家的电视,我不看就是了!”陆明想通了,心中暗叹,“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算你识相!”秦杉见陆明妥协,第一次露出胜利的得意。

“至于么!”陆明心中嘀咕,不过秦杉那得意的模样确实好看,不禁开口,“大小姐,女人生气可是容易提前衰老的!”

“啊!”秦杉吓了一跳,忙跑到旁边的镜子前仔细打量自己的脸蛋,生怕自己脸上长出一道褶子,足足打量了十几分钟才松了口气,口里嘀咕着,“还好……”

“还好什么?”陆明冷不丁的开口了。

秦杉被陆明的声音吓了一跳,她还是没有习惯家里忽然间多了个男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提防着。

秦杉还未开口便听陆明继续道:“根据本神医多年的行医经验发现你这个月的月经有些紊乱!”

“你……你怎么知道!”秦杉竟然莫名其妙的承认了,话刚出口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整张脸红的如熟透了的樱桃。

“你……流氓!”秦杉忙又改口。

“咳咳……”陆明尴尬的咳嗽几声,右手在沙发上拍了一把,继而起身朝着秦杉走去。

秦杉见陆明走来,吓得后退一步,这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孤男寡女,若是陆明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她死都洗不清了。

秦杉顺手拿起旁边的一面小镜子抱在怀里,警惕的看着陆明,佯装镇定道:“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陆明嘿嘿笑了起来,目光在秦杉身上来回的扫动着,“大小姐,你看这偌大的别墅空旷的有没有其他人,咱们孤男寡女?”

“啊……救命啊!”秦杉一听这话直接咆哮起来,那声音比之前任何一次的惊叫都要来的响亮,震得陆明耳朵嗡嗡作响。

“我靠,这妞天生就是练狮子吼的料!”陆明心中发出感叹。

“救命……救命……”秦杉大声的喊叫着,而陆明就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有嘴角拉开的一丝笑意表明他现在很得意。

秦杉喊了几声发现陆明并未有进一步的动作,同时又看到陆明眼中狡黠的目光,知道自己再一次中了这个家伙的诡计,一气之下,将手中的小镜子朝着陆明砸去。

看着飞来的小镜子,陆明不慌不忙、慢悠悠的伸出两根手指头,准确无误的将小镜子夹在手中,显得轻松无比。

秦杉看着这一幕,小心脏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又想起之前陆明一脚将自己的爱车给踢出好几米,终于意识到陆明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

“大小姐,你也太不单纯了,我只说了个话你就紧张成这样啊!”陆明歪着嘴,微微眯着眼睛,盯着秦杉那张精致的脸,语气略带调侃。

“你才不单纯!”秦杉脸有些红,因为刚才的大喊大叫,呼吸有些不平稳,胸前那一对曲线在深呼吸下一颤一颤,让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吞口水。

“大小姐,你月经紊乱恰如干柴,本帅哥可是神医出道,正好给你这干柴加一把烈火,帮你治疗一下!”陆明看着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秦杉,心中得意。

“你……你这是什么歪理!”秦杉听了陆明的解释知道自己想歪了,但她又脸皮薄,不想承认。

“好吧,你过来我帮你检查下身子!”陆明露出妥协之色。

“不用!”秦杉直接拒绝,“谁用你这个大色狼帮我检查,你肯定是想趁机吃我豆腐!”

“大小姐,麻烦你动动脑子!”陆明白了她一眼,觉得和秦杉说话特浪费脑细胞,“就你这性格绝对不是我的菜,再说了,我也不是你的菜,你害怕啥!”

“你……”秦杉有些哑口无言了,她虽然恨陆明,但不表示陆明没有色心,但凡十个男人九个色,还有一个是太监,她怎么能轻易相信陆明。

“算了,既然你这么为难本帅哥也不装烂好人了!”说完陆明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一边走还在一边自言自语,“哎……这年头的女人真奇怪,得了月经紊乱都不放在心上,难道她们就不知道这容易让女人不到三十就面色发黄,长满色斑么……”

一边说,陆明还一边摇头,似乎有些惋惜,等到陆明说完的时候已经一只手搭在自己房门的球形锁上,正要开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

“你等等……”

秦杉咬咬牙,终究还是被陆明那看似自言自语的话给吓住了,为了自己的青春,为了自己的容貌,她还是将陆明喊住了。

“咋了?”陆明露出疑惑。

“你明知故问!”

秦杉撅着嘴,对陆明的话很不满。

“哦,是治疗月经啊!”

陆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你同意让本神医看了?”

“你要死啊!”秦杉听着陆明说“月经”两个字只感觉耳根子滚烫滚烫,可陆明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大小姐,我可以是医生,不要忘了,我给你和二小姐做保镖的同时也要给二小姐治病!”陆明郑重地强调了一遍。

“知道了!”秦杉这个时候有求于陆明,也不好多说什么,“你赶紧给我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过来!”陆明对秦杉吆喝道。

秦杉倒也没反抗就来到陆明身边。

“把手伸出来!”陆明又道。

秦杉伸出手,陆明将手放在她的手腕处,感受着滑腻的皮肤给自己带来的手感,陆明心中感叹,“这豪门出身的女儿家就是不一样,肤质也好!”

帮秦杉号脉,陆明露出一副认真的模样,良久之后,确切的说是摸腻了她的手腕,陆明才将手松开,露出一副凝重的神色。

“怎么了?”秦杉见陆明脸色不好看,急忙问道。

“有些严重啊!”陆明叹息道,一脸认真,“你最近饮食是不是很不规律?”

“嗯!”秦杉点头,“暑假还有没几天就开学了,各种同学聚会……”

“你把小腹露出来让我看看!”陆明又道。

“什么?”秦杉以为自己听错了。

“把衣服掀起来,我要看看你的小腹才能正确的给你开药方!”陆明神色严肃,看不出半点其他意思。

“这……”秦杉犹豫了,自己一个姑娘家怎么可能随便给人看自己的小腹,这要是说出去还不丢掉大牙了。

“我可是医生!”陆明认真的道,心中却在想,“看你再刁蛮也得在本神医面前乖乖的给我把衣服脱了!”

“只要看小腹就行么?”秦杉问道。

“嗯!”陆明知道自己不能做的太过分了,只好点头应道。

秦杉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衣角掀起一块,露出一片花生大小的皮肤,红着脸对陆明道:“你看这样行么?”

“呃呃呃……”陆明恨不得自己伸过手去一把将她的衣服给扯了,可是他只能想想,却不能这么做。

“大小姐,你这是在干嘛?”陆明无语,“再掀!”

秦杉没有办法,为了自己的身体,为了自己的容貌,只好又先开了一点。

“不行,还要继续……”

“这样呢?”

“继续掀,肚脐……我要看到肚脐!”

“啊……那……这样?”

“这样差不多了,再掀开一点点!”

“这样好了吧?”

“嗯!”陆明终于点头,看着秦杉那略平滑的小腹,以及那宛如一颗红玛瑙似的肚脐,顺着向上看,他甚至可以隐隐约约他还看到了玲珑曲线。

版权保护: 本文由 信宜金融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xinyichashan.com/chaogupeizi/8699.html